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九十五章:他有个私生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年之后,两个人再在这橦别墅里缠绵,又是一番新的感觉。


        

这一晚顾夜恒睡得很好,季溪睡得也不错。


        

以至于忘记了回去陪隔壁房间的儿子。


        

早上,小宇珂抱着枕头站在走廊上哭着喊妈妈时,两个人略有些尴尬。


        

季溪连忙穿好衣服奔出去。


        

"我到楼下找了一圈没有看到爸爸妈妈,还以为你们不要我了。"小宇珂撇着嘴一副委屈的模样。


        

季溪连忙把儿子抱进怀里哄,"怎么会呢,小宇可是妈妈的宝贝,妈妈怎么会不要你。"


        

"那你们到哪里去了?"


        

顾夜恒也穿好衣服从隔壁房间出来,他单手支在门框上看着小宇。


        

小宇也望向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爸爸妈妈你们在隔壁睡觉?"


        

"是的。"顾夜恒做了一个让小宇保密的手势,"晚上爸爸在跟妈妈说悄悄话。"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什么悄悄话?"小宇一脸天真地又把目光投向季溪,"小宇不能听吗?"


        

"这个……"季溪一时语塞。这让她怎么回答。


        

她总不能告诉小宇,他爸说的悄悄话都是少儿不宜。


        

没想到顾夜恒走到小宇旁边,蹲下来十分认真地问他,"你想听?"


        

"嗯,小宇想听。"


        

顾夜恒朝小宇珂勾勾手指。


        

小家伙抱着枕头屁颤屁颤地奔了过去。


        

顾夜恒就凑到他的耳朵边说起了悄悄话。


        

具体说的什么,季溪自然是听不见的,不过从小宇那略有些兴奋的表情上来看,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信息。


        

小宇听完,开心地跳起来,大叫着太好了太好了!


        

顾夜恒朝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小家伙也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季溪好了奇。


        

小宇回过头看向顾夜恒,似在征求他的意见。


        

顾夜恒轻轻地摇了摇头。


        

小宇马上对季溪说道,"这是秘密不能告诉妈妈,说出来就不灵了。"


        

他怕季溪伤心,奔过来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妈妈,我晚上再告诉你。"


        

说完,他还朝季溪偷偷地眨了眨眼睛,但是在面对顾夜恒时他又装得一本正经。


        

权不知他的一些小动作已经被大人全看在眼里。


        

糊弄过后顾夜恒自然是不会在儿子面前认真,他从身后一把将小宇抱起来,高呼着去洗脸。就领着小家伙回到房间。


        

两个人下楼时,季溪已经做好了早餐,她一边帮两个人摆餐具一边对顾夜恒说道,"今天你带小宇去游乐园吧,我还有工作。"


        

"什么工作还需要你一个老板亲自出马?"顾夜恒坐下,拿起叉子挑起季溪做的荷包蛋吃了起来。


        

季溪为他倒了一杯红茶。


        

她对他说道,"我这个老板可不比你这样的大老板,什么事都需要亲力亲为的。"


        

"说说看,你今天要去干什么?"


        

"自然是去见默守城,你不是说温情小电影的角色我愿意挑哪一个就那一个。"


        

"对,没错,随便挑。"顾夜恒喝了一口红茶,"但是你也没必要亲自去,打个电话过去就行了。"


        

"这怎么行。做娱乐这一行可不比其它行业,那能这么没礼数,该登门拜访的必须登门拜访。"


        

"这么认真?"


        

"做事业嘛当然要认真,这样你的软饭才能吃得安心。"


        

"说的也是。"顾夜恒伸手摸了摸小宇的脑袋,"小宇,今天你就跟爸爸出去玩,妈妈要工作不能一起去。"


        

小宇听话地点点头。


        

临出门的时候,季溪一边帮小宇整理衣服一边叮嘱他,"小宇,这段时间不管谁问你妈妈的事,你都要说不知道。"


        

"知道了。"小宇指了指自己的小脑袋,"爸爸刚才也跟我说了,别人要是问妈妈的名字,我就说妈妈是仙女,别人要是问妈妈在什么地方,我就说妈妈在美人国。"


        

"这些都是爸爸教的?"


        

"嗯,爸爸说这样我们才能保护你。"小宇望向季溪,有些担心地问道,"妈妈,是不是有坏人要欺负妈妈?"


        

"不是有坏人,是妈妈跟爸爸的事情还没有告诉别人,我们要保持神秘感,然后再给大家一个惊喜!"


        

"大家是谁?"


        

"有小宇的奶奶,还有小宇的太爷爷。"


        

"小宇还有奶奶?"


