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一十七章:他的心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月荷到顾老爷子这里没有得到预期效果,回到家后郁闷的晚饭都没吃早早的就睡了。


        

顾谨森回到家,家里的阿姨让他去看看夏月荷。


        

"我妈怎么了,生病了?"


        

"没有,"阿姨摆手,"就是下午的时候去了一趟老宅,给老爷子送了一些汤水回来后就睡下了,看上去心情似乎不太好。"


        

顾谨森看了看夏月荷房间的方向。让阿姨先准备饭菜,他过去敲了门。


        

夏月荷在房间里说了一声进来。


        

顾谨森推门进去的时候,夏月荷已经从床上起来了,不过精神气依然不足。


        

"您身体不舒服吗?"顾谨森问。


        

夏月荷摇摇头,强颜挤出一抹微笑,说道,"我没事。"


        

"真的没事,我怎么听阿姨说您下午到爷爷那去了,是爷爷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惹您伤心了?"


        

夏月荷叹了口气。


        

顾谨森歪了一下头,看表情似乎真是顾家老爷子说了一些什么。


        

会是什么呢,还是为了二十六年前那个孩子的事?


        

这事,不是说再也不提了吗?


        

顾谨森是关心夏月荷的。于是轻声询问是不是关于过去的事。


        

夏月荷摇头,回答不是。


        

"不是!",顾谨森就笑了,他微微俯下身看着夏月荷,"看来说的是我的事,爷爷对我不满意了?"


        

"不是对你不满意,是给你介绍对象的事。"夏月荷用手搓着衣角,"你看你快三十的人了连个对象都没有。就想着你家这个爷爷人脉广,寻思着让他帮你操一下心,谁能想到这老爷子,哼!"


        

夏月荷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


        

顾谨森似乎猜到了什么,他脸上依然挂着笑,他对夏月荷说道,"这种事您不应该拜托爷爷的,首先爷爷这人的眼光不行。你记得徐子微吧,后来嫁给默家的那个,虽然家世不错但长的那及季溪的十分之一,连我都看不上更何况是哥,所以当年我哥跟她相完亲没当场走人那是他有涵养。"


        

"其次,"顾谨森抚了抚额前的头发语气轻松地说道,"在帝都那些有钱有势的人眼里,我只是顾家在外面的私生子,就算我现在是恒兴集团的总裁。但他们也不会愿意把女儿嫁给我这种身份的人,所以爷爷想跟我这孙子操心也要考虑对方愿不愿意。"


        

"你不情我不愿的事情,难成。"


        

夏月荷听顾谨森这么说自己心顿时揪了起来,她愤愤不平地说道,"那些千金小姐我还看不上,好吃懒做不说还整天趾高气扬。但看不上归看不上,你一表人才能力也不差还不至于跟那些人家的三姑六婆家的孩子相亲。"


        

顾谨森又笑了,他劝道,"妈,您别看帝都城人口多,但是真正有钱的人也就是那么些人,而我能跟这些人有姻缘的人就更少了,这些人中间没有结婚的适婚女孩子更是如凤毛麟角,所以把三姑六婆这样亲戚家的女孩子介绍给我也是合情合理。"


        

被顾谨森这么一劝,夏月荷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她拉起顾谨森的手,动容的说道,"其实妈妈不开心都是怕委屈了你,想着与其这样还不如当年不带你回顾家。"


        

"我并不觉得委屈。"顾谨森反手把夏月荷抱住还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他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到最后谁也不能说自己是赢家。"


        

"还有,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就像大哥一样娶什么样的女人自己说了算。所以您以后不要再去打扰爷爷了,当然我娶的儿媳妇您肯定会满意。"


        

夏月荷听顾谨森这么一说,马上来了精神。


        

她问道,"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暂时还没有。不过很快就有了。"


        

到帝都之后,顾谨森在男女之事上十分注意,他知道自己在顾家的地位,也知道如果他让某个不起眼的女人怀了孕,失望的不仅仅是他的母亲夏月荷。


        

所以这些年来他还算洁身自好。


        

如果说他心里是否喜欢过谁,答案其实早就有了,那个人就是季溪。


        

直到今日他都能清楚地记得季溪从那间包房里出来,微醉地摇晃着身子然后不慎跌进他怀里的场景。


        

他想,如果不是后来他看到自己的大哥顾夜恒牵起了她的手,他一定会打听她的名字然后去追求她。


        

后来她成了叶枫的女朋友,这个结果让顾谨森很意外,他可以接受季溪成为自己的大嫂但无能如何不能接受季溪成为别人的女人。


        

如果她是别人的那为什么不能是自己的。他害怕深夜人静的时候自己会这么想,这个念头无疑很危险。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世上谁都可以拥有季溪就他不能,因为他是顾夜恒的弟弟。


