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八十七章:到夏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既然老爷子发了话,年夜饭由顾家的儿媳孙媳来张罗,季溪还真把这事当成了一件大事来办,一方面她觉得顾夜恒做为顾家的长子嫡孙,她这个顾家长媳有义务来张罗,另外一方面就目前顾家的人际关系,她出面也最为合适。


        

所以她让顾夜恒去做云慕锦的工作,在顾夜恒出去的时候她又跟顾夜恒交待,这劝的工作要从两方面着手,先劝云慕锦不要跟夏月荷针锋相对,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冤家易解不易结,人要往前看。


        

如果云慕锦还是看不惯夏月荷,那就劝她不要来参加顾家的这顿年夜,毕竟云慕锦跟顾权恩已经离了婚,她跟顾家其实没什么关系,更何况她现在又重组了家庭,这顿年夜饭她去不去吃也没人会说她。


        

当然,如果云慕锦想去凑这个热闹,例如就想在大过年的时候给夏月荷找点不痛快,非要去吃这顿年夜饭,那顾夜恒就要下大功夫了。


        

“老爷子都快八十高寿了,别过年吃顿饭把老爷子给气出毛病来。”季溪对顾夜恒说道。


        

顾夜恒一边穿外套一边回答道,“我有分寸的,你放心,我保证她不会在年夜宴上说一句不得体的话。”


        

“我相信你!”季溪帮顾夜恒拿过围巾,还温柔地在他出门的时候送上了一个吻。


        

顾夜恒走后,季溪就领着儿子小宇也出了门。


        

她是去找夏月荷的,老爷子发了话让顾家的女人做年夜饭,季溪只能指望夏月荷能出点主意。


        

例如十二个人要准备多少食材,具体做一些什么菜式之类的。


        

很快到了夏月荷住的房子里,一段时间没见夏月荷精神气还是那么好,看到季溪跟小宇十分高兴地请进门。


        

“我们有些时间没见了,这两天我还跟谨森聊起小宇,说实话我虽然只看过孩子一次,但是很想他的。”


        

这自然是客套话,但能把这些客套话说的让人受用也就只有夏月荷了。


        

季溪随着夏月荷进了门,屋里的阿姨连忙出来招呼问季溪想喝什么茶水。


        

“是茶还是咖啡?”


        

“茶,谢谢阿姨。”


        

“跟孩子冲杯果汁。”夏月荷交待,然后过去坐在小宇身边拿手臂拥着他,欢喜的不得了。


        

“什么时候谨森也给我生个像你们家小宇这样的孙子,那我在帝都也不会无聊了。”


        

“会的,总有那一天的。”季溪从包里拿出一本菜谱准备跟夏月荷谈正事。


        

这时,顾谨森从房间里出来,他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季溪。


        

“你怎么来了?”他热情地跟季溪打招呼,然后主动地坐到她身边。


        

季溪告诉他,她是来找夏阿姨聊一下今年年夜饭的事,“爷爷不是说了吗,今年大家都要到老宅去过年,而且这顿年夜饭要大家一起做。”


        

“顾夜恒一个大男人自然是不会做的,姑姑又生完了孩子也不可能让她下厨房,所以我想这个任务自然是落到我跟夏阿姨身上了,所以过来商量商量。”


        

“你主厨?”顾谨森问。


        

季溪点头微笑,“有这个想法,怎么,你是不是怀疑我做不来?”


        

顾谨森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完全不怀疑,直到今天我还在怀念你包的饺子。”


        

“你说那一年春节呀!”季溪也笑了,她打趣道,“与其怀念我包的饺子还不如早点找个人结婚,这样来年春节就有人帮我张罗了。”


        

夏月荷见季溪主动聊到这个话题,于是借机问顾谨森,“之前你说季溪给你介绍了一个姑娘,你跟她发展的怎么样了?”


        

季溪也很关注这个问题,她连忙看向顾谨森。


        

顾谨森笑而不语。


        

“你别光笑呀,跟妈说说呗,再说季溪也不是外人,更何况她还是你们两个人的介绍人。”夏月荷催促道。


        

顾谨森依然不敢说。


        

季溪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连忙扯开话题,又聊起了年夜饭菜单的事。


        

“夏阿姨我们还是说年夜饭的事,没两天就过年了,我得确定一下菜单好准备食材,要不然有些店铺就不开业了。”


        

“至于顾谨森恋爱的事,吃年夜饭的时候爷爷肯定会问他,到时候我们再听他怎么说。”


        

“那也行。”夏月荷拿起了季溪带过来的菜谱,还真的帮季溪挑选起年夜饭的菜式来。


        

夏月荷这几年虽然养尊处优过着有钱人的生活,但以前可是吃过苦的,所以她并不介意过年的时候帮忙张罗饭菜。


        

