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八十八章:做人留一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夜恒如此火速的到达让季溪很是感动,她从浴缸出来,胡乱地擦了擦身子与头发穿着睡衣就下了楼。


        

时间快到凌晨,小区里早就没有其它人影,在微弱的地灯照射下,季溪看到了靠在车身上抽烟的顾夜恒。


        

季溪走到他面前,笑着问道,"你是来让我做好心理准备的?"


        

顾夜恒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来的目的?"


        

"网上都出音频了,五千万,离开你。"


        

顾夜恒再次一愣,他掏出手机点击搜索。


        

手机里传出季溪之前的那段音频:"五千万。我马上从顾夜恒身边消失。"


        

听到这段音频,顾夜恒的情绪瞬间就不好了,他没有想到云慕锦的动作这么快,这是有多等不及?


        

"真是……疯了!"他诅骂了一声,回身准备上车。


        

季溪却拉住他,"你好像并不知道这件事?"难道他来找她是为了别的事情?


        

不会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吧!


        

季溪很想知道,虽然她并不在乎,但是知此知彼才能不慌不忙。


        

"我知道,"顾夜恒说道,"但我没有想到这事这么快弄到网上去。"


        

"哦?"季溪转动了一下眼睛,看来顾夜恒也被弄了一个措手不及。


        

可以看出云慕锦想要打击她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任何人任何事。


        

这是跟她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


        

季溪付之一笑。


        

顾夜恒略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对季溪说道,"这件事情我来处理。"说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松开拉车门的手把季溪抱进了怀里。


        

"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好,我跟你道歉。"


        

季溪愣了一下,心想这个顾夜恒还真会见计行事,居然趁机认错。他的错误难道就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圆过去的?


        

为什么要摔门就走?为什么要趁机打压?这些不做解释?


        

季溪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她不带任何情感色彩地说道,"顾总您可千万别给我道歉,我可受不起。"


        

"你在生我气?"


        

"是的,"季溪推开他的手,十分认真的说道,"我确实是在生气,十分的生气。"


        

"所以不想原谅我?好吧,我知道了。"顾夜恒语气有些沮丧,他再次道了一声对不起。


        

然后转身上车开车离开。


        

季溪,"……"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急着要回去处理网上的事情还是觉得她在这个时候耍这种性子太过于任性。


        

好吧,我知道了。这句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像是就这么算了的感觉。


        

"他这是要跟我分道扬镳吗?"季溪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车尾灯。还真的有睦生气。


        

她觉得心里堵得慌,一个人在夜色中站了很久。


        

第二天她感冒了,头疼咳嗽流鼻涕还发烧。


        

不过网上那段音频与新闻没有了。


        

看来顾夜恒确实着手处理了这件事情。


        

原始音频虽然没有了,但这事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季溪靠跟顾夜恒谈恋爱捞了五千万的事以一种看不见的迅速传开,加上《花样妹妹》播出了两期,季溪是谁长什么样子大家也知道。


        

关于她跟顾夜恒的爱恨纠葛也有人开始科普。


        

网上各种猜测之声都有,甚至有人戏称这是漂亮女人另外的一种发财之路。


        

某平台也有人开始拍各种小视频,模仿季溪说话的口吻。


        

"五千万,我马上从***身边消失。"


        

这个某某某可以代入各种人各种情景,甚至有人用各种动物来模仿。


        

可能连季溪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能给一些拍小视频的博主提供了这么多素材与灵感。


        

她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自己太红了。


        

当然,这种负面新闻自然影响到季溪的公信力。


        

那家化妆品公司开始联系季溪求证音频来源是不是属实,如果真有这件事情,他们言下之意有让季溪退代言费的意思。


        

季溪正发烧挂吊水,电话是秋果儿接的。


        

秋果儿气得够呛,在病房里大骂这些人势利,"人红的时候拼命过来巴结,这一出事就打电话过来问,还要我们退代言费?"


