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九十九章:对持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豪在云慕锦这里拿了十万,钱还没有悟热就被云慕锦派去的人打了两顿。


        

虽然是咎由自取但这口恶气他怎么咽得下。


        

于是在回安城之前他通过官方公布出来的联系方式给颜溪公司打了一个电话说要找季溪。


        

电话是秋果儿接的,她自然问他是哪一位。


        

"我陈豪,她的陈叔叔。"


        

季溪见到陈豪时陈豪脑门上缠了好几条纱布,眼睛肿的都睁不开。


        

季溪对陈豪没有什么好印象,也知道他是一个靠女人吃软饭的人。


        

不过陈豪在跟她妈妈同居期间对她这个情人女儿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偶尔还会关心几句,所以就算季溪对他印象不是很好但也没有到讨厌的地步。


        

虽然他拿她母亲的故事卖给云慕锦去敛财。


        

人嘛总要活着,更何况像陈豪这种毫无底线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季溪看着对方的惨相,风平浪静地问了一句。


        

"顾夜恒的老妈云慕锦……找人打的。"陈豪抱着自己的头。假惺惺地提醒季溪,"你也小心点吧,你的事她都知道了。"


        

"我的事?我的什么事?"季溪依然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态度。


        

陈豪艰难的抬起眼皮看着她,见季溪神情淡然完全不拿他的话当话,于是他加重了表演痕迹,叹着气说道,"看来你并不知道。"


        

季溪微微一笑,她当然不知道,因为他陈豪并没有明说,不过她也清楚陈豪的这种作派只是在故弄玄虚。


        

但故弄玄虚的背后肯定还是有故事的,季溪决定听一听,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态度,表现出略有些好奇地问道,"究竟是什么事?陈叔叔您就不要卖关子了。"


        

陈豪开始犹豫,握着杯子的手还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十足的表演性人格。


        

季溪很是耐心,静静地等着他开口。


        

终于陈豪开口了,他压低声音告诉季溪,"其实你不是季晓芸的孩子,你妈是夏月荷。"


        

季溪愣了一下,她的这种发愣并不是因为陈豪说她是夏月荷的孩子,而是因为陈豪知道夏月荷还有一个孩子。


        

他是怎么知道的?


        

母亲在日记本里写的那么隐晦。


        

季溪很想知道陈豪得知这条信息的出处。


        

"陈叔叔,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我自己的妈我自己不知道?怎么又给我扯到夏阿姨身上去了。"她故作不信地说道。


        

陈豪果然急了,"你别不相信。"他啪地一声把一张复印件拍到桌上。


        

"这是夏月荷当年在医院生孩子的记录。你看看日期是不是你生日。"


        

季溪拿起来一看还真是。


        

她也开始狐疑起来,难道自己真是夏月荷的孩子。


        

不会这么狗血吧!


        

可是,母亲的日记本上字里行间对自己的记录看上去她并不像夏月荷的孩子。


        

难道母亲故意那么写,目的是怕她偷看?


        

还是说有另外一种可能。


        

夏月荷的那个孩子是跟她一天出生的?


        

季溪再次看向那张复印件,久久没有说话。


        

陈豪以为她是被这一结果给惊呆了。


        

他对她说道,"你现在赶紧去找夏月荷,跟她商量一下对策,这些事云慕锦全都知道了,她现在肯定在收集证据搞你们的人。"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季溪把复印件放下平静地问陈豪。


        

陈豪急切地说道,"我是看着你长大的,见有人想要对付你肯定要告诉你。"


        

"应该不是这样。"季溪笑着看了看陈豪脸上的伤,"陈叔叔您是不是拿这些去找云慕锦换钱,最后钱没换成被她找人打了一顿,于是您就找到了我,给我通风报信让我想办法应付云慕锦。"


        

"怎么会,我真的是关心你。"


        

"陈叔叔,我们都老熟人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清楚的,之前拜您所赐我还拿了一笔钱,想想我还挺感谢您的。"季溪笑着说道。"说实话,我现在在帝都能开一家公司都是托您的福。"


        

陈豪不好意思地笑笑。


        

季溪手指在桌上敲击了几下像是在思索,过了一会儿她问陈豪,"您还跟云慕锦还说了一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


        

"您不说实话我怎么帮您出这口恶气?"季溪指了指陈豪的伤,"被人打很疼吧!"


