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一十四章:常家的宝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学着常老爷子的样子端起茶杯揭开盖吹了吹茶水然后轻抿了一小口。


        

茶气很香但茶味若苦,季溪皱了皱眉把茶杯放了下来。


        

只是她并不知道在她喝茶水的时候,常老爷子正借机打量着她。


        

"你姓季?"常老爷子问。


        

季溪连忙回答,"是的。我姓季,季节的季。"


        

"也是安城人?"


        

"对,也是安城人。"季溪想这常老爷子都用也这个词了,接下来肯定会问她跟季如春的事。


        

她正做好了回答的准备,没想到常老爷子却聊起了玉石。


        

他说听常劢行讲顾夜恒今天也拍到了一块不错的玉料,还请常安的玉石加工厂帮他们做成了成品。


        

"看来你们二人名都之行收获颇丰。"


        

"是的。不虚此行。"顾夜恒回答。


        

"不知道顾先生对常某了不了解。"常老先生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顾夜恒喝茶。


        

顾夜恒把茶杯移了一下位置,笑着回答道,"常老先生在名都可是名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晚辈自然经常听人说起。"


        

季溪觉得顾夜恒这些话肯定是场面话,常家虽说是名都首富但并不是人人知晓。


        

像她,就不知道她们安城的首富是谁。


        

更不知道这些首富是靠什么发家致富的。


        

但没想到下一秒顾夜恒就把常老先生的发家史如数家珍般地说了出来。


        

例如常家祖上就经商,后来改行做起古玩生意,现在虽常老先生与弟弟分了家,常二爷主营玉石古宝卖买,常老先生这边涉足更广。


        

"我听说常老先生有一家仿古家具店和两家古玩店。除此之外还经营一家大饭店。"


        

常老先生满意的点点头,"看来顾先生对常某还算了解。不错,我们常家在名都主要经营各类古玩生意,但更早之前我们常家是做猎宝行当的,这个行当虽然一本万利但很损阴德,这也是我为什么孑然一身的原因。"


        

"哦!"顾夜恒听常老爷子说起猎宝一事,很是好奇地问了一句,"猎宝是什么行当。"


        

"就是寻宝,通过古人留下来的宝藏线索找到藏宝之地。"常老爷子说完轻笑一声,"你们年轻人自然是不知道这个行当。像劢行。"常老爷子指了指常劢行,"虽说是我的孙子但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


        

常劢行坐在一旁笑了笑。


        

季溪想说别说是常劢行了。换成任何人都不会对寻宝有兴趣,因为这显然是骗人的鬼话。


        

这世上真有宝藏早就被人挖光了。说的玄之又玄的八成就是没有。


        

季溪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话却不能这么说,她笑着对常老先生说道,"猎宝这个行当听上去很神奇的,但是他们怎么找宝藏?有什么决窍吗?"


        

"决窍?自然是依靠可靠的线索。"常老先生说着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接下来,常老先生就给季溪跟顾夜恒讲了一些上古传说,然后告诉他们这些传说中就隐藏着宝藏的信息。


        

"像古滇国的献王。他的宝藏所藏之地就在另外一个王室的陪葬品中有所记载。"


        

"这么神奇!"季溪倒是听得入了迷。


        

但顾夜恒觉得这个老先生这么晚让他们夫妻过来肯定不是给他们讲故事。


        

于是他问道,"常老先生。您今天让我们过来具体是什么事?"


        

常老先生没说话目光如炬地看着顾夜恒。


        

良久他才说道,"今天我找两位过来是为了我们常家的一处宝藏。"


        

嗯?


        

顾夜恒跟季溪面面相觑。


        

常家的宝藏找他们过来?过来干什么,当猎宝人?


        

季溪实在是听不明白,她问常老先生。"常老爷子,我们平时并没有收集藏宝图的爱好您找我们。我们也帮不了忙。"


        

"不不不!"常老先生连连摆手,"我说的宝藏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我说的是我们常家的一个信物。"


        

"这我们就更不知道了。"


        

"不,你知道的。"常老先生扶着桌子慢慢地站了起来。"那个信物在一个人手里,那个人叫季如春!"


        

季如春!


        

果然还是季如春。


        

顾夜恒跟季溪又互相看了一眼。


        

季溪决定把话挑明。她说道,"您是不是觉得我长的跟那位叫季如春的老人很像怀疑我是她的后人?"


        

老人没有隐瞒,他点了点头。


        

季溪无奈地摊了摊手,"对不起,这个我真帮不了您,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季老太太的后人,我妈她十六岁的时候就一个人在外面生活,我出生的时候没有见过除我妈以外其他姓季的人。而且我十八岁以后就跟我妈断绝来往,再见到我妈的时候我妈已经病入膏肓第二天她就过世了。就算季老太太跟我有什么关系。也断了线索。"


        

常老先生听完眼中瞬间失去了光芒。


        

"对不起,"季溪再次跟他致歉。"我们真的帮不了您。"


        

"没关系!"常老爷子勉强地笑了笑,"本来是我强人所难。"


        

"不过,"他又说道,"如果两位不觉得老夫太过份,能不能请二位回到帝都见到那位徐小姐后,问问她有没有看到她姑奶奶当年留下来的某种东西,什么东西都可以。"


        

季溪觉得这个请求一点都不过分,她点头答应了。


        

常老爷子没再留客,他让常劢行送顾夜恒与季溪回去。


        

当季溪跟顾夜恒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时,老人屋里的屏风后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


        

他上前喊了一声常爷。


        

常老爷子跟他示意了一下。


        

这人快步走到季溪刚才坐着的木椅上,小心地从椅背上取下了一根头发。


        

他把头发放进了一个小塑料袋里。


        

常老爷子吩咐道,"这事先不要让劢行知道。"


        

"好,我亲自去办。"中年男人把塑料袋放进侧身的衣兜里。


        

他又问,"如果这个季小姐跟常爷您有关系,您打算怎么做?"


        

"她说她的妈妈过世了,如果是我的孩子我想要搞清楚她为什么十六岁就出来讨生活,是季如春死了吗?还是……她遗弃了她。"


        

"如果是后者,我要为我的孩子讨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