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三百二十章:常劢行被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话是郭耀辉打来的,他告诉顾夜恒,中午的聚餐他不能来了,因为局里临时有事。


        

“什么事连吃个饭的时间都不能空出来?”顾夜恒问。


        

郭耀辉也不隐瞒直接告诉了他,“江源小区,就是我们刑侦大楼旁边的那个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中午我们要开个临时碰头会,听一下现场勘验的同志报告,我做为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是要出席的。”


        

“就在你们刑侦大队的旁边?”顾夜恒很是诧异,“这也未免太胆大了。”


        

“就是说呀,虽然我们搞刑侦的一年上头没少接触这种命案,但是在自己家门口发生的这还是头一桩,加上受害者这边……”郭耀辉叹了口气。


        

顾夜恒马上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问郭耀辉,“死者身份很特殊?”


        

“嗯,名都的一个富商,上面很重视。”


        

剩下的顾夜恒就不再问了,他也知道,就算是再问郭耀辉也不会跟他说太多。


        

郭耀辉不能过来,跟郭耀辉介绍翁智敏的事也只能搁浅。


        

不过,饭还是要吃的。


        

只不过请的人是常劢行。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今天一行人是来给常劢行的店铺开业上门祝贺,于情于理常劢行都会请这顿饭。


        

常劢行把店铺交给伙计打理,他带着顾夜恒、季溪还有翁智敏去了一家专做安城菜的餐馆。


        

入座后,常劢行把外套脱了,本来半挽的袖口现在挽得更高了一些。


        

他拿起桌上的水壶给众人倒水,这时季溪看到常劢行挽起的袖口处露出一小截纱布。


        

“劢行哥你的胳膊这是受伤了吗?”她关切的问。


        

常劢行抬起胳膊看了一眼自己露在外面的纱布,他笑着承认,“是的,昨天跟人起了一些争执,拉扯中胳膊撞到了一个尖锐物上划了一道口子。”


        

“不要紧吧!”


        

“一点小伤,不碍事。”常劢行不以为然地拉下袖口把纱布掩盖住。


        

这时坐在季溪旁边的翁智敏幽幽地说道,“如果是被铁钉之类的尖锐物划伤,是要打破伤风针的。”


        

“是吗,我以为消个毒包扎一下就可以了。”常劢行用手摸了摸手臂上的伤口,神情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可大意不得。”


        

“是呀,”季溪也附和着说道,“这事真的大意不得,劢行哥你要记得去打一针,打总比不打要好。”


        

“好,我吃完饭就到附近医院打一针。”常劢行说着把菜单递给了季溪,示意他们可以点菜。


        

吃完饭,顾夜恒要回公司,翁智敏呢并不知道她今天来其实是为了跟郭耀辉见面,跟季溪过来捧完场,她自然也要回去。


        

季溪执意要留下来帮常劢行看店。


        

“我虽然不懂什么古玩,也分不清那些东西属于那朝那代,但我可以帮劢行哥你招呼一下客人,端个茶倒个水什么的。”


        

“让一个公司的大老板到我这家小店里端茶倒水的,我怎么使得!”常劢行笑着让季溪跟顾夜恒一起回去。


        

“什么公司大老板,”季溪还是坚持留下来,“我现在可是劢行哥你的干妹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今天第一天开业我必须在场帮忙。”


        

“那……”常劢行把目光投向顾夜恒。


        

“季溪虽然不懂古玩但她一向对古玩都很感兴趣,她留在这里也算是学习。”顾夜恒拍了拍常劢行的肩,“你就让她在你店里待两天吧。”


        

常劢行让季溪跟顾夜恒回去其实更多是想避嫌,必定他之前可是打过季溪的主意,而这些顾夜恒肯定也感受到了。


        

现在两家的关系重新定义,他更多的还是希望季溪跟顾夜恒能幸福地生活下去。


        

现在,顾夜恒既然都不介意,那他也没有必要去介意,于是他同意了。


        

下午的时候,常劢行正在店里跟季溪讲解一些瓷器方面的知识,店里突然进来两个人。


        

两个人三十来岁,每个人都夹着一个小的手袋,神情严肃步伐稳健。


        

他们一进来就问店里的伙计,问他常劢行在不在。


        

常劢行是在柜台后面跟季溪讲解瓷器,所以进来的两个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


        

听到有人问他在不在,常劢行连忙放下手上的梅瓶站起来跟对方打招呼,“我是,找我有事吗?”


        

对方看了常劢行一眼,其中一个精干的男人朝常劢行走近了一步,他从腰间摸出一个证件在常劢行面前亮了亮,然后沉声说道,“常劢行先生,我们怀疑你跟一起凶杀案有关,现在要带你回大队协助调查,请配合一下。”


        

“我?”常劢行大为吃惊,他疑惑地看着对方。


        

对方肯定地回答道,“是的。”说完,他看了看队友然后又问常劢行,“你是自己跟我们走还是让我们请回去?”


        

这话的潜台词差不多就是配合的话一起出去,不配合的话他们就要上手段,例如戴一副手铐。


        

季溪也奔了过来,她问对方,“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他这两天一直在忙开业的事情怎么会跟凶杀案扯上关系。”


        

常劢行把季溪拦了一下,让她不要着急,“可能是受害者我认识,店里就麻烦你跟小张看着,我跟他们去一趟。”


        

季溪张了张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常劢行被两个人带走。


        

季溪以为配合调查也就是去认一下死者然后把死者的关系帮对方理清一下,没想到常劢行去了几个小时还是没有回答。


        

关店铺的时候,店里的伙计过来问季溪,“常爷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有什么事吧?”


        

季溪没有回应,虽然她跟常劢行有来往而且还彼此认了亲戚,但是她对常劢行并不了解,对常家也不太了解,所以她也不确定常劢行跟这起凶杀案有没有关系。


        

当然,在内心深处她是觉得常劢行跟凶杀案什么的一定没有关系。


        

常家这么有钱,有钱人想要摆平一件事情首选的肯定不是把对方干掉。


        

但总这么干坐着等也不是一回事。


        

季溪起身准备去一趟刑侦大队。


        

小伙计连忙拦住她问,“季小姐,你去哪里?”


        

“我去看看。”


        

“能让看吗?”小伙计一脸担心,他说道,“我刚才跟老爷子打电话了,把常爷的事跟老爷子说了。”


        

“那老爷子怎么说?”


        

“老爷子说常爷这人做事有分寸,是不会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来。”


        

季溪听小伙计这么说,心安了一些,“那应该没什么事。”


        

小伙计却不这么认为,他说常家在古董界虽说有一定地位,但古芳斋一直在名都发展还从未涉足帝都,现在常爷到帝都来开店,难免会被这里的同行记恨,加上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人要加害于他,那有嘴也说不清了。


        

小伙计这么一说,季溪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


        

所以,她还真要去一趟刑侦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