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九十四章:不太热情的候天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秋果儿马上要结婚,夏月荷一直克制的情感还是忍不住有所波动。


        

她想不管这个孩子她有多不喜欢,多不愿意她来到这个世上,可是现在她已经长大成人了,不仅如此她还有了自己的生活,喜欢她的人。


        

这也许是老天爷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让好好反省自己曾经的过错。


        

是的,秋果儿是她跟魏清玉生的孩子,但是她从一开始怀上她的时候就对这个孩子没什么感情。


        

这源于她对魏清玉没什么感情。


        

魏清玉只是她进入顾家的一个跳板,一个工具而已。


        

但事实证明,魏清玉这个人并不可靠,他得了便宜后并没有任何动作,反而还拿各种鬼话来骗她。


        

也是因为魏清玉这个人不老实的性格,夏月荷当初怀上孩子时表面上答应魏清玉会把孩子打掉,但还是偷偷地生了下来。


        

她把孩子送到孤儿院,却没有告诉魏清玉孩子的下落,她想用这一点来威胁魏清玉。


        

事实证明这一招还是有效的,魏清玉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确实给她出了不少主意,例如怎么让她转变身份,怎么让她看上去委曲求全。


        

最后,终于在顾谨森九岁的时候,她带着他住进了顾家位于安城的房子里,成为了安城人口中的顾太太。


        

不管顾权恩爱不爱她,夏月荷觉得她站到了顾权恩的身边就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接下来的日子,她跟魏清玉彻底划清了界线,曾经的种种就像云烟一样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


        

她不会再提起,魏清玉也不会再提起。


        

所以,他们那个孩子更不会被两人提起。


        

反正已经失去了联系,就让她自生自灭吧,当时的夏月荷就这么想,她就当自己从未生过这个孩子。


        

可是现在她出现了,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虽然她的出现有可能是季溪制约她的一种手段,但她是自己的孩子呀!


        

她虽没有养育过她,可是她人生的第一口奶终归是她喂的,她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母性让夏月荷有了愧疚之意。


        

她朝秋果儿走近了一些,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温情地说道,“果儿,你想吃什么尽管跟夏阿姨说,之前在安城我不是想认季溪为干女儿吗,现在她成了夜恒的妻子,也算是我的儿媳妇,而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也算是我的一个女儿。”


        

“这,我可没这福气!”秋果儿摆着手后退,心想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还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站在一旁的顾谨森见自己的母亲对秋果儿表现的如此亲热,他想到自己那个下落不明的妹妹,突然之间也就理解了。


        

母亲可能是想起了她曾经的那个孩子。


        

也不知道当年自己的母亲把那个孩子送到哪里,如果现在要找不知道能不能找回来。


        

等几年吧,等到他能独挡一面时,他再去找那个可怜的妹妹吧。


        

顾谨森这么想着就过来对秋果儿说道,“我妈一直都喜欢女孩子,觉得女孩子更贴心一些,所以秋助理,你就不要跟我妈客气,我们这几天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拿我妈当自家人看待。”


        

“是的,就当自家人看待。”夏月荷说着主动还牵住了秋果儿的手,“走吧,跟阿姨去看看其它的海产品,看有没有你喜欢吃的。”


        

秋果儿,“……”


        

这母子俩还真是热情。


        

不管怎么说,被人温柔以待总是好的,秋果儿在两个人的右拥右护之间渐渐地放下了戒心。


        

想想,一直以来夏月荷跟顾谨森都没有怎么为难季溪,反而是对季溪客客气气的,特别是顾谨森,每次对季溪都是特别关照,好像她就是他的亲大嫂似的。


        

季溪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这样一想,秋果儿就觉得自己有些小肚鸡肠了。


        

顾家势利眼的人一直都是云慕锦,不是夏月荷。


        

在和谐的气氛中,三个人很快就采购完了季溪所需的食材,时间也快接近中午,顾谨森提意三个人先去吃个饭,然后再一起到超市去采购季溪所需剩下的食材。


        

“这边最出名的餐馆就是市场里的一家海鲜店,因为都是现杀现做的海鲜,推荐指数五颗星。”顾谨森拿着手机一边把搜寻结果告诉两人一边跟两个人安利。


        

夏月荷同意去试试。


        

秋果儿有些担心,“在这市场里,阿姨不会觉得脏吗?”因为这海鲜市场确实是乱轰轰的。


        

“我们家以前也是在市场里做生意的。”夏月荷对秋果儿说道,“安城哪边的菜市场比这海鲜市场还要脏还要乱,我小时候放完学就蹲在摊位旁边吃饭做作业,早就习惯了。”


        

顾谨森还是第一次听自己的母亲聊起她小时候的事,他好奇地问道,“外公家以前是做小生意的?”


