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三百零八章:候天赐失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司羽非跟候天赐只有一面之缘,而且对于他来说,他跟候天赐的一面之缘并不愉快。


        

因为她给他递了一张名片。


        

这种行为跟他见过的其它女人一样,暗底里给他塞名片,眼神里传达着暧昧的信息。


        

让人厌恶!


        

所以在候天赐给他名片的时候,司羽非就把她当成了一个不正经的女人。


        

可是现在,他觉得他好像误会她了。


        

这个女人!


        

他侧过身打量着候天赐。


        

这个女人的穿着很考究,而且搭配也很时尚,这跟那些把名牌胡乱套在身上的女人不一样。


        

她很有口味。


        

他俯下身在她身上嗅了嗅。


        

虽然一股酒味,但还是能闻得出她身上擦的香水跟刚才酒吧里的那位红姐不一样,清雅的前调浪漫的中调最后还有厚重的余味。


        

十分耐人寻味。


        

他又打量了一下她穿的皮鞋跟手提包。


        

女人对生活的精致程度可以从两样皮质品分辨出。


        

候天赐穿的是一又羊皮鞋,皮质柔软做功细致。手提包也是牛皮的,一款顶级大师手工制品。


        

看来她生活殷实还有些小资。


        

司羽非打开她的手提包,里面放着记事本、手机、口红、车钥匙及一串家门钥匙。


        

再无其它。


        

司羽非先是拿出她的记事本,打开,记事本第一页写着一个人名字。


        

常劢行。


        

他的眉头微皱了一下,脑海里开始回想之前她给他名片时上面的名字。


        

当时他看了一眼,她好像叫候天赐。


        

所以常劢行这三个字应该是她喜欢的那个人。


        

把喜欢的人写在记事本第一页,这种行为也够幼稚的。


        

司羽非翻开第二页,第二页写得倒是她自己的名字。


        

再往后翻就是一些行程记录了。


        

司羽非继续往后翻,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记着今天六点半宴请,后面是订位信息及餐厅的名字。


        

餐厅名字正是司羽非驻唱的那家音乐餐厅。


        

“原来真的是GC国内的负责人。”司羽非合上记事本,再去看身边的候天赐。


        

“所以找我当平面模特的事也是真的?”他撇了一下嘴,把记事本放回手提包里,然后又拿出候天赐的手机。


        

他用候天赐的指纹开了屏保,基于个人素质他没有查看候天赐的任何信息,只是翻了一下她的通话记录。


        

在她的手机通话记录里,最后一个电话是给一个叫顾谨森的人打的。


        

他往下翻,这个人的频次在通话栏里出现的还很频繁,当然常劢行的名字也出现过。


        

不过是对方打给她的,她好像一次都没有给对方打过。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司羽非托着下巴开始研究,把一个人的名字写在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上却不给对方主动打电话,还为了这个人在酒吧里一个人喝酒,这是爱得有多卑微?


        

他再次看了一眼候天赐。


        

这样成功的一个女性,是什么样的男人会让她如此卑微。


        

他对常劢行有了一丝的兴趣。


        

有兴趣归有兴趣,这个时候他倒没有想给对方打电话过去的想法。


        

既然对方会让候天赐用这种办式忘记,那么他肯定是不喜欢候天赐的,不喜欢自然也不会大晚上的过来接她回去。


        

所以,他打电话的人选是——顾谨森。


        

他把电话拨了过去,响了几声后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


        

“天赐小姐,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


        

“您好,我是爱尔酒吧的调酒师,候天赐小姐在我们这里喝醉了。”司羽非陈述道。


        

“哦!”对方很吃惊,“你刚才说什么酒吧?”


        

“爱尔酒吧。”


        

“能告诉我具体位置吗?”


        

司羽非把酒吧所在的街道报给了对方。


        

“我尽快赶过来,请您照顾好天赐小姐,麻烦您了。”说着,顾谨森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后,顾谨森在床上坐了一会儿。


        

他今天也喝了一点酒,回到酒店后直接洗澡休息了。


        

所以对方的这个电话打过来让他有些发懵。


        

他看了看时间又想了想自己的状态。


        

过去找季溪拿车钥匙开车过去显然是不现实的,因为他的酒还没消。


        

看来只能把季溪喊起来让她开车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顾谨森给季溪发了一条信息。


        

季溪刚把小宇哄睡着,听到信息后她第一时间拿起了手机。


        

这时,顾夜恒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见季溪在看手机于是问道,“这么晚了,谁给你发的信息。”


        

“顾谨森。”


        

“嗯?他酒喝多了,大晚上的一个小叔子给自己大嫂发什么信息?”


