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九十章:重新洗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恒兴集团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云慕锦冲进办公室时,顾夜恒正在打电话,他见对方进来抬起手示意了一下,然后继续讲自己的电话,神态自若。


        

不一会儿,他结束通话抬眸看向云慕锦,"您还是想知道我跟季溪拿结婚证的事?"


        

"不是!"云慕锦走到顾夜恒面前,焦急地看着他,"我是想问你,你是不是还有其它事瞒着我?"


        

"是。"顾夜恒回答的很干脆。


        

云慕锦有些无力地虚晃了一下,她伸手按住额角神情悲伤。


        

顾夜恒过去扶住她,关切地问,"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云慕锦朝他摆摆手,压制住内心的慌乱。又问了一句,"你不是在骗妈妈吧?"


        

"骗您?您是说我瞒了您很多事是在骗您?"顾夜恒笑了,"哈,您可真是会自我安慰,我瞒了就瞒了,为什么还要撒这种谎,我又不是淘气的小孩子。"


        

"那您为什么要瞒着妈妈?"


        

顾夜恒又是一笑,他转过身走到沙发边坐下,然后掏出一支烟点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为什么?"顾夜恒觉得云慕锦问的这个问题十分滑稽,"当然是因为您不值得信赖也不值得亲近!"


        

"可我是你妈!"


        

"说实话。"顾夜恒起身把烟按进了烟缸,他十分认真地说道,"如果不是您生了我,我真的不想认您当我的妈,因为您根本就不配当一个母亲。"


        

"夜恒,你说这些话可就没良心,妈妈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都这个时候了,您就别说这些光艳靓丽的话了。一切都是我的?"顾夜恒摇头,"您怎么这么虚伪,直接承认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自己咽不下那口气,我也不会取笑您。"


        

"你……"云慕锦被顾夜恒呛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夜恒看着她,再次摇头,问道,"您活得累不累?"


        

"你觉得我该累?"


        

"当然,整天挖空心思害人肯定累。我都为您感到累。"


        

"谁整天挖空心思害人了?"云慕锦一下子激动起来,"我这么关心你,昨天去你的住所找你,今天一大早就来公司找你,你这孩子居然说我是在挖空心思害人,我害谁了?"


        

"那您说说看,为什么昨天晚上要去别墅找我?"


        

"我……我是因为看到了季溪发过来的结婚证想去问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您关心的只是拿结婚证的原因,并不是关心我,如果您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当看到结婚证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是既然他们已经结婚了我是不是应该祝福,而不是跑过来质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一回事?"顾夜恒也激动起来,"我跟季溪拿结婚证当然是因为我们想要结婚,还能有怎么一回事?我发的声明您没看吗,我说我爱她,过去爱现在爱以后依然爱。都公布于天下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到您却在我这里装眼瞎,还跑来问我是怎么一回事,真是可笑!"


        

"你的意思是妈连问都不能问了?"


        

"问过之后,如果我告诉您我是因为自己活不久了才逼着季溪跟我结婚,您打算怎么做?"顾夜恒站起来逼问云慕锦。


        

云慕锦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您是不是想说既然都这样了,那就算了,你们好好过吧。是不是想说这句话?"


        

云慕锦低下了头,此时的她心情十分复杂。


        

这份复杂自然是因为顾夜恒那句活不久了。


        

难道自己的儿子顾夜恒真的得了癌症。


        

"夜恒!"


        

"我在问您,请您回答,如果我是因为活不久才跟季溪结婚您会怎么做,您依然要阻止吗?依然要把季溪母亲的过往当故事讲给别人听吗?"


        

"我自然是不会。"


        

"行了!"顾夜恒抬手制止云慕锦再说下去,"我知道了,您回去吧。"


        

"什么叫你知道了?"云慕锦听不明白顾夜恒话里原意思。


        

"我知道了的意思就是我终于知道您会因为什么原因收手不再对付季溪,没想到这个事实这么残酷,您收手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我活不长。您可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是的,所以您请回吧,我没什么好跟您说的。"顾夜恒背过身,连看都懒得看云慕锦一眼。


        

云慕锦却突然掩面哭了起来。


        

"夜恒,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怎么能这样子说我?"


        

顾夜恒一点都没有动容,他依然背对着云慕锦,语气淡然地说道,"人性最大的恶就是打着为别人好的幌子做自以为是的事情。您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我?请问,您所做的那一件事是为了我?是听到顾谨森到了帝都后从国外回来还是听到夏月荷从安城搬到帝都后又从国外回来?"


        

"都不是!"顾夜恒朝云慕锦走近一步,"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十九年前我跟你我不想出国你就应该尊重我的选择,而不是为了让顾家人不舒服强制地把我带出国。如果你为了我好,十一年前,你就不应该逼着我回来接手恒兴集团。"


        

"我的人生来来去去。都是因为你的一己私欲,我本可以说NO,但因为你是我的母亲,你让别人抢了丈夫确实可怜,我不忍心让你再次伤心,我妥协了,源于我人性中的善,可是你呢,你的妥协却源于人性中的恶!"


