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六十七章:再次偶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婚纱照一共拍了两天,季溪不知道成片怎么样,反正她是累个半死。


        

不过过程还是挺有趣的,特别是小宇非要参与进来的时候,季溪是一边哭笑不得一边又觉得很温馨。


        

拍完婚纱照,季溪以为他们的这趟国外之旅应该结束了。但顾夜恒告诉她,明天他们将飞往另外一个城市。


        

"团队也要去吗?"季溪问。


        

顾夜恒摇头,"他们直接回去,我们五个人去。"


        

"旅游?"之前并没有听顾夜恒提起呀。


        

"不是,是想带你跟小宇回一趟……怎么说呢,应该算是我后来的家吧。云慕锦女士离婚后带着我去了觅林岛,在哪里她认识了我现在的继父,后来我就跟她到了那个城市,我继父是一个酒商。他有很多庄园,玫瑰庄园就是他跟我妈结婚后的房子。"


        

季溪听明白了。


        

这样说来顾夜恒说的那个玫瑰庄园确实能算是顾夜恒的第二个家。


        

"琳达是在那儿出生的?"季溪问。


        

顾夜恒点头,"是的,不过琳达在哪里也没有待多久,上小学的时候她随继父搬进了城里。"


        

"你继父是一个很富有的人吧?"季溪还从来都没有问过顾夜恒的继父的事情,现在提及这个人。她难免好奇。


        

顾夜恒想了想,"怎么说呢,从长远的发展来看,我继父的资产要比恒兴强大,恒兴集团的发展要受很多外部的影响,而我继父是一名酒商,他有很多种植园和酒工厂,他的发展只受天气的影响。"


        

顾夜恒说了一个葡萄酒的品牌。


        

季溪顿时瞪大了眼睛,"你继父经营的酒庄产的酒居然是十大品牌之一?"


        

"他还有其它品牌。"


        

"其实我这个婆婆要比谨森哥的母亲要幸福。"季溪是真的这么觉得,虽然第一任丈夫婚内出轨在外面生了一个孩子,但是她后来也找到人生的伴侣。


        

但夏月荷就不一样,为了自己的儿子不惜跟另外一个不可能的人在一起。生了孩子也不能留在身边,到了晚年身边除了顾谨森,连一个疼惜她的人都没有。


        

顾夜恒也认可季溪的说法,他也觉得自己的母亲就目前的状态是幸福的,只是她没有意识到而已,总是去思量太多东西,防御太多东西,让自己徒生怨念。


        

"你继父是头婚吗?"季溪又问了一个她想知道的问题。


        

"不是,我继父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不过他的妻子因病去世了,认识我母亲的时候他都单身了五年,他有一个儿子,我们都叫他戴维斯,戴维斯不管酒庄的具体的事情,他只做葡萄酒的推销。"


        

"也就是说你还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


        

"我跟戴维斯只见过一次面。"顾夜恒无奈地笑了笑。"他跟云慕锦女士关系并不好。"


        

"为什么?"


        

顾夜恒看着季溪,他没有回答。


        

季溪瞬间就明白了。


        

云慕锦连做一个母亲都不合格,怎么可能会做好一个继母。


        

季溪决定最后问一个问题。她对顾夜恒说道,"那个戴维斯住在玫瑰庄园吗?"


        

如果是,也就是说这次过去她将要面临着跟一个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大伯大交道。


        

顾夜恒摇头。"戴维斯全世界飞没有固定的住所,而且我刚才也说了我跟他只见过一次面,还是在云慕锦跟我继父的婚礼上,所以他不可能住在玫瑰庄园,他甚至都没有来过玫瑰庄园。"


        

"那他跟你继父的关系也挺紧张的。"季溪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因为顾夜恒的继父再婚后跟云慕锦在玫瑰庄园生活了几年,而这几年顾夜恒并没有见到过这个戴维斯,这也说明戴维斯从来都没有出现在父亲再婚的这个家庭里。


        

关于顾夜恒继父及继父儿子的事季溪跟顾夜恒只聊了这么多。


        

季溪想,反正她回到国内。跟顾夜恒的继父和那个叫戴维斯的男人也不会有交集。


        

了解这么多也就够了。


        

跟团队的人分开后,季溪跟着顾夜恒带着儿子还有秋果儿与简碌一行人登上了去玫瑰庄园所在城市的火车。


        

