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七十二章:再次脸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计划顾夜恒带季溪跟简碌他们在这座小镇上落脚两天,然后大家一起飞回国。


        

到了小镇后的第二天,按道理顾夜恒这个"当地人"就应该领着他们四去看看,吃点当地的美食。


        

但,第二天顾夜恒不见了,负责带大家逛的人变成了简碌。


        

简碌对季溪说。"顾总陪达克一家把索菲亚送到市里的大医院检查了,对顾总来说达克一家算是顾总的亲戚,他出面帮忙也是应该。"


        

未了,他还劝季溪两句。


        

季溪心想这事顾夜恒何必让简碌来传达呢,直接跟她说她又不会真的闹翻天,再说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谁没有年少冲动的时候,更何况他之前并不知情。


        

认真解释解释。她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为了不让简碌看出端倪,季溪表现的很是担心,问了一些索菲亚的情况,还给顾夜恒发了一条短信,让他不要担心她跟小宇。


        

"索菲亚很是可怜。你得多关心关心她。"


        

看,她多么的善解人意。


        

但顾夜恒并没有回他的消息。


        

这一点让季溪有些不爽。


        

更让季溪不爽的是下午的时候袁国莉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网上又曝出了关于她的事。


        

"这些人有完没完?"季溪这下可就生了气,她站在大马路牙上开始数落国人的素质。


        

"我跟他们熟吗?这一天天的像是查户口似的,怎么?人都不能有点秘密?"


        

"行行行,他们爱曝什么料就曝什么料,你也别管了,就让他们使劲的糙,我到底看看他们这些人整天抓着我身上的那一点事不放能得到什么好?"


        

"是他们家的祖坟上能冒青烟还是出门能被车撞,真是闲不死他们这些人!"


        

"父亲不详怎么了?难不成这帮人准备向科研机构举报,让他们把我弄到研究室里研究研究,看看我是不是外星物种?"


        

"帮我打寻亲启示。我委托他们了吗他们这么帮我操心?"


        

袁国莉告诉她,这帮人中有一部分是她的粉丝,说是众筹给她寻亲。


        

此刻季溪才能真真地体会到为什么有些爱豆最后被自己的一帮粉丝给弄糊。


        

原来没有脑子的粉丝真的是人间最为致命的杀伤性武器。


        

"那个……季溪,我们这边真的不要管吗?"


        

"这些事管得过来吗?"季溪联想到顾夜恒的事情,"而且本来就是事实,如果真的帮我找到了生父,我会跟他们说一声谢谢的。"


        

"好吧,那公司这边就静观其变了。"袁国莉知道季溪气还没顺,于是岔开话题问她旅行的事。


        

"我们正在顾夜恒以前生活过的小镇上游玩,明天就回去。"


        

"这么说你肯定见到了不少他以前的朋友?"


        

"是的,见到了,但是语言不通。"季溪叹了口气,"我当初就是英文不好才选择中文系的,早知道要出国以前应该好好学一下英文。"


        

"有顾夜恒在身边怕什么?"


        

"是呀,怕什么呢?"就怕他什么都不肯说。什么都不愿意说。


        

这些不好的情绪季溪没有再袁国莉面前继续表露,两个人又随意地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这时,简碌走到她身边。告诉她,顾夜恒回来了。


        

季溪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


        

"索菲亚也回来了?"她问。


        

"这个不太清楚。不过顾总出了一点事。"


        

"出什么事了?"季溪一下子紧张起来,她虽然怨顾夜恒瞒着她一些事,但是她可不希望顾夜恒在这里出任何的事。


        

他可是她的丈夫!


        

简碌连忙安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脸受了点伤。"


        

"脸受了一点伤?"季溪狐疑地看着简碌,"他不是陪着达克一家送索菲亚去医院了吗,脸怎么会受伤?"


        

"这个等一下见到顾总,你自己问他。"简碌把自己撇了出去。


        

因为他也不好解释顾夜恒脸上的伤。


        

如果实话告诉季溪,顾夜恒今天是去找当年的那个以他的名义欺负索菲亚的人。然后为了问出真相他跟对方干了一架,那这事可真就没玩没了。


        

很快,顾夜恒回来了。正如简碌所说他脸上受了一点伤,嘴角破了皮有一侧的眼眶也是乌青。


        

"你这是被人打了吗?"季溪一眼看穿,她心疼地打量着顾夜恒,然后又去检查他的手。


        

他的手背也有淤青。


        

简碌站在顾夜恒旁边等着他怎么解释。


        

顾夜恒解释的很合理,他送索菲亚去的是精神病院,那里全是疯子。所以就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疯子给揍了。


        

"不过他也很惨,因为打架这一块我还没有输过。"顾夜恒在季溪面前亮了亮拳头。


        

季溪还是气不平,"他们怎么不把那疯子关起来。就任凭他出来打人?"


