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九十三章:一起上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秋果儿收到季溪的短信后马上就给顾谨森打电话,告诉他今天的采买活动季溪无法参加,现在由她这个好姐妹兼助理代劳。


        

“顾大总裁,不知道我代替季溪参与这次采买活动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顾谨森被秋果儿的话给逗笑了。


        

“我能有什么意见,倒是你,你春节不回安城吗?”


        

“不回,安城我又没有亲人回去不需要跟谁团聚。话说回来顾大总裁,你该不会忘记我是一个孤儿吧,四海为家。”


        

顾谨森连忙说了一声对不起,他倒把这事给忘记了。


        

“季溪既然有事不能过来,要不这样我把我妈也带上,我们一起去采购,在认食材方面我相信我妈比我们有经验。”


        

秋果儿爽快地答应了。


        

她也没什么不能爽快答应的,购买食材本来就是他们顾家的事,她只不过是受托行事。


        

当然,她也知道季溪今天发信息让她参与顾家年夜饭的采买活动,更多是担心她一个人在帝都觉得孤单,所以想让她融入她们顾家这个大家庭里。


        

季溪的心意是好,秋果儿也十分领情,不过她也知道在跟顾家人相处的时候可不能像跟季溪相处时那样随便。


        

顾家可是豪门,就算夏月荷只是一个小三,还是一个顾家并不承认的小三,但她跟顾谨森都要比她这个外人要强得多。


        

所以她跟顾家人相处时还是要保持一点的距离。


        

例如跟顾谨森说话时,行为举止不能过于亲密,免得被人误会她对顾谨森有想法想嫁入豪门之类的。


        

当然,她这样想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现在是一个有男朋友的人,虽然外界并不知道她已经跟简碌在交往。


        

目前,她跟简碌的事,周围的人大概只有季溪知道,至于顾夜恒知不知道,秋果儿没有问季溪。


        

她也没打算问,因为她本来也没想着把自己的事公开。


        

为什么不公开,主要原因还是在她这边,她觉得恋爱是很私人的事,不需要昭告天下,反正她最好的朋友已经知道了。


        

而简碌也尊重她的想法。


        

听顾谨森说夏月荷会一起出来,秋果儿自然是十分爽快地答应,只不过她的话回答的十分官方,没有半点讨好之意。


        

半个小时后,三个人在约定的地点碰了头。


        

为了防止被人误会,秋果儿今天出门穿的很随意,百来块的加厚牛仔裤配一件在网上买的羽绒服。


        

脸上也没化妆,素着一张脸扎一个马尾,站在大街上跟每天挤公交赶着上班的工厂妹没什么两样。


        

夏月荷出门时并不知道一起去海鲜市场的人是秋果儿。


        

顾谨森跟她说先过去接人,她以为接的是季溪。


        

但没想到是秋果儿。


        

秋果儿跟自己是什么关系,夏月荷是心知肚明。


        

但冷不丁以这种形式再见到她,夏月荷还是有些慌张的。


        

“原来是秋小姐呀!”她往里面坐了坐,把位置让给秋果儿。


        

秋果儿连忙跟她问候,“夫人上午好!”


        

“哦,好!”夏月荷说完就把脸望向了一边,假意看车窗外。


        

秋果儿对此不以为然,她知道这豪门家的夫人们眼睛都是长在头顶上的。


        

之前夏月荷对季溪客客气气那是因为顾夜恒,现在季溪不在场,她这个态度也属正常。


        

秋果儿跟顾谨森也打了招呼,然后把这两天她有可能会过去老宅帮季溪的忙告诉了他。


        

顾谨森很高兴,“那太好了,我正想说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去了老宅,全靠季溪张罗会很忙,而我跟我大哥两个大男人也不懂做饭,帮忙摘个菜可以,其它真的不行。”


        

“希望能帮上忙。”秋果儿客气地说道。


        

