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二十三章:天赐小姐的邀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天后,季溪在GC借的衣服送过来了,不过送来的人不是GC的服务人员而是杜沙。


        

杜沙给的理由是季溪帮她拿到了《花样妹妹》收官的表演秀,她想当面感谢一下季溪。


        

跟衣服一起送过来的还是杜沙精心准备的蛋糕。说是自己烤的。


        

季溪把她请进了屋。


        

杜沙今天的妆容很邻家风,高马尾加上齐刘海,宽松针织毛衣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配上下身的一条破洞牛仔裤,很是朝气蓬勃。


        

她一进来就亲热地喊了顾夜恒一声姐夫。


        

这声姐夫直接把顾夜恒给喊懵了,他看了一眼季溪。心里可能在想这是她什么时候认的妹妹。


        

季溪知道顾夜恒从来都不管自己公司的艺人,签谁不签谁都是下面管事的人来,他的信条只有一个,能挣钱就行。


        

所以他对公司新签这个艺人并不熟悉。


        

"这是杜沙。"季溪跟顾夜恒介绍。"今年公司新签的艺人,老杨说当时你还看了她的选秀的资料,你不记得了?"


        

顾夜恒哦了一声,在经过季溪身边时小声跟她澄清了一句,"我可没看。"


        

季溪知道顾夜恒可能是真的没看,不过老杨肯定是把资料寄给他了的。


        

"这是我自己烤的蛋糕,季溪姐你尝尝!"杜沙把蛋糕递到季溪面前。


        

季溪连忙笑着接过来。


        

虽说杜沙是公司新签的艺人,但是艺人跟公司并不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很多时候那些大珈级艺人,经纪公司几乎拿他们当宝,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对方说一句话百分百照办。


        

所以杜沙主动把季溪小姐变成季溪姐,季溪并不觉得奇怪,只是认为这个小姑娘之前看上去挺有个性的,没想到私底下也会这么软萌。


        

挺可爱的。


        

"坐吧!"季溪指了指沙发,问杜沙,"想喝点什么,红茶还是果汁。"


        

"果汁吧!"杜沙大方地坐下来。然后开始打量顾夜恒别墅里的陈设,最后她的目光落到了另外一张沙发上的准老板顾夜恒身上。


        

她小声地问顾夜恒。"那个……刚才喊你姐夫不知道你介不介意,因为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喊老板又不像,喊顾先生又觉得……"她说得很诚恳,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着小鹿般的光芒。


        

"挺好的。"顾夜恒淡淡地回了一句,继续看手里的设计图。


        

杜沙再次环顾四周,试着找话题,"房子……"


        

"你不需要跟我聊天。"顾夜恒头都没抬。等一下季溪来了,你跟她聊就行了。


        

杜沙。"……"


        

不一会儿季溪端着茶水出来,她把一杯红茶放到顾夜恒面前,然后跟杜沙一人一杯果汁。


        

"谢谢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季溪坐下后开始整理被顾夜恒拿进来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回去后你跟天赐小姐说一声。衣服我穿的时候会特别小心的。"


        

"哦,天赐姐说了你随便穿。不要紧的。"杜沙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请柬递给季溪,"这是天赐姐让我给你的。"


        

"是什么?"


        

"过两天是天赐姐的生日,她希望季溪姐跟……姐夫能赏脸出席她的生日派对。"


        

"哇!"季溪接过请柬打开看了看,然后对顾夜恒说道。"你看天赐小姐的生日派对是在帝都最好的五星级酒店举行。"


        

顾夜恒点点头。


        

季溪连忙对杜沙说道,"你跟天赐小姐说一声她的生日派对我一定参加。只是我只能带一个家属吗?"她扬了扬手上的请柬。


        

杜沙连忙说道,"这个没有规定的。"


        

"那就好。"季溪把请柬放到桌上,轻轻地扬了一下眉毛。


        

顾夜恒知道她依然没有死心,于是又是一笑。


        

杜沙办完该办的事后,笑着指着蛋糕对季溪说道,"季溪姐,你尝尝蛋糕,这是我第一次做的不知道好不好吃。"


        

季溪自然是不会辜负对方的一片好意。她连忙打开蛋糕盒。


        

蛋糕烤的不错,奶油的装裱也很用心。


        

"我尝尝。"季溪用叉子挑起一块尝了一口。


        

味道还不错。跟外面买的蛋糕没什么区别。


        

"真的是你第一次烤的?"季溪表示惊奇,"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姑娘。"


        

她说着又叉起一块递给顾夜恒。"你尝一下真的很好吃。"


        

顾夜恒听话地吃了一口。


        

"怎么样?"季溪问他。


        

"太甜了一些。"


        

季溪,"……"这人,蛋糕当然甜了。


        

杜沙听顾夜恒说蛋糕太甜,连忙说道,"我好像是做甜了一些。"


        

"不是,他不爱吃甜食,我觉得刚刚好,挺好吃的,谢谢你呀杜沙。"


        

杜沙害羞地一笑,"季溪姐喜欢就行。哦,时间不早了那我就不打忧季溪姐休息了,我先回去了。"


        

说着,她拿起自己的包。


        

季溪也没再挽留,把她送出了别墅。


        

回到屋里,季溪又尝了一口蛋糕,她歪着头砸砸嘴,"我觉得不是很甜呀,你怎么会觉得太甜了呢?"


        

而且顾夜恒并不是一个拒绝吃甜食的人。


        

"我说的是这个杜沙。"顾夜恒支起了头,"她喊你喊得是不是甜过了头。"


        

啊?


        

季溪不解。


        

顾夜恒继续说道,"我虽然没有看过她选秀的资料也对她的长相没什么印象,不过老杨当初要签她的时候跟我说她是唱跳歌手出身,走的是辣妹路线,辣妹会喊自己的老板为姐姐吗?软妹子才会吧。"


        

"她今天就挺软妹的。"季溪笑着说道,"走辣妹路线并不代表她就是辣妹,很多歌手台上一个样私下一个样,这叫反萌差。"


        

"可能我老了。"


        

"你确定老了,所以以后多跟年轻人一起玩,节目录制完后我们一起参加天赐小姐的派对?"


        

"带上顾谨森?"


        

"你怎么知道?"


        

因为太明显了。顾夜恒伸手抬了一下季溪的下巴,"先不说这个,你知道时尚圈的这些人开生日派对有多疯狂吗?"


        

"有多疯狂?"


        

"反正不适合你这种良家妇女。"


        

"你是想说不适合我这种已婚妇女吧?"季溪好奇地问顾夜恒,"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参加?"


        

这一次,换顾夜恒朝季溪投去了一个大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