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九十章:说服云慕锦只需要一个办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夜恒听从季溪的安排真的去了云慕锦的住处。


        

今天顾夜恒的继父并不在家,屋里只有云慕锦一个人。


        

云慕锦打开门让顾夜恒进来,好奇地问季溪怎么没有跟着一起过来。


        

“她到夏月荷那边去了。”顾夜恒如实地回答。


        

云慕锦抿起嘴略有些不高兴,阴阳怪气地说道,“她到是往那边跑得挺勤,知道的会觉得她是我儿媳,不知道还以为她是夏月荷的儿媳。”


        

“这你都要计较?”顾夜恒脱下外套把衣服放在沙发上,他坐下来打量了一周,询问琳达跟自己的继父干什么去了。


        

“你继父没来过这边,所以趁着琳达放假就跟她一起四处旅游去了,明天回来。”云慕锦把一杯热茶放到顾夜恒面前,“你工地那边怎么样了?”


        

她说的是顾夜恒修建房子的地方。


        

“停工了,快过年了,也没工人。”顾夜恒喝了一口热茶,把话题转到今年在老宅过年的事情上。


        

他没有说云慕锦去不去,而是说他跟季溪还有小宇今年的年夜饭会跟老爷子一起吃。


        

“你这边我就不过来了。”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云慕锦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他才不会为了这种事情专程跑一趟。


        

他来,肯定是为了别的事。


        

她已经猜出来了。


        

“是不是季溪让你来跟我说老爷子那边的年夜饭让我别过去?”


        

“她为什么要说这种话?”顾夜恒把茶杯放回到茶几上,“顾家的年夜饭你本来就不应该参加,还需要她来劝?她只是觉得这大过年的我们去了老爷子那边不来你这边怕你不好想,提前过来说一声。”


        

“我就说季溪这是多此一举,都什么年代了还要跟你履行什么国人的传统美德,到最好还得了一个不好的名声,果然婆婆这种生物都是用来误会儿媳妇的。”顾夜恒觉得跟云慕锦坐在这里多说也无益,于是站起来准备走。


        

云慕锦连忙拉住他,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对误会她了行不行,你看你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望我这个妈,这一来就要走。”


        

顾夜恒只好又坐下来。


        

云慕锦见顾夜恒脸色稍缓,于是就问了前些时间网上传的那些事。


        

“我也听说一些,说有好多人都打着是季溪生父的幌子过来,夜恒呀,这事你可要注意点,现在这社会骗子多的是。”


        

“放心吧,谁也不是傻子。”


        

“话是这么说,”云慕锦还是不太放心,她再次嘱咐顾夜恒,“但是万一季溪的生父真的找来呢?”


        

“如果真的找来了,相认就是了。”


        

“事那这么简单,我跟你说这认个父亲并不难,难就难在这背后牵扯出一大堆子的人。”


        

云慕锦继续说道,“你想想季溪的母亲没什么文化又是小地方的人,她能结交什么好的男人,所以季溪的生父八成也就是市井之徒,到时候可别巴到身上甩不脱。”


        

顾夜恒终于听明白了,云慕锦这是怕他摊上一些穷鬼亲戚。


        

“你这心操得是不是有些远?”先不说季溪已经不再想查生父的下落,就算是想查,对方不一定就是所谓的市井之徒。


        

退一万步,如果对方确实过得不好,帮与不帮也是季溪的事情。


        

与其它人无关。


        

云慕锦见顾夜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再次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


        

“夜恒,你不要把我说的话当耳边风,其实我说这些话并不是说季溪不好,我是怕这些事影响到你跟季溪两个人的感情。妈,可是过来人,这夫妻感情再好也架不住双方亲戚在里面捣乱,你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这你就更加不用操心了,季溪的生父是谁虽然我不清楚,但是季溪的母亲是什么出身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清楚什么?”


        

“你还记得徐子洋徐叔叔说他们家姑奶奶的事吗?”


        

“那个季如春?”


        

“是的,季如春就是季溪的外婆,这件事我已经得到了证实。”


        

云慕锦听完惊讶地合不拢嘴,“你,你是说?”


        

“是的,没错,徐家是季溪外婆的娘家,真要论资排辈,季溪喊徐子洋一声表舅是没任何问题的。”


        

“徐子洋知道这事吗?”云慕锦忍不住八卦起来。


        

顾夜恒回答道,“现在这事除了我,季溪也不知道,我也不想让她知道,因为她知道也不会去攀这些关系,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们对于徐家也好对于季溪的外公也好,都不算什么有钱的亲戚。”


        

“你还知道季溪的外公是谁?”


        

“当然知道,上次徐叔叔也说了,他们家的姑奶奶是跟名都首富常家有牵扯。我上次陪徐妍到名都去的时候也见到了常老爷子,比起我们顾家,常家的家业更大,我们顾家不及他的一根小指头。”


        

“常家这么有钱?”


