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八十二章:一起吃个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按响门铃后,季溪没有等常劢行过来开门就直接推门而入。


        

"常劢行先生,门怎么开着?"


        

当她见到候天赐的时候还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哎呀,原来天赐小姐也在!"


        

季溪觉得自己的这段表演如果进行演技评级的话应该会得个优。


        

果然,常劢行跟候天赐两个人都没有觉察出季溪已经在门后偷听了许久。两个人只是把表情收了收。


        

特别是常劢行还笑着迎了上去,"你还真的来了!"


        

"当然,因为有事要找你。"季溪笑着看向候天赐,"我没有打扰到两位吧?"


        

"没有。"常劢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季溪进来,"天赐过来是给我送衣服的。"


        

他说着指了指放在沙发上的一件外套。


        

那是上次常劢行披在季溪身上的外套。


        

季溪哦了一声,她又转向候天赐,这次她向候天赐发出了邀请。


        

"天赐小姐,上次你邀请我去看GC的秀,我还没好好感谢你。正好我跟常劢行先生有点事要谈,要不这样,我做东,天赐小姐跟常劢行先生赏个脸一起吃个饭?"


        

"现在?"常劢行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才四点钟。"


        

"正好,先找个地方喝点茶然后吃饭。你们两位有其他行程吗?"


        

"没有。"常劢行笑着回答。


        

候天赐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常劢行一眼。


        

季溪觉得候天赐看常劢行的这一眼包含了很多复杂的情感。


        

他们应该不仅仅是从小认识。


        

所以想搞清楚常劢行之前的行为得从候天赐这边下手。


        

如果常劢行真是因为跟顾夜恒有过节才做那些事,那这些过节肯定是一个误会。


        

因为顾夜恒一开始并不知道常家,也不认识常劢行。


        

候天赐没有反对,常劢行也说没有其他安排,于是三个人出了酒店做上了季溪的车。


        

季溪有心试探,所有直接把车开到了上次碰到常劢行的那家茶馆。


        

她还选了上次常劢行坐过的地方。


        

"常劢行先生来过这个地方吗?"季溪一边用热水帮众人暖茶杯一边问。


        

常劢行所狡猾地绕开了这个问题,他反问季溪,"这个茶馆很有名吗?"


        

"在帝都应该算有名。"季溪把用热水冲过的紫沙茶杯翻转过来,把泡好的茶斟上。


        

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两人喝茶。


        

"能在这条街开茶馆的,如果生意不好也开不下去。"季溪故意说道,"上次天赐小姐公司的发布会不就是在前面的大会场召开的吗。"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我之前来过这里。"


        

"跟天赐小姐?"


        

"不是,跟别人。相比茶,天赐更喜欢喝咖啡。"常劢行成功地把话题绕开。


        

季溪没有穷追不舍而是看向候天赐,"那我今天是不是请错地方,天赐小姐喝不惯的话,我们再点一壶花茶?"


        

"不用。"候天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其实常劢行记错了,茶跟咖啡我都喝,反正都是苦滋味没什么区别。"


        

她说这些话是表情十分平静,跟之间她在酒店房间质问常劢行时所表现出来的情绪截然不同。


        

但季溪觉得,刚才在酒店房间里的候天赐更真实一些。


        

现在的候天赐已经竖起了屏障,她只是在扮演自己而非她真实的自己。


        

这对季溪接下来的套话之旅很不利。


        

季溪端起茶杯也轻饮了一口,带着香气的茶水润完喉咙后,她想到了一件事。


        

"天赐小姐,你知道吗?"她放下茶杯看向候天赐。"之前我带着我小叔子顾谨森参加你的生日派对其实是有其他目的的。"


        

这句话成功吸引了候天赐的注意,她警惕地看着季溪,"什么目的?"


        

"我呀想把我那个小叔子顾谨森介绍给你当男朋友!"她说完。微笑着扫了一眼候天赐的表情。


        

候天赐依然保持着高冷,不过等季溪说完后她的目光还是在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坐在她对面的常劢行。


        

常劢行倒是很自然,端杯喝茶微笑不语仿佛这事跟他没有关系。


        

不过。确实也没有关系。


        

候天赐的眸子里顿生了失意之色,她哦了一声算是对季溪这番话做出了自己的回应。


        

季溪是过来人,自然是从候天赐的这些微表情里看出了端倪,看来候天赐跟她想的一样,确实是喜欢常劢行的。


        

所以想要知道常劢行为什么一会儿为了使命要娶她一会儿又觉得不合适又拿她当妹妹这件事,从候天赐寻找突破口是对的。


        

季溪继续问候天赐,"天赐小姐对顾谨森的印象怎么样?"


