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零二章:收获一颗爱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月荷是否真的跟别人另外生过孩子,这事顾老爷子的态度似乎是不想再追究,顾老爷子不追究顾家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大家就这样算了。


        

对于这个结果最为不满意的自然是云慕锦。


        

待所有人走后,她把桌上的那些东西全数扒到地上,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云慕锦的父母看着自己女儿这样,自然是要上前好言相劝几句。


        

云母说道,"慕锦,你这又是何必呢?权恩都不在了,你管夏月荷的这些事干什么?"


        

"您也觉得我不该管?"云慕锦看着自己的母亲反问道,"但是我不管,顾家的这些家业迟早会被夏月荷跟她的那个儿子弄去。"


        

"夜恒又不傻,他会防着他们的!"


        

云慕锦愤愤然地说道,"他现在都被那个叫季溪的女人迷的五迷三道的,那有时间管公司的事情。"


        

这是云慕锦的父亲发话了。他对云慕锦说道,"既然你知道夜恒的心思都在那个叫季溪的女孩身上,那你为什么不拉拢季溪让她帮夜恒守住家业?"


        

云父不愧是大江大浪过来的人,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他觉得云慕锦今天的做法很不妥。


        

"首先,你没有拿到确实的证据就急着想要跟夏月荷对质是错误的;其次,你想用一件事来摆平两个人,把夏月荷跟季溪拉到一个阵营里,把自己放在她们的对立面,强迫她们联手,你这做法太愚蠢了,聪明人是不会这么做的。"


        

"季溪本来就跟夏月荷是一个阵营的,因为她有可能是夏月荷的女儿,不,不是有可能,我这边的鉴定结果显示她就是。"


        

"你调查过季溪吗?"云父问。


        

云慕锦点头回答道,"我当然调查过。"于是她把自己调查的结果告诉自己的父母。


        

云父听完,"所以夏月荷生下季溪把她交给自己的好朋友这些只是你的猜测?"


        

"我也不是凭空猜测的,因为我有鉴定结果,季溪就是夏月荷的女儿。"


        

"你这个鉴定结果百分百没有问题?是你亲自取的检样?"


        

云慕锦一下子回答不上来,因为检样并不是她亲自拿到手的。而且当时拿过来的两份检样,一份是季溪的一份是跟季溪相约一起喝奶茶的朋友,至于是那个朋友是谁云慕锦没有问,拿检样的人也没有打听。


        

在云慕锦的逻辑思维里,她需要的只是季溪与夏月荷的配比结果,如果所有检样里都不符合那就证明季溪跟夏月荷没有关系,如果有一个符合那肯定就是季溪和夏月荷,因为随便在一起喝下午茶的人不可能跟夏月荷有关系。


        

云父说道,"如果不是你亲自去拿的,你能保证你花钱请的那些人拿到的是第一手的检样,我听说检样一旦被污染就会对结果有影响。"


        

云慕锦不说话了,她不能保证,而且她还听说那两个杯子是被扔进垃圾桶后又拿回来的。


        

云父见云慕锦不说话,他又问道。"那你调查过夏月荷跟顾谨森以前的生活状态没有?"


        

"调查了,夏月荷以前生活条件不怎么样,不过她对她这个儿子倒是好得没话说。"


        

"所以说季溪刚才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不是编出来,因为她认为她是跟自己的母亲租居在一栋筒子楼里,然后又遇到了夏月荷母子,虽然夏月荷跟季溪的妈妈以前认识但也是后来又相遇的,这跟你的分析是不符合的。"云父分析道,"怪不得顾老爷子会息事宁人,因为你的这些东西有问题,再执着下去,最后你就变成了故意抹黑的那个人。"


        

云慕锦再次沉默了。


        

云父叹了口气,"其实今天这事季溪为夏月荷出头也不是针对你,她其实是想把这件事情摆平,免得再生一些事端。"


        

云父的这句话云慕锦并不认同,"她站在夏月荷那一头就是针对我。"


        

"是她主动要站在夏月荷那一边的吗?"云父问云慕锦,"是你一开始就把她设定成了夏月荷独吞顾家家产的帮凶,你一直在针对她,那怕她现在已经成了夜恒的妻子。"


        

云父再次叹气,"所以我才说你这个人不太聪明,做事太激进,总是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势头,你这种性格能斗得过夏月荷这种人吗?"


        

"那现在怎么办?"云慕锦向父亲请教。


        

"我觉得你应该把季溪拉到你的阵营,她是你儿子的妻子跟你才是一家人,那怕她跟夏月荷有什么牵扯她也不可能把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往夏月荷身上推。"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云慕锦抬眸看向自己的父亲。


        

老父亲拍了拍她的肩,"你呀,遇事多想想!"


        

……


        

从会客厅出来后季溪不仅接到章慧玲的私信,还接到了顾谨森发来的信息。


        

他问她能不能出来一下。


        

"我想找人喝几杯。你能陪陪我吗?"