        

"我们广告白拍了,各大商场的台白站了?"


        

季溪躺在病床上看着输液瓶,淡然一笑。


        

秋果儿觉得季溪的心可真大,"这种事你都笑得出来?"


        

"这有什么笑不出来的,我确实向云慕锦要了五千万,就算是退代言费也是我活该。我不觉得冤枉。"


        

"可是你要五千万又不是为了讹他们家的钱,你是为了让顾夜恒死心,这手分得这么憋屈,临到头了她还搞这一手?"


        

"是呀,临到头了她还搞这一手。"季溪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所以她是在欺负我没有留一手?"


        

"既然云慕锦这么喜欢放证据出去,那就给他们一个完整版吧。"季溪拨掉手上的针头,从病床上起来。


        

她从包里拿过一支录音笔递给秋果儿。


        

"这是什么?"


        

"当天的录音,比云慕锦放在网上的那一句音频更劲爆。"


        

当天下午,有人在网上偷偷地上传了音频,推送标题只有一句话,你们要的完整版来了。


        

音频内容如下:


        

一个疑似季溪的声音:"五千万,我从顾夜恒身边消失。"


        

一个女人的声音:"五千万,你也值这个价?"


        

疑似季溪的声音,"我这是在给您找借口。如果我跟您要一百万,您觉得您到顾夜恒面前去说我的坏话他会信吗?明明嫁给他就能拥有上几百亿的资产,您说是不是?"


        

那个女人冷哼的声音。


        

疑似季溪的声音,"还有,我要一个新身份。"


        

那个女人的声音:"新身份?"


        

疑似季溪的声音,"是的,新身份。因为我了解顾夜恒,我就这么走了,他肯定会撅地三尺把我挖出来。您从国外回来下这么大的力气把我们搅散了,总要值得。"


        

那个女人的声音,"好,我答应你。什么时候走?"


        

疑似季溪的声音:"什么时候钱到位身份到位,我什么时候走。"


        

中间有少许停顿,不一会儿疑似季溪的声音再次响声,"您费尽了心思把我弄走,我想大概是因为十七年前您没能把夏月荷弄走却被夏月荷把您给弄走所以您在我身上找痛快。无所谓。反正这一切都得您的儿子顾夜恒去承受,我很心疼顾夜恒,他太倒霉了摊上您这样的一个妈,用钱去摆平自己儿子的爱情,拿他的情感开刀。"


        

疑似季溪的声音又补了一句,"我走后。您可以再找几个人编一些故事给顾夜恒听,但别编得太过火,我是什么样的人顾夜恒很清楚,编得不好他也不会相信,当然您也考虑一下顾夜恒,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请您心疼一下他!"


        

原音频一出,全网哗然。


        

大家顿时醒悟季溪开口要五千万并不是拿爱情换钱,而是被逼无奈之下心酸的选择。


        

试想一个没钱没背景的小姑娘拿什么跟豪门斗,除了拿一笔钱坐实自己贪慕虚荣的名声让对方放心外,还能怎么样?


        

装清高?


        

谁会相信你真的清高!


        

说不准别人会认为你清高背后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因为对方可是资产几百个亿的豪门。


        

因为原始音频被放出,那些刚在网上笑话过季溪的博主们,马上发声明跟季溪道歉。


        

"对不起,本以为姐是只青铜,没想到却是王者。"


        

有人甚至调侃要五千万太少了,就顾夜恒的身价,要他个三五亿没有问题。


        

有几个大V号还开专题讲解平民女孩季溪与豪门的那些事。


        

季溪本以为自己的这次反击到此结束,没想到随后顾夜恒在网上发表一条声明。


        

他声明有三点:


        

一,他曾经爱过季溪;


        

二,现在依然爱着她;


        

三,往后余生只想爱她。


        

顾夜恒的声明瞬间把剧情推向另外一个高潮。


        

有知情人透露,季溪离开帝都后,顾夜恒四处寻找她的下落,曾经还为寻找她身负重伤。


        

