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三百零四章:音乐男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停车场的风波在安保人员的一波操作下算是平息了。


        

不过停车场的安保人员并不知道常劢行是谁,他过来跟跑车男交涉只是自己的职责所在,当然他也并没有看到常劢行用车把跑车男的车挤出停车位。


        

所以当跑车男开着车寻找其它停车位时,这个尽职的保安就以为自己的工作算是完成。


        

当然,就算这个保安知道之前发生的事,在得知常劢行的身份后,这名保安肯定也会像那个时髦女郎把跑车男暗讽一顿。


        

在名都,人就是这么现实,你有点权有点势就会瞧不起别人,但比你更有权更有势的人也会瞧不起你。


        

常劢行很厌恶这种变态的价值观。


        

所以就算他是古芳斋的少主,现在帮着常老爷子打理着所有堂口的生意,他依然把自己当成常家的一个外人。


        

更甚至于把自己当成常老爷子的一个助手,跟常年跟在常老爷子身边的管家一样,服务于常老爷子。


        

所以在外行事他很低调,不开好车不戴名表,一切外在的浮夸他都拒绝。


        

自然,他也拒绝用世俗眼光看待常家人的候家。


        

常老爷子跟候家人认识是因为常劢行,因为常劢行到了名都后跟候天赐一起在一家儿童保护中心接受心理治疗。


        

那时候心理治疗师刚在国内兴起,而常劢行一天之内失去了所有亲人,候天赐也在同一年也因为交通意外失去了感知颜色的能力。


        

所以常老爷子在常劢行收养之后听从了一些人的建议把常劢行送到了这家据说在儿童心理创伤方面有一定权威的机构。


        

常劢行在儿童保护中心接受了一年的重建治疗,候天赐在儿童保护中心接受了三年的治疗。


        

说是治疗其实是把一些有过创伤的孩子聚集起来,大家剖析自己的内心学习与人接触。


        

常劢行一直觉得这些治疗方法都是鬼扯。


        

除非失忆,谁能忘记创伤。


        

所以一开始的治疗不太顺利,但常劢行认为不太顺利的原因不是来源于他而是来源于那些自认为十分专业的医生。


        

每周他被送到那个地方,然后接受一个看似温柔其实并不亲切的医生向他询问。


        

“你现在还会想起他们吗?”


        

“你还是会害怕坐公交车吗?”


        

常劢行一开始还会坦露自己的心声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当有一天那个医生对常老爷子说这个孩子以后可能有报复性人格时,常劢行就在心理上对这种治疗有了抵触情绪。


        

他努力地配合对方最后还被扣上一个有报复性人格的帽子。


        

他可没想过要报复谁,他坦诚自己的痛苦是因为他真的痛苦,谁爹妈死了不痛苦?谁的妹妹死了不痛苦?


        

所以这个医生是专业的吗,常劢行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不过他当时还小,无法向这家机构提出质疑,但他也能意识到,如果再继续向这个所谓专业的医生坦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他有可能会失去一个愿意收养他的人。


        

不仅如此,他可能永远都不会被人收养,然后一辈子生活在孤儿院,让人用奇怪的目光审视他。


        

这个孩子有可能会变成一个坏人!


        

他明明是一场意外的受害者,最后他可能会成为别人眼中的怪物。


        

于是他开始自己看心理方面的书。


        

在下一次接受治疗的时候,他开始按照书上所写表现出积极阳光的样子回答对方的问题。


        

最后,他用演技挑战了权威。


        

医生在他的诊断书上签下了治愈两个字。


        

从此,常劢行不再去那个操蛋的地方,常劢行如此快速的恢复让候天赐的家人很是意外,于是他们找到老爷子希望常劢行能帮助候天赐走出阴霾。


        

因为这样的接触,常家跟候家有了联系。


        

两年后候天赐也得到了一张治愈的诊断书。


        

虽然常劢行比候天赐大一岁,但两个人后来都在一所中学里读书,一来二去两个人自然是接触的机会更多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常劢行才开始接触到候家的人。


        

他觉得虽然候家之前是主动联系常老爷子的,但他们骨子里并不待见常老爷子这个人。


        

常老爷子不是名都人,祖籍在湘城,几十年前常老爷子的父亲在名都开了一家古芳斋,名都人虽不及帝都人爱好文物,但名都人讲面子爱比排场,你家客厅里摆了一件元青花龙纹梅瓶,那我家书房里也得来两件蓝釉下彩双耳瓶。


        

所以古董生意奇好,于是常家就在名都定了居。


        

常家虽然在名都生活了大几十年,但根不在这里,名都人有些欺生不喜外来人。


        

而且常家经商,但名都人追求仕途喜政不喜商。


        

所以在名都政界有着一定地位的候家人,平面上虽然跟常老爷子来往,但公开场合并不愿承认自己认识常老爷子。


        

其实常劢行也不愿意跟候家人有来往,一方面是因为候天赐是因为交通意外受的伤,每次看到她,他都会想起自己的妹妹。


        

虽然他选择不去回忆,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想,如果他的妹妹能跟候天赐一样幸运就好了。


        

起码还能活着。


        

这也是常劢行觉得自己跟候天赐没有可能的原因之一。


        

常劢行走进音乐餐厅的时候,候天赐正急匆匆地往外走,她可能是听季溪说了刮蹭的事。


        

见常劢行进来,候天赐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她等着常劢行走近这才问道,“你人没什么事吧?”


