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三十章:生日派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候天赐开生日派对的场所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顶楼,去之前季溪以为这种酒店的顶楼可能就是一间大的包房,然后一群人围在一起喝酒吃饭聊天。


        

但去了后她发现自己真的是太土了。


        

这家五星级酒店的顶级餐厅不仅仅能喝酒吃饭,从餐厅出来走到露台还有一个恒温泳池。泳池旁边是一座楼顶花园,里面有调酒吧台,自助烧烤及各类特色美食。


        

餐厅的另外一边还有一个小型迪吧,供人狂欢。


        

季溪跟着顾夜恒和顾谨森两兄弟进入内场,脸上写满了新奇。


        

但顾夜恒跟顾谨森两个人却神态自若,一看就是经常出入这种地方的人。


        

候天赐今天也是盛装出席。抹胸上衣配一条帅气的宽脚裤,使她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高挑。


        

而脸上的妆容则选择了冷艳的色系,明眸皓齿高贵典雅。


        

季溪回头看了看身侧的顾谨森,用眼神告诉他对方就是候天赐。


        

顾谨森笑了笑。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异样,就像一个只是来参加宴会的普通人。


        

见季溪进来,候天赐移步过来招呼。


        

"季溪小姐,顾夜恒先生,感谢两位能大驾光临。"她朝季溪和顾夜恒点点头,目光移到顾谨森身上。


        

"这位是?"她似乎不认识顾谨森。


        

"顾谨森!"顾谨森自报家门,"听说天赐小姐今天生日,我特意过来凑个热闹。不知道天赐小姐欢不欢迎?"


        

季溪连忙补了一句,"这是我老公的弟弟,我的小叔子。"


        

候天赐哦了一声,朝顾谨森伸出手,"我们打过交道。"


        

"是的。"顾谨森也伸出了手与候天赐的手轻轻一握,道了一声生日快乐。


        

然后,他很有礼貌地迅速松开,把准备好的礼物递了过去。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候天赐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有想到顾谨森会准备礼物。


        

其实季溪也没有想到,她今天来参加候天赐的生日派对是按照结婚生子喝喜酒的标准准备的红包。


        

别人专程发的请柬。她以红包来之也很合理,最主要是她也不知道准备什么礼物候天赐才能看上眼。日常品她又不需要,太贵重的东西季溪也不可能送。因为交情不到。


        

包个两三万的红包最为合适。


        

其实来的这些人里都是这么做的。


        

当然送生日礼物的也有,但那些肯定是跟她关系菲浅的人。


        

候天赐大感意外地接过礼物,出于礼貌她当场把礼物拆开,是一块女士手表。


        

季溪看了一眼,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是一款名表。价格应该在三十万左右。


        

顾谨森果然是顾夜恒的兄弟,要么不出手。一出手都是大手笔。


        

"谢谢,我很喜欢。"候天赐合上礼物,把东西交给身边的人。


        

从她的表情上来看,她并没有为对方送她一块三十万的手表而动容。


        

精英圈的女性果然不差钱。


        

季溪想这样的天之骄女可能并不合适顾谨森。


        

她朝顾谨森笑笑。表示抱歉。


        

没想到顾谨森根本就不在意,仿佛他送出去的只是一个玻璃瓶。


        

当候天赐说完谢谢我很喜欢后。他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喜欢就好,就把目光投向餐厅里的其他人。


        

仿佛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结交朋友。


        

接下来顾谨森的表现还真是来结交朋友,他开始在人群里穿梭,与人交谈并且互留名片。


        

从始至终再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候天赐身上。


        

季溪挽着顾夜恒的胳膊一边跟着顾夜恒应酬一边观看顾谨森。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问顾夜恒。"我今天是来干什么的?顾谨森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怎么了?"


        

"原计划我是想在今天的派对上把顾谨森介绍给候天赐的。"


        

"你已经介绍了。"


        

"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季溪微皱了一下眉,"而且在刚才我突然意识到他们似乎并不合适。"


        

"你现在下结论为之尚早。而且顾谨森也不像他说的那样真的需要你给他介绍对象,他这么做只不过是想打消我的顾虑。"


        

"你什么顾虑?"


        

"我没有任何顾虑,他想打消的只是他心中以为我的顾虑。"顾夜恒笑了笑,"是不是很像绕口令?"


        

"是,越听越晕。"


        

"晕就对了,证明你还是你。"顾夜恒不想过多地谈论顾谨森的事,他建议季溪去自助区吃点东西。


        

对于吃季溪是感兴趣的。


        

她是那种一顿不吃心里发慌的类型,可能是小时候饿怕了。她对食物有一种天生的好感。


        

到了自助区她就像到了天堂,马上开心的露出了笑容。


        

她也知道顾夜恒在外面应酬时是很少吃东西的。他可能向征性地吃上一点,更多的是拿着酒杯与人聊天。


        

但这种聊天大多数是被动的。因为绝大多数是对方过来跟他寒喧。


        

所以季溪让顾夜恒不用管她,"你跟认识的朋友去聊聊,我吃饱了去找你。"


        

"好!"顾夜恒帮季溪擦了擦嘴角,示意她不要吃太多,"小心隔食。"


        

"知道了,礼服约束着吃不了太多。"


        

顾夜恒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走开。


        

季溪继续挑选自己喜欢的食物,这时她看到有一道光从身边经过,抬头一看就看到杜沙穿着一件桔黄色的礼服从她对面朝露台走去。


        

季溪还来不及喊她,她就消失在人群中。


        

不过,杜沙来参加候天赐的生日派对季溪并不奇怪,她们两个人的关系比她跟候天赐的关系要好。


        

她来,算是商业应酬,杜沙过来那属于私交。


        

只是这杜沙急冲冲的往露台方向走是看到什么人了吗?


        

刚才,除了跟她分开的顾夜恒往露台去了,没见有什么熟悉的人在哪边呀。


        

季溪摇摇头,她认识的人有限,也许那边有杜沙认识的人。


        

专心吃东西吧!


        

季溪挑了几样食物然后寻到一处安静的角落开吃。


        

这时,有个人把自己的盘子放到了季溪的旁边。


        

"请问,我能坐下吗?"


        

季溪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常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