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九十七章:小人齐登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条新闻一旦让人抓到是在胡说八道的把柄,那这条新闻也就会在人们心中失真,一条失真的新闻自然就没有人去关注。


        

例如网上曝出章萍有可能就是顾夜恒孩子他妈时,那些了解章萍跟顾夜恒关系的人就到网上去嘲笑造谣中伤不要脸的这些人。


        

"那是恒兴集团副总裁章慧玲的亲侄女,算是顾夜恒的妹妹,这都能被传,是不是有毛病。"


        

"现在小编为了写稿是脸都不要了,只要是个女的说上两句就是孩子他妈。"


        

中间还有一些比较理智的网友,觉得顾夜恒有没有孩子,跟谁生的孩子那是别人的私事,又不是艺人不应该消费对方。


        

顾夜恒确实不是艺人,就算他有一张不输任何当红艺人的脸。但必定是商界的人,又被曝出媒体在瞎写乱写,一天之后这事也就消停了。


        

热度如此之快地下来倒是十分符合现代人的信息消化风格,来时看两眼过后如云烟。


        

因为每天像这样的新闻太多了,谁也不傻不会在上面消耗太多时间。


        

季溪自然知道这个规律,她在这一行混了一段时间后就发现为什么那么多艺人喜欢买通稿给自己制造新闻。


        

因为没新闻就没有话题度,没有话题度不出一周大众就会忘记你。


        

于是很多经纪公司会找人在各种平台去发稿,那怕是评论一下自家艺人的样貌。


        

只要有人点开扫一眼内容也可能在那些人中加深点印象。


        

这就是营销手段。


        

所以季溪一早就算准顾夜恒有私生子的新闻热度不会很久,但没有想到不到一天就消停了。


        

当然,她并不想让人一直讨论这件事,她甚至希望大家快点忘记。


        

因为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该知道的已经知道,这就够了。


        

接下来的时间,季溪依然该忙什么就忙什么,白天工答晚上她会回别墅跟顾夜恒和小宇一起共进晚餐。


        

两天的休假很快结束,季溪带着小宇回到自己的公寓。


        

顾夜恒这边并没有回公司,他让简碌在恒兴集团露了一下脸,然后两个人就开始着手准备在那块价值一个亿的土地上修建房子。


        

"如果想在房子前面修建游乐场顾总您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市场模式,因为一整座游乐场只让小宇一个人玩也挺无趣的。"


        

"再说。孩子大了后不一定喜欢玩过山车跟海盗飞船。"


        

更何况,顾夜恒买下的那块地面积也不小,就建一所房子跟一个小型游乐场太过于浪费。


        

顾夜恒接受了简碌的建议,不过具体怎么规划他还是让设计师出方案。


        

顾夜恒的"不务正业"很快就让顾老爷子知道了,特别是顾夜恒在突然有孩子这件事情他一直没给老爷子一个解释。


        

这让顾老爷子有些微怒。


        

顾夜恒这些年确实是花了不少力气把恒兴集团拉入正轨,但是顾夜恒的放浪形骸也是有目共睹。


        

他去了恒兴集团,坐在董事长办公室里让人给顾夜恒打电话。


        

顾夜恒的电话自然是打不通的,他们只好拨通简碌的电话。


        

老爷子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电话问简碌,"顾夜恒一天到晚在忙什么,堂堂一个董事长不在公司外面有什么事需要他忙?"


        

"董事长在跟几个设计人员讨论建房子的事。"简碌如实回答。


        

"我们恒兴什么时候搞房地产开发了?建房子,建什么房子?"顾老爷子气不打一处。


        

"建顾总自己的房子。"


        

"他没房子住吗?"


        

"是送给小少爷的。"简碌回答。


        

这句话让顾老爷子倒是消了一点火,他声音放小了一些对简碌说让顾夜恒来接电话。


        

"顾总出国了。"简碌回答道。"因为国内找不到他特别满意的设计,他就到国外去找了,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跟几位设计师在聊细节。"


        

所以说他跟设计人员聊建房子的事是在国外?


        

这个消息又让顾老爷子的火给冒了一起来,他命令简碌让顾夜恒马上回国。


        

"简直是胡闹,他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不想当这个董事长就直说,在其位不谋其职,还不如把位置让给别人。"顾老爷子说完挂了电话。


        

但是余气虽未平,他让人把顾夜恒的妈给喊来了。


        

搞不定孙子喊他妈过来自然是为了教训几句。


        

云慕锦见老爷子这么生气,自然是找不出话来为顾夜恒开脱。


        

这个时候她也没敢把顾夜恒已经跟季溪结婚的事情告诉老爷子,她怕火上浇油。


        

云慕锦怕火上浇油,但顾谨森却为顾夜恒说了两句。


        

他说目前公司一切运行正常,哥做为董事长也不需要管具体事务,而且顾夜恒之前把公司交给他管理的时候已经对公司做了长远的规划,现在公司只需要按照他的规划进行实施就行了。


        

"哥现在是董事长,他只需要做一下宏观调控,不需要事事亲为。"


        

顾谨森这番话彻底地宽慰了老爷子的心,其实他也知道做为董事长顾夜恒确实不需要天天待在公司,因为推进各项工作的人是执行总裁,不是董事长。


        

之前,他自己做董事长的时候也一样常年不在公司。


        

只是,他气的不是这些。


        

这些只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


        

面对顾谨森,老爷子的脸色缓和了很多,他上前拍了拍这个孙子。感概地说道,"幸好公司还有你,你呢虽然进公司晚但工作还是很踏实的,以后好好干,嗯?"


