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五十九章:旅行安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真的跟顾夜恒去拍婚纱照了,不过不是在帝都找一家工作室拍而是旅行拍摄。


        

地点是M国的一个都市,顾夜恒出国后在这里上的大学。


        

用旅拍的形式拍婚纱照是季溪的主意,但拍摄地点是顾夜恒选的。


        

他说他知道季溪在这个时间点选择离开帝都并不是因为她想避开网上的那些事情。而他也根本不在意那些无稽之谈对他个人的影响。


        

对于那个在背后搞鬼的人,他也不屑于去理会他的那些把戏。


        

只要他们坚信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就行了。


        

但是好不容易出去一次,他还是想带季溪看看他青春期生活的地方。


        

他的这番话让季溪很是感动,这证明顾夜恒想把他的过去分享给她。


        

而她一直觉得旁人总是在她面前提起顾夜恒的过去,然后去编造一些有的没的来破坏她跟顾夜恒两个人的感情,就是因为她对顾夜恒的过去不了解。


        

当然,能跟顾夜恒无牵无挂的出去旅行一趟也是个非常不错的主意。


        

只是季溪有些放不下小宇,虽然她每天上班但是下班后小宇几乎没有离开过她的左右,出去旅行而且一去就是一周的时间。她舍不得跟小宇分开。


        

顾夜恒笑着说道,"我们把他带上,虽然是给我们拍婚纱照但我们也可以当它是我们一家三口的旅行。"


        

"只是有些事小家伙在我们会不太方便。"他又笑着补了一句,还朝季溪暧昧地眨了眨眼。


        

季溪知道他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她给了他一个爱的大白眼,不过她马上给出了一条建议,"我们可以邀请一位友人一起出行。"


        

季溪的这个建议其实她是为了小宇的安全考虑,因为拍摄婚纱照的时候她跟顾夜恒可能无瑕顾及到小宇,而且他们这次拍的婚纱照还有一组照片是在海边取景,她总不能把孩子托给酒店的服务人员看管吧。


        

所以带一个熟悉小宇的人过去帮忙照顾是最好的。


        

顾夜恒马上照办,把自己的秘书简碌带上了。


        

季溪一看,简碌这个老单身汉跟着他们一家三口出去还当保姆,实在是太过可怜,她知道秋果儿对简碌有那么些意思,只是她现在把秋果儿调回安城,两个人没有发展的机会。


        

所以她想趁这个机会搓合一下两人,顺便也带秋果儿出去玩一玩。


        

于是两人之行变成了五人之旅。


        

加上旅拍团队的摄影师、化妆师、打灯师、服装师,算来算去就浩浩荡荡了。


        

最后顾夜恒索性包了一架专机,从帝都机场直接飞到他们所要到的城市。


        

确定行程后顾夜恒把这些告知了顾老爷子跟云慕锦。


        

顾老爷子这边自然是没有任何异议。只是嘱咐他带着孩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而云慕锦这边则是一脸疑惑,她问顾夜恒,"那个Lydia这几天不是在帝都吗,你跟季溪怎么又跑去国外?"


        

顾夜恒掀着眼皮看了云慕锦一眼,"Lydia在帝都那是她的事,她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难道整个帝都人民都要为她在帝都值守?"


        

"不是,我是说她经纪约的事。"


        

"我已经明确拒绝她了,您就不要再为这种事来跟我聊。"


        

"是不是因为季溪?"云慕锦叹了口气,好心地劝顾夜恒,"夜恒,这事业是事业。感情是感情,你跟那个Lydia都过去这么久了季溪怎么能这么小气!"


        

"你怎么会认为是季溪?"顾夜恒反问,"难不成你以为我不让星耀签Lydia的经纪约是因为季溪从中作梗?"