季溪得知消息后为防止顾夜恒再做傻事。这才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她的出现只是想告诉对方,她过得很好,无须挂念。


        

于是网民们开始二刷三刷《花样妹妹》,想从中找出更多的证据来证明顾夜恒是不是真的曾经爱过,现在依然。往后余生只爱。


        

最后,大家一致认为确实如此。


        

因为节目现场顾夜恒望向季溪的眼神,痴迷中带着隐忍,想多看却又不敢,但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爱意。


        

如果说沈星哲看向季溪的眼神是逃逗,那顾夜恒看向季溪的眼神是守护。


        

这份情感如清泉般动人心弦。


        

分析完顾夜恒,人们开始分析季溪。


        

他们发现季溪在节目中总是跟顾夜恒保持着距离,这种距离有一种刻意的回避。


        

她不跟他眼神交流,不与他进行任何话语上的互动。


        

大家觉得季溪做到了她该做到的,拿了钱真的从顾夜恒的世界里消失了。


        

她在,她亦又不在。


        

如果说当初是一笔交易,季溪用五千万埋葬了自己的爱情。那她无疑是一个合格的守信者。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从此余生永不越界。


        

简直堪称信誉界的楷模。


        

季溪的口碑与人气再一次暴涨。


        

与此同时,颜溪娱乐公司对外宣布公司总裁季溪小姐退出《花样妹妹》的节目录制。


        

接下来的录制工作由副手秋果儿负责。


        

随后他们贴出秋果儿的形象照。


        

星耀娱乐也发了同样的声明,公司老板顾夜恒退出《花样妹妹》节目的录制,接下来的工作由其秘书简碌负责。


        

一时间,全网哀嚎,于是《花样妹妹》已经播出的两期被人三刷四刷。


        

AI集团也很鸡贼。马上在自己的官网上路秀第三期花絮,花絮中顾夜恒与季溪依然在画面中。


        

并且还让人在评论区留言,说因为是录播的原故,后面还有几期顾夜恒与季溪都在。


        

这也就是告诉广大的网友,后面的更精彩。


        

这也是一种营销手段。


        

季溪对此没有任何异议,不过她想现在对这一结果有异议的人恐怕只有云慕锦了。


        

她静等云慕锦出下一招。


        

秋果儿也觉得云慕锦肯定会有后招。


        

在公司,她找到季溪两个人进行了一次深层次的谈话。


        

秋果儿问季溪,"你好好回想你还有什么把柄在云慕锦手上?"


        

"不需要想。"季溪从位置上站起来,让秋果儿坐到沙发上,她也坐了下来,"云慕锦手上有我母亲以前男朋友口述的一些所谓证据。"


        

"谁?"


        

"陈豪。"


        

"什么证据?"


        

"我在酒店寻求顾夜恒帮忙是我母亲事先安排好的,还有我母亲跟夏月荷很早就认识。"季溪为秋果儿倒了一杯茶。"只要会联想,大家都会猜测我的出现很有可能是我母亲跟夏月荷两个人玩的一起仙人跳。"


        

"事实呢?"


        

"事实确实如此,我在我妈的日记里得到了证实。"


        

秋果儿一听急坏了,"那怎么办,云慕锦要是把这事给捅出去,我们这边无法应对!"


        

季溪也觉得确实无法应对。但是能有什么办法,云慕锦要是杀红眼了她才不管谁是谁。


        

真是应了那句话,顾夜恒摊上这样的妈倒了八辈子血霉。


        

秋果儿想了一会儿征求季溪的意见,"你说我们要不要带着小宇去找一下顾老爷子,告诉他小宇是他的重孙,我想小宇终归是姓顾,为了小宇顾家也不会把一些该说的不该说的全往外倒。"


        

"云慕锦又不姓顾,她跟顾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难道顾老爷子治不了她?"


        

"顾老爷子治不治得了她我不清楚,不过有一个人应该可以。"


        

"谁?"