        

"好的,爷爷,我一定会好好会好好经营公司让恒兴再上一个台阶。"顾谨森郑重地向老爷子保证。


        

顾老爷子甚是满意。


        

顾老爷子满意,云慕锦却有些不满意了。


        

这恒兴集团可是她儿子顾夜恒一手救活的,怎么到最后得到表扬的是顾谨森,这不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吗?


        

顾老爷子似乎看出她的情绪,他支开顾谨森后问云慕锦,"怎么,我表扬了谨森两句你还不高兴了?"


        

"我当然不高兴。"没有外人在场云慕锦说话也就没有拘束,她直言不讳地说道,"我当年同意跟顾权恩离婚是有条件的,可是现在……夏月荷到帝都来也就算了,她的儿子又成了恒兴的总裁,这是当我们家夜恒不是顾家的孙子吗?"


        

"夜恒当然是我们老顾家的孙子,但这跟谨森进公司是两码事,这家公司是我的心血不是遗产,夜恒管理也好谨森管理也好只要是为公司好我都不反对。当然夜恒是我的孙子谨森也是我的孙子,就算是遗产,他也有份。"


        

"他也有份?"云慕锦直接跳了起来,"老爷子,您可真会过河拆桥,当年恒兴刚起步的时候可是我爸拿钱出来支持的,后来是他顾权恩对不起我在外面找了女人养了孩子。我成全他一个人带着夜恒出了国,后来恒兴出了事我又让夜恒回来帮忙,我云慕锦对顾家对恒兴算是仁至义尽,您倒好。一句他也有份就把原本属于我属于夜恒的东西就这样分了一半出去,您可真是会想!"


        

"你的意思如果你跟权恩没有离婚,这家公司就是夜恒的?"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这家公司是我一个人。是,当年你的父亲是拿了部分资金出来帮我渡过难过,但是你们云家后来资金跟不上的时候我老顾是不是也拿钱出来资助了?"


        

"而且你们云家当年不是无偿资助。是算利息的。但是我老顾给你们云家的钱一分钱的利息都没要。"


        

顾老爷子有些生气,他坐在位置上用拐杖指着云慕锦,"还有这家公司从始至今都是挂在我的名下,权恩在的时候只是帮我在打理公司,现在夜恒跟谨森也只是帮我打理公司,你也好夏月荷也好别想打这间公司的主意。"


        

云幕锦没说话。不过表情并不好。


        

顾老爷子在管家的帮助下站了起来,他慢悠悠地朝大门走去,经过云慕锦的时候,他对她说道,"至于公司最后会交给谁,我会立遗嘱的,所以在我没死之前你再怎么争也没用。"


        

"有这心思好好管管夜恒吧,他的那个孩子改天带回来让我看看。"老爷子说到这里脸上倒是露出了笑容,"我听说是个男孩,我们老顾家终于有了第四代,这事我倒是很开心,只是不知道这孩子的妈是谁,但不管是谁你让夜恒收收心,那个叫季溪的如果没有缘分就算了,让他把这孩子的妈接进门好好过日子,别折腾了。"


        

见老爷子脸上有了笑意,云慕锦马上应允着说好。


        

顾老爷子又看了云慕锦一眼,"你呀就是太争强好胜眼睛里容不下一颗沙子。顾谨森再怎么样也是权恩的骨肉,你大度一点。现在夜恒也有了孩子,难不成就因为他是在外面跟一个不知道的女人生的我们就认他?这样说的话,那这个孩子是不是也不能继承我们顾家的家业?"


        

"我没这么说。"云慕锦连忙改了口。


        

"道理都是一样的,你好好想想吧!"


        

顾老爷子的这番话确实让云慕锦回去好好想了想。


        

此时的她突然就能理解季溪为什么会当一个没事人似地该忙什么就忙什么。


        

是的,她是跟顾夜恒拿了结婚证成为他合法的妻子。可是现在顾夜恒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了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儿子,她一个正妻马上就变成了后妈。


        

这跟她云慕锦当年没什么两样。


        

所以她现在该在意的不是顾谨森得到老爷子的器重,而是得尽快让顾夜恒把他的那个孩子合法化,这样才能抢占先机。


        

这个孩子的妈是谁呢?


