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七十章:索菲亚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话是秋果儿打来的,打的是网络电话。


        

季溪以为是小宇醒了想找妈妈,没想到电话一接通就听到秋果儿发抖的声音。


        

"你们快回来吧,这橦房子太可怕了,闹鬼!"


        

"闹鬼?"季溪连忙夺过手机,看着手机里的秋果儿。


        

此时的秋果儿披头散发的,而且还是在一个很黑的屋子里,微弱的亮光照在她脸上很是诡异。


        

"小宇呢?"季溪急切地问。


        

"在呢!"秋果儿颤颤微微地伸手从旁边把小宇拉了过来。


        

此时的小宇一脸懵懂的样子。可能他自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秋果儿,你是不是在闹?"季溪以为是秋果儿在搞恶作剧,以前她就经常跟小宇玩这种把戏,视频聊天的时候做一些稀奇古怪的设定,目的就是逗小宇开心。


        

只是之前搞这些明堂时,她都会提前给季溪打招呼。


        

例如等一下我跟小宇会扮成吃人的怪兽之类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是在闹,是真的。"秋果儿的神情不像是在演戏,她急切地说道,"你们快回来吧,我一个人带着小宇有点害怕。"


        

秋果儿把镜头对准小宇,小宇虽然还是一脸懵不过也露出害怕的神情,他对季溪说道。"妈妈,我听到有人在哭!"


        

季溪连忙安慰了小宇几句,示意顾夜恒他们得马上回去。


        

顾夜恒起身跟女警告别,说家里还有孩子要回去照看。


        

"孩子在玫瑰庄园吗?"女警问。


        

"是的,他跟我们的一个朋友在一起。"


        

"哦,那可不妙了!"女警摇着头说道,"这两年索菲亚的情况是越来越不好,她如果看到你们的孩子可能会误以为是她的孩子回来了。你们得把孩子看紧一点。"


        

简碌跟季溪翻译,季溪听完再也坐不住了,拔脚就往外跑。


        

十分钟后,他们回到玫瑰庄园,屋子里没有灯四周安静极了。


        

季溪想肯定是秋果儿害怕于是把房子里的灯关了带着孩子躲在一个角落里。


        

想到此时秋果儿跟小宇两个人在房子的某一处相拥着瑟瑟发抖,她的心就揪了起来。


        

奔到大门口她就朝里面大喊,"果儿,果儿,我们回来了!"


        

半响,才听到屋子里有咚咚咚下楼的声音。


        

然后灯亮了,门也被打开了。


        

秋果儿抱着小宇惊魂未定地看着他们,在见到季溪的那一瞬间,秋果儿眼泪都快下来了。


        

"你们终于回来了,妈呀,这房子闹鬼!"她把小宇递给季溪,然后扑到了简碌的怀里求安慰。


        

顾夜恒率先走进屋子里。他先是四处查看了一下,因为国外经常有入户行窃的事件发生,他担心是有人闯入了。


        

他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异常。


        

于是他回到客厅问秋果儿,"你是看到什么东西了吗?"


        

"嗯。"秋果儿捧着简碌帮她倒的一杯热茶,回想着之前的那一幕,"我在楼下卫生间里洗澡,刚洗完准备穿衣服就看到有一张脸趴在卫生间的窗户上,当时差点把我吓晕了。"


        

"后来我想到小宇还在楼上睡觉,套上衣服我就往楼上跑,到了小宇的房间后我把小宇叫醒了,让他陪着我到楼下转了一圈,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我们就听到有人在哭。"小宇见缝插针地回答了一句。


        

然后还学别人哭的样子。


        

"果儿阿姨吓坏了,我是男子汉我没有哭!"他对季溪讲。


        

季溪连忙把儿子抱在怀里表扬,"我们小宇捧捧的,这么小就能保护果儿阿姨了。"


        

小宇一脸骄傲,"爸爸说了世上没有鬼。"


        

季溪看了顾夜恒一眼,至从跟顾夜恒结婚后小宇的胆子还真的变大了不少,这也是因为小宇晚上想上厕所时总是过来他们的房间叫醒她。


        

每每这个时候顾夜恒就陪儿子去,然后在卫生间里跟他科普一下世上并没有鬼。男子汉要自己上厕所的知识。


        

秋果儿摆着手说道,"就算不是闹鬼这房子也有问题,真的,刚才我洗澡的时候那张脸就贴在玻璃上。虽然我分不清是男是女,但一定有人在偷窥我们。"


        

"可能是恶作剧。"季溪再次看向顾夜恒,"今天达克大叔用农用车把我们从火车站接回来的时候镇上肯定有人看到了,就算没人看到也有可能是达克夫妇去采购食材的时候告诉了镇上的人我们回来了。于是以前总是喜欢跟顾夜恒搞恶作剧的那几个家伙又过来搞恶作剧了。"


        

"应该不会吧。"简碌提出不同的意见,"顾总的同学现在也都三十几岁了,这么大的人还搞这么幼稚的恶作剧?"


