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三百一十章:增进感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候天赐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的女人,而且擅长于以暴制暴,所以她才如此的高傲自我不可一世。


        

季溪回到帝都的第二天,就在社会新闻上看到了候天赐的名字。


        

她让人把名都国贸大厦一家品牌店的店面给砸了,新闻上说此举只是私人恩怨,因为这家品牌代理商背着她勾搭她的小男朋友,因勾搭不成把她的小男朋友给打了。


        

这社会新闻也不怕事大,直接就把那个红姐的照片给登出来了,其中还有这个红酒出入候天赐小男友兼职酒吧的视频截图。


        

当然,因为这种私人恩怨砸人家店铺确实有些过份,不过记者采访时候天赐说,她的这位小男友可是一名歌者,在酒吧兼职也只是为了体验生活,好写出更多更好的歌。


        

被人骚扰已经够无奈了,最可气的是他马上就要成为GC春季男装的平面模特,这位红姐带人把他堵在路口打得皮青脸肿明显就是想毁掉对方的事业。


        

候天赐还要求该品牌商出来解释,是不是指示这个代理商故意打人,好打击GC在国内的市场。


        

一件本来是个人恩怨的事情,最后又上升到两家品牌的商业战。


        

候天赐的这一波操作让季溪着实看不懂。


        

不过,看到照片中红姐也被人打得皮青脸肿的样子,季溪又觉得候天赐的做法挺江湖的。


        

这么一想候天赐喜欢常劢行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常劢行就是混江湖的。


        

司羽非被打候天赐代为出头事件平息之后,季溪给司羽非发了一条慰问信息,询问他头上的伤情况怎么样。


        

司羽非就回了她两个字:还行。


        

隔了一天后,他又给她回了一条信息:我到帝都了。


        

季溪坐在办公室看着司羽非发过来的微信,犹豫了半响。


        

袁国莉看她发呆于是问道,“怎么了?”


        

季溪就把司羽非的事跟她说了。


        

袁国莉觉得季溪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关注这个司羽非了,“难道他有逆天颜值,比我们顾总还帅?”


        

“这倒没有,我只是觉得跟他特别有缘,我是说眼缘,看到他有一种亲切感,觉得他应该被我照顾。”


        

袁国莉笑了起来,“你该不会拿他当儿子在看吧,他现在多大?”


        

“应该二十一二吧,他长得确实挺有少年感的。”季溪又回想了一下司羽非的模样,她觉得自己所说的亲切感是符合她对他的感觉的。


        

她对他没有半点其它感情色彩的情感。


        

袁国莉见季溪对这个司羽非这么上心,而且又有签他的心思,她建议让秋果儿过去跟他接触接触。


        

“反正你是以颜溪娱乐的名义去签他,那就交给秋果儿,如果司羽非想往娱乐圈发展,他肯定会考虑的。”


        

季溪采纳了袁国莉的建议。


        

不过,她把自己的想法提前告诉了司羽非,还把秋果儿的微信号推送给他,让他郑重地考虑了一下。


        

“我是因为欣赏你的音乐所以想着要帮你的,虽然我的公司不是专业做音乐的,但是我可能给你提供相关的资源。”


        

但,秋果儿跟司羽非接触后回来告诉季溪,司羽非拒绝了她们的好意。


        

“他好像并不想当明星也不想进入娱乐圈,他说他喜欢音乐就是纯粹的喜欢,并不想用它来哗众取宠。”秋果儿耸了耸肩,“这小孩还挺有个性的。”


        

“那你有没有问他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季溪问。


        

她还是挺关心他的生活状态。


        

秋果儿摇摇头,“这我没问,我是去找工作的也不好意思问别人的私事,不过他说他现在接了一些工作,就是给GC当平面模特。”


        

“这么说候天赐也很欣赏他!”季溪转着手上的笔,脑子里在考虑顾谨森的建议。


        

要不要让钟素跟候天赐接触一下,谈一下GC春季男装品牌代言的事。


        

说实话,像钟素这样的珈位,时尚代言这一块跟其它同级别的人比,确实不怎么样。


        

当然,这也跟钟素佛系的生活态度有关,他至从转战影视后,所有的工作重心都放在演戏上,几乎不怎么出席大型活动,所以对于时尚资源这一块也不在意。


        

他没有强烈愿望,公司这边也就没有重点关注。


        

不过出于对艺人商业价值的考量,季溪确实需要跟候天赐接触接触。


        

但还没有等季溪付出行动,袁国莉打电话汇报,GC那边有意向想让钟素做他们这一季品牌的男装代言人。


        

“什么时候的事?”季溪问。


        

“就是刚才,GC广告企划室给我打的电话,我想她们打这个电话肯定是GC公司总部的意思,候天赐做为国内运营的负责人,她应该也给予了一点综合性意见。”


        