“肯定能帮上忙,”顾谨森觉得秋果儿今天有点拘谨,他笑着说道,“我知道季溪拿你当妹妹看待的,她现在是我大嫂,那我就认你当我的妹妹了,以后见到我就不要喊什么顾大总裁直接喊哥。”


        

“啊,这个……”秋果儿偷偷看了一眼夏月荷。


        

她觉得夏月荷的脸色有些难看。


        

于是说道,“我也就是帮季溪打理她公司的事,她确实当我是妹妹对我很照顾,但我并不是她妹妹,所以我还是喊您顾总更好一些。”


        

“怎么突然变这么生分了?我记得四年前我回安城的时候你还跟季溪打趣说我长得帅想追我来者。”


        

“啊,有吗?”问这句话的人是夏月荷。


        

此时的她是一脸紧张。


        

秋果儿心想她就知道是这结果。


        

于是她对顾谨森说道,“顾总,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这话传到他耳朵里,我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现在就有点跳到黄河洗不清。


        

顾谨森呵呵一笑,好奇的问秋秋儿,“你的男朋友是谁?”


        

“简碌。”


        

“原来是简秘书,是季溪帮你介绍的?”


        

“不是。”秋果儿又看了夏月荷一眼,“我们自由恋爱。”


        

“简秘书人不错!”顾谨森给了一个评语,也就结束了这段对话。


        

夏月荷微微低下了头,她想起章慧玲女儿满月酒的那天季溪跟她说的话。


        

她说她的男朋友是简碌。


        

这句话像是不经意说的一句,实则是告诉她夏月荷,关于她的事情她一清二楚。


        

所以季溪一直以来并没有多感激她当年对她的关照,而是一直在防着她,她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人美心善。


        

也许,季溪把秋果儿放在自己身边,也是为了牵制她。


        

因为秋果儿对她来说无疑是她的一张王牌。


        

但凡她夏月荷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就可以拿起这张王牌一击致命。


        

季溪,比云慕锦聪明的多。


        

季晓芸还真是生了一个不错的女儿,不仅把顾夜恒迷得团团转,还能把她夏月荷想要翻盘的路堵得死死的。


        

所以季晓芸临死的那句话不是挑衅而是事实。


        

她们确实拿她女儿的下落与身世击败了她。


        

夏月荷想,也许一开始季溪就知道她母亲的全盘计划,也许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们母女合谋。


        

季溪可没想象中那么单纯,她才是扮猪吃老虎的大行家。


        

夏月荷脸上的不快更甚了。


        

她可不喜欢被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耍着玩。


        

而夏月荷的这种不快全数被秋果儿看着眼里,她表面上没什么但是心里却已经不屑地翻了几次白眼。


        

不就是一个破坏他们家庭的一个小三吗,还在这里嫌弃起她来了。


        

得,她不愿意理她,她还不愿意理她呢。


        

秋果儿掏出手机,开始给简碌发信息来打发时间。


        

其实今年春节简碌是想把秋果儿带回老家的,但是秋果儿觉得两个人刚开始交往还没到带回去见家长的地步。


        

再说,她是一个孤儿的事情,还不知道简碌家介不介意。


        

关于简碌的情况,秋果儿从侧面打听过,简碌家谈不上是什么有钱人家,但是也算是幸福美满的小康家庭,简碌的父母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催简碌早点结婚,是因为简碌有一个哥哥已经结婚了。


        

简碌并没有传宗接代的压力,加上简碌的父母现在正在帮他哥哥家带孩子,简碌晚一些结婚,也可以缓和一下简氏夫妇带孩子的压力。


        

再说,简碌人模样长得不错,工作也不错,而且还在帝都有一套房子,这样的条件也不愁找不到对象。


        

所以简碌的父母就更不急了。


        

也就是因为简碌这样的条件,秋果儿觉得今年春节简碌还是回去先给他父母打一个预防针,如果他父母不介意她是一个孤儿的话,他们再说回去见家长的事。


        

秋果儿给简碌发信息问他在干什么。


        

