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仙穹彼岸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圣人中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永定城,上书房中。


        

萧南风分身看着来自四方的战报奏折,一旁,文仲在帮忙分析中。


        

“楼玉京的僵祖分身,去了海角仙城,涂九娘去了神风仙都?若换我来布局,他们两人应该调换战场,才能对神风皇朝造成更大的破坏,可现在,他们的行为就很奇怪啊。”文仲皱眉道。


        

“你觉得楼玉京这么安排的目的是什么?”萧南风问道。


        

“臣一时想不到他的目的,但,臣觉得,以他的能力,应该能谋算得更好。”文仲说道。


        

萧南风点了点头道:“我们的观点不谋而合,他行为中有矛盾的地方。我猜想他并没有谋算错,只是有一些我们不知晓的谋算。劳你去查查楼玉京的所有历史,包括他入太清仙宗拜师学艺时的经历。”


        

“是,臣会仔细调查的。”文仲点了点头。


        

忽然,萧南风似感应到了什么,他瞳孔一缩道:“好了,圣人已至,我们出去见见吧。”


        

众官员神色一肃,道:“是!”


        

萧南风踏步走在前面,众人紧随其后,走出了上书房。


        

此刻,在永定城外,一个雾气笼罩的山峰之巅,赤海圣人亲至。他的四个僵尸分身被留在了别的战场上,而他却亲自来了永定城,可见对此处的重视。


        

他得到消息,萧南风手下的精锐全部出去了,如今的永定城极为空虚。


        

可此刻,他看到了什么?城门大开,守城大阵更是只有一层薄薄紫色光膜结界,看似防御力极弱,似随便一个仙人都能破开结界闯进去。


        

本来,他还想杀过去的。可,谨慎的性格让他止住了脚步。他研究过萧南风的过往,知道萧南风的手段超群,智谋不凡,不可能犯如此低级错误的啊。


        

就在此刻,远处皇宫处,一个大殿口,萧南风带着一群官员走了出来。


        

“本尊来得这么隐秘,难道还是被他发现了?”赤海圣人脸上闪过一股疑惑之色。


        

却见萧南风忽然看向了他所在的位置,即便他四周有大量雾气遮盖,似也挡不住萧南风的目光。


        

远处,萧南风微微一笑道:“看来,是有客人来了?阁下藏头露尾,躲在雾中,可没意思。”


        

萧南风的声音极为洪亮,轰传四面八方,直奔城外而去。


        

城中无数百姓、修士尽皆露出疑惑之色,皇上在对谁说话?


        

圣人眼皮一挑,知道藏不住了,他大袖一甩,四周雾气骤然散去,露出了他的面目。


        

“萧南风?你还真是好本事啊,你是怎么发现本尊的?”圣人冷声道。


        

圣人的声音犹如雷霆之音,轰的一声,响彻整个永定城,惊得无数百姓心中一颤。


        

“说话时别夹杂着神威,别震伤朕的子民,否则,别怪朕不客气。”萧南风冷声道。


        

他的话,让无数百姓顿时心安了下来。一个个疑惑地循着圣人声音望去。


        

圣人眼皮一阵狂跳,这不对啊,萧南风的表情不该这么从容啊。


        

“你知道本尊是谁?”圣人冷声道。


        

“你的眼神错不了,盾仙城的两个僵尸王,是你的分身吧?怎么,成为楼玉京的狗了,想要来永定城乱咬?”萧南风冷声道。


        

“放肆!”圣人怒声道。


        

“放肆的是你。敢攻打永定城者,从来就没有好下场的。”萧南风冷声道。


        

圣人神色阴冷道:“萧南风,你将属下都安排去神风皇朝了吧,你还有底气和本尊叫嚣吗?”


        

他极为谨慎,虽然有着滔天怒火,但还是忍了下来,他想要试探萧南风的底细,并未急着冲上来。


        

“呵,无胆鼠辈,在城外叫嚣只会显得你极为无能,可敢入城,到朕面前来说话?”萧南风笑道。


        

远处,圣人眼皮一阵狂跳,这不对啊,永定城明显内部空虚啊,萧南风为何要邀请自己过去?


        

圣人眼中一阵阴晴不定,总感觉永定城有什么威胁。可,他又担心萧南风是故意诈他,他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就在此刻,他的几个僵尸分身处,陆续反馈来了别处战况。首先是兵仙城的分身,莫名其妙地被赵元蛟一剑劈成了两半。其次是盾仙城,他的分身被萧南风另一躯压着打了,而丹仙城,杨川也凶残无比。


        

“无胆鼠辈,来永定城捣乱,连入城都不敢吗?”萧南风笑道。


        

圣人脸上越发阴晴变幻。这萧南风在耍什么阴谋呢?在刺激我?想让我入城?这城中一定有什么巨大威胁吧。


        

可是,萧南风精锐手下不是全都出去了吗?就连那叫青灯的阵法师,也去了神风仙都。永定城中还有什么?


