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八十四章:自己的宝贝自然要捧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夜恒看到季溪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过去问一问她为什么一直不跟他打电话,但当他看到坐在季溪对面跟季溪谈笑风声的年轻男人后,他没有动。


        

而是眯起眼一直看着他们。


        

徐妍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她也看到季溪。


        

"好像是上次在酒店门口遇到的那位季小姐。"她对顾夜恒说。


        

顾夜恒收回目光朝徐妍点点头,"是的,她是季溪。"


        

"要过去打声招呼吗?"徐妍问。


        

顾夜恒摇头,"不用。"他把手上的酒单递给服务人员,对徐妍说道,"今天我不想喝酒。"


        

"好,那我们不点酒。"徐妍也把酒单递给服务人员,让对方直接上菜。


        

这次偶遇似乎就这样过去了。


        

没想到沈星哲起身出去接电话的时看到了顾夜恒跟徐妍。


        

他是认识顾夜恒的,当然他认识顾夜恒是因为章慧玲的缘故。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他对顾夜恒跟季溪的那段往事也有所耳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见到顾夜恒也在这家餐厅吃饭,还跟一个看上去像是一个富家小姐的女士,沈星哲的玩性又起,他主动过去跟顾夜恒打招呼。


        

"这不是恒兴集团的顾总吗,怎么这么巧?"沈星哲走到顾夜恒面前,含笑问候。


        

顾夜恒看向沈星哲,顾家之前跟沈家是有来往的,但顾夜恒从未跟沈星哲打过交道,不过他的星耀集团跟AI集团有过很多合作,他自然也知道面前这个人是沈星哲。


        

"沈总?"顾夜恒回头看了一眼季溪那边,出于礼貌他还是笑着对沈星哲说道,"沈总也在这里吃饭。"


        

"是的,美人相邀盛情难却。"沈星哲说到这里还故意说道,"哦,请我吃饭的人顾总您也认识。"


        

"当然,季溪小姐嘛,我看到了。"


        

"要不吃完饭我们一起坐坐?"沈星哲居然发起了邀约。


        

顾夜恒拒绝了,"不好意思。我的朋友不喜欢热闹。"他说着看了一眼徐妍。


        

徐妍朝沈星哲笑了笑,算是回应了顾夜恒的这个说词。


        

沈星哲看向徐妍,道了一句不好意思,"那我就不打扰两位就餐了,有机会见。"


        

说完,他回到了座位上。


        

顾夜恒没有再回头看季溪,不过很明显他的脸色不太好看。


        

徐妍自然能感觉出他的变化,于是她问道,"是你不喜欢的人吗?"


        

"你是这个顾总,我跟他没什么交集,谈不上喜欢不喜欢。"顾夜恒说完继续吃自己的。


        

"那……"徐妍歪着头思考要不要说,最后她还是问了出来。"你的不高兴是因为季溪小姐?"


        

"是的。"顾夜恒回答的很坦然。


        

"为什么?"


        

"你没听说过我跟季溪的事吗?"顾夜恒直接问徐妍。


        

当然他不能确定徐妍对他跟季溪的事有所了解,必定他跟季溪的事情又不是什么轰动事件,但他们两家的关系,徐妍回国的时候徐少洋多少应该会跟她谈论一下他们家的事情。


        

虽然网上关于季溪的事情因为徐家跟默家的联姻,最后都进行了人为的清理,想要找到当初的新闻是不太可能了。


        

但只要有心私下打听还是能打听到的。


        

徐妍却摇头,"我不太清楚。"徐妍确实不太清楚,但是她从父亲口中听说过顾夜恒的事情,不过父亲说的不多,只说云慕锦反对他跟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后来他就一直单身。


        

最近因为到安城处理公司的事情被人袭击还还受了伤。


        

就这么多。


        

顾夜恒见徐妍不清楚,他主动说了自己跟季溪的事情,"季溪以前是我的女朋友,后来因为我妈的干涉她离开了帝都,这几年我一直找她都没有找到,没想到前段时间到安城因为被人袭击遇到了她。"


        

"那……"


        

"徐小姐你也看到了,我跟季溪只是我一厢情愿。"


        

"所以你才不高兴?"徐妍看了一眼季溪的方位,摇头微笑着说道,"但我觉得这并不是季溪小姐的错。"


        

"为什么她没有错?"


