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八十六章:又是一个新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聊常劢行的事情时,顾夜恒还在犹豫要不要把季溪跟常老爷子之间的关系跟季溪也说说。


        

顾夜恒相信常劢行是不会在这件事上撒谎,而且也没有必要撒谎。


        

因为这件事情很容易被证实。


        

犹豫再三,他最后决定还是不要跟季溪说这些。


        

他觉得就目前常家老爷子的意思,他似乎并没有想要跟季溪认亲的意思,而且之前常家老爷子想要找到季如春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因为对方有可能怀了他的孩子,更多的只是为了找到被季如春带走的,所谓的常家的信物。


        

所以,在常老爷子眼里,自己的骨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开启常家“宝藏”的信物。


        

这是顾夜恒的理解。


        

这种理解是基于他所获得的信息,做为季溪的丈夫,一个爱她的男人,他没有理由让季溪去承受这个事实——她想找到的亲人,其实并不太想认她。


        

至于那个信物究竟是什么东西,常家老爷子并没有挑明,顾夜恒也没任何兴趣。


        

只是常家老爷子的做法让顾夜恒有些不能理解。


        

他为什么会让常劢行破坏他跟季溪的感情,还想着让常劢行娶季溪为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难道是担心常家富可敌国的财富成为他们顾家的财产?


        

如果是这样,那常家老爷子的做法跟之前云慕锦的担心如出一辙。


        

顾夜恒不免哑然失笑,暗叹一声人心。


        

季溪并不知道顾夜恒心中的小九九,话讲到热烈处,她把自己的一个发现告诉了顾夜恒。


        

那就是候天赐似乎很喜欢常劢行,还把常劢行之前破坏他们之间感情的事一并说了。


        

“所以那个杜沙向你投怀送抱并不是胆大包天,有可能她确实有这个想法,看能不能上位,另外一方面她有保障,如果被打压有人会出手相救,这个出手相救的人自然是候天赐。”


        

说到这里季溪还摇了摇头,“我真的无法理解候天赐,她既然是喜欢常劢行的,为什么还要在这件事情上帮常劢行?”


        

“爱一个人就是这么荒唐,明明违心却为了对方的目的,不得不出手相助。”


        

“这多委屈呀!”季溪撅起了嘴。


        

顾夜恒点头附和,“嗯,我喜欢你的时候也是委屈巴巴的,所以我特别能体会候天赐的心情。”


        

季溪扭头望向他。


        

他喜欢她的时候委屈巴巴?这话怎么能从他顾大少爷嘴里说出来?


        

“我怎么委屈你了?”


        

“怎么委屈?”顾夜恒捏了捏季溪的脸,宠溺地说道,“委屈惨了,你想听,改天有时候我好好说给你听,不过现在我们聊得是候天赐跟常劢行的事情。”


        

顾夜恒继续说道,“听你的口气你似乎很同情候天赐?”


        

“没听你说常劢行的事情之前我确实很同情她,不过听完常劢行的故事后,我觉得他更为可怜。”季溪说着伸出手揉了揉自己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哎呀,我现在好纠结!”


        

“纠结什么?”


        

“顾谨森呀!”


        

“怎么又扯到顾谨森身上去了。”


        

“我之前不是想搓和顾谨森跟候天赐吗,顾谨森还很积极的样子,最要命的是候天赐昨天晚上跟我说她今天要搬家,让我问顾谨森有没有空?”


        

“当着常劢行的面?”


        

“对呀,很明显她这是在刺激常劢行,我看常劢行那不为所动的样子,一点都没有被刺激到。”


        

顾夜恒笑了。


        

“你笑什么?”季溪十分不解,她可是有些着急。


        

“我笑你呀总是想太多,这种事情应该顺其自然,而且爱情这种事情也没有先来后到的说法,现在候天赐可能是喜欢常劢行,但不一定她适合常劢行,像常劢行这种有过创伤后遗症的男人,应该找爽朗一点的女生才行,候天赐过于强势,倒是挺适合顾谨森这种八面玲珑的人。”


        

说到这里顾夜恒补充了一句,“我说的八面玲珑是赞扬。”


        

季溪也知道顾夜恒说的是赞扬,顾谨森这个人确实八面玲珑,心思也很细腻,也没什么脾气,跟他相处呢倒是挺自在的,起码比跟以前的顾夜恒相处起来要轻松。


        

但是越是这样的人,你越是抓不住他的心思。


        

因为他心思太细,细的像针似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还是要通知顾谨森,让他帮候天赐去搬家?”


