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六十一章:感情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跟顾夜恒走后,小宇就醒了,他爬起来看看四周发现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对于一个三岁的孩子来说,突然发现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还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他的第一选择自然是哭。


        

这一哭把在卫生间洗澡的简碌弄慌了神。


        

他手忙脚乱地关水拿浴巾。没想到这一慌脚下没站稳,整个人摔了下去。


        

秋果儿接到电话赶到简碌房间时,就见简碌穿着酒店的浴袍,一只手用毛巾捂着额头,毛巾上沾满了血。


        

而小宇珂则坐在床上,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这一切。


        

"怎么回事?"秋果儿问,她的目光首先投向小宇,她担心小宇也受了伤。


        

小宇很淡定,伸手指了指简碌。"简叔叔摔跤了,在卫生间。"


        

秋果儿这才把关注力放到了简碌身上,"怎么摔跤的?"她问。


        

简碌不好回答,他总不能说是因为听到哭声人一慌肥皂掉到了地上,然后他的脚踩到了肥皂上,就这样四周朝天地摔了下去。结果没有放稳的喷头从天而将砸到了他的额头。


        

他不好回答,坐在床上的小宇代他回答了,他手握拳头状从上往下一降,形容道,"简叔叔在卫生间啪地一声摔倒了,然后丁哐丁哐。"


        

"就砸到了头,就流血了!"小宇摊开手给秋果儿生动地讲述。


        

"所以,"秋果儿把目光再次投向简碌,"你是在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把什么东西砸到了头?"


        

"是的。"简碌点点头。


        

秋果儿走到简碌面前,示意他拿开毛巾让她查看一下伤口。


        

简碌听话地照做了。


        

"得处理一下。"秋果儿说道,"伤口有点深。"


        

"要缝针吗?"简碌问。


        

"你怕缝针?"


        

"我有尖锐物品恐惧症,如果要缝针你就再砸我一下把我砸晕。"


        

"你这恐惧症怎么得的?"秋果儿坐到简碌身边。再次掀开他捂头的毛巾查看伤口,"小时候你妈拿针扎你了吗?"


        

其实简碌的伤口并不深,还不到缝针的地步,不过处理还是要处理的,所以秋果儿才不慌不忙地跟他调侃。


        

简碌听秋果儿提起他母亲,他淡然地回答道,"我十岁的时候我妈过世了。"


        

秋果儿连忙跟他说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并不知道这些。"


        

"没关系的,都二十年了,我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简碌言归正转再次问秋果儿,"我的伤口真的很深吗?"


        

"但不到缝针的地步。"秋果儿站起来,"要不你换上衣服我带你到附近的医院处理一下。"


        

"我刚才查了一下酒店附近,没有公立医院只有一家私人诊所,不过要提前预约。"简碌笑着对秋果儿说道。"你猜我额头上处理一下在这边要收多少诊金?"


        

"多少?"


        

"一百五美元到二百美元。"简碌回答。


        

秋果儿一听直接就跳了起来,"我的天呀,这不是抢钱吗?一百五……换算下来都一千左右了。"


        

秋果儿指着简碌的额头。"你这伤口也就是涂点红药水用消毒纱布贴一下,在国内最多几十块钱。"


        

"国外人工成本很贵。"简碌回答道,"更何况行医资格也很难考。所以收费标准要比国内高很多,也是我自己不小心。"简碌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心疼钱还是心疼自己。


        

秋果儿愤愤不平道,"那还真是抢钱。"她并不是心疼钱,只是觉得这钱花得冤枉。


        

谁说国外好的,就这一条她就觉得国外没有国内好。


        

没有医保,连病都生不起。


        

"你可以帮我处理吗?"简碌问,"我听说你是学护理专业的,之前还帮顾总缝过伤口。"


        

"没错,我确实帮顾夜恒缝过伤口。当时他伤口还在腹部,比你这个严重多了,我缝完后给他挂了几瓶消炎药水。几天就没事了。"提起这事秋果儿挺自豪的,"我可是你们顾总的救命恩人。"