        

“你不说话,你是来表演的吧?”萧南风笑问道。


        

“什么表演?”圣人冷声道。


        

“表演一个怂反派的内心戏?不过说起来,你演得挺好,虽然是一张死人脸,但,眼神颇为灵动,将你的怨恨和不甘,甚至恐惧和怂怯都表现得淋漓尽致了。”萧南风笑道。


        

圣人脸色黑得可怕,若非看不透萧南风在玩什么鬼,他早就去将萧南风弄死了。


        

“你动不动手啊?这么干耗着,用眼神演戏,朕可没耐心一直看你的表演。”萧南风继续刺激道。


        

圣人心中都已经气炸了,表演?表演你妹啊,没看我在分析你吗?


        

萧南风继续刺激这圣人,圣人的内心越发恼火,但,他却极为能忍,一直等到盾仙城外的两个僵尸分身被萧南风本体拉入了红月幻境,他才陡然瞳孔一缩。


        

因为楼玉京的缘故,他根本没有小觑萧南风,更是小心地在此观望,找寻最佳时机,此刻,他的分身接连出事,他对萧南风却越发忌惮了。


        

永定城虽然看似一座毫无威胁的空城,但,却似藏着一股大恐怖,正等着他上钩呢。


        

动手?动手个屁啊,没看萧南风在那等着的吗?


        

“来啊,在城外看着有什么意思?进来啊。”萧南风继续邀请道。


        

圣人眼中一阵阴晴不定,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深吸口气道:“萧南风?你等着,本尊会回来找你的。”


        

说着,圣人调头冲天而上,飞走了。


        

一时间,无数永定城的守将都瞪大了眼睛。什么情况?那来袭者跑了?为什么?


        

萧南风身后,一群官员眼睛一亮,不可思议地看了眼萧南风。他们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这是空城计?以空城,吓退绝世强者?众官员看向萧南风时,眼中闪过一股崇拜之色。


        

萧南风目送圣人飞走,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圣人是何等手段,他虽然飞到了天边,但,他却有特殊手段看到永定城中的画面,骤然间,他发现在他离开后,萧南风嘴角微微翘起,而其身后的官员更是露出赞叹和崇拜之色。


        

“不对,他是在诈我?好个萧南风,找死!”圣人眼中顿时生出一股惊天怒火。


        

呼的一声,他化作一道流光直冲永定城而来,速度之快,让人惊骇。


        

萧南风脸色一变,就看到圣人瞬息而至,一掌拍向紫色结界。


        

“萧南风,你找死!既然敢耍我,那就要付出代价,本尊先灭你永定城,再来收拾你。”圣人惊吼道。


        

他依旧无比谨慎,担心萧南风有心剑在手,他要避开萧南风,先灭全城百姓,要引得萧南风来援,暴露破绽。


        

“不要!”无数百姓露出惊恐之色。


        

无数官员顿时露出慌张之色。


        

可惜,根本没用,圣人的速度太快了,嘭的一声,拍在了守城大阵的紫色结界上。


        

紫色结界很薄,看似没什么威力,但,就在圣人拍上去的一霎那,陡然脱离永定城,向上飞去,嘭的一声,将圣人包裹而起。


        

“不对,这不是结界!”圣人惊叫道。


        

他被萧南风吸引了注意,被空城计搅乱了思维,他怎么也没在意到,这看似平平无奇的紫色结界有问题啊。


        

轰的一声,他以巨力挣开了紫色结界,炸出了一股风暴。但,这风暴威力有限,只是形成一股大风席卷四方罢了。


        

所有人顶着大风,忽然看到了震撼的一幕。却见那圣人头上,被一枚漆黑色的鱼钩勾住了,一根细线延伸云间,似有人在钓鱼,而钓的这条大鱼,就是圣人。


        

鱼钩入体,圣人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充斥全身,让他浑身无法发力。


        

“不,萧南风,你和玉浮黎合谋骗我,你们骗我?”圣人惊吼不已。


        

若非萧南风先前的空城计让他掉以轻心,他怎么可能会不注意到紫色结界有问题?他怎么会这么急冲冲来报复?他怎么会被玉浮黎的鱼钩钓住?


        

他知道玉浮黎的垂钓能力,他自信若在平时,这鱼钩不可能勾住他的,可,他被萧南风骗了,他大意了,完了。


        

“天帝,此獠还在挣扎,余波可伤百姓,劳您速速钓走。”萧南风开口道。


        

嘭的一声,鱼线猛地一拉,圣人被钓起冲天而上,飞向了云端。


        

“萧南风,你敢辱本尊,本尊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圣人被钓走之际,发出狰狞的怒吼声。


        

呼的一声,圣人一闪消失在了云端,被天帝抓走了。


        

这一刻,很多官员都露出了震撼之色。他们中好多人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空城计吗?怎么变成反空城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