        

"当然有。"季溪捏了捏小宇的鼻子,"小宇的奶奶是一个很有钱的奶奶,哦,对了,你还有一个小姑姑还有一个叔叔。"


        

"哇!"小宇开心地拍起手来。"小宇有这么多亲戚,太开心了。"


        

"是呀,小宇有很多亲戚,所以小宇要好好表现,这样我们才能早一点见面。"


        

"嗯!"小宇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搂着季溪在她脸上印下了一个吻。


        

顾夜恒领着小宇出门后,季溪也收拾了一下出了门。


        

她真的去见了默守城。


        

虽然在商言商,但季溪也顺应职场规则没有空手去拜访,她送了默守城一盒上好的西湖龙井。


        

"听说默总一直喜欢喝绿茶,不知道这西湖龙井合不合口味。"季溪把包装精美的茶叶推到默守城面前。


        

默守城含笑着接过来,"只要是季总送的,任何东西都合口味。"


        

这话有些暧昧,但并不越界。


        

季溪说明了来意。


        

默守城没有一丝犹豫,顾夜恒当初把季溪踢出局时他是想为季溪说两句好话,可惜资本当道在商言商,他入这一行也没两年,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僵。


        

再说,季溪只是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还不至于为了她得罪顾夜恒。


        

不过季溪也是有些本事,一个月不到就能拿下顾夜恒,不仅让他公开示爱,还能重新把这个资源又给了她。


        

所以说漂亮的女人没有敲不开的门,只有你愿不愿意去敲。


        

礼收了,事也办了,默守城忍不住还是问了季溪跟顾夜恒的事。


        

"你跟顾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默总觉得是怎么一回事?"


        

"徐子微说顾夜恒为了得到你使了很多伎两,例如他教她怎么对付你。"


        

"哦,令夫人说的?"


        

"是的,不过在之前我也有所耳闻,其实我挺佩服顾总的,在追求女人方面都那么独竖一帜,先跟人合伙打压然后再出来英雄救美,就像这次,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默守城的话里多多少少对顾夜恒的这次迷惑操作有所怨言。


        

想想,顾夜恒的做法确实挺让人讨厌的,坏人让别人做。好人他来做。


        

季溪只好安抚默守城,"顾夜恒确实没有默总你念旧情,这次合作的事我会把恩情记在默总身上的,至于顾夜恒那边,他的这种把戏我早就识破了,他想折腾就让他折腾吧。"


        

"这么说你还没有考虑好答应他?"默守城似乎对此很有兴趣。


        

"答应也要看他的诚意,我现在又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不能他在网上说几句我爱你,我就把自己给了他,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默守城听她这么说笑着打趣道,"看来顾总想娶你得下点血本。"


        

"不下血本怎会珍惜!"季溪也笑着打趣道,"默总娶徐小姐肯定也下了不少血本,她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才女。"


        

默守城干笑两声,才女有屁用。女人自然是要赏心悦目。


        

就像面前的她,真是百看不厌。


        

既然是百看不厌,默守城自然不会就这样让季溪离开,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他就向季溪发出共进午餐的邀约。


        

"难得季总过来,一起吃个便饭。"


        

季溪正要拒绝,默守城办公室的门开了,徐子微走了进来。


        

这种不期而遇是季溪完全没有想到的,不过她也没有惊慌,因为这没有什么好惊慌的。


        

她站起来跟徐子微打招呼,"子微姐,好久不见,现在应该叫你默太太吧!"


        

说着,她主动向徐子微伸出手。


        

徐子微本想给些脸色给季溪看的,但碍于默守城在场,她怕太过让默守城误以为她是因为顾夜恒才针对季溪,但就这么笑着跟季溪握手她又不太愿意。


        

于是,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当然不是时候,默守城心里这么想,不过脸上并没有显露出来,他问徐子微。"你到公司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我在附近逛街,看到了饭点就想着过来跟你一起吃饭。"徐子微说着过去挽住了默守城的臂弯,以示自己的主权。


        

季溪是求之不得,她拿起自己的包跟默守城道别,"那我就不打扰默总跟爱人共进午餐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她正欲离开。


        

没想到徐子微在背后叫住了她。


        

"季小姐,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她问季溪,"顾夜恒好像跟别的女人生了一个孩子。"


        

季溪略带惊讶地看向徐子微,她的惊讶并没有表演的成分而是她真的惊讶,昨天小宇才到恒兴大厦出现,夏月荷跟云慕锦那边风平浪静,徐子微却先得到了消息。


        

徐子微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她一直都在关注顾夜恒?


        

不过惊讶过后她还是微笑着回答了徐子微,"我暂时还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并且问她,"徐小姐是从那个渠道得知的?"


        

徐子微没再说了,只是尴尬地笑了笑。


        

她没有想到季溪这么快就镇定下来。


        

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从默守城公司出来,季溪给顾夜恒打电话,问他今天有没有接到什么人的电话。


        

"没有呀,怎么了?"


        

"你有孩子的事徐子微知道了,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先知道的人是徐子微。"


        

"你想知道答案?"顾夜恒那边却语气轻松,"这很简单,因为有人向她求证过,问小宇是不是她的孩子,从时间点上来看,她那个时候正好是我的相关对象。"


        

"排除法?"


        

"应该是,所以说有人行动了。"顾夜恒分析道。"这个人肯定不是云慕锦女士,因为这完全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不是云慕锦那自然是夏月荷。


        

但夏月荷是怎么向徐子微求证的?