        

"那么,恩人。"简碌再次把话拉回他想表达的重点,"你能帮我处理一下吗,诊金我照样付。"


        

"那倒不用,我跟你谁跟谁呀。"秋果儿让简碌在房间等着。"我去找酒店要点急救药品。"


        

几分钟后,她拧着一个医药箱进来。


        

酒店里的医药箱配备的药品还算齐全,消毒水。无敏纱布,伤口防水贴都有。


        

秋果儿动作麻利地帮简碌处理好额头上的伤,嘱咐他这两天暂时不要洗头。


        

然后,她把药品往药箱里收。


        

简碌让她先等一下。


        

"我不只伤到了额头,背上也擦破了几处地方。"


        

秋果儿收拾药箱的手停了下来,她疑惑地看着简碌。"你真的是在卫生间摔倒的吗?"


        

"真的。"一直坐床上没说话的小宇珂十分肯定地回答。


        

"你是怎么摔的,怎么又是额头又是后背?"


        

小宇摇摇头,这个他就不知道了。


        

简碌只好把自己听到小宇哭有些慌然后不小心摔倒的事细致地告诉了秋果儿。


        

"所以你是仰面摔下去的?"秋果儿开始脑补简碌摔跤的画面。当时他还光着身子……


        

这画面有些少儿不宜,她的小脸瞬间就红了。


        

"咳咳!"她清咳了一声,"把衣服脱了吧!"


        

"真的要脱?"简碌问。


        

"当然,不脱怎么帮你处理?"秋果儿说着伸手就要帮简碌脱浴袍。


        

这下轮到简碌咳嗽了。


        

"那个……等一下,我去穿件裤子。"说着,他起身从行李箱拿了一条裤子去了卫生间。


        

秋果儿,"……"所以她刚才帮他处理伤口时他是挂着空档?


        

秋果儿的脸没由来的又红了。


        

简碌在卫生间穿裤子的时候,秋果儿就坐到小宇珂的旁边,想用跟小宇珂讲话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没想到小宇珂上来就问,"果儿阿姨,你的脸怎么红了?"


        

"啊,很红吗?"


        

"嗯。像苹果一样!"小宇珂用手托着自己的小脸蛋示意给秋果儿看。


        

秋果儿的脸更红了。


        

她的窘迫连小宇都发现了,简碌肯定也都看到了。


        

哎,这可不像落落大方的她呀。


        

不行。可不能这样。


        

她正了正身子想让自己快速地恢复常态。


        

这时,床上的小宇突然捂住了小弟弟,大叫道。"哎呀呀,我要尿尿!"


        

这小孩子的尿说来就来,完全不给时间人准备。


        

他说完,捂住自己的小弟弟就往卫生间里冲。


        

秋果儿连忙奔过去阻止,"小宇,不行,你简叔叔还在卫生间里换衣服!"


        

但小宇已经推开卫生间的门冲进去了,秋果儿害怕卫生间有水小家伙摔倒,她也跟着冲了进去。


        

这不能怪她莽撞,小宇可是季溪的命根子,要是他有个什么闪失,她可交不了差。


        

卫生间里,穿好裤子的简碌连忙合上的浴衣,惊讶地看着冲进来的小宇跟秋果儿。


        

"你们这是?"


        

"小宇要尿尿!"秋果儿连忙解释,"我可没想偷看你穿衣服!"


        

这时,捂着弟弟的小宇再次大叫,"快点快点,我要尿出来了。"


        

原来是小家伙个子太矮,而酒店的马桶太高,他需要人帮忙。


        

秋果儿连忙抱起了小宇,简碌则过去帮他脱了裤子。


        

尿,准确无误地冲进了马桶里,只是秋果儿跟简碌两个人同时看到自由自在把着弟弟痾尿的小宇,神情都不自然起来。


        

特别是秋果儿,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虽然她经常跟小宇把尿,可她从来都没有当着一个男人的面给小宇把。


        

松开手走吧,她现在可抱着孩子。


        

就这么盯着,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只能在心里想:小祖宗,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