        

"不是的,不是的!"云慕锦泪已经流了下来,"夜恒,妈妈不是这样的人。"


        

顾夜恒再次抬了一下手,"您不用解释,三年多前你把季溪从我身边逼走,我没有跟你撕破脸,是因为我觉得跟你撕没用,季溪选择离开也有我的错,是我太过于轻敌。但是这次不一样了,我不会再允许你用一些卑鄙的手段破坏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你要是再敢在网上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会公开声明我顾夜恒跟你云慕锦断绝母子关系,这辈子我都不会认你这个妈。"


        

"夜恒!"


        

"最后我说一句,我身体好得很,说得了癌症活不过一年是骗季溪的,要不然她不会跟我结婚。所以季溪是我骗到帝都来的,如果你还想做一个合格的母亲,就配合我演这场戏。"


        

"你让我怎么演?"


        

"去求季溪,让她公开我们的婚讯。"


        

云慕锦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让她去季溪?


        

求一个根本就不她放在眼里的女人,还是让她来当自己的儿媳妇?


        

这怎么可能。


        

顾夜恒也知道云慕锦不会去,他冷冷一笑,"所以,你对我的好也就不过如此了,回去吧,好好照顾琳达,重新做一个好母亲。"


        

说完,他朝门外喊了一声简碌。


        

简碌连忙进来。


        

"夫人要回去了,你送一下吧。"顾夜恒说完,转身走到落地窗前,只留给云慕锦一个孤傲的背影。


        

云慕锦走了。


        

顾夜恒微微侧过头。略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非要我这样对你呢?"


        

"做个慈祥的婆婆不好吗?"


        

顾夜恒再次叹了口气,他知道季溪从小就缺少母爱,也很希望能得到长辈的疼爱,所以他才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跟自己的母亲撕破脸。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是希望云慕锦能给季溪一点温暖,让季溪在母亲那里没有得到的爱在她这个婆婆身上能得到。


        

看来,他是痴人说梦。


        

网上传出关于季溪的事件后,夏月荷第一时间就给季溪打了电话。


        

当然,她没有当面询问季溪网上的事情。而是说在家里做了一些家乡菜,想让季溪过来尝尝。


        

她怕季溪推辞,就说她已经跟顾谨森说了,让他下班后去接她。


        

"还有你那个副手,好像也是我们安城的姑娘,你让她一起来。"


        

季溪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快到下班的时候,她打电话告诉顾夜恒,说夏月荷晚上会请她跟秋果儿吃饭。


        

"你这个夏阿姨倒是对你很上心。"


        

"我妈跟这位夏阿姨其实并不是很对付。不过那是上一辈人的事情,现在我在帝都又跟你领了结婚证,从某种程面上来讲,夏月荷算是我的继婆婆,平时走动走动也算是拉近你跟他们之间的关系。"


        

"说的也是,那你去吧,吃完饭后给我打电话,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谨森哥会送我的。"


        

"还是我去接吧,你现在住的地方也不方便告诉顾谨森。"


        

季溪想了想,觉得顾夜恒说的是,虽然顾谨森知道这套公寓以前她住过,但是这次她回来顾谨森并没有问起过她的住址。


        

小宇的事,她现在还不想告诉任何人。


        

下班时间,季溪跟秋果儿在公司楼下等着顾谨森来接。


        

不一会儿,顾谨森的车停到了她们面前。


        

顾谨森下车,仰着头看着面前的写字楼,问季溪,"你公司在几楼?"


        

"七楼,暂时租了半层,公司也就一个艺人,现在扩招了几个运营编辑外还有几个管周边产品的人员,十来个人,小公司。"季溪跟顾谨森介绍。


        

"慢慢来。都是一步一步做起来的。"顾谨森又看了一眼大楼,然后招呼季溪跟秋果儿上车。


        

三个人在车上聊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顾谨森就把话题带到AI视频网的《花样妹妹》节目录制问题上。


        

"你真的不参加节目录制了?"顾谨森问季溪。


        

"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录,我又不是专业演员。"


        

"说的也是,"顾谨森笑了,不过他又说道,"现在很多人都喜欢跨界,你看那些知名的作家也好。某些公司的高管也好,都开始向娱乐圈发展,例如最近很火的一些语言类节目,像吐槽大会,就有不少其它行业的人参与。"


        

这些季溪自然知道,所以说全民娱乐的时代来临,任何一个人,只要你某方面有特长,敢秀,总会有平台给你机会展示。


        

像她,一个学中文的人,从业经验除了星耀做过时尚资讯员外就是在恒兴当助理,谁也想不到有一天会参与一档节目的录制。


        

最后,还能拿到代言。


        

真的是不可思议。


        

没想到,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后面。


        

顾谨森跟她说,有一档节目在跟他接触。希望他能参加,但他觉得她条件更加适合这档节目。


        

"什么节目?"坐在旁边一直听两人聊天的秋果儿忍不住问。


        

"一档恋爱观察类节目。"顾谨森说道,"有素人有艺人。"


        

"啊,我知道,最近就有两档这样的节目。"平时就很喜欢看综艺节目的秋果儿马上接话道,"其中有一档节目明星恋爱节目里的一对CP很火,两个人都涨了不少粉。"


        

于是,她开始怂恿季溪。"你可以试试看!"


