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三百一百七章:无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调查后马上就给苏小北回了一条信息,信息就两个字:好的。


        

苏小北以为季溪是答应了,内心得意无比。


        

想想,做为一个项目的投资人,季溪肯定要考虑利益。而她,苏小北,在这个圈还是有些名气的,而司羽非只不过是一个新人。季溪肯定要给她一点面子。


        

所以这个司羽非还是好好做个人吧,居然在她面前摆谱,那她就好好给他上一课。


        

第二天,季溪到了公司就给司羽非打电话,问苏小北这边是不是先填了一首词。


        

司羽非说是,昨天晚上苏小北到他住的地方两个人一起把词顺了一遍。


        

"把那首词删掉吧,还有我们决定不跟苏小北合作了,所以你这边再做一下准备,我会重新找一个作词人。"


        

"不跟苏小北合作了?"司羽非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奇怪,"为什么?"


        

"是她主动提出来要换人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季溪让司羽非不要管这些,"你的工作就是好好写歌。其它的事我来处理。"


        

半个小时后,袁国莉联系到苏小北,两个人到了一家咖啡店。


        

袁国莉把一个信封放到咖啡桌上,告诉苏小北这是她这两天的辛苦费。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们也了解到了。苏小姐好像已经写出了一首歌的歌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这首词我们星耀会按市场价买下来,你这边看有什么问题?"


        

苏小北一听就懵了。


        

星耀这是要把她给换了。


        

她连忙对袁国莉说道,"昨天晚上我跟季总可不是这么沟通的。"


        

"不是吗,可是季总今天早上跟我说是苏小姐你希望换人。"


        

"我说要换的是司羽非,我跟他合作不来。"


        

"不好意思,我们公司是跟司羽非签了合约,他现在是我们星耀聘请的音乐制作人。也就是说我们聘请苏小姐你是为了协助司羽非完成这个项目,你跟他合作不来我们只能换你不可能换他。"


        

袁国莉说完也不跟苏小北废话,拿起包说了一声有机会下次再合作就走了。


        

苏小北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回去后是越想越气。


        

于是,她就发了一条微博把自己这次不公平的遭遇给说了出来。


        

当然,做为一个用文字来挣钱的作词人,苏小北的这条微博可谓是信息量巨大,首先,她影射了星耀公司老板季溪为了力捧新人让她作配,而她觉得对方根本就没什么实力,于是断然拒绝。


        

其此,她还表明这个新人真正的实力就是人长得帅,没什么才华不说私生活也很混乱,因为他有一个比他大很多的同居女友。


        

苏小北这条微博发出去两天,根本就无人问津,因为她没什么粉丝量。除了作词界,她对于网络人来说几乎等于透明。


        

但这事最后还是上了热搜,原因不是因为苏小北,而是因为徐子微点赞了这条微博。


        

微子微的这个点赞迅速就让吃瓜群众给逮住了。大家又开始把她跟季溪还有顾夜恒的那点陈芝麻烂豆腐的事情拿出来说。


        

最后,人们的兴趣转移到季溪想要力捧的新人身上,最后有知情人透露,季溪想要力捧的新人就是前段时间在某音上被百万人转发的《情伤》作词作曲及演唱者司羽非。


        

季溪跟这个司羽非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要力捧一个这样名不传经传的新人?


        

网友们开始各种讨论。


        

最后分析出季溪跟顾夜恒可能要婚变。


        

有网友说季溪这个平民之女嫁入豪门除了顾夜恒在网上晒出了一张结婚证,好像并没有什么后续。


        

因为他们没有办婚礼。


        

其实他们并没有像网上传的那样相爱,顾夜恒愿意娶季溪是因为季溪生下了顾家第四代,他没有办法才把对方娶进了门。


        

奉子成婚四个字又上了一次热搜。


        

季溪坐在家里看着网上讨论的如此热闹是哭笑不得。她跟顾夜恒调侃自己是不是去做明星。


        

"我总这么占用公共资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顾夜恒摇头苦笑,他也不能理解他跟季溪都结婚这么久了,怎么还有人会吃这种瓜。


        

这届网友就这么闲吗?


        

网友闲不闲季溪并不想理会,她没让公司去处理这些事情。谣言嘛止于智者,不理会就是对苏小北这条微博还有看戏不怕台高的徐子微的轻视。


        

现在季溪在苦恼的就是常劢行帝都古芳斋开业她该送什么贺礼。


        

"你说其它地方开业我们还可以送什么玉雕呀屏风呀大花瓶之类的做为贺礼,可是古芳斋做的是古董生意,我们送过去的这些东西在他们面前实在是拿不出手。"她把头靠在顾夜恒肩膀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顾夜恒问她,"常劢行这边的古芳斋什么时候开业?"