简碌说刚起来,在陪哥哥家的孩子玩,因为他回去是跟父母住,而哥哥家的孩子一直放在父母家在照顾。


        

“你呢?”简碌问秋果儿。


        

秋果儿把自己陪夏月荷跟顾谨森母子一起去买菜的事说了。


        

“哦!”简碌只能哦一声,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他告诉季溪他跟秋果儿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季溪告诉了他一件事。


        

她在告诉他这件事之前还让他对她发誓,让他一辈子保守这个秘密。


        

“既然是秘密为什么又要告诉我呢?”简碌笑着对她说道。


        

季溪说,“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当然,我相信你知道后不会说出去,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发个誓走个流程。”


        

简碌对天发了誓。


        

季溪就把秋果儿的身世告诉了他。


        

这让简碌十分吃惊,“你确定吗?”


        

“百分这八十确定,你肯定也听说过章副总孩子做满月酒的那天云慕锦拿出了一份鉴定报告,报告上说我跟夏月荷是亲子关系,我当时就在想怎么会这么离谱,云慕锦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假的鉴定报告出来,因为这很容易被拆穿。”


        

“事后,我仔细地想了想。我想可能云慕锦派去取我DNA样本的人因为某种原因拿了秋果儿的DNA样本,例如我的牙刷或是喝水的杯子,秋果儿跟我一直生活在一起,这些东西很容易弄混。”


        

“还有就是临安孤儿院的那场火灾及陈豪拿出来的医院的出院小结,11月5日我跟秋果儿可能同一天在那家医院出生。”


        

简碌没有说话,一直在沉默。


        

季溪问他,“知道这些后你还会跟秋果儿在一起吗?”


        

简碌没有说话。


        

季溪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可能很难接受,所以我知道你们确定了恋爱关系后经过深思熟虑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你,我不希望等秋果儿陷进去后你再因为这件事跟她分手。她没有谈过恋爱,你可能是他的初恋,我不想她受到伤害。”


        

简碌却笑了,“我还没有说话呢你就把结果都分析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我觉得很不可思议,真的,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呢?”简碌笑着摇头,“特别是你跟顾总还有顾谨森跟秋果儿,你们这四个人都快围个圈了。”


        

“是呀,如果用血缘关系来推算,秋果儿是顾谨森的妹妹,顾谨森呢又是顾夜恒的弟弟,所以秋果儿也相当于是顾夜恒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


        

“那这么说我如果跟秋果儿结了婚,岂不成了顾总的妹夫了?”


        

季溪点点头,“逻辑上没有问题。”


        

简碌哈哈大笑,“没想到我还能跟顾总攀上关系。”


        

笑完他又说道,“不过这种关系还是不要挑明的好,因为果儿不一定能接受夏月荷是她母亲这一事实。”


        

季溪点头,“是的,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你发誓的原因,秋果儿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再大咧的女孩子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出生只是一场错误,或者说是一个筹码。我想夏月荷当年怀上魏清玉的孩子肯定不是因为爱魏清玉,而是想利用这一点来威胁魏清玉,让他帮她在顾家立稳脚根。”


        

“当然,也不排除她想从魏清玉哪里弄到钱,因为顾谨森出生后,夏月荷就辞掉了工作,她一个人养一个孩子是需要钱的。”


        

简碌很赞成季溪的分析,因为据他所知,云慕锦当年之所以会同意离婚,这中间魏清玉在老爷子面前可没少吹风。


        

最后,简碌问季溪,“夏月荷知道果儿是她的孩子吗?”


        

“我觉得她肯定知道,因为在安城的时候秋果儿在夏月荷面前拿出了她被遗弃在孤儿院时的一样东西,这样东西有可能是夏月荷的,当时她看到那样东西时脸色都变了。”


        

“那果儿岂不是很危险?”简碌突然担心起秋果儿的安危来。


        

他觉得一个处心积虑的女人,走到现在这一步是不可能回头的,所以她会扫清阻碍她前进路上的一切障碍。


        

而秋果儿就是夏月荷的一个Bug,她怎么会允许她存在呢?