        

"因为干涉你们的人是云阿姨,站在季溪小姐的立场来说,对方至亲的反对就像一根刺,就算闭上眼也会卡着让人难受。"


        

"你说的很对。"顾夜恒说道,"我从来都没有怪她,反而觉得她因为我受了不少磨难。"


        

"所以这是夜恒哥你依然爱她的原因吗。因为云阿姨的反对让你觉得对她有所亏欠。"


        

"我爱她可不是因为亏欠,我就是喜欢她,百看不厌的那种喜欢。"


        

"季溪小姐确实很漂亮。"


        

"所以我才生气,那么漂亮的一个人现在却跟别的男人吃饭。"


        

"你……这是在吃醋?"徐妍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跟季溪笑起来的样子倒有几分像相。


        

但顾夜恒在心里想,虽然有点像但还是季溪笑起来让他有心动的感觉。


        

果然他喜欢季溪不仅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同样漂亮而且还跟她有点像相的徐妍,他就完全没有感觉。


        

"我不是在吃醋。"顾夜恒纠正徐妍的说法,"我是觉得女人的心很难懂,特别是我跟季溪现在的这种情况,我是继续追她呢还是放开她的手不去打扰。"


        

"我觉得你应该跟季溪坐下来好好谈谈。"


        

"说的也是。"顾夜恒抬手唤来服务员,然后帮季溪那桌把单买了。


        

徐妍看着他,心想他的这种坐下来好好谈谈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季溪借故去卫生间的时候准备把单买了,却被告知她的单已经被另外一桌客人帮忙买了。


        

服务人员指给她看,她就看到顾夜恒。


        

季溪嘴角扬了扬,心想就这样还想让她原谅他,哼,没门。


        

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到了顾夜恒那一桌,跟他说了一声谢谢。


        

"今天让顾总破费了。"


        

顾夜恒没有理会这件事而是直接问她为什么会请沈星哲吃饭。"我不觉得你们会有交集。"


        

"那是顾总觉得,顾总觉得的事情可多了,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按照顾总的想法来。"


        

顾夜恒不说话看着她。


        

季溪只好收回自己阴阳怪气的调,如实回答道,"是工作需要,温情小电影不是黄了吗,我也得生活,所以就跟沈总有了交集,就这么简单。"


        

顾夜恒听完垂目一笑,然后再抬眸看向她,一字一句地问道。"所以,是另谋出路?"


        

季溪不着痕迹地给了他一记白眼,转身要走。


        

顾夜恒伸腿拦住了她。


        

季溪的目光垂下来盯着他那双高档皮鞋,然后扭过头看向顾夜恒。


        

顾夜恒很嚣张。


        

她心一横,直接从他的脚面踩了过去。


        

以报他摔门之仇!


        

顾夜恒脚上吃痛但是当着徐妍的面他也不能拿季溪怎么样,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收回了脚。


        

不过他的眉头还是忍不住皱了一下。季溪这一脚踩的可不轻。


        

徐妍并没有看到季溪踩了顾夜恒一脚,她见顾夜恒皱眉以为季溪刚才话刺痛到了顾夜恒的心。


        

她劝道,"夜恒哥,你也不要生气,我看季溪小姐对你这样的态度并不是在拒绝你而是她不愿意被人看扁。"


        

"怎么说?"