        

“没事,就车后面撞了一下。”


        

“对方没纠缠?”


        

“有什么好纠缠的,反正大家都有保险,交给保险公司处理就行了。”


        

“但我听季溪说那个人挺豪横的。”


        

常劢行笑了笑,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那就看谁更豪横了。”


        

说完,他看了看时间朝候天赐示意先回到座位上去。


        

餐位上,三个大人带着孩子已经就坐,顾谨森见常劢行过来连忙站起来准备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


        

常劢行却按住了他。


        

“今天你们是客我只是做陪,不用在意我。”


        

他说道就势坐到最外面。


        

所有人坐定后,常劢行问顾谨森,“你是怎么知道候天赐奶奶住院了,是她打电话告诉你的还是你们聊天时偶尔说起的。”


        

“打电话时偶尔说起的。”顾谨森回答。


        

“原来是这样。”常劢行说完这句就结束了对话。


        

仿佛他过来就是问这件事的。


        

常劢行不说话,候天赐跟他们也无话可说,季溪跟顾夜恒更是找不出什么共同的话题在这种场合聊,一时之间餐桌前是寂静无声。


        

幸好这是一家音乐餐厅,在餐厅的一角有个舞台,上面有驻唱歌手在台上一边弹吉他一边唱着舒缓的情歌。


        

于是,大家把目光投到了舞台上。


        

小宇孩子性格,本来就坐不住,菜没上来之前他是十分苦于无事可做,所以在这之前他就把百无聊赖的目光投到了舞台上。


        

一曲终罢,当歌者站起来调整坐姿时,小宇似乎认出了对方。


        

“妈妈,”他推了推季溪,然后用手指着台上,“音乐盒。”


        

“什么音乐盒?”季溪不解其意,她顺着小宇的手也朝舞台上看了看,“没有音乐盒呀?”


        

“不是。”小宇有些着急,他再次指着舞台,“是叔叔,唱歌的叔叔,音乐盒,送给我的。”


        

季溪想了想,然后又看向舞台,这次她重点看那个歌者的脸。


        

这是一张帅气迷人十分具有少年感的脸。


        

这张脸……


        

她想起来了。


        

“对对对!”她拍着小宇的胳膊,“确实是送你音乐盒的叔叔,等一下,妈妈好像记得他叫……”


        

她按着自己的额头,努力搜索对方的名字。


        

餐桌前其他四个人一脸懵逼地看着她。


        

还有小宇。


        

此时的小宇也学着季溪的样用手按着额头一副思索的样子。


        

所以两个人的动作有些滑稽。


        

顾夜恒看看季溪又看看小宇,不解地问,“你们两个在表演节目吗?还是说这是你们之间的一个新暗号?”


        

“不是。”季溪摆摆手,她也让顾夜恒帮她回忆,“我们到玫瑰庄园时不是坐火车去的吗,当时在火车上我跟小宇遇到了一个会弹吉他的男生,他给了我们一个音乐盒。喏,现在唱歌的就是那个男生,我们在想他的名字。”


        

“你有告诉我他的名字吗?”顾夜恒记得有这件事,但不记得季溪说起过对方的名字。


        

常劢行坐在一旁听季溪说完,马上站起来走到舞台旁边,不一会儿他返回来告诉季溪。


        

“这个驻唱歌手叫庄羽非。”


        

“对!”季溪也想起来了,“就是庄羽非,我当时还说要签他到我们颜溪娱乐公司。”


        

“外形条件倒是不错。”顾谨森看了看台上的庄羽非,突然转过头问候天赐。


        

“天赐小姐,依你时尚圈的眼光,这个叫庄羽非的男生有没有潜力,我说的是获得时尚资源的潜力。”


        

候天赐看了看台上的小男生,对方约摸二十左右,看上去打扮的很酷,不过眉宇之间还是透着一股少年的青涩。


        

“人是可塑的,只要有资源就有潜力。”候天赐收回目光,不冷不热地回了顾谨森一句。


        

但在心底,她暗自感叹,一个小男生居然能把少年的酷与青涩如此完美地在他的脸上呈现,这真是老天爷赏饭吃。


        

而GC春季男装现在正在物色平面男模,他,似乎很适合。


        

想到此,候天赐忍不住又看了男生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