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七十七章:徐家之女徐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夜恒还真的成了恒兴集团的董事长,而顾谨森也顺利成为恒兴集团的CEO。


        

之前,顾老爷子担任恒兴集团董事期间,几乎是不管公司的事情,他唯一起到的作用就是董事大会时站在顾夜恒这边,让一些工作举措得以实施。


        

现在顾夜恒成为公司董事长后,也沿用了这一工作作风,几乎不怎么到公司来。


        

公司的大小事务全权由顾谨森处理。


        

对于这一现象,云慕锦自然有些微词,但她却没有精力管,因为琳达要上国内的中学,这个十七岁的少女一直在国外读书,突然之间回国又是在开学之期,各种关系的打点见校长选班级。把云慕锦忙得够呛。


        

最后,琳达进了一所贵族学校,也就是一所私立高中。


        

琳达是个娇小姐,回国念书自然是不会选择住校的,于是云慕锦又计划着在帝都置房。


        

顾夜恒得知后给云慕锦打电话,告诉她房子的事情他来办。


        

于是他在距离季溪公寓很远的地方给云慕锦买了一橦别墅,作为欢迎琳达到国内上学的礼物送给了琳达。


        

"这房子离你上班的地方是不是太远了?"云慕锦一边打量着房间里的陈设一边对顾夜恒讲,"这以后你来回上下班不方便。"


        

她是准备让顾夜恒一起搬过来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顾夜恒回答道,"我一个人生活习惯了,这房子您跟琳达住就行了。"


        

"这怎么行!"云慕锦挽起了顾夜恒的胳膊,"以前我工作忙没好好照顾你,现在回来了自然要做一些补偿。"


        

"我都三十多岁了,那需要人照顾。"顾夜恒从云慕锦手中抽出胳膊,走到客厅处的沙发上坐下,他一边摆弄茶几上的小摆件一边说道,"再说我这个人喜欢玩,早出晚归的您也不会习惯。"


        

"我有什么不能习惯的。"云慕锦也坐到沙发上。


        

顾夜恒看着她,打了一个比方,"例如我晚上带个女人回家过夜,您能习惯吗?"


        

"只要是正经女人就行。"


        

"能跟男人回家睡觉的会是正经女人?"


        

"逢场作戏的你可以带到酒店去,这个妈不反对。"


        

"我还是自己住吧。自在。"顾夜恒还是拒绝搬过来。


        

再说他现在是住在季溪的公寓里,每天享受着小家温馨的生活,那有时间应付这些事情。


        

云慕锦见顾夜恒不愿意搬过来也没有勉强,她也知道顾夜恒一向都跟她不亲近,住在一起他也别扭,于是就把话题转向了其它事情上。


        

"你记得徐叔叔吗?"


        

"那个徐叔叔?"顾夜恒问,以前到家里的客人很多,有母亲这边的朋友也有父亲那边的朋友,顾夜恒真的不知道云慕锦说的是那一个。


        

云慕锦连忙跟他解释,"就是你爸爸最好的朋友,以前在安城的那个徐少洋。"


        

顾夜恒似乎有点印象。


        

顾家以前是在安城生活的,所以父亲顾权恩的朋友几乎都是安城人,顾夜恒印象中这个叫徐少洋的叔叔好像还是父亲的发小。


        

"家里做珠宝生意的那个徐叔叔?"顾夜恒问。


        

"嗯。"云慕锦点点头,"他现在不只做珠宝生意还做玉石生意。东南亚那一带的玉石产业几乎都是徐家的。"


        

"我听说他很早就出国了,原来是去做玉石生意了。"


        

"因为他娶了一个好太太嘛,他的太太家里有几处矿产,而他们家又是做珠宝生意的,所以一边有玉石料,一边有了自己的销路,所以生意才会越做越大。"


        

"您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您准备进军玉石行业?"