        

"您好歹也是在国外生活过的人,为什么总是用一种市井女人的目光来看待季溪?"顾夜恒站了起来,"首先季溪不是这种小心眼的女人,其次是这种事如果轮到季溪出面从中作梗后我才拒绝,那我顾夜恒还算是一个值得她爱的男人吗?她嫁给我图什么,图我前女友多一天到晚过来找事?"


        

"这么说是你觉得她签到星耀不合适了?"


        

"是的,而且我认为Lydia但凡有点前女友的觉悟都不会主动过来把经纪签到我们星耀,而您做为季溪的婆婆更不应该理会这些事,还在我面前替Lydia说话,现在我、你还有季溪才是一家人,她只是一个外人。"


        

"我……"云慕锦一时语塞。


        

顾夜恒笑了笑,"其实我知道你并没有完全接受季溪,上次又是送手镯又是送戒指的只不过是为了掩饰你没有诬陷成功地尴尬。"


        

"夜恒,你可别冤枉我,我是真的诚心诚意送东西给她。"


        

"既然如此诚心,那把玫瑰庄园的钥匙给我,这次我跟季溪拍完婚纱照后想回庄园一趟。"


        

"玫瑰庄园的钥匙在达克先生哪里,你是知道的那所庄园一直都是交给达克一家在打理。"云慕锦说完问顾夜恒,"你怎么会想着回玫瑰庄园?"


        

"我想带季溪过去看看,虽然我在那所庄园里待的时间不长,但总住过一段时间。"顾夜恒这才想到自己的继父,"你上次说叔叔会到帝都来。具体是什么时候?"


        

"下周。"


        

"待到什么时候?"


        

"明年春上葡萄园需要施肥的时候,本来他是想退休的,可是那么大的一家葡萄酒庄交给别人打理他又不放心。"


        

"怎么会是别人,戴维斯可是叔叔的亲儿子。"


        

云慕锦不说话了。


        

顾夜恒一眼看穿,"你让叔叔继续经营酒庄是不是想着琳达再大一些然后由她接手?"


        

云慕锦依然不说话。


        

顾夜恒伸手拍了拍云慕锦的胳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人心,都是如此。


        

所以云慕锦又有什么资格说夏月荷心思险恶,她还不是一样!


        

夏月荷是从顾谨森口中得知顾夜恒跟季溪要出国拍婚纱照的事。


        

"怎么这么突然,之前一直都没听他们说起这事。"


        

"可能是为了避嫌。"顾谨森把网上的报道说给夏月荷听。


        

夏月荷听完脸上露出几分讥讽的笑意,她说道,"顾夜恒这些年看来也没闲着,交了不少的女朋友!"


        

"哥三十几岁的人交几个女朋友不奇怪。"


        

"话虽这么说,但这个叫什么Lydia的,怎么突然之间又跟顾夜恒联系了呢,还一起吃饭被拍,这证明顾夜恒对她是余情未了,不过这也难怪,人家可是超模、名人,只是可怜了季溪。"


        

夏月荷说这句话时脸上没有半点可怜之意。


        

她又问顾谨森,"你有没有问季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我一个外人怎么好问。"顾谨森回答。


        

"也是,这些事我们外人不好问。这样看来顾夜恒带季溪出去拍婚纱照还真是为了避嫌。"夏月荷说到这里还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唉,季晓芸费劲心思让季溪嫁给顾夜恒,她可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要面对这种烦心事。"


        

顾谨森还是第一次听到夏月荷提到季溪的母亲。


        

"您后来跟季溪的母亲见过面?"