        

"会关起来的。"顾夜恒轻轻拍了拍季溪的后背,"你就不要这么生气了,我们是来游行的,开心一点。"


        

季溪勉强挤出一丝笑。


        

最后她向顾夜恒打听索菲亚的情况。


        

"我的建议是让达克一家带着索菲亚离开这里,索菲亚还很年轻,只要她积极地配合医生的治疗。我相信她会好起来的,也能重新开启自己的生活。"


        

季溪点点头,她想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


        

不过。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怪怪的,感觉像是吞了一只苍蝇。


        

但是她也知道,这只苍蝇,她不吞也得吞。


        

因为从顾夜恒的反应来看,他并不知道索菲亚怀孕的事情。


        

他也没有错,如果硬有错就是不该在年少时偷吃不该吃的禁果。


        

但是这种事谁能控制得住,少年嘛,就是冲动的代名词。


        

希望顾夜恒以后不要犯这种冲动的错误。


        

季溪看了一眼顾夜恒,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跟秋果儿讨论晚上到镇上那家餐厅去吃饭。


        

顾夜恒见季溪被糊弄过去,不免松了一口气。


        

几个人继续在小镇里逛。


        

简碌瞅到季溪跟秋果儿带着小宇在店里买纪念品的机会,偷偷地问顾夜恒。


        

"那个家伙承认了吗?"


        

"嗯。"顾夜恒点了点头,跟简碌讲了一些细节。"不过他并不知道索菲亚怀的孩子是他的,他以为那孩子是索菲亚跟别人的。你知道这个小镇的女孩子到了高中差不多都初经人事。"


        

"我知道,十八岁还是一个处对她们来说是一种耻辱。"简碌耸了耸肩。"果然东西方文化有差异。"


        

"也有保守的女生,其实索菲亚就是一个很保守的女生。"顾夜恒回想过去,"她在我面前永远都是一副很害羞的样子。"


        

"那是因为她喜欢你。"简碌一语道破。"如果她不是喜欢你,她也不会听从那坏小子的话全程闭着眼睛。"


        

顾夜恒没有说话,对于索菲亚他是感到抱歉的。


        

简碌却问他,"顾总,你以前有没有喜欢过她,我是说那怕是一点点心动?"


        

"喜欢自然是喜欢的,就像我喜欢你一样,但从未心动。"顾夜恒说完抬眸在店子里搜寻季溪的身形。


        

他现在只为一个人心动,那就是季溪。


        

此时的顾夜恒,脸上终于挂上了笑意。


        

秋果儿跟季溪两个人在纪念品店选商品时总会时不时地朝店外瞅两眼,她觉得今天一整天简碌都怪怪的。


        

但是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现在看到简碌又跟顾夜恒两个人在外面嘀嘀咕咕,她就忍不住问季溪了。


        

"这两个人男人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季溪也瞅了外面一眼,她心里想怎么秋果儿也能觉察出异样?不过她上却说道,"能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我总觉得吧有事要发生。"秋果儿坏坏一笑,"你说会不会是顾夜恒跟简碌两个人在谋划着跟你求婚的事。"


        

"跟我求婚?"季溪想秋果儿肯定还是小姑娘,居然能想出这么奇幻的事情来。


        

她都跟顾夜恒把结婚证扯了,还需要求婚?


        

秋果儿并不这么觉得,"对呀,求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虽然你跟顾夜恒领了结婚证,可是他并没有向你求婚呀,最起码没有单膝跪地向你承诺会爱你一生一世。"


        

"这个有这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生活要有仪式感。"秋果儿撞了撞季溪,"你看顾夜恒都带你出来拍结婚照了,他肯定也想到了求婚这一环节。你看看,这里呢是他妈妈改嫁后生活的地方,也算是他的第二故乡吧,在这里跟你求婚很有纪念意义。"


        

秋果儿还指着外面让季溪看,"你看教堂就在哪里。"


        

季溪看了一眼教堂又看了一眼顾夜恒。


        

她倒是有些期待了。


        

秋果儿提醒道,"等一下如果顾夜恒建议跟你一起到外面走走,你可不要煞风景,也不要管小宇,小宇有我呢。"


        

"你的意思是我要表现的自然一点?"


        

"当然了。"


        

季溪再次看向店外。


        

她突然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