        

"因为云阿姨不喜欢她!其实站在她的角度,她爱你与不爱你外界对她都不会友善。所以如其这样还不如表现出对你的不在乎,这样她才有资本在云阿姨面前高傲。"


        

徐妍笑着继续说道,"可能在你看来保持高傲的态度应该是你越不让我得到东西那我非要得到,这是男人的思维。女人的思维更偏感性,她们认为保持高傲的方法是把你当宝的东西当草。"


        

顾夜恒微加思量就明白了徐妍的意思。


        

所以想让季溪更有自信,更有资本,他该做的不是让季溪拥有他,而是让季溪明明有拥有他的能力却根本就不在乎他。


        

顾夜恒觉得徐妍说的非常有道理。


        

果然,女人还是更懂女人。


        

看来简碌的建议还是可取的,跳开情感的因素,找个第三者来看待他跟季溪之间的问题,他可能会更好地跟季溪相处。


        

他知道,他其实是敏感的,他渴望有一个家但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因为在他的世界里父亲母亲都是缺失的,所以当季溪收拾他的行李让他离开时,他第一反应她跟小宇的世界里不需要他。


        

他有一种被人拒之门外的感觉。


        

同时,他也知道季溪是敏感的。因为原生家庭的原因她很怕自己保护不了小宇,她害怕自己成为一个不称职的妈妈,所以在面对选择的时候她优先考虑的是小宇。


        

简碌说,"顾总,其实您还没有做好成为一个丈夫和父亲的准备,婚姻是需要深思熟虑的。"


        

简碌还说有些事情急不得。彼此要给彼此时间与空间。


        

顾夜恒当时觉得简碌这小子是不是疯了,他这是劝他跟季溪离婚吗,他拿结婚证的那一刻可是认真的。


        

现在想想他确实需要换个思维跟季溪相处。


        

例如短暂的分离是为了长久地在一起。


        

他确实需要给季溪一些空间。


        

只是……他把目光再次投向沈星哲,空间是空间,盯着他媳妇看的男人还得防。


        

刚才季溪说什么,请沈星哲吃饭是工作需要,什么工作需要?


        

他得打听打听。


        

很快,顾夜恒就让简碌打听到了季溪为什么会请沈星哲。


        

因为她参加了沈星哲所在的AI集团制作的一档节目。


        

当然季溪参加这档节目自然是想进入这个圈子,建立人脉。


        

目前来看她能邀请沈星哲一起共进晚餐似乎开局不错。


        

但顾夜恒知道,沈星哲能让一家才成立不到三个月的小公司参与这样的制作,他想要的肯定不是一顿饭。


        

那家伙铁定是在打季溪的主意。


        

顾夜恒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当然他并不担心季溪会失了分寸。虽然气归气但他从来都不会怀疑季溪的为人。


        

他真正担心的是沈星哲会利用这次机会诱惑季溪从而给季溪带来困扰。


        

季溪现在这么努力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他,就算她把他从公寓赶出来在外面对他不理不睬的,但自己媳妇的事该管还是要管。


        

最起码得在旁边盯着。


        

顾夜恒打电话到星耀,询问AI视频网站关于这档节目星耀有没有受到邀请。


        

"有,很早就过来确定了。"杨经理告诉顾夜恒,"这是AI公司今年的重点节目。制作班底十分强大,各大经纪公司都派了自己的艺人参加。"


        

"我没问艺人的事,我问的是评审团成员有没有我们公司的人。"


        

"当然有,我让贺副总过去。"


        

"贺新敏?"顾夜恒不太满意,"他去我们公司推选过去的艺人能成团出道吗?"


        

顾夜恒继续说道,"哇哦娱乐的老板最喜欢搞小动作,我听说她今年选了四个练习生参加这档节目,贺新敏从海外回来的对国内市场不熟悉容易吃亏,这样吧,我代表星耀参加这档节目,你跟制作组说一声。"


        

杨经理听完瞬间有些懵。


        

说实话这种选秀节目说是给爱做梦的女生一个机会,什么只要你会唱会跳勇于挑战自我就有机会成为明日之星。但实际上就是各大经纪公司在上面较量,因为绝大多数的选手都是经纪公司的练习生。


        

所以由各大经纪公司娱乐公司代表组成的评审团作用并不大。


        

就算有些环节选手的表现会让评审团票打分,但各家都有各家的心思,那些结果并不能代表实力,所以主办方也只是做为一个市场参考值放在哪里。


        