        

为了控制自己他只有让季溪成为自己的大嫂,所以他不停地为大哥顾夜恒跟季溪制造机会。


        

这期间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季溪居然是小米粒。那个每天蹲在防盗门里面笑着喊他森哥哥的小米粒。


        

那一刻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第一次在顾夜恒面前坦露了自己的心意,他说他喜欢季溪,如果顾夜恒跟她没有关系他打算追求她。


        

这些话像是刺激,其实是在试探,也像是给他某种希望。


        

但最后季溪依然选择了顾夜恒,他表面上在笑内心却在哭泣。


        

后来,季溪离开了。


        

季溪的离开反让顾谨森松了口气,因为他也可以忘记她。


        

但是。三年以后她又出现了,不仅出现了还变得更加优秀更加地让人着迷。


        

当她站出来为自己母亲辩护的时候,顾谨森想如果她想要自己的命,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命给她。


        

他喜欢她。他想应该不比他大哥顾夜恒喜欢的少。


        

可惜他运气不好,没能在最好的时光里遇到她。


        

所以该结束了,怎么结束呢,顾谨森决定让季溪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不管她介绍谁,他都会试着去爱对方,直到他彻底地忘记她!


        

季溪是在小月亮满月的时候见到顾谨森的,这次距离上次跟顾谨森碰面已经过去了二十一天。


        

季溪歪着头瞅了顾谨森好一会儿。最后才说道,"你最近在减肥吗,怎么瘦了这么多?"


        

"没有,睡眠不好。"顾谨森用手指揉了揉鼻梁。似有倦意。


        

顾夜恒抱着小宇正弯着腰看摇篮里的小月亮,见顾谨森这么说于是建议道,"你得放松一下才行,崩这么紧总有一天身体会垮的。"


        

"我也想呀,可是忙完工作回到家就再也不想动了,但是又怎么都睡不着。"


        

"谈场恋爱!"顾夜恒像个行家似地,"恋爱会让人愉悦,愉悦助眠。"


        

顾夜恒说完含情脉脉地看着季溪,"我也是跟季溪谈恋爱后睡眠质量才有所改善的。"


        

"所以,我只是你助眠的工具?"季溪故意拉下了脸。


        

顾夜恒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又揉了揉她的腰肢开始讨好。


        

季溪这才重露笑颜,不过她也同意顾谨森的说法,因为顾谨森确实该谈恋爱了。


        

"你在帝都这几年有过交往的对象没有?"季溪问他。


        

"没有。"


        

"那有喜欢的女生吗?"


        

"没有。"顾谨森垂下眼帘没有去看季溪。


        

"清心寡欲呀!"季溪把目光投向顾夜恒。


        

顾夜恒知道她想说什么,他连忙自我肯定,"别这样看我,我也一样。我们顾家的男人都是良好市民。"


        

季溪给了他一记大白眼,顾夜恒顶多算是从良,以前关于他的花边新闻一个月没有十篇也有八篇。


        

至于顾谨森,也许他真的是清心寡欲。


        

"你得多结识一些女孩子才行。"季溪跟顾谨森建议。"学你哥丰富一下业余生活,下班后跟朋友去玉府放松放松,说不准能碰到一个合适的。"


        

"亲爱的,你的建议有欠考虑。"顾夜恒更正道。"玉府那种地方除了花天酒地是不可能碰到合适的女生。"


        

"那什么地方可以碰到?"季溪问他。


        

顾夜恒没有回答只是拿眼看着她,他的眼神像是在说这我怎么知道。


        

他顾夜恒从来都没有为了结识女生而去一个地方。


        

他想,顾谨森其实也不需要,他相信公司里肯定有很多暗恋他的女生,只是这些女生顾谨森未必看得上。


        

刚才他建议顾谨森谈场恋爱并不是觉得顾谨森到了该谈恋爱的时候,而是因为他从顾谨森看季溪的眼神里已经感觉出他内心的想法。


        

这不能怪他,怪只怪自己的老婆太漂亮。


        

不过他也知道,顾谨森是可以克制好自己的情感。


        

因为他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大嫂,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吧!"顾谨森突然开口。


        

顾夜恒嘴角上翘但眼神却很冷。


        

"我?"季溪嘟了一下嘴,"可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就按大嫂你的标准找,漂亮可爱善良的,如果她能像大嫂你爱我哥那样爱我就更好了。"


        

顾夜恒的嘴角翘得更高。


        

"好吧,碰到合适的我帮你留意留意!"季溪伸手拍了拍顾谨森的肩。


        

顾谨森的目光落到了季溪刚刚碰触过的地方,然后他又迅速移开。


        

只是当季溪转身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这些,顾夜恒自然全数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