        

"可不,他们都是往死里打。不仅如此顾夜恒的那个爷爷也找到我问这件事的真假。"


        

顾老爷子也知道了?


        

季溪想这次夏月荷倒是瞒不住了。


        

不过她并不觉得夏月荷跟人生孩子的事有什么大的问题。


        

因为她不是在跟顾权恩在关系续存期跟别人生了孩子。


        

顾家要真拿这件事说她并不占理。


        

只是,如果夏月荷的这个孩子真的是跟魏清玉生的,那夏月荷想继续在顾家待着恐怕很难。


        

季溪就怕陈豪也知道这件事然后又告诉了云慕锦。


        

这就有些难搞了。


        

季溪把目光投向陈豪,希望他能把自己做的事情全数说出来。


        

她对他说道,"您既然跟云慕锦说我是夏月荷的孩子,那关于她是跟谁生的您有没有说?"


        

"这个我真没说,孰轻孰重我还是分的清的,只是他们打的太狠我扛不住。"陈豪露出一模苦瓜模样。


        

所以还是说了。


        

"是谁?"季溪问。


        

"我说出来你别伤心,是魏清玉。"


        

季溪按了一下额角,这下事情可闹大了。


        

季溪想这两天云慕锦肯定会证实这件事。


        

怎么证实?自然是做亲子鉴定。


        

因为这个不会说谎。


        

跟陈豪分开后季溪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虽然她自己觉得自己不会是夏月荷跟魏清玉的孩子,可是这种事不是自我感觉必须要有科学依据。


        

季溪突然想到前两天自己到医院去看望章慧玲的时候在电梯里遇到的骚乱。


        

她想云慕锦已经出手了,她不能就这么坐着等,她也要搞清楚究竟是不是,这样她才能做下一步打算。


        

于是季溪去了夏月荷家,出来时她手上就拿到了夏月荷的DNA样本。


        

一个小时后她去了一家地下鉴定机构,三个小时后结果出来了。


        

只是她手上有两份鉴定结果,一份是没有亲子关系一份是有亲子关系。


        

季溪看着报告叹了口气,"果然跟我猜想的差不多。"


        

她开始头疼,因为就算云慕锦拿不到她的证据。但云慕锦跟别的男人还是顾家头号内鬼魏清玉生过一个孩子的事已经被云慕锦和顾老爷子知道。


        

接下来,顾家想必会掀起一场大风暴。


        

其实这场风暴对于夏月荷来说她肯定做过准备。


        

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事不是你想瞒就能瞒得过去的。


        

魏清玉被送进去了,如果有一天他知道出卖他的人是夏月荷,依他的性子他肯定不会帮夏月荷去保守这个秘密。


        

更何况当初孩子送到临安孤儿院还是他亲自所为。


        

他跟夏月荷之间有没有感情季溪不知道。但肯定是有交易的。


        

所以摆在夏月荷面前的是一条独木桥,难走不说地基也不稳,一切看运气。


        

这也是夏月荷为什么到了帝都后还保持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作风,她这是在害怕,害怕自己太过招摇惹怒了魏清玉。最后来个鱼死网破。


        

季溪担心的人并不是夏月荷,她担心的是顾谨森。


        

她不知道夏月荷跟魏清玉之间的事情顾谨森知道多少,但是顾家一旦针对夏月荷他这个做儿子不可能不出面。


        

顾谨森跟夏月荷的关系和顾夜恒跟云慕锦的关系不一样,他们相依为命多年,母子的感情十分深厚。


        

云慕锦用这种方式掀夏月荷的老底,季溪相信顾谨森肯定会回击。


        

顾谨森可不像他表面给人的那么阳光,他的心思没人能猜得透。


        

这种具有黑暗人格的人最为擅长的事情就是在你不经意之间给你一记重拳。


        

而摧毁云慕锦的重拳就是毁掉顾夜恒这个人。


        

当然,季溪并不觉得依顾夜恒的能力与智力跟顾谨森对衡会占下风,但是为什么要去竖这样的敌人呢?