        

云慕锦哎哟一声,"我那有这本事,我一不懂玉石二又不会这方面的技术进军什么玉石行业,我跟你说这个徐叔叔是因为他准备进军国内市场。"


        

"在安城的时候他们徐氏珠宝不是经营的挺好吗?"顾夜恒印象里记得小的时候街上到处都是徐氏珠宝的广告。


        

不过最近几年倒是没有徐氏珠宝的影子。


        

云慕锦说道,"徐氏珠宝以前在国内确实经营的不错,后来你徐叔叔不是进军了玉石行业就把生意的重心放到了国外,加上徐氏珠宝也换名字,现在叫flash。"


        

Flash珠宝顾夜恒之前有了解过,他们一直做欧美的客户,加上他们设计理念偏欧化,所以国内这边几乎没什么人知道。


        

顾夜恒知道这个品牌也是因为之前他帮季溪选购礼物的时候有浏览过flash的官方网站。


        

原来他的前身是徐氏珠宝。


        

"所以你跟我说这个徐叔叔的事情是不是想让我帮一下忙?"顾夜恒很实际,直接问目的。


        

"不是,只是想让你招待一下他们,徐叔叔好久没有回国,难得有机会回来你要代替你爸爸尽一下地主之宜。"


        

"这个没问题,您有徐叔叔的电话吗,改天我联系一下。"


        

云慕锦看着顾夜恒不着痕迹地笑了笑,拿出笔纸写下了一个号码递给了顾夜恒。


        

顾夜恒一看是个国内的手机号。


        

"人已经在国内了?"


        

"我不太清楚,他给的就是这个号码。"


        

顾夜恒没再问,生意人,有几个国家的手机号不奇怪。


        

但他打过去的时候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顾夜恒以为是徐少洋的秘书。客气地自报家门,询问徐少洋先生是不是在帝都。


        

"你是夜恒哥?"对方似乎不敢相信这个电话是顾夜恒打来的,声音中有几分欣喜的感觉。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夜恒夜倒把顾夜恒问愣了。


        

他怀疑地看了一眼手机再次说出自己的名字,"是的,我是顾夜恒。"


        

"您好,我叫徐妍,是你要找的徐叔叔的女儿。"对方回答道,声音略甜。


        

顾夜恒哦了一声,他没想到云慕锦给的号码居然是徐少洋女儿的。


        

对于这个徐少洋徐叔叔,顾夜恒知道确实不多,所以对方称是徐少洋的女儿他也只能哦一声。


        

很快,顾夜恒对自己为什么会打这个电话进行了解释,"我是应我妈妈的要求特意打这个电话的,因为听说你爸爸会来帝都,没想到是徐小姐你的电话,不好意思。"


        

"没关系,"徐妍依然甜美地回答道,"我还要感谢夜恒哥你能打这个电话过来。我爸爸他确实会来帝都不过要晚几天来,他让我先行过来看一下市场。"


        

"那徐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对方想了一会儿,随后又是一笑,"我还真的需要夜恒哥帮个忙。"


        

"什么忙?"


        

"带我了解一下帝都的珠宝市场。"徐妍说完又是一笑,"也就是陪我逛逛街,不知道夜恒哥有没有时间?"


        

"没有问题,我答应了我妈要尽地主之宜的,你那天方便我带你出去转转。"


        

徐妍想了想说道,"明天吧,明天早上八点我在酒店门口等夜恒哥你。"


        

"好。"


        

顾夜恒挂了电话把明天自己要去酒店见一个人的事情告诉了季溪。


        

季溪正在用手机跟袁国莉微信聊天,听顾夜恒说明天要去酒店见一个人还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她没有太在意。


        

顾夜恒坐到她旁边强调,"是一个女生。"


        

"女生?"这下子季溪在意了,她从手机里移过目光看向顾夜恒,"你妈给你安排的相亲?"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如果不是相亲,这工作日一个公司的董事长怎么会到酒店里去见一个人。


        

还是一个女生。


        

是女士那就要另当别论。


        

"不是相亲。"顾夜恒笑了,"我爸以前有一个朋友。我喊他徐叔叔,做珠宝玉石生意的,现在想回到国内发展,所以我明天先带着他的女儿了解一下帝都这边的珠宝行情。"


        

"这么说你们还算是世交。"


        

"我爸跟这个徐叔叔关系一向不错,不过我跟这个徐叔叔没见过几次面,他的这个女儿更是不认识。"


        

季溪似乎听出了顾夜恒话里的意思,"你是不是不太想去应酬这个徐小姐?"