所以,在季溪还没有行动之前,候天赐这边就帮忙说了话。


        

她为什么要帮这个忙呢?还是说依照GC的营销策略,他们确实需要像钟素这样全面且优质的艺人。


        

季溪更愿意相信后者,她吩咐袁国莉,让她这几天盯着点钟素。


        

春节过后钟素就到剧组拍戏了。


        

他这次接的是一部古偶剧,女主是另外一家公司的艺人,这部戏也是对方公司为了捧这位年芳二十五的花旦定制的一部剧,钟素虽然跟对方年龄差十来岁,但剧照出来后,季溪倒觉得钟素反而显得年轻些。


        

季溪让袁国莉盯着点钟素是担心对方公司为了增加自家艺人的曝光度,故意搞一些暧昧出来,然后强行组CP,用钟素的名气给对方涨流量。


        

季溪本来就不耻这种行为,现在又是这么大的商业代言,她可不想被对方公司搞小动作影响自己公司跟GC的合作。


        

袁国莉让她放心,“雪丽虽然是女主,颜值也过得去,但是在美女如云娱乐圈并不出众,钟素合作过那么多女演员在这方面也有分寸,所以从各方面都不可能有事。”


        

说到这里袁国莉又提到了一个人,“演女二的姜研倒是这个圈公认的美人,不过因为跟帝都四少之一的曲靖深传过绯闻,私生活方面有些……”


        

后面的话袁国莉不再说了,季溪自然明白她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什么意思。


        

曲靖深,季溪是认识的,当初她跟着顾夜恒到玉府的时候跟这个人见过一面,这个人是典型的花花公子,整天出入各种酒吧、迪吧,在帝都,人们把这些整天出入声色场所的公子哥称为某某爷。


        

帝都四少的理来也就应此得名。


        

但这个称谓到如今并不是一个褒义词。


        

有能力能独掌一面的富二代,别人为以某某集团新掌门人称呼,不学无术整天吃喝玩乐,大家才会称之为某某少。


        

论财力,曲靖深不能跟顾夜恒比,论败家,曲靖深比顾夜恒有能力,所以曲靖深是帝都四少之一,而顾夜恒却是恒兴董事长。


        

听袁国莉提到姜研,季溪就问袁国莉,“你是担心钟素会跟姜研传绯闻?”


        

“姜研很擅长跟人传绯闻的。”袁国莉说道,“我是怕GC方面会有这方面的考虑,必定他们在一起工作,后续会怎么样谁也不清楚,所以公司这边有必要去巩固一下跟GC的关系。”


        

“你之前不是还参加过候天赐的生日派对吗,我想私交应该不错吧,有机会过去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


        

搞了半天,袁国莉的意思还是希望她这个老板出面跟候天赐进行情感上的联系。


        

但是用什么理由去跟候天赐联络感情呢?季溪有些犯难。


        

虽然她参加过候天赐的生日派对,候天赐还请他们一家吃了一顿晚饭,但事实上她跟候天赐并不是太熟,因为常劢行的关系,反而让她跟候天赐之间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微妙敌对关系。


        

季溪怕搞不好,本来可以谈成的事情被自己这么一联络最后搞黄了。


        

她跟顾夜恒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顾夜恒却不以为然,他觉得这些都是季溪女性的特定思维,其实在职场上并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GC有意想跟钟素合作,看中的是他的流量。


        

而季溪想要去维系情感,这是出于商业考虑。


        

如果觉得没有理由,那就以询问之前候天赐上社会新闻的事情去表示一下慰问。


        

“那个叫红姐的女人之所以会叫人堵司羽非,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顾谨森当天晚上激怒了她。”


        

这一点,季溪承认。


        

顾谨森当天晚上说的那些话连她都听不下去。


        

论损人,顾谨森跟顾夜恒还真是一脉相承,果然是亲兄弟。


        

“这不就好办了吗,你代表顾谨森去慰问一下候天赐,顺便劝一下候天赐,让她不要喜欢顾谨森这个家伙,我想候天赐也希望有个人来劝她,这样她也好就坡下驴。”


        

季溪觉得顾夜恒说的非常有道理。


        

她扑到他怀里,楼着脖子说道,“还是老公你老奸巨滑!”


        

“什么形容词,老公我这是深谋远虑。”顾夜恒宠溺地捏了一下季溪鼻子,然后毫不客气地吻住了她的唇。


        

在帝都的新住址。


        

是一间高档小区的公寓楼,果然离上次帝都最大的海鲜市场不远。


        

季溪走到候天赐住所的大门前,抬腕看了看手表,上午十点,这个时间点就算候天赐喜欢睡懒觉,也应该起来了。


        

她抬头敲门。


        

不一会儿,门开了。


        

季溪带着笑意正准备跟对方打招呼,却发现开门的人并不是候天赐。


        

“怎么是你?”她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穿着睡衣的男人。


        

我去,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