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八十八章:郭雨的小心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郭雨一副想要留下的模样,季溪连忙招呼她坐,还跟夏月荷介绍这是她大学同学,现在在一家杂志社上班,是一个编辑。


        

“哦~”夏月荷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怪不得跟季溪认识,原来是同学,来来来,这位同学,先坐吧。董妈,给这位小姐倒杯热茶。”


        

“谢谢阿姨!”郭雨乖巧地跟夏月荷道谢,然后搓着手说道,“外面可真够冷的,今天应该零下了吧!”


        

“是呀,是挺冷的。”季溪随声附和着。


        

她看了看顾谨森又看了看夏月荷,感觉两个人并没有多少欲望跟郭雨交流,于是她只好充当主人来招呼郭雨。


        

“马上要过春节了,你们单位几号放假?”


        

“明天就放假了,这不,在放假之前我想着要把新出的这一期周刊给顾总送过来,所以不请自来了。”郭雨说话时又看了一眼顾谨森。


        

顾谨森依然保持微笑。


        

“今年你回老家过年吗?”季溪又问。


        

郭雨摇摇头,“不回去了,每年回去就会被家里人催婚,烦都烦死了,今年也是,我这还没回去呢,我妈我大姑就给我安排了几场相亲。”


        

“你也是该找个男朋友了!”


        

“是呀,但也不能回老家找呀,异地恋怎么培养感情?”郭雨说着目光又落到了顾谨森身上。


        

她问顾谨森,“顾总,你会不会被催婚?”


        

“这不是正在被催吗,我妈,我大嫂都在。”顾谨森指了指夏月荷跟季溪。


        

郭雨连忙把目光投向季溪,有些娇嗔地说道,“季溪你也真是的,像顾总这样的男生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你催他反而会让他不好选择,结婚可是大事,得找个性格好的人才行。”


        

季溪,“……”郭雨这是侧面在说她不应该给顾谨森介绍候天赐吗,因为候天赐看上去就像个性格不太好的人。


        

但是……


        

“那位候天赐小姐漂亮吗?”郭雨转而问顾谨森,“顾总跟她相处的怎么样?”


        

“现在只是普通朋友。”顾谨森回答。


        

夏月荷对顾谨森的回答很是不满,他觉得他这是在给这个自称是季溪同学的女生机会。


        

不过,这个时候她只能笑笑,她想郭雨也不知道她给顾谨森介绍了候天赐,她这么说无非就是顺着话讲,于是附和着说是呀是呀,我也是多操心了。


        

没想到夏月荷却提出了反对意见,她皮笑肉不笑地对郭雨说道,“我们家谨森的终生大身还是得季溪这个大嫂操心,我们谨森眼光不好喜欢在外面跟一些乱七八糟的女生玩,但季溪不同,她是女生知道什么女生跟我们家谨森合适,什么女生不合适。”


        

说到这里,夏月荷拢了拢头发含笑着说道,“之前季溪给谨森介绍的那个女生我就挺喜欢的,家世背景跟我们家谨森相当,工作也很体面。”


        

夏月荷话音一落,郭雨就把目光投向了季溪,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你还真当起了媒人?”


        

“啊,是呀!”季溪没有想到夏月荷直接把这事说了出来,她只能在一旁憨笑。


        

郭雨很是好奇问季溪,“你给顾总介绍的是谁呀?”


        

她不得不好奇,今天她之所以会到夏家来,是因为她从袁国莉哪里打听到季溪今天会到顾谨森这里来做客,她就仗着她跟季溪的关系主动登门拜访。


        

她的目的很明确,想通过季溪在顾谨森面前刷一下存在感,找到时机跟这个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发展发展。


        

虽然顾谨森是恒兴集团的总裁,顾家的二少爷,但是他也是一个男人,女人追求男人天经地义。


        

再说了,连季溪都能追到顾家的大少爷,她为什么不能追求顾家的二少爷。


        

相比之下,她郭雨的家庭条件比季溪家可是要好多了,她并没有不自量力而是在复制她人的成功。


        

但没想到季溪居然给顾谨森介绍了别人,这让郭雨略有些不开心。


        

这种好事季溪怎么没有想到她这个朋友,真不是朋友!


        

心里虽有些不舒服,但脸上郭雨还是做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问季溪,“对方是谁呀?”


        

季溪只好告诉她,是奢侈品GC的华北区总责任人,叫候天赐。


        

“你们周刊以前好像做过她的专访,她可是时尚界名人。”季溪回答。


        

“哦!”郭雨败下阵来,她没想到季溪居然给顾谨森介绍这么强悍的女人。


        

从职业上来看,她确实比不上。


        

但是……


        

“那位候天赐小姐漂亮吗?”郭雨转而问顾谨森,“顾总跟她相处的怎么样?”


