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零七章:初遇常会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下苏老先生赠送的兰草后,季溪跟顾夜恒又随着苏老先生回到茶亭,这时门外一个工人人员模样的人来报说常会长来了。


        

顾夜恒一听连忙站起来跟苏老先生告辞,说苏老先生有客来访。他们就不打扰了。


        

"无妨的,常会长是我这里的常客也是一个爱花之人,而你们远道而来也无需客气,来了大家一起赏花聊花便是,如果你们有其他要忙那就另说。"


        

顾夜恒连忙表示他们是专程过来拜访苏老先生并没有其他行程安排。


        

"那就一起,我最喜欢热闹。"


        

既然苏老先生主动挽留。顾夜恒跟季溪也就不在客套,两个人像没事人似的等待常安常会长的到来。


        

不多时,常会长来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进了素绵园,人未到声音却先传了过来。


        

"苏老。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过来了。"


        

话音刚至就见一个四十多岁上下,身穿一件休闲夹克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个子不高不矮身形不胖不瘦,夹杂着几根白发的头发全数梳在脑后,步履轻快满脸笑容。


        

他朝茶亭走近,见苏老身边还有三个人,脚步微缓了一下笑着问道,"苏老你这里还有客人?"


        

"是呀,今天刚结识的新朋友。"苏老先生步下台阶。跟常安会长介绍顾夜恒与季溪。


        

"这是老杨的两个朋友,他们是从帝都来的一对小夫妻,这位叫顾夜恒,这是他的爱人季溪。"


        

"您好!"顾夜恒跟季溪连忙站起来跟常安打招呼。


        

常安也回礼道了一声您好,并自我介绍是苏老的老友。


        

"我姓常,单名一个安字。"


        

"常安先生!"顾夜恒主动亲近,并且把自己的座位让出来让常安入座。


        

常安也不客套,可能平时也是众星捧月般地被人这么对待,他十分自然地入了座,这才开始打量顾夜恒与季溪。


        

见两人衣着不凡样貌出众身上的配饰也是价值不菲。心知顾夜恒与季溪并不是一般的客人,刚才又听苏老说两人是从帝都过来。不免有些好奇。


        

"两位怎么会到苏老这里来?"


        

"到苏老这里来自然是因为喜欢兰草。"顾夜恒回答。


        

"哦,原来两位跟常某一样也是爱兰之人。"


        

谈话间。刚才领着常安进来的工作人员把一袋东西放到茶亭里。


        

"这是什么?"苏老问。


        

常安笑着说道,"这是我给苏老带过来的好东西,岩江滩上的江石,这些石头玉化程度高,做兰草的压根石最好。"


        

"果然是好东西!"苏老很是高兴,起身去看那些江滩石。


        

季溪也过去看。她不仅看还拿出包里的强光手电筒去照那些石头。


        

常安见她这样,连忙问。"你还懂玉石?"


        

季溪摇头,"我不懂,不过对此有浓厚的兴趣,"她说着从包里掏出徐妍给她的那本书。"我有一个朋友家是做玉石生意的,她送给我一本书我最近看了看觉得这里面的学问很大。刚才您说这些石头玉化程度很高,就想着能不能按照书上教的看看。"


        

常安接过季溪手上的书翻了翻,然后笑着将书还给了她。


        

"如果你想学习如何鉴定玉石我劝你还是不要照本宣科,要多到玉石市场去多看多听多学。"


        

"明天我们名都市就有一场玉石拍卖会。季小姐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我们早就有这个打算。"这时,顾夜恒走到常安面前说道。"名都是玉石之都,来了不去看看肯定会遗憾的。"


        

顾夜恒说到这里决定跟苏老先生告辞,他说今天过来兰草也看了,还意外地得到了一盆稀有的兰草很是感激,不过他的一个好朋友也从帝都过来他现在要过去接她。


        

跟苏老告完别顾夜恒就抱起那盆兰草带着季溪离开了素锦园。


        

回到车上,季溪问他,"这个常会长刚来我们就走是不是走得太早了。"


        

顾夜恒笑着说道,"我们只是觉得认识这位常会长并不是真的要跟他做朋友。再说常会长身居玉石协会的会长,打着各种幌子结交他的人大有人在。我们待久了反而会让他起疑,所以见好就收。重要的是明天带着徐妍能跟他搭上话就行了。"


        

"那我这盆兰草?"季溪垂目看着自己怀里的兰草,她接受苏老的兰草是准备借花献佛转送给常会长的,可是现在……那她不是白拿了苏老的一盒花。


        

"你打算送给常会长?"顾夜恒问。


        

季溪点头。


        

顾夜恒又是一笑,"苏老跟常会长可是好朋友,你借花献佛岂不是辜负了苏老的一片心意,而且刚才常会长看着你抱着花出门,你转手送人他反而觉得你不是爱花之人,对你会另眼相看。"


        

季溪仔细一想觉得顾夜恒此言有些道理。


        

"看来我的小聪明放在这里不太合适宜。"


        

"其实你做的已经不错了,只是男人的思维跟女人的思维不一样,借花献佛对有些女人管用,例如徐子微但对像常会长这样的人物要慎用。"


        

季溪受教的点点头。


        

顾夜恒见她如此认真,忍不住又笑了。


        

他的小娇妻还真是可爱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