当然,也有很多娱乐公司并没有送选手过来。他们来的目的除了想在现场签几个条件不错的艺人外,多半是为了捧AI集团的场,方便以后与他们合作。


        

所以顾夜恒对此事如此上心还要亲自出马,这怎能不让杨经理吃惊。


        

"顾总,你说的是认真的?"杨经理问,他想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顾夜恒可是恒兴集团董事长,他平时参加的会议都是各类商务峰会,这种娱乐性的节目根本就不需要他亲自参与。


        

"我当时是认真的。"顾夜恒一脸严肃,"星耀可是我个人的产业,这么重要的活动我必须亲自参加。"


        

顾夜恒要参加一档选秀节目的录制,星耀公司自然是不敢怠慢,除了简碌这个行政秘书跟着外,公司还派了两个人给简碌当助理。


        

所以当顾夜恒出现在AI集团时,不少人都以为顾夜恒是某个国家的明星前来当这档节目的导师。


        

后来一打听原来是恒兴集团董事长,星耀公司的投资人顾夜恒。


        

于是那些蹲在AI集团门口准备拍一些明星行程照的娱记们,纷纷举起相机朝着顾夜恒一顿猛拍。


        

顾夜恒也配合,下车回头还朝那些娱记们露出一抹笑容。


        

当天,沈星哲原以为今天的热搜第一应该是AI视频《花样妹妹》录制,没想到却是顾夜恒。


        

星耀公司宣传部自然不是吃素的,在公司微博下连发了九张顾夜恒参与节目录制的出行照,就这一举动星耀公司官博涨粉十万。


        

就一个前期进棚录制的照片就让顾夜恒上了热搜,这不得不说看脸的世界人们有多疯狂。


        

当然,因为顾夜恒的出现也使《花样妹妹》这档节目被更多人关注,AI集团连忙召开紧急会议。调整人员座次。


        

评审团C位自然是目前话题度第一的顾夜恒,原本定要C位位置上的哇哦娱乐总裁凤千行只能移位到旁边。


        

这一修改让哇哦娱乐总裁凤千行十分不爽。


        

这女人一不爽起来就喜欢搞事,节目迟迟不能进行录制。


        

沈星哲的能力就在这里表现了出来,他临时调整自己也参与节目录制。


        

C位由他来坐。


        

他是这档节目的总监也是AI集团的运营总裁,对于其它娱乐公司来说他是这里的主人,主人自然坐C位。


        

凭出场就能上热搜的顾夜恒自然是坐在他的左手边。哇哦娱乐的总裁凤千行坐在他的右手边。


        

本来他以为这座次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没想到顾夜恒不同意,他对沈星哲说道,"就算是一档选秀的娱乐节目,观众的注意力不会在评审团上,但我们坐在台上就要有观赏性,为什么不让更为养眼的人坐在前排?"


        

顾夜恒没有说凤千行不养眼但事实上凤千行确实不养眼。凤千行今天四十三岁,虽然也保持着单身,但她的外在形象很像一个苛薄婆婆,在娱乐圈人送外号"狼外婆"。


        

她对公司的艺人也很苛刻。


        

外界风评并不好。


        

但她跟某些业界大佬关系很近。


        

沈星哲有些犹豫,顾夜恒给他提议了一个名字。


        

"颜溪娱乐的季溪小姐我觉得她应该坐在你旁边。"


        

沈星哲不说话了,他定定地看了顾夜恒三秒,最后他让工作人员拿过座次表,大笔一挥把最后一排的季溪调换到自己身边。


        

这次调换比凤千行让出C位给顾夜恒更让人轰动。


        

因为凤千行让出C位无可厚非,顾夜恒的身价比她不知高出多少倍,而且星耀公司的并不比哇哦差。


        

凤千行不爽只是她不爽而已。


        

但是把一个刚入这一行的小公司老板放到第一排,这就让人不好想了。


        

凤千行再次不干,她质问沈星哲,"沈总,这是什么意思?"


        

"季溪小姐是我的朋友。"沈星哲看向凤千行,笑着问道,"这个意思够明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