        

"见过,四年前季溪跟顾夜恒到安城突然之间拜访我,告诉我季晓芸得了癌症,我到医院见了她最后一面。"


        

"所以之前云慕锦拿到的证据其实是真有其事?"顾谨森问的是陈豪的录音。


        

夏月荷点点头,"是真的,季晓芸也亲口承认了,其实季晓芸比我还要早认识你爸。"


        

"什么?"这条信息让顾谨森十分震惊。


        

季溪的母亲是认识自己父亲的。


        

夏月荷觉得事到如今也不必瞒着顾谨森。她就把三十年前的事全数告诉了他。


        

三十年前,季晓芸还不到十七岁,她其实不是安城人而是从外地到安城的。


        

为了生活她就到了一家歌舞厅当了一名清洁工。


        

"我们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我当时也是一名清洁工,她负责打扫男厕所我负责打扫女厕所。"


        

"后来有喝醉酒的客人因为她长的漂亮想去调戏她,被同在那里喝酒消费的你爸爸给救了。"


        

"一来二去她就跟你爸爸混熟了。"夏月荷说到这里微微一笑。"我也就跟你爸认识了。"


        

顾谨森喝了一口茶,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我爸当年有没有喜欢过季溪的妈妈?"


        

夏月荷又是一笑,"季晓芸长得也挺漂亮的,你看季溪的模样就知道,她妈差不到哪里去。不过季溪跟她妈妈长得并不是很像,可能更像她的爸爸,所以季晓芸对季溪一直都不怎么好,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你爸爸有没有喜欢过季晓芸,这个倒不至于。"


        

关于这个问题夏月荷后来也问过顾权恩,顾权恩的回答是觉得她可怜拿她当个妹妹。


        

"您刚才说季溪的妈妈不是安城人?"


        

"嗯,不是,要是安城人肯定有亲戚朋友的,不过具体是哪里人她没说也不愿意说,听口音应该是帝都这边的。"


        

"什么?"顾谨森再次吃惊,季溪的母亲有可能是帝都人。


        

"您没看到过她的身份证什么的?"顾谨森追问。


        

夏月荷解释道,"她到歌舞厅打工的时候还没满十八岁,老板那敢要她的身份证,所以当时老板让她去办张假的证件,我都怀疑她季晓芸的名字都是假的。"


        

顾谨森更为震惊。


        

这几乎等于说季溪的妈妈究竟是谁没一个人知道。


        

"其实……"他对夏月荷说道,"我之前有怀疑过季溪跟徐家有些关系,因为季溪跟徐妍长的很像。"


        

"确实很像,"夏月荷也承认。"但徐子洋跟季晓芸不认识,起码在我知道的情况下是不认识的,后来我跟了你爸后季晓芸就辞职走了,再见面的时候季溪都四五岁了。"


        

"所以季溪不可能是徐子洋的女儿。"顾谨森若有所思,他又问夏月荷,"您知不知道徐家的事?"


        

"徐家的事情呀!"夏月荷陷入回忆中。良久她才说道,"以前听你爸好像提起过一件事,他说徐家有个女儿至今下落不明。"


        

"女儿?"


        

"嗯,是徐子洋的姑姑,活到现在应该也快六十来岁吧。"


        

"您见过这位姑姑吗?"


        

"我那见过呀,你爸爸跟我说起这事时徐家那位姑姑已经下落不明二十几年了。"夏月荷看了一眼儿子顾谨森,"谨森,你是不是怀疑季溪跟徐家那个姑姑有关系?"


        

"我只是因为季溪跟徐妍长得像才胡乱猜测的,加上季溪了一直想要知道自己身世的秘密,我就帮她思量思量。"顾谨森说完垂下双目看向茶杯。


        

夏月荷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她伸手握住了顾谨森的手,问道。"谨森,你是不是喜欢季溪?"