        

季溪看完信息偷偷看了一眼顾夜恒。


        

这偷摸的小心思很快被顾夜恒看到了眼里。


        

"怎么啦?"他问她。


        

"顾谨森想找我谈谈。"


        

"找你谈谈?问事情的真相?"顾夜恒也看了季溪一眼,"你愿意告诉他真相吗?"


        

季溪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一个问题,"顾夜恒,你觉得你弟弟顾谨森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顾夜恒认真地想了想,最后回答道,"应该不是一个坏人。"


        

"这么肯定?"


        

"孝顺父母的人都不会很坏。"


        

"那么你呢,你好像……"


        

"孝顺跟愚孝还是有区别的,我不听云慕锦女士的话并不代表我不孝顺,只代表我不想一昧地为了孝顺而明知道她是错的还要愚蠢地听从。"


        

"那何以见得顾谨森不是一个愚孝的人?"


        

"顾谨森想找你谈谈就证明他并不是愚孝,起码他还是想弄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我去还是不去?"


        

顾夜恒又看了季溪一眼,微笑着说道,"你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不需要问我。"


        

季溪心里确实早就有了答案,顾谨森的邀约她会去。


        

只是这个敏感时期她不想单独去赴约,她更希望的是顾夜恒陪她去。


        

顾夜恒却拒绝了,"半个小时之前云慕锦女士那样去说夏月荷,就算我没有加入其中但是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并不适合出现在他的面前。"


        

"但是他主动约我出去说不准就是想缓和跟你之间的关系。"


        

"我跟他之间的关系不需要缓和,就算没有这些事我们也不会很亲近,当然,也不会很疏远。"


        

顾夜恒都这么说了,季溪也就不再坚持,最后她独自赴了约。


        

因为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季溪跟顾谨森见面的地方是一处行人并不多的公园。


        

她到的时候顾谨森已经坐在公园长椅上抽了好几根烟。


        

"听说你后来为了夏阿姨跟云慕锦对质了几句?"季溪略带调侃地问他。


        

顾谨森把手上的烟扔到地上踩灭,哑着嗓子嗯了一声,"她太咄咄逼人了。"


        

季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是这样的,我跟顾夜恒早就习惯了,但是你也要理解她。"


        

"理解她?"顾谨森扭过头,狭长的眼睛看向季溪,他可能没有想到季溪会劝他理解云慕锦。


        

季溪没有看顾谨森,她靠在椅背上微仰起头淡淡地说道,"一个在强势中成长起来的人是很难接受失败的,无疑云慕锦的人生因为你跟你妈的出现失败了。当然。这并不是你们的错,但是在她眼里就是你们的错。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你也无法辩解这个事实。"


        

"是的。"顾谨森也承认,"不过我约你出来并不想讨论我妈跟云慕锦之间谁对谁错,我就是想知道我妈在二十六年前有没有跟别的男人生过一个孩子?"


        

"这件事你应该问夏阿姨才对,怎么会跑来问我?"


        

"她否认了,但我觉得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如果真没有这件事情,云慕锦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逼我妈承认,她否认可能只是不想让我失望。"


        

"你既然知道夏阿姨是为了不让你失望才否认的,那有何必去探寻真相呢?有时候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并不好。"顾谨森说道,"因为我并不觉得我妈跟别的男人又生了一个孩子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我如果这么觉得,那我的出生对我而言也是丢人的。"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但顾谨森并不清楚,夏月荷不说的背后还有另外的隐情,那就是那个孩子只是他的垫脚石。


        

一个伟大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用另外一个孩子来当垫脚石,说出来她的伟大就贬了值。


        

顾谨森就会觉得他能得到自己母亲这么多的爱只源于他是顾权恩的儿子,而不是夏月荷的儿子。


        

"季溪,你跟我说实话好不好?"顾谨森拉住季溪的手腕,"我妈究竟有没有跟别人生过一个孩子?"


        

"有。"


        

顾谨森的瞳孔一缩,追问道,"她是谁?"


        

季溪摇摇头,她必须摇头,因为她不能确定顾谨森过来找她询问是他自己想知道还是夏月荷想知道。


        

顾夜恒说过,顾谨森是一个孝顺的人。


        

孝顺跟愚孝之间虽然有区别,顾夜恒觉得顾谨森还没有达到愚孝的程度,但是谁知道夏月荷是怎么跟他说的。


        

如果夏月荷说那个孩子是因为对方不愿意抚养偷偷送到了孤儿院,这么多年她也在寻找,那对于顾谨森来说帮助自己的母亲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并不是愚孝。


        

如果,夏月荷还跟他说这件事其实她季溪是知道,只是她不愿意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当然,夏月荷还可能在顾谨森面前夸她善良夸她讲义气。


        

反正他们是母子,只要夏月荷愿意编一个故事,顾谨森自然是愿意相信。


        

但季溪知道在顾谨森跟夏月荷眼里。她并不是他们的亲人。


        

所以她不能完全地去相信他们。


        

见季溪摇头,顾谨森疑惑地问,"你不知道?那你怎么知道我妈曾经跟别人生过一个孩子?"


        

"我妈妈告诉我的。"季溪回答道,"我想陈豪之所以能弄到医院的证明可能也是听我妈说的。"


        

"那你妈妈没有告诉你那个孩子的下落?"


