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五十一章:他的歉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并不知道顾夜恒昨天晚上因为跟小宇挤在一张小床上而落枕,她以为顾夜恒是因为跟她接个吻而扭到脖子,她不仅哑然失笑。


        

最萌身高差其实也有烦恼。


        

她又想到了Lydia,想到Lydia一米八的个子。七厘米的距离应该非常适合接吻。


        

只是……她清咳了一声,防止自己继续想下去。


        

顾夜恒是个醋王,她可不是醋王,因为这样无端的吃醋太伤感情了。


        

昨天晚上她就觉得顾夜恒太不可理喻。


        

而且还有存心找茬的嫌疑。


        

"看来我还要长个十厘米才行,今天真是辛苦了你的脖子。"季溪伸手帮顾夜恒揉起了脖子。


        

顾夜恒倒是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他的另外一只手下意识地环住了季溪的腰。


        

季溪觉得现在气氛甚好,可以跟顾夜恒谈点正事。


        

于是她把Lydia想让星耀代理她国内商业活动的事告诉了她。


        

"是她主动找上门的?"顾夜恒睁开了眼睛。不过他的手依然放在季溪的腰间,另外一只手也示意季溪揉脖子的动作不要停。


        

季溪点头称是,"她通过杨副总表达这个意思的。"


        

"你怎么看?"季溪问顾夜恒。


        

"现在超模在国内并不吃香,而且这种艺人我们也管控不了。谁知道她回去后会不会弄出一些负面新闻,我觉得没必要接,到时候出了问题我们处理起来也麻烦。"


        

"回绝她?"季溪歪了一下头,"你说的这些可不能成为回绝她的理由。"


        

"这是说服你的理由,回绝她……"顾夜恒想了想,"还是我来处理吧,你一个粉丝就算告诉你怎么说你也不一定说的出口。"


        

说到这里顾夜恒停顿了一下,他看向季溪。劝道,"换个人喜欢吧,她不适合当你的偶像。"


        

季溪笑了笑,没有问为什么。


        

因为她知道原因。


        

对于顾夜恒来说自己的老婆是自己前前女友的粉丝,说出去都匪夷所思。


        

不过她也不会告诉顾夜恒,刚才她说的那些鬼话都是她编的。


        

只要顾夜恒一天不承认Lydia是他的前前女友,那她就没有必要解释自己只是胡说八道。


        

当然,她说这些并不是诱导或是逼迫顾夜恒承认。


        

她这么说纯粹是为了解释她为什么在电脑上查Lydia的百度百科。


        

当然她也不希望被顾夜恒知道她已经知晓了他的过去。


        

恋人之间其实挺讨厌翻旧账的,更何况顾夜恒现在跟Lydia并没有发生什么。


        

起码没有发生像昨天晚上她跟朱子峰那样的乌龙事件。


        

至于顾夜恒跟Lydia过去的事情,季溪既不希望顾夜恒主动坦白也不希望顾夜恒被迫坦白。


        

因为这两种情况都说明顾夜恒跟对方还有些什么。


        

不需要解释的时候就不解释。需要解释的时候就大方的说出来。


        

这是季溪认为对前任的最佳态度。


        

就目前来看这个时候顾夜恒其实可以告诉她实情的。


        

但他没有说。


        

他不说,季溪决定也不问。


        

这事就这么翻篇。


        

至于顾夜恒怎么回绝Lydia。她想顾夜恒肯定比她有经验。


        

再说这件事既然是杨副总传的话,那就让杨副总来回绝。


        

这么简单的逻辑。顾夜恒自然更懂。


        

Lydia的事给出结论之后,顾夜恒并没有离开他听从季溪的安排参加了星耀的会议,用他的话来说现在季溪虽然成了星耀的老板,但干活的事还得他来。


        

现在他决定跟她打工,以示自己道歉的诚意。


        

随后顾夜恒跟着季溪步入了会议室,这是继上一次顾夜恒在星耀宣布季溪成为星耀的老板后他第一次陪季溪处理事务。


        

他很尊重季溪。发表完每一条看法都会征求季溪的意见,给足了季溪的面子。


        

让人感觉这家公司果然是老板娘说了算。


        

不过他也提出很多有建设性的建议。包括公司艺人未来的发展规划及公司接下来的转型。


        

这让季溪觉得论经营与管理还是顾夜恒擅长。


        

而她,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开完会已经接近中午了,季溪问顾夜恒是继续留下来陪老婆还是回恒兴。


        

顾夜恒笑着回答道,"当然是陪老婆。"


        

季溪莞尔一笑。觉得他大可不必,"就为了昨天晚上你冤枉我的事?你为这种事冤枉我又不是一次两次。光陪我并不能解决问题,你得相信我才行。"


        

顾夜恒走到她面前,重新揽住她的腰,"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别人。"


        

"怎么,别人就那么喜欢惦记着你的老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最近我确实感到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个人在黑暗中窥视着我们。"


        

"你是不是最近因为房子的事消耗了太多心力?"季溪又开始帮他揉脖子,"而我这个老婆也不让你省心,一会儿让你参加生日派对一会儿又让你参加节目录制?"


        

顾夜恒正要否认,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季溪连忙松开他,让他方便接电话。


        

顾夜恒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想都没想就挂断了。


        

季溪觉得奇怪,"怎么把电话挂了?"


        

"没必要接。"顾夜恒把手机放进口袋。问季溪,"中午想吃什么。老公请你!"


        

"老公请的话那必须得是大餐。"季溪认真地想了想,"我听袁国莉说公司楼下开了一家不错的法式餐厅。"


        

"好。那就吃法式大餐!"顾夜恒俯下身又在季溪唇上吻了一下,然后牵起她的手一起走出办公室。


        

在去餐厅的路上,他把手伸进口袋里将手机关了机。


        

他可不想让人打忧他跟季溪的二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