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三十三章:赌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夜恒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去了候天赐准备的房间,他把外套跟裤子脱了交给工作人员然后去冲了一个澡。


        

十分钟后他穿着酒店的浴袍从浴室出来,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想打发一下时间,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顾夜恒以为是衣服烘好了。他打开门却看到杜沙站在外面。


        

她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清凉的小吊带裙,可能是候天赐的衣服所以穿在她身上略显的有些小,这也让她曲线玲珑的身材更为有料。


        

她手上拿着一个袋子,一脸抱歉地对顾夜恒说道,"顾大哥。刚才真的不好意思,我小时候溺水过所以特别怕水,您拉我上来我像找到了一根稻草所以才会窜到您身上。"


        

"没关系。"


        

顾夜恒想要关上房门,杜沙却伸手拦住。她把手上的袋子递给顾夜恒。


        

"这是我刚才去给您买的衬衫跟内衣裤,您换上吧。"


        

顾夜恒没有接,说了一声不需要又想关门。


        

门外的杜沙却哭了。


        

"你哭什么?"顾夜恒觉得纳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杜沙抽泣地说道,"您不接受我的道歉就是没有原谅我,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您可别因为这件事雪藏我呀!"


        

雪藏?


        

顾夜恒觉得面前的这个小女生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他顾夜恒至于因为这么点小事雪藏她吗?她是不是把自己看的太过于重要!


        

算了,一个小姑娘在他房间门口哭哭啼啼也不是一回事。


        

顾夜恒伸手把袋子接过来,说了一声你回去吧就把门关了。


        

门外。杜沙的小脸上露出了笑容。


        

顾谨森还真的跟常劢行玩起了撞球,而季溪则一直偷偷看手机,想知道顾夜恒那边是什么情况,因为他离开已经半个小时了。


        

又过了十分钟,顾夜恒的电话才打过来,问她人在哪里。


        

"撞球室,你怎么样,衣服干了吗?"


        

顾夜恒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又过了十分钟,顾夜恒这才寻到季溪所在的位置,季溪看他已经穿上了烘好的外套。只是里面的衬衫好像换了颜色。


        

季溪没有多想以为是酒店这边提供的干净衣服。


        

她过去挽住顾夜恒的胳膊小声跟他解释刚才常劢行为什么会跟她在一起。


        

"原来是世交。"顾夜恒单手插兜望向跟顾谨森打撞球的常劢行,他总感觉这个男人有些阴魂不散。


        

季溪嗯了一声。然后又小心地对顾夜恒讲,她又重新加回常劢行的好友。


        

顾夜恒的眼神就横扫过来。


        

季溪解释。"他跟候天赐是朋友,现在顾谨森想追求候天赐,以后肯定会有机会再见面,多个朋友多条路所以我又加回来了。"


        

"你需要多那条路?"顾夜恒有些生气,当初她就不应该加这个常劢行为好友。


        

季溪见顾夜恒生了气,她嘴一撇嘀咕道。"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跟你解释了,反正加谁不加谁是我的自由。"


        

"你现在是在说我管多了吗?"


        

"本来就是。穿衣服你要管,加个微信好友你也要管,你娶我就是为了管我?"


        

顾夜恒,"……"这家伙现在是翅膀越硬越不听话了。


        

他把这气忍了下来。然后越过季溪走到了常劢行面前。


        

"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常先生。"顾夜恒主动朝常劢行伸出手。


        

常劢行礼貌地与他相握,"我也没想到能碰到顾先生跟季溪小姐。看来我们很有缘分。"


        

顾夜恒笑了笑,把视线转移到撞球桌上。


        

他问顾谨森,"常先生球打的怎么样?"


        

顾谨森回答道,"打的非常不错。"


        

他又把目光转向常劢行。"要不我们打一局?"


        

"好呀!"常劢行爽快应战。


        

顾谨森连忙把手上的台球杆递给了顾夜恒,他则帮他们码球。


        

球码好了。白球也放到了位置上。


        

顾谨森问顾夜恒与常比劢行,"两位要不要赌点什么?"


        

"赌点什么?"常劢行挑眉看向顾夜恒,那语气更像是挑衅。


        

"赌什么都可以。"顾夜恒也不示弱。


        

常劢行把目光投向季溪。


        

季溪连忙摆手,"你们男人之间的赌注别问我,我从不跟人打赌,但你们也别赌钱,合理娱乐。"


        

"那就赌季溪小姐,谁赢了候天赐切生日蛋糕是时谁就能跟她跳第一支舞。"常劢行说道。


        

季溪。"……"现在开生日派对还有跳交谊舞环节?


        

"我为什么要跟你赌季溪?"顾夜恒并不同意。


        

"顾先生不是说什么都可以吗?"


        

"是什么都可以但季溪不行,她是我老婆。那个男人在外面用自己老婆打赌的?"


        

"我们赌的是第一支舞。"


        

"那为何不换成天赐小姐呢?"说话的是顾谨森,"谁赢了就去请天赐小姐跳第一支舞。"


        

季溪觉得顾谨森这个提议非常棒。


        

"我不介意顾夜恒跟谁跳舞。你们可以打这个赌。"说完她还拉了顾谨森一下,"谨森,你也参加!"


        

顾夜恒手上的台球杆就敲到了季溪的脑袋上。


        

"站过来。"他让季溪站到他身边。


        

季溪站了过去。


        

顾夜恒搂住她的腰,对常劢行说道,"我们要赌就赌一些身外之物,不管是让季溪跟你跳舞,让我跟候天赐跳舞,我都不愿意。"


        

"那就赌顿饭吧,谁输了谁请客。"常劢行说。


        

顾夜恒觉得这个倒可以接受。


        

"好。"他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