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四十一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跟小宇从章慧玲家回来还没下车小宇就透过车窗看到了顾夜恒,他指着车窗外对季溪说道,"妈妈,是爸爸。"


        

季溪把车熄了火。顺着小宇指的方向朝外望去。


        

顾夜恒确实站在别墅外面的院墙下,只不过他不是回家而是在跟一个人在讲话。


        

对方是个女人,距离有点远季溪猜不出年龄,不过从对方的衣着上来看应该是个年轻的姑娘。


        

家里来客了吗?


        

季溪下了车,牵着孩子朝顾夜恒走去。


        

顾夜恒可能是听到了动静,扭过头朝季溪这边看了看。


        

他看到了季溪但没有跟他打招呼而是继续跟对方说着什么。


        

最后在季溪快要走近的时候。他挥手让对方离开。


        

那个女人挽了一下耳前的头发,似乎对顾夜恒的打发很有不满,她大声地对顾夜恒说道,"反正你要对我负责。"


        

说完气鼓鼓的离开。经过季溪时还狠狠地撞了她一下。


        

季溪,"……"她脑子里马上想到刚才章慧玲跟她说的话。


        

想要练就火眼金睛要先被渣被绿……


        

她暗想,要不要来的这么快?


        

那现在怎么办?她要上前去询问吗?


        

正当她准备张嘴时,顾夜恒先开了口。


        

"进去吧。"


        

然后他先行进了院子。


        

季溪张开的嘴只能闭上。


        

三个人回到家。


        

先行到家的顾夜恒给自己倒了杯水,看来跟外面的女人讲话费了他不少口舌,他一边喝水一边问季溪带着小宇去哪儿了。


        

"去看小月亮了。"季溪回答,眼神却在顾夜恒身上窜来窜去。


        

她依然在考虑要不要开口问刚才的那个女人是谁。


        

顾夜恒喝完水,放下杯子。然后拿过小宇的饮水杯问小宇要不要也喝点水。


        

小宇点头,两个人就手牵着手去了茶室。


        

季溪想要问询的机会再次失去。


        

她决定不问了。


        

今天这个女人可不是她招来的,什么情况顾夜恒应该主动跟她交代。


        

算了。


        

季溪脱下外套上了楼。


        

她换了一身居家服下来,准备到厨房冰箱里看看还有一些什么食材时却发现顾夜恒跑到屋外去打电话了。


        

季溪头上的警铃大响,漂亮的杏眼也眯缝起来。


        

今天这诡异的现象怎么像是在演电视剧?她刚从章慧玲哪里接受洗礼回来,顾夜恒就开始神神秘秘,这是给她的考验还是顾夜恒真的有事?


        

如果是真的有事,那顾夜恒究竟是做了什么才会让一个年轻的女人跑到家门口大喊要对她负责,两个人……


        

季溪不敢往太过分的地方去想,因为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那她跟顾夜恒肯定完了。


        

她相信顾夜恒不会这么不知轻重,都结婚了还在外面乱来。


        

而且她到帝都后。顾夜恒每天晚上的行程都有跟她报备,没见有什么机会可以出去乱来。


        

所以今天这事……


        

季溪转念一想。今天这事如果是一场考验呢,如果她依然无动于衷,顾夜恒会不会气死?


        

这个想法虽然很离奇,但季溪现在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她没有去厨房而是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静等顾夜恒进来后她好"兴师问罪"。


        

没想到的是顾夜恒接完电话没有进来而是直接出去了。


        

在往外走的时候他给季溪发了一条短信:我有事出去一下,午饭不用等我。


        

季溪看着短信半天没有回过神。


        

顾夜恒是不是玩过了火?他是不打算回来睡觉了吗?


        

这是。一个人安静地在客厅地板上玩积木的小宇扭过头问季溪,"妈妈。爸爸怎么走了?"


        

"他……有事要忙。"


        

有事要忙,但忙什么事呢?


        

季溪给简碌打了一个电话,问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顾夜恒去处理。


        

简碌没有正面回应而是问季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季溪知道简碌这是想弄清楚情况然后再回答。


        

季溪直言不讳地把顾夜恒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的事告诉了简碌。


        

"那肯定是工地上的事。"简碌说道,"顾总跟你的爱巢从设计到动工。顾总倾注了不少心力,所以肯定是工地上的事。"


        

"现在那边才开始挖地基。能有什么事,难不成挖出了一座古墓?"


        

"季溪,你别这么幽默行不行。"


        

季溪嗤了一声,"算了。等他回来我在问,现在他在开车也不方便打电话。"


        

这事。季溪就放到了心上。


        

吃过午饭,季溪把小宇送到老院长那里,然后打电话问顾夜恒现在人在哪里。


        

"怎么了?"顾夜恒没有回答。


        

季溪决定单刀直入,"上午跟你在别墅门口讲话的女人是谁?"


        

"一个问路的。"


        

季溪本没有疑心,但顾夜恒这个回答让她疑心四起。


        

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


        

顾夜恒会跟一个问路的说那么多话?


        

一个问路的会吵吵着说你要对我负责?


        

靠,章慧玲该不会乌鸦嘴吧,说什么来什么。


        

季溪下意识的摸了摸头,她怕自己头上一片绿光。


        

"真是一个问路的?"季溪反问。


        

顾夜恒。"我希望你当她是一个问路的。"


        

季溪再次被锁了喉。


        

顾夜恒都开始渣言渣语了。


        

事情似乎在朝一个危险的方向发展。


        

"顾夜恒,夫妻之间需要坦诚。"季溪友情提醒了一句。


        

顾夜恒再次锁了她的喉。他对她说了一句我爱你。


        

"这是我唯一需要向你坦诚的。"说完,他挂了电话。


        

季溪咬起了下嘴唇。然后重新拿起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