        

季溪从床上起来,一边换衣服一边对顾夜恒说道,“他不仅大晚上给我这个大嫂发信息,还约我出去。”


        

“什么情况?”顾夜恒把季溪拉到自己面前,有些不悦地看着她。


        

季溪笑着捏了捏他的鼻子,“是候天赐,她在酒吧喝醉了,人家打电话过来让我们过去接人。”


        

“给顾谨森打的电话?”


        

“嗯。顾谨森今天跟常劢行喝了不少的白酒,他给我发信息是想让我开车送他过去。”


        

“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季溪用嘴努了努床上,“你去谁看着小宇,放心吧,我虽然对名都不熟但车里有导航,再说你晚上视力不行,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你小心开车。”


        

“嗯。”


        

季溪要走,顾夜恒却把她又拉了回来。


        

“晚安吻。”他仰起了脸,索吻。


        

这是他们夫妻每天晚上必做的功课,而喝了酒的顾夜恒多少有了一些孩子气。


        

季溪只好依他,俯下身吻了吻他的唇。


        

…………


        

季溪开车带着顾谨森赶到对方所说的酒吧,正准备进去就被人喊住了。


        

“你们是候天赐的朋友?”


        

季溪跟顾谨森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毛呢外套的男生。


        

他双手插:进外衣口袋里,口里哈着白气,看样子已经在外面寒冷的冬夜里站了很久。


        

“她在自己的车里。”他把车钥匙递给顾谨森。


        

顾谨森没有接而是问对方,“你是不是音乐餐厅驻唱的那个歌者,司羽非?”


        

季溪这才看清对方还真的是司羽非。


        

“嗨,司羽非。你还记得我吗?”她走到司羽非面前,笑望着他。


        

显然,司羽非对漂亮的季溪是有印象的。


        

“怎么是你?”他显得很惊讶,“你是候天赐的朋友?”


        

“嗯,刚才你在台上唱歌的时候我们几个就在餐厅里吃饭,本来我是想过去给你打招呼的,但候天赐去了……”季溪咦了一声,“你跟候天赐是朋友?”


        

难道候天赐是跟司羽非一起到酒吧喝酒的?


        

季溪有了狐疑。


        

司羽非连忙解释,“并不是,我不认识候天赐,我在这家酒吧兼职,她来喝酒喝醉了,因为在餐厅里有一面之缘所以我就用她的手机给你们打了电话。”


        

原来是这么回事。


        

顾谨森这才接过司羽非手上的车钥匙。


        

“人我就交给你们了,我还要工作就先进去了。”司羽非看了一眼季溪,“你叫……”他不记得她的名字。


        

“我叫季溪。”


        

“哦,那路上小心!”他朝季溪欠了一下身,迈步准备往酒吧里走。


        

季溪连忙拉住他,“司羽非,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难得这么有缘。”


        

司羽非同意了,他拿出手机跟季溪互相加了微信。


        

两个人正扫着,红姐从酒吧里走了出来,见司羽非跟一个完全陌陌的女人在加微信,她连忙过来把季溪跟司羽非分开。


        

“哎,我说小八,你这样可不对,我找你要微信号要了这么久,你说你没有,现在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跟别人加上了?”


        

“您有意见?”司羽非淡淡地问了一句,然后拉开女人扯着他衣服的手,又回了一句,“有意见也请保留。”


        

说完,他朝季溪挥挥手又准备进去酒吧。


        

叫红姐的女人失了面子,她再次拉住司羽非没好气地说道,“喂,我说你小子可不要不识抬举,我红姐捧你的场是给你面子,你可不要给好不知好惹怒我,我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的。”


        

季溪一听,心想这女人是谁?说话这么大的口气。


        

还有,司羽非究竟因为什么事惹到了她?


        

“大姐!”她想过去询问,刚喊了一声大姐,对方就怒目圆睁地瞪着她。


        

“你喊谁大姐?”


        

“喊你。”季溪回答的很认真。


        

这份认真直接就把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顾谨森给逗笑了。


        

红姐顺着笑声看了顾谨森一眼。


        

顾谨森笑着对季溪说道,“季溪,你喊错了,现在都流行喊小姐姐而不是大姐。”


        

“哦,不好意思,小姐姐。”季溪说的依然很认真,“是不是我朋友得罪了您?”