        

"夏月荷。"


        

秋果儿有些不解,"夏月荷跟云慕锦不是死对头吗,而且云慕锦这么针对你不都是因为夏月荷跟你妈的关系,你让夏月荷出面,这不是把事情越闹越大?"


        

"不,你错了,有时候一个危机也是一个转机。云慕锦这么在意我跟夏月荷的关系,那么我就让她更在意一点。"


        

"那你准备怎么做?"秋果儿问。


        

"重新炒热度。"季溪拿过手机点开之前秋果儿找人发上去的原始音频,她对秋果儿说道,"你看这下面的评论有很多人在问夏月荷是谁,因为音频里我提到过夏阿姨,而且还说了云慕锦是为了弄走夏月荷没成功就把这股气撒到我身上,所以网友对夏月荷肯定十分好奇。"


        

"你要进行解释?"


        

"无需解释,夏月荷是谁很快就有人会告诉大众,顾家的这些事又不是什么秘史,秘而不宣?"


        

季溪微微一笑。"我们只需要加快这个速度。"


        

秋果儿明白了,"我马上让宣传部的人去弄。"


        

季溪点点头。


        

"那你这边呢?"秋果儿问。


        

"我这边很简单。"季溪从包里拿出她跟顾夜恒的结婚证,她递给秋果儿,"拍张照在适当的时候发给云慕锦。"


        

正如季溪如料,云慕锦确实等着发大招,不过她也在关注网上的事情发酵。


        

她也在等一个时刻。这个时刻就是大众都想知道夏月荷是谁。


        

只要他们搞清楚夏月荷是一个不要脸的小三,为了上位偷偷在外面生下儿子的货色。


        

那么她就可以把季溪的母亲那些不要脸的过去公布出来。


        

一个陪酒女不知道跟谁生下的一个野孩子,然后串通夏月荷两个人一起玩仙人跳,把季溪送到顾夜恒面前。


        

她觉得只要把她掌握的证据放出去,季溪就算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


        

因为这些都是事实。


        

事实上,她有一个不堪的妈。她有一段不堪的过往,还跟另外一个不堪的女人一起合谋,目的就是想密谋顾家的产业。


        

狼子野心,歹毒!


        

很快时机来了,终于有人在网上问夏月荷是谁。


        

云慕锦不傻,她没有亲身下场去给这些人科普夏月荷的过往史。


        

她认为这些事自有人知道,也自有人会去说。


        

果然,那个人来了。


        

他把夏月荷的底解释了一个底朝天。


        

同时他也解释了她云慕锦为什么会那么恨季溪,因为季溪的母亲跟夏月荷是好友。


        

"这下子大家应该清楚了吧,顾夜恒的父亲曾经在外面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恒兴集团总裁顾谨森的母亲夏月荷,这个夏月荷跟季溪的母亲以前在一起上班,是好姐妹。"


        

网友纷纷表示这瓜太大一下子吃不下。


        

"我去,这也太劲爆了吧!"


        

云慕锦翻看着这些评论,脸上露出阴狠的笑容。


        

更劲爆的还在后面呢,这些人就等着慢慢吃吧。


        

她从身边拿出当初给季溪听的那支录音笔,玩味地在手上把玩。


        

这时,她的手机嘀嘀两声,来了一条简讯。


        

她把录音笔放下,气定神闲地点开简讯查看。


        

一张照片跳了出来。


        

是一张结婚证的照片。


        

她一愣,心想这是什么东西。


        

她点开放大,突然看到一个名字:顾夜恒。


        

她连忙往下移,在女方姓名那里她看到另外一个名字:季溪。


        

她再看发证时间,然后整个人一抽,手机掉到了地上。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


        

云慕锦稳了心神把手机捡起来,接听。


        

是季溪的声音。


        

"现在您还想要告诉网民,顾夜恒的丈母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我说的对吗,妈?"


        

季溪的声音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魔,让云慕锦浑身发冷。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