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百九十六章:年夜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一大早,季溪跟顾夜恒带着儿子去了顾家老宅。


        

年夜饭说是季溪张罗,但一大早管家就指挥宅子里的工人们将顾谨森昨天采购回来的食材都收拾出来了。


        

老宅的工人们也都是帝都附近的人,收拾完这些后,老爷子就让这些工人们回家过年了。


        

季溪跟顾夜恒到达老宅时,屋子里只有早到的顾谨森跟夏月荷。


        

夏月荷在厨房里检查厨具,顾谨森则陪着老爷子在喝茶。


        

季溪把带过来的行李交给管家,然后跟着顾夜恒去给老爷子道了一声安。


        

“孙媳妇,这两天你可要辛苦了。”顾老爷子笑呵呵地对季溪说道。


        

“不辛苦,我有帮手,等一下她就过来。”


        

“哦,还找了帮手,谁呀?”


        

“我安城的一个朋友,她过年不回去我就把她叫过来了。”


        

“好好好,”老爷子很高兴,“人多热闹。”


        

人多确实热闹,当章慧玲一家过来时,老宅的客厅里可谓是人声鼎沸。


        

有小宇吵着要看小妹妹的,有男人之间互相打趣的,还有老爷子爽朗的笑声。


        

季溪把孩子交给顾夜恒,脱下外套就去了厨房。


        

厨房里夏月荷正在灶台上摆弄蒸锅。


        

“我把蒸锅洗出来了,等一下你用这个把昨天买的澳洲龙虾蒸出来。”她交待季溪。


        

季溪看了看蒸锅,这是一口蒸煮两用锅,她揭开盖子看了看,说着,“这锅挺好的,要不我先用它把火锅用的高汤熬出来。”


        

夏月荷一听连忙摆手,“不行不行,火锅用的高汤味道太冲,用完了这锅一时半会味散不掉,用其它锅熬吧,这锅只做蒸虾用。”


        

未了,她还加了一句,“秋果儿从没吃过澳虾,得用上好的器具来蒸。”


        

原来是这样。


        

季溪懂了,原来夏月荷一来就到了厨房其实是为了给秋果儿做好吃的。


        

看来她也意识到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现在想极力弥补。


        

希望秋果儿能感受到这份爱意吧。


        

不过有件事她还是得提醒一下夏月荷,虽然她知道秋果儿是她的孩子,但秋果儿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


        

而且之前秋果儿一直都挺排斥自己的亲生父母,觉得他们都是一些无良的人,才会把她给遗弃。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季溪说道,“夏阿姨这么喜欢果儿,果儿一定很感动。她呀之前就跟我说过,说夏阿姨您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以前那么困难都能一个人养谨森哥,不像她,父母没有给任何理由就把她遗弃了。”


        

“她真的跟你说过这样的话?”夏月荷并不信,她觉得季溪这些话像是她临时编的。


        

“等一下果儿来了,您可以问问她,她是真的跟我说过您是一个了不起的母亲,最起码比我妈靠谱。”


        

夏月荷一语双关地问道,“季溪,你不会是在笑话我吧。”


        

别人何许不知道,她季溪是最清楚她夏月荷的事情,了不起,更像是在讽刺。


        

季溪敏锐地感觉出夏月荷这句话的潜台词,她没有半点想要笑话她的意思,她只是在友情提醒。


        

不过站在夏月荷的立场,她做为顾家的长媳又掌握着夏月荷的秘密,这跟那些宅斗剧里,大房拿捏着二房命脉的故事情节很像。


        

二房自然会因为受制于人而心生不快。


        

更何况,夏月荷忍气吞声这么多年,无非是想让顾谨森得到顾家的家业。


        

要不然,她何必要做那么多事。


        

季溪在心里轻叹一声,心想她就不再白莲花似的当什么好心人来提醒了,夏月荷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说多了,反而会被误会她这个顾家的长媳想要压制谁。


        

季溪决定换个话题,她问起了候天赐的事情。


        

“夏阿姨您可别说我太八卦,主要是谨森哥跟候天赐认识是因为我,我作为中间人想听听谨森哥的想法。”


        

“他应该不喜欢候天赐吧。”夏月荷说完不屑地笑了笑,“其实我也不太喜欢那位候天赐小姐,挺傲慢的。”


        

说完,夏月荷还嘱咐季溪,“季溪呀,你以后跟谨森介绍女朋友还是得看看人,我们虽然不像其它人家讲究什么门当户对,非要跟那些千金大小姐相亲,但也别把一些性子不好的女生介绍给他。”


        

季溪想,好心办坏事说的恐怕就是她这种人吧。


        

“我知道了,夏阿姨。”


        

“对了,还有你那个同学,我看她好像也对我们家谨森有意思。”夏月荷想起了郭雨,“我觉得你有必要跟她打个电话,把她的这个念头打消掉。”


        

啊!


