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六十三章:一日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跟顾夜恒身后刚到达目的地,她就收到了秋果儿的信息。


        

信息就一句话:简碌让我做他女朋友。


        

季溪看着这条信息研究了半天,她不知道秋果儿这是在询问还是在告知。


        

不过简碌这表白的速度倒是让她惊讶,她跟顾夜恒出门也就半个多小时,这家伙就跟人告白了。


        

她把信息拿给顾夜恒看。


        

顺便调侃道,"你看看你那可爱又能干的秘书。追女生的速度比你这老板可是快多了。"


        

顾夜恒扫了一眼信息,随后冷笑一声。


        

"怎么,你不服气?"季溪问。


        

"这只能说明简碌追求女孩子的方式太过于简直粗暴,没有一点创新。"


        

"表白这种事还要创新?"


        

"当然,简单的一句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谁不会?"


        

季溪摆了摆手指头,"No,No,No,你就不会。"


        

"我敢打赌。"季溪继续说道,"你人生中的三场恋爱,没有一场你跟人说过这句话。"


        

"收回你的打赌吧。"顾夜恒切了一声,一脸不屑地说道,"搞得我前两场恋爱你就站在旁边看似的。"


        

"虽没在帝都看,但我了解你呀。你这么喜欢我都没有跟我说过这句话,其它两位就更别说了。"


        

"所以我才说简碌没有新意,瞧我,跟你表白都是费尽心思,我多诚恳!"


        

"我们好像讨论的是速度。"


        

"那我就要说秋果儿太单纯,好骗了。"


        

季溪停下了脚步,叉着腰嘟起了嘴,"你的意思是我不单纯,不好骗!"


        

"你当然不好骗,倒是挺单纯的,别人说我女人多你就相信我女人多,别人说我不喜欢你。你就相信我不喜欢你,反正我骗你的你全不信,别人一忽悠你全信。"


        

季溪再次叉了一下腰。


        

顾夜恒却笑了,他把她拉到怀里轻揽住她的脸,不再跟她斗嘴取乐,而是认真地问起了秋果作跟简碌的事。


        

"秋果儿的这条信息是什么意思,是简单地告诉你简碌跟她表白了?"


        

"我也没闹明白,不过秋果儿对简碌是有好感的,只是她二十六岁也没谈过恋爱。"季溪扬起了小脸,问顾夜恒,"简碌这人可靠吗?"


        

"你跟他的关系不是挺铁吗,问我?"顾夜恒微微有些吃醋地说道,"四十七万的手表说送就送,圣诞节也是送的爱心手套,而且你们两个背着我不知道说了多少悄悄话。我倒想问你我放一个这样的秘书在身边可不可靠?"


        

"作为秘书他绝对可靠。"季溪笑着说道,"就算我巴心巴肝地对他好,关键时刻他还不是跟你通风报信。"


        

"那就行了。"


        

"可是恋情不一样呀。"


        

"再不一样那也是他跟秋果儿的事。你呀不用操太多的心,再说这个时候你能告诫秋果儿说让她不要答应简碌吗?"


        

"不能。"


        

"那你是不是操太多心了?"


        

"确实。"


        

顾夜恒拍了拍季溪的头,"不要做季妈妈要做季少女!"


        

"少女怎么做?"


        

"直接回复三个字:扑倒他!"


        

季溪还真的听从顾夜恒的建议给秋果儿回了三个字。


        

扑倒他!


        

隔着屏幕她都能感受到秋果儿的脸红心跳加尖叫。


        

也许这就是率性人生。


        

她曾经所向往的人生。率性而为,什么都不去想,感受当下最原始的心跳。


        

发完信息后,她上前牵住了顾夜恒的手,抬头看着这所大学的校门,然后她对顾夜恒说道,"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母校吧!"


        

"好!"顾夜恒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季溪的脑门,然后走到校门旁边的警卫室里,从一排架子上取下一本册子递给了季溪。


        

"这是什么?"季溪问。


        

"这所大学的地图。"说着。他把一枚硬币投进了一个箱子里。


        

季溪看着他这一系列操作,又看了看手上的册子。


        

所以,顾夜恒的介绍到此结束。


        

"地图又不是历史。我想知道的是这所大学的前世今身。"季溪把册子拿在手上晃了晃,拒绝顾夜恒的敷衍。


        

"你打开这本地图就能了解这所大学的前世今身。"顾夜恒鼓励季溪将册子打开。


        

季溪照做了。


        

她把册子打开,歪着头查看。


        

但她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册子上就是一副这所大学的鸟览图,上面标注着她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然后分区域介绍了一下各个学院的所在及每橦建筑物的名称。


        

她又把册子的背面翻过来看。背面除了一个这所学校的校徽外,什么都没有。


        

"我什么都没有发现,你是不是又想借机逗我?"


        

"你没发现是因为你观察不仔细。"顾夜恒伸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下。"你把这几个单词的首字母重新拼一下,看是什么?"


        

季溪仔细地拼了一下,很快她就拼出了一个单词,"钥匙!"


        

"是的,这就是这所学校的前世,它是一把钥匙。开启人类智慧的钥匙,这所学校的第一任校长,也是这所大学的创始人。在创校之初把一把金钥匙埋在这所学校的某处,所以这所学校每年校庆都有一个非常隆重的活动,那就是全校学生在没有建筑物地地方寻找这把钥匙。"


        

顾夜恒的手指又在地图上指了一下,"而寻找钥匙的线索就在学校的图书馆某一本书里。"


        

"所以这是一张寻宝图!"季溪回头看了一眼警卫室,这时警卫室里又走出一男一女,跟季溪和顾夜恒一样,一看就像是来这里旅游的游客。


        

"你们学校还兼营密室寻宝业务吗?"


        

顾夜恒哈哈一笑,"你这么快就识破了校方的把戏。对,这里面确实有人为的痕迹,不过这就是这所学校的动机,因为它最热门的专业是自媒体,媒体人的最大特点就是制造噱头。"


        

"那你大学学得什么专业?"季溪问。


        

"我学得就是自媒体。"


        

季溪惊讶地张大嘴巴。她一直以为顾夜恒学的是商科。


        

因为不管是云慕锦那边还是顾家这边都是经商。


        

顾夜恒见季溪一副吃惊地样子,笑着问道,"你该不会不知道我是学自媒体的吧?"


        

季溪摇头。"我不知道。"


        

"你可真是一个可爱的老婆。"顾夜恒捏了捏季溪的小脸,"所以你今天得陪我一起到学校图书馆找藏宝图的下落。"


        

"啊!"


        

顾夜恒目光如炬地看着前方,把手指捏着卡卡响。发狠地说道,"这次回来我得来票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