        

顾夜恒点点头。"我最讨厌应付女生了,还是陪她了解帝都的珠宝玉石行业。"


        

季溪听他这样抱怨忍不住笑了,她打趣地说道,"你可以让顾谨森去陪她呀,顾谨森也是你爸的儿子,代为尽地主之宜也说的过去。"


        

顾夜恒一听觉得这主意不错,还真的拿手机出来准备给顾谨森打电话。


        

季溪连忙按住了他。


        

"你还真打电话?我跟你开玩笑的。"季溪白了顾夜恒一眼。"刚才你就跟人家约好了,临时又推给顾谨森这多没礼貌,你也说了你爸跟这个徐小姐的爸是好朋友,生为儿子这是应该做的。"


        

"行,那我把简碌带上,他适合跟女人打交道。"


        

季溪对顾夜恒没有异意,低下头继续跟袁国莉聊天。


        

顾夜恒就有些不高兴了,他到她这里不到半个小时,她就跟别人聊了十分钟的天。


        

他把她的手机夺了过来,"跟谁在聊天?"他看了下对话框,上面写着袁国莉。


        

"怎么,又想让她帮你找资源?"顾夜恒把手机还给了季溪。


        

"是呀,"季溪叹了口气,"当初我肯定是脑抽了才想开娱乐公司,现在发现没有人脉想要捧红一个人很难。"


        

"那要看你怎么捧,用钱捧倒是不难,不过得要对方有没有实力让你捧。"顾夜恒朝季溪坐近了一些,开始跟她分析清和身上的问题。


        

"你的艺人因为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所以他从小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除了喜欢唱歌有一副好嗓子外,乐器、词曲、编曲、制作都不擅长。往音乐制作人这方面捧肯定是不行的,但好在他外形不错,可他又过于不善于表达自己,走综艺路线也不行。"


        

"那怎么规划?"


        

"需要听我的意见?"


        

"当然!"季溪也朝他坐近了一些,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顾夜恒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我可不会随便给意见别人,想要听得给点好处。"


        

"哎哟。你都几岁了,还搞这种把戏。"


        

"要好处跟年龄有关系吗?你不想给就算了。"顾夜恒作势要起来。


        

季溪连忙拉住他,她探过身在他唇边亲了一下。


        

顾夜恒对此很满意,他把季溪拉到怀里问了她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你捧他是为了挣钱还是为了纯粹想当个好人?"


        

"当然是希望双赢,再说用钱捧那是真金白银,我的钱也不是浪打来的。"季溪这句话说的没错,虽然她之前的钱是向云慕锦要的,可是那些钱全数投到了园林公司,现在她手上的钱都是她日夜拼命挣回来的。


        

顾夜恒见季溪表了态,也就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说道,"我虽然说的有些难听但这却是事实,现在的娱乐产业已经进入了一个疯狂的时代。成名很简单,参加一个选秀制造一些话题似乎就能被人认识,但是这并不能给一家公司带来长远的利益。"


        

"所以你想让你的艺人为公司挣钱,那就不要给他立一些奇奇怪怪的人设。"


        

"可是现在不立人设很难红!"