        

顾谨森依然微笑,他回答道,“时尚圈的女孩子就算不漂亮气质也非常好,当然,候天赐小姐属于气质形象都是上等的女生,l不过我跟她现在只是普通朋友。”


        

夏月荷对顾谨森的回答很是不满,他觉得他这么说会给这个自称是季溪同学的女生机会。


        

她可不喜欢给这些带着目的过来的女生任何机会。


        

这些女生心里在想什么,她夏月荷一清二楚,因为她曾经就是这些人之中的一员。


        

但她也不能代替顾谨森去纠正什么,在外人面前她还是很给顾谨森面子的。


        

于是她对季溪说道,“你中午是留下来吃饭吗?”


        

这句相当于是变相地在赶客,赶的自然是不速之客郭雨。


        

季溪不傻,自然是听出夏月荷话里的潜台词。她也觉得今天郭雨带着一本杂志过来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


        

当然,她也能感觉到夏月荷嗅出了郭雨的醉翁之意。


        

为了不让接下来的相处出现尴尬,季溪决定离开,于是她站起来对夏月荷说道,“午饭我就不在您这里吃了,等一下还要到爷爷哪里去,刚才跟阿姨您讨论的细节,我还需要跟爷爷商量一下。”


        

“那倒是,得听听老爷子的意见。”


        

“嗯,定好了,到时候阿姨您可要多帮帮我。”


        

“哪里的话,都是一家人,这年夜饭自然是一起来弄。”夏月荷也站了起来。


        

季溪转头看向郭雨,问她,“郭雨,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


        

“呃,好,一起走吧!”郭雨有些悻悻地站了起来。


        

没想到顾谨森也站了起来,他对季溪说道,“我也准备到爷爷哪里去一趟,我跟你一起过去吧。”


        

“好。”季溪也不好拒绝。


        

夏月荷张了张嘴,不过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郭雨倒是欢天喜地。


        

几个人到了楼下停车场,季溪问郭雨是不是开车来的。


        

郭雨笑道,“这帝都的牌照好难上,我那能买得起车。”


        

“谨森你呢,你是开车过去还是坐我的车?”季溪掏出车钥匙问顾谨森。


        

顾谨森伸手从季溪手上拿过车钥匙,径直走到驾驶位前,他说道,“我的车开去保养了,只能开你的车。”


        

“那先送郭雨回她住的地方吧!”季溪抱着小宇拉开了后排的车门。


        

她以为郭雨会跟她一起坐在后面。


        

没想到郭雨绕着车走了一圈坐到了副驾驶。


        

季溪,“……”这是什么情况?


        

当郭雨上车后,同样一脸不敢置信的人还有正在系安全带的顾谨森。


        

他歪着头看了郭雨一眼,然后又回头看了看坐在后面的季溪跟小宇。


        

“你怎么坐到前面来了?”他问郭雨。


        

郭雨捂了捂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有点晕车,所以坐上前了,没关系吧?”


        

说着她还去问季溪,“季溪,我坐前面没关系吧?”


        

“你想坐哪就坐哪,反正车里就这两个位置。”季溪笑着回答道。


        

但马上她就掏出手机把郭雨今天的奇怪举动发信息告诉了袁国莉。


        

她问袁国莉,“郭雨以前挺大方的一姑娘,今天怎么说话行事总带着绿茶的味道,她是不是对顾谨森有想法?”


        

袁国莉马上把信息发了过来,“她到顾谨森家里去了?怪不得大早上的跟我打听你的行踪,说什么她想在放假之前请我跟你吃顿饭,问你方不方便。”


        

“所以她今天过来是知道我到夏家来了?”季溪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努力想要跟顾谨森交流的郭雨。


        

她内心五味杂陈。


        

说实话如果郭雨真的喜欢顾谨森,想着跟他有所发展,她这个朋友是不会反对的。


        

谁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力。


        

如果郭雨直接跟她说自己的想法,说不准她还会帮她去问一下顾谨森的意思。


        

但郭雨似乎并不想走这条直白路线。


        

当然,她不想走这条路线的原因季溪也知道,因为她怕顾谨森一口拒绝。


        

介绍这种事本来就这样,对方一开始就拒绝可能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以后如果碰到了对方也会尽量的避开。


        

而现在不把话挑明,打着各种幌子在顾谨森面前刷存在感更为靠谱。


        

从道义上和常理上讲,季溪对郭雨的这些行径是持支持态度的。


        

但从做法上,季溪还是觉得郭雨的这些行为太过于不妥,顾谨森又不是一个青春懵懂的少年,他可是一个双商在线的男人。


        

这一点,从他以前的种种行径中都可以看出来,什么女人在装白莲什么女人在扮绿茶,他一眼就知。


        

所以在他面前玩这种把戏,是很危险的,顾谨森要是有心跟她发展还好。


        

要是无心发展,季溪很是担心情场老手顾夜恒会跟郭雨玩玩然后甩掉。


        

季溪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出现,一边是大学四年的同学,一边是自己的小叔子,处理不好又是矛盾。


        

哎,她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