        

"我没怎么注意。"候天赐低头喝茶,回答的是云淡风轻。


        

季溪露出不相信的表情,再次追问。"怎么会没注意到他,我那小叔子也是妥妥的一个美男子,放在人堆里可是耀眼的很。是不是天赐小姐不太好意思?"


        

她不等候天赐回答继续说道,"没关系的,就算没有印象多接触几次也会有印象的。"


        

说着倾身向前试探地问候天赐,"天赐小姐,你不介意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他吧?"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我的联系方式很多人都有。"候天赐终于把目光投向了季溪。"只是季溪小姐的那个小叔子不见得对我有意思,你把联系方式给他,我怕他会为难。"


        

"听天赐小姐的口气。看来你确实对我们家小叔子没什么印象。"季溪微笑着把身体靠到了椅背上,有些可惜地说道,"行吧,我也就不当这个媒人了,只不过我有些好奇。"


        

"好奇什么?"问她的人是常劢行。


        

他终于加入了聊天的行列。


        

季溪转过脸看着他,回答道。"好奇天赐小姐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常劢行先生好像跟天赐小姐很熟,你知道吗?"季溪问完马上把目光投向了候天赐。


        

候天赐一直垂着目光。


        

常劢行没有回答,而是再次跟季溪强调。"季溪小姐,我跟你说过了,以后不要叫我常劢行先生直接叫我的名字,或是喊我劢行哥也行,喊全名还带着先生称谓,显得很疏远。"


        

"可能季溪小姐想跟你保持距离,你又何必在意这些细节!"候天赐没头没脑地怼了常劢行一句。


        

常劢行并不生气,反而问季溪,"季溪,你是这样想的吗?"


        

季溪笑了笑,她确实想跟常劢行保持距离,但现在她除了要弄清常劢行不合常理的行径外。最主要的目标还是想让他投资自己的新项目。


        

所以这尊佛还是不能得罪的。


        

最后季溪给了一个理由,"我只是觉得这样称呼更顺口,并没有刻意想跟常劢行先生保持距离。"


        

"你看。并没有。"常劢行对候天赐摊了一下手。


        

候天赐笑了笑,"看来是我理解错了。"说完她转身面向季溪,对她说道。"你说你那天参加我的生日派对是想把小叔子介绍给我?"


        

"是的。"这确实是事实。


        

"我对他确实没什么印象,不过我对他这个人倒是感兴趣的。"候天赐难得再次朝季溪展开笑容。


        

"而且还听季溪小姐你说他是一个美男子,我想你肯定没有夸张,因为你老公顾夜恒长得就挺帅的。"


        

"天赐小姐喜欢帅哥?"


        

"谁不喜欢帅哥呢!"候天赐看向常劢行,"你说呢,常劢行?"


        

她把常劢行三个字咬得很重。


        

常劢行只是微笑,没有发表意见。


        

候天赐看不到常劢行的反应,于是对季溪说道,"季溪小姐,明天我要搬家,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的那个小叔子过来帮一下忙。"


        

季溪没有想到候天赐一上来就给她出了这么大的一个难题,她说出之前想介绍顾谨森给候天赐认识只是为了试探候天赐的反应。


        

但知道候天赐的心意后,她那句不会再当媒人也是说的实话。


        

她是真的不会再搓合这件事了。


        

必定候天赐心以所属。


        

但现在候天赐似乎想拿顾谨森来刺激常劢行,这可怎么办,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季溪选择了后者。


        

"天赐小姐不是说对他没有印象吗?"


        

"以介绍男朋友的标准来说我对他确实没有什么考量的印象,不过上次我们在台球室打赌的时候,他好像是站在常劢行你一边的。"候天赐再次看向常劢行,"我想常劢行你以男人的眼光应该对他有些印象吧,你觉得他怎么样?"


        

"是个十分有趣的男人。"


        

"这么说是值得接触一下?"


        

常劢行又是微笑,"对此,我不发表任何意见。"


        

"为什么,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候天赐的语气里有咄咄逼人的气势。


        

但常劢行并没有被她的这种咄咄逼人给击退,他淡然地说道,"我不对任何人的人生发表意见,也不想对任何人的人生负责。"


        

"行吧,那你们聊,我走了!"候天赐说完拎包走人,不带一丝的拖泥带水。


        

季溪想要挽留一时半会也组织不出什么语言来挽留。


        

她只能看着她的背景消失在茶馆的入口。


        

回过身时,常劢行依然十分从容地喝着茶水。


        

似乎对候天赐的离开很不以为然。


        

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季溪产生了很大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