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八十一章:误会不这样产生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夜恒陪徐妍在帝都玉石市场和珠宝市场转了一天,吃完晚饭后顾夜恒把徐妍又送回酒店,一天的地主之宜也算结束。


        

他回到季溪的公寓,一进门就看见季溪在收拾行李。


        

而收拾的还是他的行李。


        

"这是干什么?"他站在行李箱前看着季溪把他的衬衣西裤还有洗漱用品往箱子里装。


        

"哦,我准备请个家政工人回来。"季溪回答道。


        

"什么意思?"顾夜恒叉起了腰,略有些不快,这是什么鬼理由,还这么突然。


        

季溪把行李箱扣上推到顾夜恒面前,她回答道,"就是你以后不能再住在这里了。"


        

顾夜恒继续叉着腰看着季溪,他并不以为季溪是真的请了一个家政工作,他认为季溪这是在变相地赶他走。


        

为什么突然这样?早上出门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为什么到了晚上就收拾他的行李让他离开?


        

难道是她听到了什么?


        

"能给我一个解释吗?"顾夜恒有些生气,就算是听到了什么,季溪也不能就这样把他赶走。


        

他不喜欢使小性子的女人,还是在这种事情上使这种莫名其妙小性子的女人,如果真是听到了什么可以直接跟他说。


        

季溪还真的给了一个解释,她说他们只是拿了结婚证,但是拿结婚证初衷是为了小宇的户口最后能落到她的名下,而不是说他们两个人要像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


        

她希望顾夜恒能理解。


        

顾夜恒不能理解。


        

"你的意思是我的作用就是帮你把小宇的户口从季纯希的户口本上弄到你的户口本上?"顾夜恒阴下了脸质问道,"是这样吗?"


        

"不是这样吗?"季溪反问他,"当初你让我跟你去拿结婚证的时候是这样说的呀。"


        

还是这件事情怎么成了一种争论,这明明就是一开始说好的。


        

季溪惊讶地看着顾夜恒,她想顾夜恒该不会只是说说吧,她可是一直在等着他去跟小宇做亲子鉴定。


        

想想她到帝都都快一个月了,魏清玉的事情也已经尘埃落定,而恒兴集团的大小事务现在都由顾谨森在打理,身为董事长的顾夜恒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愿意去公司就去,不愿意去公司就在家里待着。


        

他有大把的时间来处理小宇的事情。可是他一点动静都没有。


        

"顾夜恒,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她忍不住问了一句。


        

"就算我骗你也是想把你留在我身边,"顾夜恒有些动气地说道,"但是你呢,就因为我没有及时处理就让我收拾行李离开?"


        

顾夜恒是真的生气了,他甚至在想他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并不是她想跟他在一起,而是为孩子不得不跟他在一起。


        

季溪自然不是因为顾夜恒迟迟没有动作而让他走,她是真的要请一个保姆在家帮她接送孩子,居家保姆住进来,顾夜恒就不能待在这里了,因为他们现在暂时不能公开,不公开就不能让人知道。


        

就这么简单。


        

当然。让顾夜恒快点把小宇的监护权弄到她名下也是目前很迫切的一件事情。


        

云慕锦现在人在帝都,她怕有些事想瞒也不瞒不住,她必须在事情被发现之前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云慕锦最后能把事情做得有多绝,她不能预想,但是今天的通话可以看出来云慕锦现在已经不是喜不喜欢她的问题,而是讨厌与更讨厌的问题。


        

但没想到顾夜恒完全不能理解她一个女人又要带孩子又要工作的辛苦,他明明知道她现在所做的努力就是为了跟他在一起。


        

他怎么能这样说她?


        

季溪很委屈,她想跟他理论,刚要开口,顾夜恒却拖着行李气呼呼地走了。


        

季溪想要说的话最后被摔门声淹没了。


        

季溪也生气了,"搞什么呀,就不知道问一问我为什么要请阿姨在家里,现在只是拿了结婚证还没结婚呢,他甩脸给谁看呀?"


        

摔门声不仅让季溪的火气升了起来,也让在房间里画画的小宇跑了出来,他问季溪,"妈妈,怎么了?"


        

"没事!"季溪马上换了一副笑脸,在儿子面前她不愿意露出负面情绪,"爸爸出差了,刚走。"


        

"出差?"


        

"嗯,就是暂时不能回来。"


        

"啊,"小宇的眉头皱了起来,"那小宇要是想爸爸了怎么办?"


        

"小宇可以给爸爸打电话。"季溪看了一眼防盗门。无奈地叹了口气,她觉得就算自己到了帝都,到了顾夜恒身边,她一样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


        

顾夜恒把行李丢到车上,刚坐上车就接到了云慕锦的电话。


        

云慕锦在电话里问顾夜恒,"今天陪徐妍逛得怎么样?"


        

"您这是询问今天的接待工作吗?"顾夜恒因为在生季溪的气,所以语气并不太好。


        

云慕锦也感觉到了顾夜恒的低气压,她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我不应该打这个电话过来?"