        

顾夜恒并不认可,"立的人设总有一天会倒,你放眼整个娱乐圈,真正有实力的能一直红的艺人都不是自己立的人设。而是他自身呈现出来的状态,例如钟素,他是歌手出身,因为擅长唱情歌所以以前被封为情歌王子,请他拍戏也是走那种深情路线,年轻的时候他可以,但过了四十再走深情路线就显得油腻。"


        

"所以我当年签下他的时候跟他说不要为了人设去刻意维持自己的人设,他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最后他以犀利毒舌重新翻红。"


        

钟素现在有接不完的综艺确实是跟他讲话犀利毒舌有关,没到星耀之前季溪一直以为钟素讲话的风格是跟顾夜恒学的,后来她在星耀待了一段时间才发现钟素平时就是这样,不过他的犀利毒舌里又带着人生的智慧,并不让人反感,反而觉得真实。


        

"真实其实是做一个艺人的基本准则。"顾夜恒再次对季溪说道,"你公司的艺人他真实的样子如果能被大众喜欢接受,那他就能为你带来长久的利益,所以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挖掘出他身上让人喜欢的点,放大他。"


        

"清和这个人很单纯,很纯净,透明的像水一样。"这是季溪对陆阿生的感觉。"他喜欢唱歌喜欢安静,他想当艺人的目的很纯粹,他想被大家认识,这样那个遗弃他就能知道他生活的很好。"


        

"他跟你说的?"顾夜恒简单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这般像天使的男人,心境就像一只小狗似的,被人抛弃了还要站出来告诉对方自己生活的很好。


        

"那我知道该给他什么资源了。"顾夜恒说完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十分钟后他告诉季溪,有一个导演想拍一部电影,前不久找过他想拉投资。


        

"当时星耀那边打电话过来问我的意见,因为他们觉得这部片子拍出来不一定能赚钱。"


        

"为什么这么肯定?"季溪问。


        

顾夜恒回答道,"因为走的是温亲路线,现在国产片走温亲路线的电影几乎都是赔钱,但我看了剧本,我觉得不错。"


        

"所以你准备投资?"


        

"原本还在犹豫,刚才你说了清和的事情我觉得我可以跟他们提个建议。"


        

季溪看着顾夜恒,顾夜恒也看着季溪。


        

半响,季溪才开口道,"你想让清和带资进组!"


        

"我投资,你的艺人进组,怎么叫带资进组,你跟我很熟吗?"


        

季溪想想也是。


        

顾夜恒笑了,"不是进组,是去试镜,让专业人去衡量一下他的真实性,如果这部片子的导演能让他出演,这证明他就像你说的那样纯净,那接下来你再对他进行专业性的培训与包装,让他成为你颜溪娱乐的一哥。"


        

季溪听完歪了一下头,有些好奇地问顾夜恒。"你这是在教我经营公司吗?"


        

"当然,身为星耀娱乐背后的大老板,我还是有资格教你这个菜鸟的。"


        

"你这么教不怕我颜溪娱乐最后吞并了你们星耀?"


        

顾夜恒一听顿时双眼发光,"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如果云慕锦女士知道你最后把星耀给收购了,她的内心肯定会五味杂陈。"


        

"而我呢,"顾夜恒得意洋洋地说道。"毫无损失。"


        

"你怎么可能没有损失,公司都没了。"


        

顾夜恒摇头,开始讥笑季溪,"一看你就没好好学习新的婚姻法,我们现在是夫妻,星耀不管是我的还是你的都是我们共同的财产。"


        

"这么说我现在也是身价上亿?"


        

"当然。"顾夜恒说着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季溪。


        

季溪不解地看着他,说话说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掏张卡给她。


        

"你也没必要这么听话。"季溪嘴上虽这么说,不过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大概多少钱?"她问他。


        

"一百来个亿。"


        

季溪一听连忙把卡塞给了他。


        

"还是你拿着吧!"


        

顾夜恒把卡拿起来,笑着说道,"这可是你不要,我拿去花了你可别怪我。"


        

"一百来个亿你想怎么花?"


        

"你还记得我在帝都郊区买了一块钱吗?"


        

季溪当然记得,那是曾家想要买的,最后被顾夜恒给截了胡。


        

"我想在那里建个农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