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三十五章:笨蛋本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扭过头看候天赐的同时,顾夜恒也看向了候天赐。


        

"这衬衣不是天赐小姐的准备的?"他反问候天赐。


        

候天赐一愣,"没有呀!"


        

"酒店工作人员送过来的时候说是天赐小姐准备的,我还以为你知道。原来只是酒店的附加服务,我会买单的。"顾夜恒丢下一句就不再理会这件事了。


        

他开始专注于打球。


        

顾夜恒跟常劢行这场球打得很精采,因为两个人的技术旗鼓相当。


        

最后顾夜恒以一球险胜。


        

赢了球,顾夜恒没有再待下去的兴趣,他跟候天赐说家里还有孩子要早点回去。


        

"生日快乐!"他说这句话时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谢谢赏脸!"候天赐说这句话时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常劢行走到季溪跟顾夜恒面前也说了离别话,"愿赌服输。看那天两位有空,我请两位还有杜沙小姐一起吃个饭。"


        

"游戏而已,常先生不必当真!"顾夜恒并不想去吃这顿饭。


        

当然,如果他输了。他自然会请。


        

但是他赢了。


        

"输了就是输了,虽说是游戏但我更注重游戏精神,请两位给我兑现的机会。"常劢行并不想当一个输不起的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顾夜恒只能点头,他把目光投向顾谨森,"你呢,一起回去还是在这里继续玩一会儿?"


        

"一起走吧。"


        

于是,三个人一同出了酒店。


        

在酒店门口的停车场。顾谨森问顾夜恒,"哥,你身上的这件衬衣是不是杜沙那个小姑娘拿给你的?"


        

"你怎么知道?"顾夜恒反问。


        

"因为那个小姑娘掉进水里时我看到了,我觉得她是故意掉下去的,当着你的面还正好掉到你伸手就能够得着的地方。"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季溪看看顾谨森然后又看看顾夜恒,不敢置信地皱了一下眉。


        

杜沙在勾引顾夜恒?


        

不,准确地来说是在接近顾夜恒。


        

还是当着她这个老婆的面!


        

哇,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不要脸吗?


        

可是,这不科学呀,一般人干这种事只会背着干。今天她正牌夫人也在现场虽然不是在顾夜恒身边,但终归是一起参加。难道她不怕笨劣的手法被她看到吗?


        

"她是想蹭我的热度。"顾夜恒给出了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其实一开始顾夜恒也在怀疑杜沙的动机,因为今天参加候天赐生日派对的人不仅有各个行业的精英也有很多媒体人。


        

杜沙虽说不是什么大明星。但也算是一个人气偶像,突然落水然后被自己的老板救起来,挂到网上自然会吸引不少的眼球。


        

大家肯定会各种猜疑,加上他跟季溪两个人的事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想吃他瓜的人肯定有不少。


        

所以顾夜恒接过杜沙的衬衣后就给简碌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送一件衬衣到酒店来。


        

他身上穿的这件衬衣其实是简碌新买的。


        

杜沙送过去的那一件。他扔进了垃圾筒。


        

"打主意打到老板身上,她还是第一人。"顾夜恒脸上挂着冷笑。"这种艺人就应该让她自生自灭。"


        

季溪提醒他,"可是她人气很高,经营好的话可以为公司挣不少钱。"


        

"劣迹艺人越能挣钱越危险,最后被人扒皮了吃亏的是公司。"


        

"你的意思是?"季溪问。


        

"就这么放着。谁让她自作自受。"


        

"是不是太狠了?"季溪终归是女人还是心软,"现在想成名想成事的女孩子都是挖空了心思往名利场钻。其实杜沙的这种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以理解?"顾夜恒瞪大了眼睛,"季溪,现在是有人往你老公身上贴,你居然说可以理解?"


        

"对不起。可能是我表达有点问题。"季溪想重新组织语言,"我想说的是她的行为在这个圈子里是可以理解的。至于我,说实话我一点都不生气。"


        

季溪是真的不生气,她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杜沙不是那么蠢的女生,她只是装一个很蠢的女生。


        

装蠢跟真蠢的区别在于,装蠢的人是不会让自己犯错误的,而真蠢的人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犯错误。


        

她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季溪不生气,顾夜恒却生气了。


        

"季溪,我劝你收回刚才的话。也请你最好生一下气。"


        

顾谨森见自己大哥好像生气,连忙自我反省。"刚才是我多嘴,哥。大嫂,你们不要为这件事吵架好不好,你们要是吵架了也许正中了别人的下怀,说不准她做这么多就是想让你们吵架。"


        

"只不过你们吵架的方向跟她设想的不一样。"


        

季溪才没有跟顾夜恒吵架,她只是陈述自己的观点,当然她也知道顾夜恒生气只是因为她没有生气,倒不是真的想跟她生气。


        

但听顾谨森说她们吵架的方向跟对方设想的不一样,她很想知道对方设想的方向是什么。


        

她问顾谨森。


        

顾谨森笑着回答道,"自然是你真的生气,然后处处针对杜沙,这样杜沙就有机会找我哥哭诉,这才是接近男人的正常程序。"


        

"所以,我们程序错了?"季溪看向顾夜恒,"需要我改程序吗?"


        

顾夜恒不悦地捏了一下她的脸,"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