乘坐火车是秋果儿的提议,她觉得既然是来旅游就不要太赶时间。坐在火车上慢慢地欣赏异国他乡的景色。


        

可惜时止初冬时季,沿途也没什么风景可看,秋果儿上车后就靠在简碌的肩膀上呼呼大睡。


        

小宇倒是精力充实,上车后对一切都很好奇,而且六七个小时的车程他也坐不住,拉着季溪一节车箱一节车箱地走动。


        

可能是因为在国外的原因。这趟开往目的地的列车并没有多旅客,季溪带着小宇在车箱里穿梭倒是没有给任何人带来不便。


        

在走完车箱准备返回时,季溪又看到了那天在酒店门口见到的那个年轻人。


        

这么冷的天。他依然穿着一条破洞牛仔裤,只不过这次他的单肩背换成一个行李箱,而他座位旁边则放着一个琴盒,里面的吉他已经拿了出来,他一边弹唱着一边在一张乐谱纸上记录着什么。


        

因为是最后一节车箱,里面就他一个人。所以他的弹唱声很大,也成功地吸引了小宇的注意。


        

"妈妈,我们去看看。"小宇拉着季溪把她往年轻男孩子身边带。


        

年轻男孩并没有因为小宇跟季溪的出现而停下弹唱。他依然故我,不过季溪觉得她跟小宇的到来似乎有些打扰到对方。


        

她想拉着小宇离开,但小宇并没有一点想走的意思。


        

不仅如此,他还主动跟年轻的男孩搭讪。


        

"哥哥!"他奶声奶气地喊了对方一声。


        

对方看了小宇一眼,用手指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示意他坐在对面不要讲话。


        

小宇就喜滋滋地往座位上爬,自己坐好后还拍着旁边的座位让季溪坐下来。


        

季溪朝男孩子投出一个抱歉的微笑,然后挨着小宇坐下。


        

男孩继续弹唱着,不过他弹唱着只是一些旋律,哼唱过后他就把旋律记录了下来,看样子像是在创作。


        

季溪没由来的开始紧张起来,她生怕今天自己跟小宇的突然打扰阻碍了一首世界名曲的诞生。


        

幸好小宇很乖。坐下来后只是认真地听着。


        

不一会,男生似乎谱完曲了,他把吉他放进了琴盒里。然后用中文跟季溪打招呼,"你们是来旅游的吗?"


        

季溪没有想到对方会说中文,她试探性地问道。"你是炎夏人?"


        

"是的。"男孩回答,他把目光投向小宇,"你很喜欢音乐吗?"


        

小宇连忙点头。


        

"那我把这个送给你。"他说着从自己随身背的一个小包里拿出一个音乐盒递给小宇。


        

小宇用眼神询问着季溪。


        

季溪连忙说道,"这个似乎太贵重了!"她把音乐盒推了回去。


        

两个人只是萍水相逢,她怎么好意思收别人的东西。


        

男孩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只是很喜欢这个小孩。"说着,他把音乐盒放在桌子上,然后拧着行李走了。


        

季溪连忙站起来,"不好意思,如果是我们打扰了,我们可以马上走。"


        

"不是的,是我到站了。"


        

这时,火车广播果然在通报到站信息。


        

季溪松了口气,她连忙让小宇跟对方说谢谢。


        

小宇站起来跟对方挥手,奶声奶气地说道,"谢谢哥哥,哥哥再见。"


        

男孩回头朝小宇笑了笑。


        

这一笑又给了季溪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疑惑地挠了挠头,在男孩准备往出口走的同时,她把疑惑问出了口。


        

"等一下小弟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应该没有。"男孩朝前走了一步然后停下来回身对季溪说道,"我叫庄羽非,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季溪摇摇头。


        

男孩耍酷地一笑,"总有一天你会听到我的名字的。"


        

说完,他做了一个回见的手势,拖着他的行李箱跟吉他走向了出口。


        

季溪以为这个叫庄羽非的男孩跟自己的关系顶多也就是一场旅途中的邂逅。


        

她的似曾相识也只是她的一种错觉,但没想到这种错觉也是一种直觉。


        

因为对方身体里有二分之一的血脉是与她相同的。


        

她并不是孤单一人,这世上她还有亲人。


        

只是这些亲人是带着利刃朝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