        

他们可是兄弟,虽然只有一半的血缘但那也是亲人。


        

所以在事情还没有朝更坏的方向发展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制止这场风暴的来临。


        

晚上,她去找了顾夜恒,把鉴定结果放到了顾夜恒的面前。


        

送检的样本上没有标注名字,顾夜恒看了两眼并没有搞清楚季溪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是什么?"他问她。


        

"这是我跟夏月荷的基因比对结果。"季溪指了指那份亲子关系为零的报告书。


        

"那这份呢?"


        

"是秋果儿的。"


        

顾夜恒笑了,"你不是说不会偷偷去找亲子鉴定吗。怎么又去做了?"


        

"因为咱妈咱爷爷已经知道夏月荷跟人生过一个孩子,而且也知道那个人是魏清玉。"


        

顾夜恒眉头皱了起来。


        

季溪看着他,继续说道,"明天就是姑姑家孩子的喜酒宴,到时候顾家的亲戚都会在场。你我还有夏月荷跟顾谨森自然也会到场,我相信咱妈云慕锦女士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她一定会把这记重磅打在夏月荷的脸上。"


        

"你是怎么想的?"顾夜恒想听听季溪的看法。


        

"我想家和万事兴。"季溪看向顾夜恒,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我虽然有一个妈妈但是从小到大都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所以我很羡慕那些大家庭的孩子,他们有爸爸有妈妈有爷爷有奶奶有兄弟姐妹,逢年过节的时候大家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喊你一声哥哥。热闹又温馨。"


        

"我也希望有一个这样的家庭!"顾夜恒把季溪搂进怀里,"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回国的原因,我原以为爸爸这边会给我这种感觉。"


        

"可是现在想要拥有这些似乎很难,为了得到恒兴集团夏月荷算计了这么多年,你妈妈也是。虽然有钱但也死咬着这点家业不放手。不过你妈妈的想法很纯粹,夏月荷越想要的她越不会给。"


        

"那夏月荷呢?"顾夜恒问。


        

季溪轻叹一口气,"她是穷怕了,你不知道没钱吃饭的日子是真的难熬。"


        

"所以大家各自退一步这个家还是可以太平的。"顾夜恒摸着季溪的头发,"你想表达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季溪摇头,"这个时候除了夏月荷没有人需要退一步,所以各自退一步是不可能的,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准备帮夏月荷否认她有一个孩子的事情。"


        

"怎么否认?"


        

"我现在暂时没有想出办法,所以才来找你。"


        

"要不这样,"顾夜恒说道。"我退一步。"


        

"你?"


        

"嗯,我想如果我放弃继承恒兴集团辞掉恒兴集团董事长的位置,爷爷就不敢随便把顾谨森赶出顾家,因为把他赶走了,恒兴集团经营的再好也没人继承。"


        

"你要是这样做你妈肯定当场跟你翻脸。"


        

"你觉得我会怕她翻脸?"


        

"你虽然不怕。但是你这一步一退你妈肯定以为我在你面前吹枕边风,那她岂不是更加不喜欢我。"


        

"这可真是一个问题。"


        

"还有一个更大问题。"季溪握住了顾夜恒的手,"我担心老爷子会派人到安城问魏清玉孩子的事,如果魏清玉承认,我就算是想到办法帮夏月荷否认也无计于事。"


        

顾夜恒却摇头,"魏清玉是不会承认的。"


        

"为什么?"