        

"确实不应该,您还害怕我接待不好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再说逛得怎么样您应该打电话问徐妍。"


        

"我打过了,她让我转告你,说今天辛苦你了。"云慕锦说完试探性地问道,"夜恒,你知不知道那个季溪也到帝都来了?"


        

"怎么?"


        

"她有没有找过你?"


        

"您问这干什么?"


        

"没什么,我是想说既然你都不记得她了,她以后来找你你就不要理她,她跟夏月荷母子俩关系不一般,而且她并不爱你,你不觉得她这次出现在你面前都是带着目的的。"


        

这句话像一根刺一下子扎进了顾夜恒的心里。


        

曾经他十分坚信季溪是爱他的,这份坚信来源于他对自己的自信,可现在他开始怀疑季溪是不是真的爱他。


        

也许她爱过,但后来可能是被迫在爱,因为他的强势他的固执,她不得不去爱。


        

这种爱并不是发自内心,所以她才会不停地退缩,不停地逃跑。


        

而现在季溪确实有种是为了达到她的目的才和他在一起的感觉,这让顾夜恒更为沮丧。


        

"夜恒!"云慕锦的声音再次从手机里传过来。


        

顾夜恒嗯了一声。


        

"没事的时候就到妈妈这里来吧,妈妈知道你喜欢吃鸡蛋羹,这几天妈妈在家学着做了几次挺成功的。你来妈妈做给你吃。"


        

久违的亲情让顾夜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小时候他确实很喜欢吃鸡蛋羹,家里的阿姨每次都会跟他做一大碗,云慕锦偶尔回来时看到还会跟那位阿姨说不要总是蒸鸡蛋给他吃,营养太单一。


        

现在回想这些,顾夜恒觉得母亲云慕锦并不是不关心他。而是她的世界里太纷乱没有时间去关心他。


        

顾夜恒又嗯了一声,说了一句好的。


        

云慕锦十分开心地挂了电话。


        

顾夜恒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他扭过头看向电梯的方向,有那么一瞬他幻想着季溪从那个出口奔出来,像早上那样调皮地跟他说我是开玩笑的,你回来吧。


        

可是那个出口静悄悄的。


        

顾夜恒发动车子驶出了小区。


        

第二天。默守城真的到了顾夜恒的办公室跟他谈投资的事。


        

顾夜恒愿意投三千万,不过他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这部电影不要用颜溪娱乐的艺人。


        

"这个!"默守城昨天得知季溪到酒店是为了让公司的艺人参与这部戏,本来他还很开心,没想到今天一来却听顾夜恒提这个要求。


        

他有些不理解。


        

"颜溪娱乐的老板不是顾总您曾经的恋人吗,为什么不让她的艺人参与呢?"


        

"默总您也说了她是我曾经的恋人,我投资的电影我昔日恋人公司的艺人参与进来,我怕外界会以为我是拿钱在给她找资源,我顾夜恒是想挣钱并不是想重修旧好。"


        

"说的也是。"默守城是生意人,他不会在这件事上跟顾夜恒坚持。


        

于是他同意了,再说这件事也很好操作,因为谁也没有承诺过给颜溪娱乐机会。


        

季溪这边自然是在忙给小宇找阿姨的事,可是她联系的家政公司安排的几个阿姨她都不满意,有的一上来就问工资多少,干些什么活,她还没开口说什么,对方就把自己的要求全数给说了。


        

无一例外都是不想加班的主。


        

季溪找家政人员最主要的是怕自己出去应酬时会晚归,她自然是希望找一个能等着她回来后再走的阿姨。


        

至于家里的卫生,做饭什么的她都可以自己完成。


        

但就是这一条件这些家政人员都不愿意。


        

"那这时间没个准。怎么算工资?"


        

季溪觉得这么计较的人,日后恐怕也不好相处,加上她也不放心把孩子交给这样的人。


        

最后,自然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


        

很快又到了接孩子的时间,季溪从家政公司出来开车赶回去,在接小宇的时候她接到了默守城的电话。


        

默守城在电话里跟她道歉。说她昨天去见的那个导演是他投资的电影导演,本来他知道季溪有艺人想合作很是高兴,可是另外的投资者不愿意用她的人。


        

"谁呀?"季溪没好气地问道,本来她也没抱什么希望,但是这样欺负人就不对了。


        

默守城说出了顾夜恒了名字。


        

这让季溪很惊讶,这个消息明明是顾夜恒告诉她的,当天他还开玩笑的说要不要他去投资给她机会。


        

怎么才一天的时间,他就搞这种事。


        

难道就是因为她让他从家里搬出去?


        

可是她让他搬出去是为了请阿姨回来,请阿姨回来是为了让她更好的做事业,而做事业就是为了能跟他在一起呀,他怎么能因为这件事而这样对待她。


        

算了!


        

季溪不愿意再想这些,她跟默守城说没关系。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但是挂完电话后,她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这一刻,她有些后悔到帝都来。


        

接完小宇回到家,季溪像过去一样让小宇在客厅里玩,而她则在厨房里做晚餐。


        

这个时候小宇总会跑到厨房门口跟她分享在幼儿园的事情,谁吃饭不乖。谁没有好好洗手还有他又交到了好朋友之类的。


        

因为有小宇的存在,季溪心情又好一些。


        

她决定给顾夜恒打个电话,问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是电话拨过去却没有人接。


        

季溪看了看时间,这个时间段顾夜恒应该正是下班的时候,难道是在开车?