        

“倒没必要这么刻意,你可以把顾谨森的电话告诉候天赐,邀不邀请由她自己去决定,而顾谨森帮不帮她搬家也应该由他自己去决定。你出面,顾谨森去,多少是卖你的面子,而这种事最不应该的就是卖谁的面子。”


        

季溪觉得顾夜恒说得对,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顾夜恒,没看出来你还挺适合当媒人的。”


        

“主要是脑子好!”顾夜恒指了的自己的头。


        

季溪切了一声,翻着白眼下了床,有个自大狂的老公怎么办,只能去洗澡了。


        

最后,季溪听从了顾夜恒的建议,把顾谨森的联系方式发给了候天赐。


        

她没有跟她说过多的话,只告诉她这是顾谨森的手机号,如果想要人帮忙可以给他打电话。


        

候天赐有没有给顾谨森打电话季溪不得而知,接下来她的工作行程排得很满,找编剧修改剧本,找团队谈合作事宜,还有就是组织人员进行其它演员的海选活动。


        

这一晃就到了农历新年。


        

今年是顾家人员在帝都最齐全的一年,而且章慧玲还给顾老爷子添了一个小孙女,所以老爷子觉得年夜饭一定要在老宅子里吃。


        

至于年夜饭由谁来做,老爷子也发了话,顾家这么多儿媳孙媳,就由家里人做,这样才有过年的味道。


        

季溪收到消息后问顾夜恒,“老爷子说你们顾家儿媳孙媳多,我想问问多在哪里,是多在我身上吗?”


        

顾夜恒坐在别墅的沙发上翘着腿看杂志,听季溪这么问他取下眼镜笑着对她说道,“这话你还没有听出来,老爷子是想让夏月荷跟我妈一起在老宅吃年夜饭。”


        

季溪这才回过味来,她瞪大眼睛看着顾夜恒,“让两个曾经斗得你死我活的女人坐在一起吃年夜饭,老爷子真敢想。”


        

“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顾夜恒合上了杂击把书丢到了茶几上,“这个年有得闹了。”


        

“也不一定。”季溪并不这么想,“夏月荷第一次到老宅过年,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大事,这个时候她是不可能跟你妈起冲突的。”


        

季溪突然想到了什么,“你继父不是到帝都来了吗,到时候他是不是也要一起过去?”


        

“他是西方人,不过春节,再说他从来都没跟我们这边的人联系,从身份上还是从感情上,他都不会参加这种家庭聚会。”顾夜恒回答道,“其实我妈作为一个前妻她说不来也没人反对。”


        

“她会不来吗?”


        

顾夜恒摇摇头,“她肯定会来,她不来就不是云慕锦了。”


        

季溪却在想另外一件事,她问顾夜恒,“你妈会做饭吗?”


        

“印象中她从未做过。”


        

季溪摊了一下手,“所以老爷子说的儿媳孙媳指的应该是我跟夏月荷了。”她叹了口气,“我嫁到你们顾家第一个年就给我整这么大的派场。”


        

她开始清点人数,章慧玲一家三口,老爷子与一直照顾他的管家曾叔,她们一家三口加上夏月荷、顾谨森还有云慕锦跟琳达,粗粗一算就有十二个人。


        

一大桌子菜,她那搞得定。


        

季溪想到上次到安城夏月荷家,当时夏月荷做了一桌子菜,说是她亲手做的,如果真是亲手做的那她倒是有点手艺。


        

幸好有夏月荷。


        

“好吧,明天我去一趟老宅跟曾叔两个人商量一下,今年这顿年夜饭老爷子想吃些什么菜,怎么弄,听听意见。”季溪说完又叹了口气。


        

顾夜恒过来把她抱到怀里,轻声安慰道,“在这件事上我可能帮不了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当天帮你剥几颗蒜。”


        

“没关系的,反正这是老爷子组的局,我就负责做饭,做什么你们就吃什么,好不好吃我不保证。你呢当天肯定没得闲,说实话整个顾家虽然以老爷子为尊,但是你可是长子嫡孙,我那婆婆当天以什么样的精神面貌出现在老爷子面前就全靠你来周旋。”


        

“我会先去做思想工作的。”


        

“这就对了!”季溪在顾夜恒怀里蹭了蹭,“我们一起努力吧,说实话这也是小宇到帝都后过得第一个年,以前呢就我跟他两个人在小院子里放烟花,今年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他肯定很开心。”


        

“说得也是,为了小宇,这个年我们必须好好过!”顾夜恒说着在季溪的嘴唇上印上了一个吻。


        

其实,他也很期待这个年,这是他跟季溪还有小宇过得第一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