        

"魏清玉现在还想让他的老婆出钱去捞他,我听说他老婆私下也去找过老爷子,想让老爷子念及旧情放他一马,魏清玉的情况跟魏一宁不一样,魏一宁犯的是刑事罪,他犯的是经济罪。"


        

季溪听明白了,按顾夜恒这么说魏清玉这个时候确实不会承认这种事,如果这事被他老婆知道了,对方怎么会出钱出力去捞他。


        

女人对于负过心的男人都不会手下留情。


        

从顾夜恒得到魏清玉的消息后季溪的心安了不少。


        

顾夜恒看向她,好奇地问道,"你是不是因为秋果儿才对夏月荷的事这么上心?"


        

季溪点点头,"是的,但我对她上心并不是因为同情她的遭遇,或是认可她当年把秋果儿遗弃,我对她上心是不想让秋果儿知道她的身世。"


        

"为什么?"


        

"因为夏月荷生下孩子只是为了拉拢魏清玉或是威胁魏清玉。她并不是想要这个孩子才生下她,这对于秋果儿来说是种打击。"


        

顾夜恒点点头,"这么说还真的需要帮夏月荷否定这件事。"


        

顾夜恒想了想决定去一趟云慕锦的住所跟她谈谈。


        

"我虽然没有几成的把握说服云慕锦女士,但我可以试探一下她的口风。"顾夜恒拍了拍季溪的脸蛋,"你在家里等我。"


        

"嗯。"


        

顾夜恒走了。驱车去了云慕锦的住所。


        

对于儿子的突然到访,云慕锦很是奇怪,上次之后顾夜恒几乎不再跟她说话,这次是什么风把他吹来了。


        

云慕锦想到那份亲子鉴定,她审视地看向顾夜恒。


        

她怀疑季溪并不像她猜想的那样并不知道这一切。


        

也许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夏月荷是她的母亲。


        

所以她洞察到了事态的变化现在让顾夜恒过来讲和。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季溪可不是一般的有心机。


        

云慕锦给顾夜恒倒了一杯茶,没有主动地询问,她等着他开口。


        

顾夜恒喝了一口茶,问云慕锦,"您是不是找人把陈豪给打了?"


        

啊?


        

云慕锦挑了一下眉,顾夜恒怎么知道这件事?


        

顾夜恒又说道,"阿豪这次又卖什么信息给您,是价格没谈拢还是他给的信息您不满意,为什么要用这么粗暴的方式,国内可是法治社会,您这样做对方要是报了警,明天我又得上新闻。"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难道这不值得我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找人打了陈豪?"云慕锦又问。


        

"陈豪找我了,要我赔医药费。"顾夜恒上下打量着云慕锦,思索着接下来该怎样说才能说服自己的这位伟大的母亲。


        

云慕锦喝了一口茶,不阴不阳地笑了一声,"这个男人还真是难缠,居然会找你去要医药费。"她告诫顾夜恒,"这事你不用管,我明天让人给他送点医药费去。"


        

"这么说您是承认人是你找人打的?"


        

"是我打的。"


        

"为什么要打?"


        

"这你就不要问了。"


        

"是不是因为亲子鉴定出现了问题,您不甘心于是找人打了他。"顾夜恒翘起了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陈豪是不是说季溪是夏月荷的孩子?"


        

"他也跟你讲了?"


        

"看来我猜对了。"顾夜恒看向云慕锦,"您可是有身份的人,怎么什么人的话都相信?"


        

"说的是事实我当然相信。"


        

"什么事实?"


        

"你不是知道吗,季溪是夏月荷的孩子。"云慕锦也看向顾夜恒,"其实你很早之前就知道是不是?"


        

顾夜恒没有说话,他在猜测自己母亲这句话里的意思。


        

怎么听她的语气好像是笃定季溪就是夏月荷的孩子似的。


        

于是他试探性地说了一句,"关于季溪的身世从我认识她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但她并不是夏月荷的孩子。"


        

"你有证据吗?"云慕锦微微一笑,"但我有证据。"


        

"什么证据?"


        

"明天你就知道了。"云慕锦说的自信满满。


        

顾夜恒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他想这中间是不是有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