        

季溪想,这事可不关她的事,再说前天她到郭雨的出租屋时也委婉地劝过郭雨,可是对方直接用灵魂十分契合就把她的话给堵死了。


        

她总不能打电话过去说我觉得你们两个人的灵魂还相差甚远。


        

而且她现在的立场也不太方便说这些话。


        

自己的大学同学想追自己的小叔子,一般人可能会搓合搓合,不想搓合的就当不知道事不关己,普天之下可没人打电话过去干预的。


        

她可不想趟这浑水。


        

季溪笑了笑,没应这个茬。


        

过了一会儿秋果儿过来了,夏月荷也就不再聊这些事,三个人在厨房里开始忙碌。


        

厨房外面,章慧玲照顾两个孩子,三个男人就张罗着挂灯笼贴对联,热热闹闹的倒是显出年味来。


        

临近傍晚,顾家的年夜饭终于上了菜,这是季溪在帝都过得第一个年,也是顾家这么多年来人数最多的一个年。


        

老爷子真的很高兴,特别是小宇举起果汁跟他说吉祥话的时候,季溪看到老爷子眼角都含了泪。


        

想想,顾权恩意外身死后,顾老爷子虽有两个孙子,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顾夜恒跟顾谨森每年春节都不在他身边。


        

顾夜恒不在他身边,是因为他孤傲的性格加上他跟老爷子本不太亲近。


        

顾谨森呢,则是因为他第一年到帝都时,因为云慕锦的关系,他没能上桌吃年夜饭。


        

也许是记到这个仇,随后几年他都不在帝都待而是回到安城。


        

老爷子感动了,举起酒杯说的话也带了一些人情味,他对顾夜恒跟顾谨森说道,“以后恒兴就靠你们两兄弟了,你们一定要互相扶持互相信任,把恒兴做大做强。”


        

顾夜恒也第一次给了承诺,“我会的。”


        

然后他看向顾谨森。


        

顾谨森也不含糊,“我会做好大哥的左膀右臂。”


        

夏月荷也连忙在旁边表态,“老爷子,您放心,谨森他一直拿夜恒做为自己的榜样,他会好好为夜恒办事的。”


        

因为夏月荷的表态,顾老爷子更加高兴,他第一次朝夏月荷举起了杯。


        

“月荷呀,这些年是顾家亏欠了你。虽然你没有跟权恩领结婚证,但是我们顾家是认你这个儿媳妇的,到时候我让人把你的名字加在我样顾家的族谱上。”


        

夏月荷一听激动的端杯子的手都在颤抖。


        

季溪站在一旁想,幸好云慕锦没有来,她要是来了知道这事还不把桌子掀了?


        

虽然她掀得毫无理由,但云慕锦做事什么时候要过理由。


        

不服,就是她的理由。


        

夏月荷得到顾老爷子的首肯后,整个人的感觉都跟平时不一样了。


        

吃过年夜饭大家一起到客厅闲聊的时候,她就像这个家的女主人一样开始张罗季溪跟秋果儿两个人收拾碗筷端茶倒水。


        

还细心地问老爷子降压药吃了没有。


        

坐的位置也从之前的边边角角挪到了顾老爷子旁边。


        

秋果儿一边在厨房洗碗一边查看客厅里的情况,她小声对季溪讲,“你们家二房今天算是得道了。”


        

季溪撞了一下她,让她不要这么说话。


        

“顾谨森可没这意思。”


        

“不太清楚。”秋果儿摇头,“我看昨天他处理候天赐的事情时就挺让人意外的,所以他心里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没人能看透。”


        

“他们是什么想法我跟顾夜恒不需要看透。”季溪跟秋果儿交了底,“我跟顾夜恒并不在乎恒兴集团的那点产业,要不是怕云慕锦闹事,顾夜恒早就把恒兴交给顾谨森打理了。”


        

“为什么?”


        

“因为他对传统产业没什么兴趣,再说你别看恒兴盘子挺大的,但是利润并不多,以前要不是星耀撑着,恒兴早就因为资金链的问题破产了。”


        

听季溪这么一说,秋果儿也就放心了。


        

“那我以后不再挤兑二房了。”她对季溪说道。


        

季溪看了她一眼,“你不仅不能挤兑还要对他们好一点,这样他们才不会以为我心里憋着什么坏。”


        

秋果儿朝季溪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季溪抬起目光再次看向客厅的夏月荷,不知为何她心底还是有一丝担心。


        

有时候,身份的悬殊可能会让一些人甘愿俯首称臣,但一旦双方势均力敌了,情况就会不一样了。


        

顾家现在的和谐可能只是暂时的和谐。


        

季溪暗自摇头,看来为了顾家以后不至于兄弟反目,她还得努力积累资本。


        

所以,常家是非常有必要结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