        

"谁知道呢,也许是一种欢迎他的方式。"季溪说道,"有些地方的人就喜欢用这种方式表示他们的热情。"


        

顾夜恒一直没有说话。


        

季溪让他发表意见。


        

"我去一下达克家。"顾夜恒站了起来,然后嘱咐简碌,"你在屋子里保护一下她们。"


        

"我跟你一块去!"季溪也站了起来。


        

"不用了,你就留在家里,小宇也该洗澡了,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顾夜恒说着就出了门。


        

季溪回眸看了一眼秋果儿,问她有没有好一点。


        

秋果儿点点头,"你们在我就不害怕了。"


        

"那我给小宇洗澡去吧!"季溪说着抱起小宇朝卫生间走去。刚到卫生间门口她就看到有一双眼睛正从卫生间朝外的窗户缝里往里看。


        

季溪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它是绿色的!


        

她尖叫一声连忙跑出来,指着卫生间对简碌说道,"它在。它还在!"


        

"在哪里?"


        

"在卫生间里,趴在卫生间窗户上。"季溪大声说道。


        

小宇并没有看到那双眼睛,不过在季溪的感染上他也十分害怕,紧紧地搂着季溪的脖子,把头埋进了她的怀里。


        

简碌连忙打开门奔出去,他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鬼在搞恶作剧。


        

简碌奔出去不一会儿,门口突然闯进来一个疯疯颠颠的女人,她尖叫着朝季溪奔了过来。


        

季溪听到她嘴巴里发的声音是一个英文单词:孩子!


        

"孩子。我的孩子!"女人一半疯狂一半惊喜,脸因为极度的兴奋变得有些扭曲变形。


        

秋果儿那见过这种阵仗,对方一冲进来她就跳到了沙发上,叫的声音比女人的声音还要大。


        

季溪见对方直接是朝她冲过来的。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可是她身后只有一个地方可以逃,那就是卫生间。


        

出于对孩子的保护,季溪下意识地就奔进了卫生间,然后快速地锁上了门。


        

这时,那个疯女人也奔到卫生间,她不停地叫喊着孩子不停地砸门。


        

客厅里,秋果儿停止了尖叫。她开始呼喊简碌。


        

"简碌,快回来了,有人进来了,有人进来了!"


        

"妈妈。我怕,我怕!"小宇也开始哭。


        

季溪一边用身体抵住门一边安慰小宇,"不要怕,妈妈在呢,没事的。"


        

可这个疯女人又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呢?


        

季溪突然想到了索菲亚。


        

她,该不会是索菲亚吧?


        

"索菲亚!"她隔着门喊了对方一声。


        

"索菲亚!"是顾夜恒的声音,他可能是听到动静又折返回来了。


        

索菲亚安静了下来。


        

季溪把耳朵贴在卫生间的门板上仔细地听外面的动静。


        

那个索菲亚似乎从卫生间的门口走开了,然后就听见她十分虚弱地喊了一声Kevin。


        

看来她认出了顾夜恒。


        

"Kevin,我们孩子没了!"


        

虽然索菲亚从卫生间门口走开了一些,但她跟季溪的距离还是最近的,所以这句话季溪听得是真真切切。


        

她虽然英文表达能力不是很好,但这一句她还是听得懂的。


        

Kevin,我们孩子没了?她在说什么?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吵杂声,好像是达克夫妇赶了过来。


        

他们叫着索菲亚的名字,让她回去。


        

但是索菲亚一直叫着顾夜恒的英文名。


        

季溪把小宇放下来。让他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索菲亚紧紧地拉着顾夜恒的手,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披散着,哭得像个泪人似的。


        

"Kevin!"


        

"Kevin!"


        

"顾夜恒。"季溪说道,"你帮达克夫妇把索菲亚送过去吧。"


        

听到季溪说完,达克夫妇一个劲地给她道歉,说着对不起太太。对不起太太。


        

顾夜恒看着索菲亚这个样子也是心生怜惜,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他少年时的一个朋友,于是他点点头温柔地对索菲亚说道,"我送你回去吧,索菲亚!"


        

索菲亚听话地点点头,她拉过了顾夜恒的手,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顾夜恒只好抱起她,跟着达克夫妇出了门。


        

索菲亚被带走后,秋果儿连忙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她奔到季溪身边问,"什么个情况?"


        

"是达克夫妇的女儿索菲亚,她的孩子淹死了所以她……"季溪指了指自己的头。


        

"天呀,这么可怜!"秋果儿看着门外,"就算是可怜,但是吓人是真吓人。"


        

季溪拍了拍自己的胸,刚才她也差点吓死。


        

当然,更吓人的还是索菲亚的那一句我们孩子没有。


        

索菲亚的孩子是顾夜恒的吗?


        

季溪很想知道这件事,但是她又害怕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