        

正当云慕锦想要搞清楚孩子的妈是谁时,有一个人找到了她。


        

这个人就是当年提供情报在云慕锦这里拿了一大笔好处费的陈豪。


        

陈豪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因为一副皮囊生的不错所以这些年倒是靠女人活得很滋润。


        

但是再滋润也有手头紧的时候,加上他现在年纪也大了,皮相再好也成了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那些有钱的女人都去找小鲜肉玩去了,他的日子也就不太好过了。


        

这日子一不好过,陈豪就想到了曾经那位出手阔卓的有钱人。


        

一开始陈豪并不知道有钱人是谁,因为向他打听情况的是一个三十左右自称私家侦探的男人。


        

而他也不清楚季溪后来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突然有人对她之前的事感了兴趣。


        

反正别人想知道什么,给钱,他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们。


        

就这么简单。


        

这次,他在网上突然听到季溪跟一个叫云慕锦的女人对话录音,这才知道当年找他要情报的人是恒兴集团董事长的老妈云慕锦。


        

除了感叹季晓芸生的这个女儿这么有本事,居然真的能迷住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外。他也醒悟到自己发财的日子到了。


        

因为他又打听到云慕锦的老公顾权恩曾经在安城跟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女人居然就是跟季晓芸以前一起工作的夏月荷。


        

陈豪从没见过夏月荷,因为他跟季晓芸好上的时候已经是后来的事了。


        

但是季晓芸被抓后,陈豪去过出租屋,他把季晓芸留在出租屋里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同时他也翻到了季晓芸的那本日记本。


        

陈豪在那本日记本上得到了季晓芸的很多秘密,同时他也看到季溪之前看到过的那篇日记。


        

他跟季晓芸同居了几年,比季溪更了解季晓芸过去的一些事情,所以他很快就能判断出季晓芸说的人是谁。


        

陈豪真的没有见过夏月荷,但并不代表陈豪跟夏月荷没有交集。


        

曾经,有人给他一笔钱让他带几个人去对付一个女人。


        

当时,那个给钱的人说这个女人想抢对方的男人。所以她才想找人去对付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季晓芸。


        

陈豪吃的虽然是软饭但从来都不做犯法的事,他聪明的很,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所以他收了钱找到季晓芸把实情跟她说了,然后告诉她如果你不想再被人暗算就脱了衣服躺要地上供他拍几张照交差,这事就当发生过。


        

季晓芸很聪明,照做了。事后还顶着乌黑的大眼珠去报案说自己被人轮了。


        

办案人员问她知不知道对方,她说自己被人打晕了什么都不记得。


        

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当时陈豪跟季晓芸说有人花钱想搞你的人,季晓芸冷笑一声说我知道,夏月荷这个婊子我就知道她会找人阴我。


        

这是陈豪第一次听到夏月荷这个名字。


        

后来他又与季晓芸相遇,那个时候已经是四五年后了,季晓芸有了一个孩子在酒吧当陪酒女为生。


        

陈豪问她,你怎么过得这么惨。


        

季晓芸又提到了夏月荷。


        

她说拜夏月荷所赐她现在成了一个烂人。


        

再后来,季晓芸喝醉了酒跟他说,她知道了夏月荷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我要在最关键的时候说出来,然后让夏月荷那个烂人一无所有。"


        

究竟是个什么秘密,季晓芸自然是不会告诉他的。


        

她知道他是一个认钱不认人的货,知道了这种信息自然会把它变成钱。


        

但最后他还是知道,从那本日记里。


        

所以,他现在要把它变成钱。


        

陈豪换上自己最为得体的衣服,梳着大背头拿着所谓夏月荷的秘密守到了云慕锦新买的别墅前。


        

他想用这个秘密换五百万。


        

季溪跟人分个手都要五千万,他要五百万并不过分。


        

想到马上就要到手的五百万,陈豪那张酒气冲天的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笑容。


        

云慕锦下车,如贵妇般踱着步子朝家门口走,当她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就看到院门外站着的陈豪。


        

她上下打量着他,目光警惕。


        

要不是他衣着还算过得去,云慕锦都想按响院门外的报警器叫物业保安。


        

"您是云女士?"因为常年跟女人打交道,陈豪在礼节上还是十分得体的。


        

云慕锦转过身再次用目光在陈豪身上打量,在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后她问道,"你是谁?"


        

"我叫陈豪。您肯定知道我,我就是季溪母亲曾经的男朋友,安城来的。"


        

经陈豪这么一提醒,云慕锦倒是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号人。


        

不过她也知道了对方的来意。


        

无事不登三宝殿,非奸即盗。


        

她轻蔑地移开目光,准备开门进去。


        

陈豪也不蠢。知道这些有钱人看不上他们这些穷人,所以他也没必要跟她攀交情,直接说重点。


        

"我知道夏月荷的一个秘密,重大秘密!"


        

夏月荷三个字像一根定海神针马上就让云慕锦站住了脚步。


        

她的手从院门上放了下来。


        

"什么秘密?"


        

陈豪用手指捻了捻,意思再明显不过,想知道拿钱。


        

云慕锦笑了。"你不就是季溪她母亲的一个情人吗,怎么会知道夏月荷的事情,怕是想钱想疯了。"


        

说完,她又要走。


        

陈豪也笑了,"就因为我是季晓芸的情人所以我才知道这个秘密,云女士如果不相信,我可以透露一点您先看个货色我们再谈价钱。"


        

云慕锦傲慢地看着他。


        

陈豪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大背头,得意洋洋地说道,"夏月荷在你老公之后跟别的男人生过一个孩子,这算不算是一个重磅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