        

季溪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慢慢体会。


        

她现在可是跟顾夜恒领了结婚证的人,参加恋爱类节目,疯了吗?


        

秋果儿也想到这件事,马上闭嘴,闭嘴之前还叹了口气,小声嘀咕了一句可惜了。


        

"怎么,不想去吗?"顾谨森问。


        

"能去吗?"季溪问他,"你没看你哥在网上的声明,我要是去了,他肯定会跟过去。"


        

话题既然扯到顾夜恒,顾谨森自然就问季溪,她现在跟他哥究竟怎么一回事。


        

"我哥到底有没有失忆?"顾谨森对此很是在意。


        

"这个不清楚,好像身体不太好。"季溪想顾夜恒都跟云慕锦说自己得癌症了,她说一句身体不太好,应该不算是造谣。


        

"我哥身体不太好?"顾谨森迟疑了一下,再次问季溪。"你是听谁说的还是我哥告诉你的?"


        

"他自己说的,说上次受袭有后遗症,反正说得很可怜,谁知道是不是在骗我。"


        

顾谨森笑了,"我哥是在装可怜,他肯定是想跟你重新开始。我是男人,我懂这些套路的。"


        

"那你觉得我应该给他这个机会吗?"季溪试探地问。


        

"如果你心里还有他,为什么不给他这个机会。"顾谨森说道。"上次我们在酒店门口碰到的徐小姐,你也看到了,我哥他妈妈似乎有意搓合,你不给机会万一机会没有了怎么办?"


        

"她现在应该不会搓合了。"季溪笑了笑,心想云慕锦都看到结婚证了还去搓合这件事,她如果脑子没坏八成是不会这么干的。


        

顾谨森却以为季溪说的是顾夜恒在网上的声明。


        

他也承认,"我哥都这么说了确实是断了这方面的后路。"


        

季溪突然想到当天顾谨森也出现在酒店门口,手里还拿着花,于是她问道,"谨森哥,夏阿姨是不是也有意想要搓合你跟徐小姐?"


        

顾夜恒没有隐瞒,很干脆地回答道,"是的。"


        

"那你对徐小姐呢,有感觉吗?"


        

"我跟她也就一面之缘,并没有深交,谈不上有什么感觉,不过我觉得她跟你长得有些挂像。"


        

"跟我吗?"季溪也只跟徐妍见过一面,她倒是没有觉出自己跟她长得有什么地方像。


        

当然,像不像这个要外人说,本人却是看不出来。


        

"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顾谨森透过后视镜看了季溪一眼,他在观察她的表情。


        

季溪很坦然,让他有话就直说。


        

顾谨森说道,"我听我妈说徐妍的父亲徐少洋以前跟我爸关系不错,而我爸似乎也认识你的妈妈季晓芸。"


        

后面的话顾谨森没有再说了,不过季溪似乎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你不会是想要说我跟徐小姐有可能是姐妹关系!"季溪笑了,"这怎么可能,我妈如果是跟徐小姐的父亲生下的我,她肯定会去找他,我妈可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


        

季溪嘴上虽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


        

因为她母亲的日记本里写的可不是这样。


        

母亲是因为被她的父亲抛弃后才绝决地没有去找他。


        

这么想的话,似乎又有些对得上。因为听顾夜恒讲徐妍的父亲后来出了国,娶了一个家里有矿的女人为妻,也就是徐妍的母亲,后来一直在国外做玉石生意。


        

这经历完全符合负心汉的人设。


        

只是,有这么巧吗,只因为徐少洋是安城人,徐妍跟她长得有几分像,就能断定徐少洋就是她的父亲?


        

当然。就算真这么巧,季溪对此也没什么感觉,她只是很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但并不想去告诉对方她是他的女儿。


        

她想知道,仅仅是想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坏人还是好人,就这么简单。


        

顾谨森见季溪这么说连忙说道,"我也只是猜想。你不要往心里去。等一下见到我妈也不要跟她说这些,我怕她会骂我,说我净说一些不该说的话。"


        

"好。"季溪笑着答应着,不过她心里却在嘀咕,顾谨森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后来还生过一个孩子。


        

想想,从年龄上推算,夏月荷怀那个孩子的时候,顾谨森已经两岁了,两岁的孩子应该记不起这些。


        

可是夏月荷要去医院生孩子的时候,顾谨森是交给谁在看管呢?


        

所以说夏月荷有孩子这件事,并不是一个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