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三十二章:英雄救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了?"看到顾夜恒与杜沙后季溪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她十分担心地看着两人,因为两个人衣服都湿透了。


        

不,准确来说是杜沙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而顾夜恒侧是因为抱着她的关系胸前的衣襟上沾满了水。


        

"杜沙不小心掉池子里了。"顾夜恒见季溪过来,连忙把杜沙放了下来。


        

其实他早就想把她放下来了,可是这小姑娘像受到惊吓似的是拽着他不放。


        

幸好季溪赶到。


        

"怎么会掉水池里?"季溪关切地看着杜沙,虽说这五星级酒店温暖如春,泳池里的水也是恒温,可现在已是深秋时节。露台外面还是有些冷的。


        

杜沙冻的瑟瑟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季溪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给她披上。


        

这时候天赐赶了出来,她也上前关切地询问是怎么回事。


        

"可能人多没看到泳池,不小心掉下去了。"季溪回答。


        

"人没事就好。"候天赐看了看杜沙。然后让人带她去房间里换衣服。


        

"顾先生的衣服也湿了,要不这样你先到房间洗个澡,我让人把你的外套拿去烘干。"


        

"不用了。"顾夜恒弹着身上的水渍,他并不想洗什么热水澡,他现在只想回去。


        

季溪见他不仅是外套连裤子也被水打湿,这种情况下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听从候天赐的安排去酒店房间待一会儿让人把衣服烘干,要么回去。


        

回去显然是太合时宜。因为他们才来不到半小时,加上季溪刚才还答应了常劢行要他一起活动。


        

"还是听天赐小姐的到酒店洗个澡,这衣服只是沾了点水,十来分钟就能烘好。"季溪劝顾夜恒。


        

"那你呢?"顾夜恒问。


        

"我就在这等你,还有顾谨森跟常劢行先生在呢。"季溪指了指身边的常劢行。


        

顾夜恒这才看到常劢行,他眉头跳动了一下,不过什么话都没有说,听从季溪的安排跟着候天赐的人去了酒店房间。


        

顾夜恒离开不多时,顾谨森就寻了过来,他问季溪。"我哥怎么了?"


        

"没什么,是杜沙掉池子里了。他正好在旁边就把她拉了上来,小姑娘受了点惊吓。"


        

"原来是这样。"顾谨森把拿在手里的手机放进裤兜里。然后脱下外套帮季溪披上。


        

季溪想拒绝。


        

顾谨森说道,"哥的旨意,说你衣服给了别人怕你着凉。"


        

季溪想他才不是怕她着凉,他是怕别人吃她豆腐。


        

他可真是!


        

季溪只好把顾谨森给的外套穿上。


        

这时顾谨森看到了常劢行,"这位是?"他把问询的目光投向季溪。


        

季溪连忙跟他介绍,"这位是常劢行常先生。上次徐妍的事我们特地去了一趟名都,常先生的叔叔是华北地区玉石协会的会长。"


        

"您好!"顾谨森向常劢行伸出了手。"我叫顾谨森,顾夜恒的弟弟。"


        

"原来是恒兴集团总裁顾谨森先生,幸会幸会。"


        

两个人就算认识。


        

顾谨森问,"常先生是天赐小姐的朋友?"


        

"只是认识。不过我爷爷跟候家关系不错。"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此两位是好朋友。正想着向常先生打听一下天赐小姐的喜好。"


        

常劢行似乎有些不解,他侧过头看向季溪。


        

季溪不好意思笑笑,"那个,我这个小叔子想跟天赐小姐成为朋友。"


        

"不只是朋友。"顾谨森说道,"我准备追求天赐小姐。"


        

季溪。"……"好吧,不愧是顾谨森,每次都能语出惊人。


        

"原来顾谨森先生准备追求天赐小姐,这个我真的提供不了什么情报,不过我听说天赐小姐并不好追,那顾先生你可要加油。"


        

"我会的。"


        

顾谨森上下打量了一下常劢行,见他手指上并没有婚戒之类的饰物,于是问道。"常先生好像也是单身?"


        

"是的。"


        

"有心仪的女生吗?"


        

常劢行笑笑,"感觉好女孩都被人先下手了。一直都没有找到合眼缘的。"


        

"那可能是常先生眼光高。"顾谨森居然跟常劢行拉起了家常,"我们帝都城其实有很多不错的女孩子。如果常先生愿意我可以给你介绍两个。"


        

常劢行又是一笑,目光落到季溪身上。


        

季溪连忙帮他岔开话题,问顾谨森要不要一起去打撞球。


        

"怎么,你们约好一起打撞球?"


        

"是的,本来是准备喊顾夜恒一起的,没想到他为了救杜沙衣服湿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


        

"这还真是巧。"顾谨森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泳池方向,然后又看了一眼常劢行,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了扬。


        

"好吧,我们一起去打撞球,希望这次我不要有什么意外!"他似有所指的说道。


        

常劢行又是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