        

红姐没有回答,而是朝季溪翻了一记白眼,可能是因为季溪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不可一世的女人对于长得漂亮的女人天生没有好感。


        

顾谨森见女人对季溪也这么蛮横,于是他对季溪说道,“你刚才没听到吗,这位姐姐想要这个帅哥的微信号,在酒吧这种地方要一个……”顾谨森看了一眼司羽非外套里面的工作服,“要一个服务生的微信号,明摆着就是想玩老牛吃嫩草的戏码。”


        

说完,他又对那位叫红姐的女人说道,“我说姐姐,别人不想给你微信号就是在拒绝您,您空闺无人孤单寂寞冷可以到娱乐城找男公关,那里的年轻人倒是给钱就办事,您别为难正经人。”


        

“你说谁不正经?”


        

“姐姐您有点不正经。”顾谨森朝这位叫红姐的走近了一步,故意凑过去盯着她的脸,然后啧啧了两声,“您没有五十应该也有四十七八,像您这样的年龄结婚早的话应该都有孙子了吧!”


        

这话直接就刺激到了这位红姐,她今年四十都不到,却被一个男人说自己快五十了,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简直就是污辱。


        

她指着顾谨森,气得半天说不出话。


        

顾谨森也懒得再搭理她,他转过身对司羽非说道,“我劝你还是换一份工作吧,如果你想在音乐上有所成就,就不要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到帝都去。”


        

顾谨森说着用车钥匙朝酒吧外面的停车场按了一下,一辆红色的汽车车头灯闪了一下。


        

他指着那闪着光的车对司羽非说道,“车里的那个女人应该可以帮你。”


        

说完,他拉过季溪朝候天赐的车走去。


        

司羽非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一低头走进了酒吧。


        

冬夜里,只有那个红姐站在原地气得脸色铁青。


        

最后,季溪叫了代驾,她则开着候天赐的车回到酒店。


        

这么来回一折腾都晚上十一二点了,季溪看着车里醉得不醒人事的候天赐,问顾谨森,“现在怎么办,你知道她家在哪里吗?”


        

“我怎么知道。”


        

“给常劢行打电话?”


        

“我想候天赐应该不太愿意让常劢行知道她喝成这样。”


        

“所以……”季溪看了看酒吧大门,“我们给她开间房。”


        

“只好这样了,我总不能把她弄到我房间睡一晚上,你小叔子我还是很在乎声誉的。”


        

季溪切了一声,她是不了解顾谨森的那些花花事,不过她想依顾谨森的行事风格,他肯定不是一个“贞洁烈女”。


        

当然,就算顾谨森是贞洁烈女,季溪也不可能把候天赐丢给他,最后,顾谨森抱着候天赐,她到前台开了一间房。


        

在帮候天赐盖被子时,候天赐突然拉住了季溪的手,昏暗的房间里,她对季溪说道,“常劢行,从今天开始我不再爱你了。”


        

季溪,“……”


        

顾谨森,“……”


        

两个人走出房间时,顾谨森小声对季溪说道,“回帝都后要不你给候天赐介绍几个优质男青年吧,例如钟素,他都四十岁了也该找个女人结婚。”


        

季溪听顾谨森这么说,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你怎么突然操这种心?”


        

“你没听候天赐刚才的醉话吗,她要忘记常劢行,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危险!”


        

“什么危险?”


        

“你别忘了,候天赐可是公开说要追求我,万一她拿我当药来吃,我总不能顺手推舟吧,说实话我挺欣赏候天赐的,但是我对她不来电。”


        

更何况他还知道候天赐喜欢的人是常劢行。


        

顾谨森从来都不会当这种情感接盘侠。


        

季溪听明白了,顾谨森这是想把自己给撇出去。


        

不过,她也知道顾谨森从一开始对候天赐就没有感觉,虽然他表现的很积极,但只是表现,他看她的时候眼睛里没有火花。


        

但是把钟素介绍给候天赐,顾谨森还真想得出来。


        

“你脑子里是怎么灵光乍现的?”她问他。


        

“GC春季时装不是在找品牌代言人吗,你公司的那个清和珈位不行,钟素可以呀,他可是天王级别,虽然四十岁了,但是身形保持很好,加上成熟稳重的气质跟这种奢侈品牌气场很合,出于商业考虑你都要把钟素介绍给候天赐认识。”


        

这一点季溪倒是没有想到。


        

果然,狡猾的商人就算是儿女情长也能弄出商机来。


        

想想之前,顾夜恒利用相亲,就成功地让徐子微为星耀挣了一波钱,现在顾谨森教她利用相亲,让钟素拿下GC的代言。


        

两者,异曲同工呀!


        

季溪倒是有些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