        

“你放心,我已经在夏月荷面前给过暗示了,她如果敢对果儿一根汗毛,那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要知道她想得到的东西现在全在我的手上,我可以让她保持现状也可以让她一无所有。”


        

这一点简碌相信季溪没有打狺语。


        

顾夜恒现在是恒兴的董事长,只要他一句话就可以撤掉顾谨森总裁的位置,所以季溪说的没错,夏月荷想要的东西全数掌握在季溪手上。


        

“你怎么想?”季溪问简碌。


        

简碌回答道,“我会守护好果儿的。”


        

所以在得知秋果儿现在跟顾谨森还有夏月荷在一起时,简碌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他什么都不能说,甚至连提醒秋果儿小心的话都不能说。


        

最后,他问道,“你跟夏夫人一起出去采买季溪知道吗?”


        

“是季溪让我代她来的,不过本来是我跟顾谨森两个人,但顾谨森说采买食材这种事他妈擅长所以就把她喊上了。”


        

原来是这样。


        

简碌问道,“那你有没有把马上要跟我结婚的事情告诉他们?”


        

秋果儿,“……”


        

“这人在说什么呀?”她忍不住嘀咕出声。


        

顾谨森跟夏月荷两个人同时看向她。


        

顾谨森连忙问秋果儿,“怎么啦?”


        

秋果儿嘟了一下嘴回答道,“没什么,是我男朋友的信息。”


        

“简秘书呀,他给你发什么信息了,居然让你这么生气?”顾谨森笑着又问。


        

“他……”秋果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实说了,“他问我有没有把我跟他要结婚的事情告诉顾总你还有……夏夫人。”


        

说完她马上解释,“我跟他还没到结婚的时候,所以我刚才才会说他在说什么话。”


        

“看来简秘书是想跟你求婚,他这么说是在试探你,秋助理,恭喜你呀!”


        

秋果儿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又看了一眼夏月荷。


        

刚才顾谨森问她,她其实可以不用回答。之所以回答了是因为她想让夏月荷知道她对顾谨森没什么兴趣,对于顾家这个豪门也没有高攀之心。


        

所以夏月荷没必要像防贼似的对她爱搭不理。


        

果然,当秋果儿说完简碌的问话后,夏月荷脸上的表情要比之前好了很多。


        

看秋果儿的眼神也有了一些情感。


        

秋果儿对此不以为然,不过夏月荷对她放下防备之心,她还是开心的。


        

她给简碌发了一条信息,“我把你刚才的话告诉他们了,你回来后该怎么做自己看着办吧!”


        

简碌给她发了一个笑脸。


        

三个人到了海鲜市场,对于一直生活在安城这种内陆地区的秋果儿来说,这家规模宏大的海鲜市场无疑更像是一个海底世界。


        

她完全被震撼住了。


        

“天呀,这也未免太夸张了点!”秋果儿奔到一个摊位前,看着玻璃器皿里的澳虾与帝王蟹,“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龙虾和螃蟹。”


        

“是吗,”顾谨森走到秋果儿身边,“这么说秋助理也没吃过?”


        

“没吃过。”


        

“那我们买几只回去一起尝尝。”顾谨森大手一挥让摊主抓两只澳虾与帝王蟹。


        

秋果儿连忙阻止,“顾总,这个食材你还是按季溪写的菜单来购买,不用管我吃没吃过。”


        

“没关系的。”没想到说话的是夏月荷,她对秋果儿说道,“难得你今年也留在帝都过年,而且还是跟季溪一起到我们家来,就多买一些我们到时候一起吃。”


        

夏月荷的声音温柔轻切,就像是一个疼爱秋果儿的长辈。


        

秋果儿不敢相信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地挤出了一丝笑容。


        

这个人还真是奇怪,她想。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夏月荷这么说只是为了弥补一下她这些年对秋果儿的亏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