        

季溪再次摇头,"我妈怎么会知道那个孩子的下落,你也看到那张医院的证明,十一月五号也就是我出生的日期。我妈还在医院躺着生我呢,她可能是在医院生孩子的时候看到你妈也去了医院,所以才知道你妈妈后来还有一个孩子,其它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跟我哥的事呢,真的是你妈一手策划的?"


        

季溪没有想到顾谨森会问这个问题。


        

不过她也如实回答了,"谈不上一手策划,可能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吧,因为你妈妈的关系所以她知道顾家很有钱,想让我找个好人家嫁了,她也能跟着我过几天好日子。"


        

季溪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但没想到因为这件事她最后进了大牢,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最后还病死在医院。"


        

"对不起!"听季溪这么说顾谨森连忙道歉。


        

季溪笑着摆手,"没什么好对不起的。这对我来说也不算是什么伤心事,我妈这一生过得太糟糕了,这么结束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没想到你如此豁达。"


        

"这不是豁达,这是没心没肺。我跟谨森哥你不一样,虽然你也是跟母亲相依为命,但是你得到的是无尽的母爱而我从未在我母亲身上感受到温暖。"季溪侧过身望向顾谨森,"所以我特别能理解你想要维护夏阿姨的心。还有你想成她所希望的样子。"


        

"但是……"季溪目光坚定地看向顾谨森,"就算我这么没心没肺也从未在我妈妈身上得到温暖,但我也想成为我妈希望的样子!"


        

顾谨森,"……"


        

"谨森哥,你能告诉我夏阿姨对你的希望是什么吗?"


        

顾谨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季溪也看着他,最后她微微一笑,"谨森哥,我是希望能跟你还有夏阿姨成为一家人的,你呢,愿意我成为你的家人吗?"


        

顾谨森依然没有说话。


        

季溪泄了气,"怎么,谨森哥是不愿意认我这个大嫂?"


        

顾谨森这才反应过来,"愿意,当然愿意。你跟哥已经拿了结婚证本来就是我大嫂。"


        

"既然是大嫂,那我就要帮我婆婆说句话。今天这事闹成这样其实她针对的并不是你妈妈而是我,所以你不要往心里去,甚至那个孩子,顾老爷子都不追究了,你也就不要去寻找,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说不准那个孩子也不希望你们去打扰她的生活。"


        

"你的意思是让我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是的。"


        

顾谨森叹了口气,"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但现在问题是云慕锦会死抓住这件事不放,我可能想象她还会在这上面做文章。"


        

"她想做文章就让她做呗,不理会就是。"


        

顾谨森苦笑,"你可以不理会,但是我不行,我真的忍受不了别人欺负我妈。"


        

"那你会怎么办?"季溪问。


        

"自然是以牙还牙。"顾谨森狭长的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就像你一样,她越在乎什么就拿走什么,绝不示弱。"


        

果然,季溪想,顾谨森如果成了敌人,还真的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不过这个时候季溪还是想提醒一下顾谨森。


        

"谨森哥,你我都知道云慕锦之所以如此针对夏阿姨跟我,那是因为她担心我跟夏阿姨两个人合伙谋顾家的家业,说白了,她最为在乎的东西就是恒兴集团,难道你想拿走恒兴集团?"


        

顾谨森,"……"


        

季溪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发言很危险,幸好我跟你还是朋友,如果不是,就我现在的身份我可能马上就把你的话转述给云慕锦让她提防你,因为你想拿走的恒兴集团现在的董事长是顾夜恒。"


        

"我没有这个意思。"


        

顾谨森有没有这个意思季溪不想深究,不过为了不和顾谨森为敌,季溪还是打了一张亲情牌。


        

"其实你哥一直拿你当弟弟看,虽然你们只有一半的血缘。他为了让你在恒兴集团站稳脚根都开始不务正业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就是让恒兴看出你的努力,肯定你的成绩。他对你是没有私心的,所以我劝你也不要有私心,好好工作别让那些猜忌你的人得逞。"


        

"我错了。"顾谨森低下了头。


        

"好啦,我也知道你刚才说的是气话。我生气的时候也会说一些不着边的气话,但是说完之后还是会好好审视一下自己,我想要的是什么?"季溪看向顾谨森。"谨森哥,你其实一直想要的就是夏阿姨能被人看得起,所以只要你做到无心无愧没有人敢看不起夏阿姨,因为她有一个像你这样优秀的儿子。"


        

"好了!"季溪站起来拍了拍顾谨森的肩膀,"我们的谈心时间也该结束了,不知道你现在心情好些了没有。"


        

顾谨森看着她没说话,现在他的心情……嗯。似乎好一些了。


        

不仅如此,他心里的那些戾气也因为季溪最后的那一番话给压制住了。


        

他觉得季溪这不是来找他谈心的,这是来找他洗脑的。


        

现在,他就算有心思也都不敢造次了。


        

因为她已经把他看透了,看穿了。


        

"季溪,谢谢你!"我会为你马首是瞻。


        

最后那句话,他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明天也许也会这么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