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一十二章:葡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常家出来,季溪与顾夜恒就跟徐妍分开了。


        

拿到下一场玉石交易会入场券的徐妍接下来会很忙。她不仅要到名都这边租间仓库还要回去挑选送过来的原石,所以跟顾夜恒与季溪分开后她直接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顾夜恒跟季溪决定在名都再待一晚,明天再回帝都。


        

两个人在名都逛了逛然后寻了一处环境不错的地方吃了晚饭。正当两人准备去看看名都有名的夜景时,常劢行的电话打了进来。


        

他对季溪说他们家老爷子想见见她。


        

见她。为什么?


        

季溪把目光投向了顾夜恒。


        

常劢行在电话里说道,"老爷子很喜欢徐小姐家的玉料,觉得我用五万块买下来让徐小姐吃了亏,本来他是想当面谢谢徐小姐的。可惜徐小姐好像回了帝都,她说你们还在名都,所以老爷子想见见你们当面感谢一下。"


        

这明显这只是一个借口。


        

季溪又看了一眼顾夜恒,最后她对常劢行说道,"我跟我老公商量一下。等一会儿给你电话。"


        

"怎么?"见季溪挂了电话。顾夜恒疑惑地问。


        

季溪道。"常家那个首富老头说想要见我们,给的理由是买的东西太便宜了想当面感谢,很明显这只是一个借口。他肯定是听常劢行说我长得跟我徐妍很像。现在徐妍回去了,他就逮住了我。"


        

"应该是的。"顾夜恒也认同季溪的说法。要不然这个时间点就为了买块玉料还让他们并不相关的人过去见面。太过于牵强。


        

"你说,这个老爷子该不会真以为我是季如春的后人吧?"季溪摸着下巴问顾夜恒。"如果我真的是。他会怎么对我?"


        

"这个自然是要见到面才知道。"顾夜恒说道,"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常家老爷子跟季如春之间是什么样的恩怨。"


        

"什么恩怨?"季溪捉狭地说道,"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还会有什么恩怨,肯定是感情纠纷。就像我跟你之前一样。常家呢在名都是大户人家。徐家之前在安城只是一个开金铺的所以家人反对女方离家出走,常老爷子遗憾终生于是终生未娶。"


        

季溪说到这里猛地拍了一下手,"仇恨!"


        

她的一句仇恨把顾夜恒吓一跳,他拉下她的手皱着眉说道,"亲爱的,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差点把我的心脏病给吓出来的。"


        

"这不是一惊一乍这是正常推理。"季溪眯起了眼睛,"我猜季如春当年突然消失肯定是拿了常家的一些好处,就像你妈妈给我五千万一样。所以徐妍的父亲就会说那是他们徐家的禁忌。"


        

"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点道理。"要不然徐子洋为什么会因为常家跟徐家的这层关系而不敢出面拜访常安。


        

"那我们是见还是不见?"季溪问。


        

"见,当然要见。"顾夜恒牵起季溪的手,"你之前说得很对,你只是姓季跟季如春那位老太太一点关系都没有,去了常家老爷子也不会拿你撒气。"


        

"但那是我乱说的,我也不知道我跟季老太太有没有关系,因为我外公外婆是谁我并不知道。"


        

"我觉得应该不会是季如春,你想季如春当年可是徐家的小女儿,照说离家出走也会带些钱在身上。刚才你也说了季如春当年可能是从常家拿了好处,她拿到了好处怎么可能会让你妈流落街头?"


        

季溪频频点头,确实如此,所以她真的只是巧合姓季还跟徐妍长得有点像,除此之外其它的事情完全对不上。


        

顾夜恒又说道,"常老爷子做为名都的首富他手上自然有很多资源,不管是我们恒兴还是你的娱乐公司,结交这种人对我们来说都没有坏处。"


        

"你说的对,正当交往,那……"季溪指了指旁边的礼品店,"第一次登门我们买些什么好呢?"


        

"今天常劢行让工匠师傅用玉料雕刻的摆件是一串葡萄,他说老爷子生平喜欢吃葡萄也喜欢种葡萄,那就买葡萄吧!"


        

季溪笑着点头,但当她挽起顾夜恒的胳膊去水果店时,她脸上的笑容凝住了。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母亲留给她的那条项链,坠子的造型仔细想想好像也是葡萄。


        

要不要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