        

“当然,他们是做古玩生意还有茶庄、饭庄几块产业,庄子都是百年老字号。不仅如此还有传言常家有一块藏宝地,是常家人以前为了躲避战难把常家最为值钱的藏了起来,这里面随便拿出几件来都可以买下我们恒兴。”


        

“那你为什么不让季溪去认常家这门亲戚?”云慕锦有些急不可奈。


        

顾夜恒瞟了她一眼,“你刚才不也说了吗,穷亲戚一旦巴到身上就不好甩脱,对于常家来说我们顾家就是一个穷亲戚,别人凭什么要认?”


        

“现在,不是我们顾家瞧不瞧得起谁,是季溪的外公瞧不瞧得起我们顾家,再说之前我对季溪并不好,常老爷子并不喜欢我这个外孙女婿。”


        

“啊?”这条信息倒是让云慕锦大感意外。


        

“常家老爷子明确表示不喜欢你?”她问顾夜恒。


        

顾夜恒一直都不喜欢自己母亲云慕锦在季溪面前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觉得借此机会也应该让她明白,被人嫌弃是什么滋味。


        

于是,他说道,“你知道之前为什么Lavin突然来找你?”


        

“不是为了她在国内的演艺事务吗?”


        

“当然不是,她是想借用前女友的身份让我跟季溪之间产生矛盾,说实话关于她的事情我在季溪面前只字未提,如此突兀的出现确实影响到我跟季溪的感情,但这一切都是因为常老爷子不喜欢我这个外孙女婿。”


        

“这跟常老爷子有什么关系?”


        

“Lavin是GC的首席模特,GC的华中执行官叫候天赐,候天赐是名都人,跟常家关系密切,我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


        

云慕锦这才恍然大悟。


        

但随后她就不高兴起来,“这常老爷子怎么能这样,你们都结婚了,难不成他还想拆散你们让季溪嫁给别人?”


        

“他确实有这个想法,季溪可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血脉,如果不出意外他百年归山后常家的那些家业理应由季溪继承。这么庞大的家业他自然是想留给他喜欢的人而不是一个外人。”


        

“我对于常老爷子来说就是一个外人,更何况你之前怎么对季溪的常家人一清二楚。”


        

这下子云慕锦哑口无言了。


        

思忖了半天她才挤出一句话来,“我之前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常老爷子也可以说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季溪好。”顾夜恒无所谓地笑笑,“所以我并不觉得这老爷子的做法有什么欠妥,现在也只能看季溪对我的感情了。”


        

“没事的,她那么爱你!”


        

“爱我又怎么样?你不是也说亲戚在中间牵扯会影响夫妻感情,对于我来说你这个妈妈就是我最大的Bug。”


        

“我怎么可能会是你最大的Bug,你这孩子会不会说话?”


        

“十分钟前你还误会季溪让我过来是不许你到老宅子里吃年夜饭,你做为婆婆总是用最坏的想法去想她这个儿媳,你觉得这些话要是传到常老爷子耳朵里,他会觉得我们顾家对季溪好吗?”


        

“他只会觉得我们顾家整天都在挑季溪的理,而季溪还要一天到晚赔着小心,自己这么有钱还让自己的骨肉在别人家看人脸色,你觉得你要是常老爷子会愿意吗?”


        

云慕锦再次被顾夜恒说得理亏,她只好赔着笑脸说道,“哎呀,这年夜饭的事你们说怎么弄就怎么弄,来不来我这里也无所谓,不就是一顿饭吗。”


        

“如果老爷子打电话让你也过去吃饭呢?”


        

“那我就去呗,带着琳达给老爷子拜个年。”


        

“顾谨森跟夏月荷说不准也在。”


        

“在就在,他们家是他们家,我们家是我们家,我去吃饭是为了给老爷子拜年,又不是跟夏月荷去吵架,我管她干什么。”


        

“行吧,有你这句话就行了。”顾夜恒站了起来,不过临走的时候他叮嘱云慕锦,“季溪还不知道自己是常老爷子的孙女,她只知道常家不想让她跟我在一起,所以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这件事最好不要提。”


        

“那她不会觉得奇怪吗?”


        

“她是觉得奇怪,她以为我们顾家跟常家有过节。”


        

“她还真是单纯!”云慕锦说完又宽慰自己道,“不过单纯点好,这样子才不会跟你置气。”


        

说完,她又开始劝顾夜恒,“你跟她都领证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看到季溪肚子有动静?”


        

“什么动静?”


        

“二胎呀,你得赶紧让她怀一个,生个女儿,儿女双全。”


        

女儿,顾夜恒心动了。


        

他一直想要一个女儿。


        

只是……


        

“这事也急不得。”他揉了揉鼻子,他的意思是生女儿生儿子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这事真的急不得,得好好研究研究。


        

没想到听到云慕锦的耳朵里却是另外一回事。


        

她想了想过了春节顾夜恒都三十五了,而季溪才二十七,依季溪的年龄正是需求最大的时候。


        

不行,得帮顾夜恒补补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