        

她决定等一下打。


        

但是在吃饭的时候顾夜恒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季溪对他主动回拨的行为很满意,这证明他可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但没想到的是打过来的并不是顾夜恒本人,而是一个中文并不顺利的女声。


        

"你给我哥打电话了?"


        

季溪愣了一下,不过她马上就知道对方是谁,这是顾夜恒的妹妹,那个从国外回来上学的琳达。


        

"请问顾夜恒在吗?"季溪直接问。


        

对方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再次发问,"你是季溪?"


        

"是的。"季溪不想隐瞒。因为顾夜恒手机里备注她的名字就是季溪,而这个叫琳达的小姑娘既然用顾夜恒的手机回拨回来自然是看到季溪这个名字。


        

她既然选择回国上学,中文应该能看懂。


        

"我妈妈不喜欢你。"对方很直接,"我没有见过你所以我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我妈妈说你并不想纠缠我哥,可是你为什么要打电话过来?"


        

这句话倒把季溪给问住了。


        

她想了半天才说道。"是工作上的事。"


        

"你们在一起工作吗?"


        

季溪,"……"她又被问住了。


        

"不好意思,我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季溪主动挂了电话。


        

另外一边,琳达见季溪挂了电话,十分熟悉地删除了通话记录。


        

其实季溪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了来电提示,只是那个时候顾夜恒不在手机旁边,她又不能代替他接听。


        

后来她见顾夜恒没有查看手机,于是找了一个借口借用了顾夜恒的手机然后回拨回去。


        

琳达确实没见过季溪,但是这些年从云慕锦嘴里她听到的全是关于季溪的坏话,所以她自然而然就不太喜欢对方。


        

这次她坚持要到帝都上学,很大原因是因为哥哥顾夜恒。


        

琳达虽然跟顾夜恒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她是十足的哥控,她觉得这世上最帅的男人就是哥哥顾夜恒。


        

她崇拜他,喜欢他,所以得到他被一个叫季溪的女人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很是生气。


        

当然,关于她母亲怎么为难季溪的事,她自然是不知道的。


        

在她的心里她也觉得季溪是配不上她哥哥的,所以就算知道她也觉得是现所当然。


        

琳达处理完手机上的痕迹,顾夜恒正好从办公室出来,他手上拿着车钥匙问琳达,"跟妈妈打电话了吗?"


        

"打了。"琳达晃着顾夜恒的手机,"妈妈说让我们快点回去。"


        

她说着把手机还给了顾夜恒。


        

"哥!"她上前亲热地挽着顾夜恒的胳膊小脸贴到他的肩膀上,撒娇地说道。"你以后就住在家里呗,我跟妈妈两个人在家里晚上好害怕。"


        

"有什么好害怕的,你不是说你是一个假小子吗?"顾夜恒伸手捏了一下琳达的小鼻子。


        

对于琳达,他是疼爱的,这个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出生的妹妹,虽然是混血但是模样偏东方。个子也是小巧可爱。


        

所以平时古灵精怪的很。


        

"我再是假小子也是假的,哥,你就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嘛,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


        

"在学校没交几个朋友?"


        

"有呀,但是还不熟。"


        

"可不要早恋。"


        

"不会,除非学校里有像哥哥这么帅的男生我才会早恋。"琳达说着更加亲昵地往顾夜恒怀里钻。


        

顾夜恒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带着她一起上了电梯。


        

在回家的时候,顾夜恒还是拿过手机看了一下,季溪并没有打电话过来。


        

他的脸更加的阴郁了。


        

默守城都跟她说不要合作了,她居然能沉得住气不来问他。


        

她以为他只是在逗她玩吗?


        

还是说她根本就不在乎他是不是生气了?


        

好,既然这样,那就按照事先说好的做亲子鉴定吧,只是鉴定结果出来后,他要拿到小宇的监护权。


        

至于她。


        

她只是他结婚证上的妻子,跟小宇又有什么关系呢?


        

做出这个决定时,顾夜恒还是在心里对自己说,只要她今天晚上给自己打个电话,那怕说一句软话,他都不会再生气了,她说什么他都依她。


        

他吃饭的时候在等,离开云慕锦的住处开车回自己的别墅时他也在等。


        

可是电话却静悄悄的。


        

等到回到别墅准备洗澡的时候,电话终于响了。


        

顾夜恒听着手机铃声,脸上浮出了笑容。


        

他自信地朝手机走去,心想这个家伙还是舍不得他的。


        

可是拿起来一看,电话是母亲云慕锦打过来的,她问他平安到家了没有。


        

顾夜恒应付完后再次把手机放到桌上,他静静地看着它,最后进了沐浴间。


        

这一晚再没有人给他打过电话。


        

当时钟指向十二点时,顾夜恒把手机关机了。


        

他决定不再原谅季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