        

顾谨森并不隐瞒,他笑着点点头,"是的,我很喜欢她。"


        

"但是她现在已经跟顾夜恒结婚了,成了你的大嫂。"


        

"我知道。我并没有非分之想,也拿她当大嫂来尊敬。我想查出她的身世之谜也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想法,就是纯粹想帮她做点事。"


        

"你呀,怎么这么傻,天下好女孩子一大堆,为什么偏偏喜欢她,她除了漂亮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地方。"


        

顾谨森看了一眼夏月荷,他觉得谁都可以说季溪不好,自己的母亲却不能,因为之前要不是季溪出面维护,现在他妈妈的陈年往事说不准真的就被云慕锦给翻个底朝天。


        

如果是这样,依顾老爷子的性情。最后怎么发落他们母子可想而知。


        

他一定会让他们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


        

那么他这个并没有被认可的私生子,有可能会一辈子待在安城,恒兴集团自然而然全数被顾夜恒继承。


        

季溪的及时相助,虽然有一部分是为了报答当年她肚子饿的时候他的送食之恩,但更多的是为了顾家不再为家产起争端。


        

顾谨森有时候觉得如果云慕锦能像季溪这样大度,那他跟顾夜恒也就不会因为家产的事情彼此设防。


        

而夏月荷这边虽然得知自己儿子对季溪心生了爱慕。不过她也知道顾谨森的性格,就算心生了爱慕也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


        

当然,那个男人在年轻的时候没有爱慕过几个女人,男人对女人的爱慕之心虽有源起但流失的也快,夏月荷并不担心这事会被顾夜恒知晓,让他对顾谨森有所警惕。


        

现在,她也关心起季溪的身世来,特别是听顾谨森说之前他还留意过季溪跟徐家的关系。


        

虽然季晓芸跟徐子洋没什么可能,但是徐家那个姑姑可不一定。


        

夏月荷给顾谨森出主意,"你现在不是跟徐妍一直有联系吗,要不我们也学云慕锦搞个亲子鉴定。"


        

"亲子鉴定?鉴定谁跟谁?"


        

"当然是季溪跟徐妍,如果她们有部分基因相似的话就证明季溪跟徐家某个人是有关系的,然后慢慢查肯定能查出来。"


        

"如果季溪真跟徐家有关系,我想徐家倒是十分乐意,这样他们也算是跟大哥他们攀上了关系。"


        

"但……"顾谨森说道,"这对季溪有什么好处呢,除了有个看似是亲戚的徐家外,她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你是想帮季溪找她的父亲?"夏月荷问。


        

"嗯,因为这才是最重要的,之前我以为是徐叔叔,您说不太可能,那更不可能是徐家其它人了,徐老爷子很早就过世了,也没听说他生前在外面跟谁生过孩子。"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下落不明的姑姑。"顾谨森算了算年龄。"她倒是可以当季溪的奶奶跟外婆,但徐家都放弃寻找她的下落,我们一外人更不知从何而找,也就更不知道她是季溪的外婆或是奶奶。"


        

"这只能问季晓芸了。"夏月荷叹了口气,"可惜她临死都没说。"


        

"这个季晓芸也真是一个奇女子!"夏月荷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她是怎么来的也没人知道。她的孩子是怎么来的也没人知道。"


        

"除非……"顾谨森喝了一口茶,说出自己的一个设想,"除非让季溪的生父知道季溪是他的孩子,他自己主动找过来。"


        

"这个男人都消失二十几年了,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跟别人有过一个孩子。"


        

顾谨森笑了笑,他又喝了一口茶。"上次给云慕锦提供情报的男人叫什么?"


        

"你是说季晓芸后来的那个情人陈豪?"


        

顾谨森点了点头,"对,就是那个陈豪。"


        

夏月荷连忙阻拦,"你可别去找他,那种男人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之前他向云慕锦卖情报,一开口就是五百万,你要是主动找他,还不知道他怎样狮子大开口。"


        

"我只是找他问问,没说花钱买情报。"


        

"光问他能告诉你吗?"


        

顾谨森又一笑,"我可没说光问。"


        

夏月荷马上就明白了,她连忙劝他,"谨森,你可别胡来,现在你是恒兴集团的总裁今非昔比,要是以前在安城,妈随便你。"


        

"放心,我有分寸。"


        

"怎么样的分寸?"


        

"不会把人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