        

"还有两天。"


        

"只有两天时间,送玉雕屏风也来不及,常家也不在乎这些。你到时候亲自送一个花篮过去就行了。"


        

"这怎么行,怎么说他都是小宇的干爹,又投资了我筹备的电视局,我怎么能用一个花篮就对付过去。"


        

"那怎么办,你过去给他站两天柜台?"顾夜恒逗她。


        

季溪一听还来了精神,她马上夸奖顾夜恒点子不错,"你说我怎么没有想到,古芳斋名气这么响。而帝都人呢天生喜欢捣鼓古玩,所以劢行哥这家店开业生意肯定好,他肯定忙不过来。"


        

"你真的要去他店里帮忙?"顾夜恒问。


        

"嗯。"季溪回答的很认真,"反正小宇有院长妈妈帮忙看着。公司有袁国莉跟秋果儿看着,我去两天也没事。"


        

说起老院长,季溪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前几天院长妈妈跟我说智敏这次回来虽说很多地方想要聘请她。但是院长妈妈希望智敏能到帝都来工作,还向我打听有没有这方面的门路。"


        

"智敏是做什么?"


        

"她呀,"季溪眼珠子转了转,小声对顾夜恒说道,"我说出来你可不要害怕,智敏学得是法医专业,她之前一直在国外法医科工作,这次回来就把那边的工作给辞了。"


        

"这事你可以问一下郭队长。"顾夜恒说的是郭耀辉。


        

季溪皱了一下眉,"郭队长是刑侦队的大队长,智敏学得是法医,这刑侦跟法医不是一个系统吧?"


        

"你是不是想问依智敏的情况想要进入郭队长他们的系统是不是有些难?"


        

季溪立马点头,她其实就是想问这个问题。必定智敏现在需要的是一份工作,而公安系统就现在而言并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顾夜恒跟季溪解释,"其实法医有两种,一种是司法机关的专职法医,另外一种是司法机关委托或是聘请的具有法医资质的医生,智敏如果在国外有很好的经验,跟郭耀辉说一说有可能会被他们聘用。"


        

"那我改天带智敏去见一下郭大队长。"


        

"他现在可不是大队长,他是副局长。"


        

"升官了?"


        

"早就升官了。你看你平时也不去章慧玲那边走动走动。"


        

"那我现在过去会不会太过于功利?"季溪可怜巴巴地看着顾夜恒。


        

"无事不登三宝殿确实有些功利,要不这样,你到常劢行那边去的时候把智敏也带过去,古芳斋就在刑侦大楼的后面,到时候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我把郭耀辉郭姑父约出来一起。"


        

季溪觉得这个办法行,于是十分主动地给顾夜恒送上了自己的一记香吻。


        

顾夜恒跟季溪的感情并没有因为网上的各种猜测有半分影响,倒是候天赐看到这些后续后对苏小北这个人有些反感。


        

她想那天苏小北到家里来的时候她应该直接怼死她的,还有那天她乱点菜的时候也应该奚落她两句。


        

这样也不至于现在她在网上造谣时她心里气不过。


        

不过,通知苏小北的这一系统骚操作,候天赐倒是知道季溪是真心想要帮司羽非,她想那天季溪给她打电话问的那些话,肯定是因为苏小北在她面前说了什么。


        

季溪是想过来核实。但又不方便问司羽非所以才问得她。


        

事实证明季溪这个人还是挺会鉴婊的,因为她终止了跟苏小北的合作。


        

候天赐不是傻子,就那天苏小北的行径一看就是对司羽非有意思,想来个老牛吃嫩草,后来肯定是因为她的出现苏小北才会弄出这一堆子妖娥子出来。


        

这么一想候天赐突然有些觉得对不起司羽非跟季溪。


        

司羽非其实是有才华的,却因为她的关系,他现在被一个女人污蔑成靠身体上位的小白脸。


        

季溪也是,还要被人误解为她跟顾夜恒两个人要婚变。


        

内疚的候天赐于是开始不再对司羽非百般发难。跟他说话的语气也温和了很多。


        

有时候他在创作的时候,她也会你是只小猫似地坐在他旁边听他弹吉他。


        

对于季溪,她也没有了敌意,同时她也意识到自己对季溪的敌意来的有些莫名其妙。


        

常劢行确实是动过季溪的一些心思。但是那是常劢行的个人行为,跟季溪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她对常劢行没有什么想法,两个人之间的来往也属于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交际。


        

所以她的敌对就显得有些不合适宜。就像个小学生似的,因为自己喜欢的人在意了另外一个人,就开始讨厌对方。


        

这样一想,候天赐就发现自己性格上有很大的缺陷。


        

她并不像她自己认为的那样完美。


        

在古芳斋开业的那一天,候天赐主动找到季溪,向她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之前我对你有些误会,所以语言方面有些过分,希望你不要在意。"


        

候天赐之前的态度,季溪多少是能感觉到的,不过她并不在意,听候天赐这么说她笑着拍了拍候天赐的手臂,说了一句她能理解。


        

"看来你是完全放下了。"她笑着对候天赐说。


        

"放下什么?"候天赐一时没有听明白。


        

季溪朝正在接待客人的常劢行努了努嘴,"我儿子的干爹呀。"


        

候天赐把目光也投向了常劢行那边,她语气幽幽地说道,"不放下又能怎样,人总要往前看。"


        

她说着眼波流转看向了另外一边。


        

在另外一边,司羽非正俯下身认真地打量着陈列柜里的一件物品,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