        

“是呀,后来在去进菜的途中你外公的三轮车翻到沟渠里,他被淹死了,你外婆一个人要照顾我跟你舅舅,所以就把摊位退了,在街上干起了擦皮鞋的营生。”夏月荷说到这里突然红了眼圈。


        

秋果儿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她没有想到这个宁愿当别人小三的女人会有这样的经历,她还以为夏月荷是为了过安逸的生活不愿意吃苦才会勾搭别人的老公。


        

没想到,她是从苦日子中过来的人。


        

“夏阿姨,你别难过了!”秋果儿轻声安慰她,“这些都过去,您看您现在过得多好,顾总这么孝顺你。”


        

“是呀,我很知足!”夏月荷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然后又看了一眼秋果儿。


        

她儿女双全,确实应该知足。


        

“吃饭去吧!”她伸出手一边拉着顾谨森,一边拉着秋果儿朝餐馆走去。


        

当三个人走进餐馆时,餐馆最外面坐的着三个人引起了顾谨森的注意。


        

他没想到会是候天赐。


        

“天赐小姐!”顾谨森走到对方面前,“你怎么会在这里?”


        

候天赐今天穿一件质地柔软的毛昵大衣,细脚长裤配一双细高跟鞋,整体打扮显得时尚且精致,顾谨森是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她这身打扮不应该出现在这家乱轰轰的餐饭里。


        

她,应该去高档的西餐厅才对。


        

候天赐也看到顾谨森,她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询问,而是把目光投向顾谨森身边的夏月荷跟秋果儿。


        

她的眼神里有少许审视的味道。


        

顾谨森笑了笑,决定先给这位大小姐介绍一下,但出于尊长的关系他先给夏月荷介绍了候天赐。


        

“妈,这位就是候天赐小姐。”


        

“哦,您好!”夏月荷客气又拘谨地跟候天赐打招呼。


        

候天赐本不想站起来的,听顾谨森称呼对方为妈,她只好站起来也道了一声您好。


        

“这是我妈。”顾谨森说了一句。


        

“哦。”候天赐表现的并不热情。


        

顾谨森笑了笑,没怎么在意,他继续介绍,“这位是季溪的助理秋果儿小姐。”


        

候天赐看了秋果儿一眼。


        

秋果儿见面前的这位大小姐似乎并没有想要认识她的欲望,她也学着候天赐的样子看了对方一眼,算是打了招呼。


        

这种冷漠对冷漠的方式顾谨森很是欣赏,他朝秋果儿笑了笑决定跟候天赐分开。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喜欢用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人,他主动跟人打招呼仅仅是因为他家教好罢了。


        

“我们就不打扰天赐小姐了!”他说了一声,一手揽着母亲夏月荷,一手揽着秋果儿,示意她们到旁边的空座位上就坐。


        

夏月荷没见过候天赐,只听顾谨森说过她的家世与工作,她是觉得这个候天赐跟自己儿子挺相配的。


        

昨天意外得知这个候天赐已经有喜欢的男人了,夏月荷心底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今天见到候天赐后,看她对自己的儿子不冷不热的,夏月荷就有些不高兴了。


        

不管怎么说,顾谨森前几天还帮她搬过家,于情于理她都不应该这样,这是瞧不起谁?


        

还是说,她只是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了一个工具人,想使唤就使唤,不想使唤就掠到了一边。


        

“谨森呀,既然这位候天赐小姐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你以前就不要把精力放在她身上,不来往也可以。”坐下后,夏月荷直言不讳地对顾谨森说道。


        

顾谨森扫了一眼离得不远的候天赐,笑着问道,“怎么了,您不是很中意她的吗?”


        

“也没有了,我只是觉得你年纪大了要为自己的事考虑了,正好呢她工作不错,但今天见到本人,我觉得你跟她确实不适合。”


        

“因为她对人爱搭不理的?”顾谨森又是一笑,“都市女孩嘛,都要有些性格的,她的这种性格很多人都会觉得很酷。”


        

“有吗?”夏月荷看向秋果儿,“果儿,你说这见到朋友家的长辈连一声招呼都不打是有性格吗?”


        

秋果儿看看顾谨森又看看夏月荷,心想这关她什么事,怎么还让她做起评判来了。


        

不过,夏月荷这种没拿她当外人的举动还是让秋果儿很感动,她第一次展露了自己的笑容,大大咧咧地说道,“可能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季溪也跟我说了之前她想搓和这个候天赐跟顾总,这冷不丁地遇到长辈很多人都来不及反应的。”


        

“您看,秋果儿就很懂这些,所以您没必要往心里去。”顾谨森对夏月荷说道,“再说我也没打算跟她发展下去,只是朋友不需要苛求那么多。”


        

顾谨森话音刚落,候天赐的声音却从旁边响起。


        

“顾谨森,原来你没打算跟我发展下去,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