而且她觉得季溪今天过来找她来商量年夜饭的菜式而不是去找云慕锦,这证明在季溪心里她夏月荷才是顾家的儿媳,而云慕锦只不过是她的婆婆而已。


        

事实也是如此,顾谨森是顾家的血脉,她是顾权恩的女人,没结婚又怎么了,只要共同生活过法律上也承认她跟顾权恩是事实婚姻。


        

所以现在顾家的年夜饭她可以正大光明地坐上桌,而云慕锦只不过是顾权恩的前妻,现在又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像顾家的年夜饭她来都不应该来。


        

夏月荷翻了翻菜谱,考虑到老爷子是帝都人,年岁已高,所以菜式最好以清淡为主。


        

而且像顾家这样的家庭,菜式也不能过于普通,先别说鲍鱼海参之类的大菜,起码澳洲龙虾西贡的燕窝之类的要有,进口的牛肉也要有。


        

季溪一听傻眼了,还有两天就要过年,这些东西到哪里买她都不清楚。


        

顾谨森看出了季溪的茫然,他对她说道,“没关系,明天我把哥喊上陪你一起大采购。”


        

“这些东西能采购的回来吗?”季溪持怀疑态度。


        

“放心,帝都南城有一家很大的海鲜市场,我去过,哪里你想要的东西他都有。”


        

“你什么时候去过海鲜市场?”夏月荷觉得奇怪,从来都没见过顾谨森往家里买过海鲜。


        

顾谨森笑了笑,“我陪别人去的,对方搬家,家附近离这个海鲜市场很近,所以一起去了一趟。”


        

“你还有闲功夫陪别人逛海鲜市场!”夏月荷打趣道,“每次妈喊你逛街你都不愿意,是什么朋友搬家?”


        

“一般朋友。”


        

季溪坐在旁边没有说话,他知道顾谨森口中的一般朋友是谁。


        

她没想到候天赐居然真的给顾谨森打电话了。


        

她这是准备利用顾谨森气常劢行还是真心想跟顾谨森发展?


        

季溪觉得前者居多。


        

季溪把目光投向夏月荷,心想她当初介绍候天赐给顾谨森可是为了平复夏月荷的嫉妒心,要是她知道候天赐只是利用顾谨森,她又会怎么看待自己呢?


        

她会不会觉得她是故意为之?


        

季溪想还真的跟顾谨森好好谈谈。


        

季溪正私下盘算这些事情的时候,夏家的门铃被人按响了。


        

三个人同时抬头看向大门。


        

夏月荷嘀咕道,“会是谁呀?”嘀咕完她让家里的阿姨去开门。


        

董妈把门打开,见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姑娘,于是对屋里的人说道,“太太,谨森少爷,是个小姑娘!”


        

夏月荷一听是个姑娘,连忙站起来。


        

她搬到帝都这么长时间除了季溪还有那个女的过来敲过门。


        

这都年跟前了,怎么会有个姑娘过来。


        

她担心是顾谨森在外面瞎玩惹上的麻烦,正经姑娘谁会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过来了。


        

季溪也很紧张,她以为是候天赐过来了。


        

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她要是主动拜访夏月荷,那她这边就不好把候天赐跟常劢行的事说给顾谨森听。


        

而且候天赐也没明确表示她喜欢常劢行,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推断。


        

再说就算是喜欢,候天赐也没跟常劢行谈恋爱,她现在想换个人喜欢也是她的自由。


        

但没想到的是前来拜访的人并不是候天赐,而是郭雨。


        

当郭雨在董妈的带领下走进屋时,季溪是一脸疑惑。


        

她怎么会到顾谨森家里来?


        

“郭雨?”她站起来奇怪地看道郭雨。


        

郭雨见到季溪也在倒是十分开心,“季溪,你也在这里!”


        

“是呀,”季溪走到郭雨身边问,“你是来找我的吗?”


        

“不是,我是来找……”郭雨的目光落到一直坐在客厅沙发上没有起身的顾谨森身上,“我是来找顾总的。”


        

她后面的声音突然变小了一些,声音中还能听出一丝娇羞。


        

“找我?”顾谨森依然没有起身,他歪着头看向走进来的郭雨,微笑着问道,“郭小姐会有什么事来找我呢?”


        

“我是来送周刊的。”郭雨扬了扬手上的一本周刊,“顾总那期的人物专访已经出来了。”


        

她说着走到顾谨森面前,把周刊放到客厅的茶几上。


        

“顾总你看看!”她笑望着顾谨森。


        

顾谨森并没有想去拿周刊的意思,不过他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对郭雨说道,“发刊之前你们主编已经把定稿传过来给我看了,其实郭雨没必要专程跑这一趟的。”


        

“这是顾总您的专访嘛又是我主笔,送过来是应该的。”郭雨说着左右看了一下客厅。


        

她的意思很明显,她并不想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