        

顾夜恒其实只分析对了一半,确实是有人找过徐子微,但找她并不是为了求证而是为了问询。


        

这个人是顾谨森。


        

顾谨森在恒兴集团停车场里看到顾夜恒抱着孩子离开,当时他只是随口问了一下自己的秘书,并没有往心里去。


        

因为云慕锦到帝都来了,这个孩子有可能是云家某个亲戚的。


        

回家跟夏月荷一起吃晚饭的时候,顾谨森跟夏月荷说起这件事,他问母亲云家是不是有亲戚到帝都来了。


        

"我这两天都跟老爷子通过电话,并没有听说有这件事,怎么了?"夏月荷问。


        

顾谨森就把自己在公司停车场看到顾夜恒抱着一个孩子离开的事说了。


        

"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夏月荷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孩子有可能是顾夜恒的。


        

"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她又问。


        

"一个男孩。"


        

夏月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个男孩还是顾夜恒抱着,如果真是他的,那就是说顾夜恒已经为顾家开枝散叶了。


        

"那有看到孩子他妈妈吗?"夏月荷又问了一句。


        

"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我怕这个孩子是季溪的。"夏月荷笑着说道,"如果是季溪的,这次云慕锦就不能为难季溪了,孩子都生了她再不同意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顾谨森笑笑没有回应。


        

这时,他的秘书把电话打了进来,然后告诉了他公司里的传闻。


        

"孩子是邮寄过来了?"顾谨森觉得匪夷所思。这世上还有这种快递业务。


        

秘书说道,"自然不是打包邮寄,是有人把孩子放到大楼前打电话让简秘书下来接的,前台小姐都这么说,自然是看到有人把孩子放到门口。"


        

"那前台小姐们还说了一些什么?"


        

"前台说她们去问简秘书,简秘书没说什么那孩子说了,他说董事长是他的爸爸。"


        

"这事还没有调查清楚,你告诫他们不要瞎传。"顾谨森吩咐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然后他对夏月荷说,"孩子不可能是季溪的。"


        

"你怎么知道?"


        

"公司现在都传开了,说那个孩子是有人用邮寄的方式送到公司楼下,如果是季溪的孩子这个时候她怎么会把孩子丢到恒兴集团大门口?"


        

"说的也是,她没这个必要。"夏月荷更是好奇,"那这个孩子会是谁的?"


        

"说是哥的,对方可能是看到网上哥的声明。"顾谨森有些想不通,"哥难道除了季溪外还有其它女人?"


        

夏月荷说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在帝都吗,顾夜恒有没有其它女人你不知道?"


        

"有倒是有,之前爷爷给他介绍了一个,叫徐子微,可是两个人没交往多长时间就分手了,在这之前就是温婉亭,温婉亭后来一直在安城也没听说她怀了孩子。"


        

"那会不会是这个徐子微的?"


        

"不可能,徐子微后来跟默守城结婚了,如果她怀了孩子怎么可能嫁过去,还偷偷把孩子养这么大。"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孩子是顾夜恒在外面沾花惹草时跟人生的。"夏月荷叹了口气,"这下好了,之前呢是云慕锦看不上季溪不许她进门。现在顾夜恒在外面有孩子,季溪也不一定想进他们家这个门。"


        

说到这里夏月荷有些恍然大悟,"怪不得季溪上次到家里吃饭话一副凡事不着急的样子,我想她肯定早就知道这件事。"


        

"你说季溪早就知道哥在外面跟别人有一个孩子?"


        

"嗯,要不然她当年为什么会向云慕锦要五千万走人,她又不傻,嫁给顾夜恒跟拿五千万那是两码事。只要她死磕,云慕锦自然是拿她没办法的。"


        

"可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顾谨森还是不相信。


        

夏月荷笑道,"你那个时候一直在其它分公司忙整合的事,怎么会知道帝都这边发生的事,这件事呀我看也就是跟顾夜恒关系比较近的人才知道,那个简碌还有那个跟顾夜恒相亲的女的,他们肯定知道一些内幕。"


        

于是。顾谨森就打电话问了一下徐子微。


        

他自然不是直接问,但不管拐多大的弯徐子微都能嗅出问题来。


        

于是,徐子微到恒兴集团一打听,也就知道顾夜恒昨天被人送了一个儿子过来。


        

顾夜恒虽然没有接到电话,不过他带小宇到游乐场玩的照片很快就被人发到了网上。


        

虽然顾夜恒只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有私生子这种新闻不及那些当红艺人来得爆炸,但因为这几天AI集团的CP抄作及云慕锦曝光的录音,让人们暂时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这些照片一上传就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


        

在他跟季溪结束通话后不久,他终于接到了问询的电话。


        

这个电话自然是云慕锦打来的。


        

不过,顾夜恒没有接,他直接挂断,随后关了机。


        

这么美妙的亲子时光,他才不要被这些电话影响到心情。


        

他站起来,含笑着看着蹦床上的儿子。


        

不远处,又有人举起了相机。


        

当然,这些举起相机拍他的人,自然是他安排的。


        

自己有儿子这种事他早就想让全世界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