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7章 然后,离开这个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认识林虎?”江如画问道。


        

“以前……他落难的时候,我帮过他。”易天随口扯了一个谎。


        

思索再三,他不打算直接公开自己的身份。


        

之前,他幻想过无数次有朝一日恢复自我,告诉江如画一切:你的男人,是何等存在!


        

但他现在,却不这么想。


        

他害怕,害怕这巨大的差距,会让原本的东西失去、变色。


        

“慢慢来吧。”内心叹气。


        

“你还藏的挺深的。”江如画哼了一声,整理了一番丝袜和制服,故意将脸色冷下来:“别把人想的太好,他以前欠你的,但今天已经报恩了。”


        

“人终究要靠自己,除了亲人,谁都不会一直无条件帮你。”


        

易天点头,笑道:“我那么废,你还一直养着我,是因为……”


        

“别想得太美!”江如画美目一竖:“我是看你可怜样,就当大发慈悲救了个叫花子!”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身体怎么回事,难道之前的柔弱无力,都是装出来的?”说到这里,江如画的脸色又冷了下来。


        

这些年,如果你像个男人一样活着,我何必这么累!?


        

“不是,我是今天才好的。”易天说了实话。


        

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这样的事,对于普通人而言,太离谱了。


        

“你觉得我会信吗?”江如画冷笑。


        

“当然不能信!”


        

这时候,赵燕来了。


        

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衫,加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中筒皮靴,靓丽中带着一抹性感。


        

一手撑着柔软的腰肢,另一只手指着易天,冷笑不止:“装模作样,就是为了骗过你的眼睛!要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窝囊废,怎么勾搭的上富婆?”


        

江如画手一抖,看着易天的目光,全变了。


        

“勾搭富婆?”易天皱眉,道:“没有证据的事,最好还是不要乱说。”


        

“我乱说!?”赵燕怒笑,迈着长腿走来:“自己在外面做不要脸的事,还说我乱说?你信不信老娘一巴掌抽死你!”


        

一贯以来,她都看不上易天,认为这家伙拖了自己闺蜜的后腿。


        

她一直在劝江如画放弃易天重新找一个,但江如画在这方面倔的跟头驴似得。


        

“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如画,你被这白眼狼利用了,他在你身边装窝囊,实则是为了一个安然的环境,来做别人的小白脸!”


        

赵燕义愤填膺,手冲着易天就扯了过去。


        

“好了。”江如画有些无力,拉住了自己闺蜜,目光黯淡的看了一眼易天:“这件事我不想再提,为了孩子。”


        

“如画!”赵燕气的直翻白眼:“以前你说这废物离开了你不能自食其力,现在他有人包养,你还留着他干嘛!”


        

孩子,是江如画内心柔软的借口。


        

多年相守,江如画因为易天失去了太多,她不忍心,再将他丢在街头。


        

“没有的事。”易天起身,直视二人:“这件事……”


        

“不用解释了,我不想听。”江如画无力摆手:“我希望她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打破我的家庭,尤其是让欣欣受伤。”


        

她挪开话题,叹道:“和徐傲虎是彻底闹崩了,还有八百万的资金空缺,迫在眉睫。”


        

她拉着赵燕,走向厨房。


        

易天心中一动,立马开口:“那八百万,我可以帮你解决!”


        

两人驻足,冷笑。


        

“易天,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呢?”赵燕满脸不屑,道:“在人家眼里,你就是个乐子,你以为八百万是个小数字?我问你,你跟了人家这么久,八十万拿到没有?”


        

易天脸色微沉,道:“赵燕,我容忍你,是看在如画面上,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


        

赵燕一听柳眉一竖:“怎么,你还在吓唬我,难道你敢打我不成?”


        

说着,挺着胸脯就走了过来,被江如画拉住。


        

“哼,没用的东西,就知道吹牛!你要是能拿出八百万来,以后我免费当你通房丫头,伺候你到进棺材。”赵燕撇了撇嘴。


        

“通房不必了,你这姿色我也瞧不大上。”易天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道:“当个女奴,我到会考虑一下。”


        

“你还来劲了?”赵燕冷笑:“那我就打个赌,你要是拿不出来,以后见我就喊娘!你要是能拿出来,我就给你当女奴,敢不敢?”


        

“可以。”


        

“好了!”江如画怒上眉梢,手冲着房间一指:“你进去,消停一会儿。”


        

易天马上点头,转身往房间走去。


        

他拿出手机,立马发了个欣喜给白樱:“先去处理财产和公司问题,不必等我。”


        

“你看看,在你面前装怂做好人。”赵燕嗤笑,道:“我们去做饭,待会别给他吃。”


        

江如画点点头。


        

易天一直在房间,盘坐在地。


        

这些年,他沉寂了太久,需要一个恢复期。


        

期间,客厅里一直传来两人说话的声音。


        

“如画,我还认识几个有钱的少爷,凭你的姿色,拿到这钱,不难!”赵燕叹息,道:“在这个社会,一切资源都可以和利益交换的,身体也不例外。再说了,你为了这个人渣废物守住贞洁,有必要吗?”


        

“不用了!”江如画很坚定,许久才道:“实在不行,我联系我爸妈吧……”


        

易天心中一动。


        

江如画带着他和孩子与南都江家决裂,以至于和她的父母关系也闹僵。


        

她的父亲曾撂下狠话: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


        

如果有一日,江如画活不下去找上他们,必须离开易天!


        

“八百万而已。”易天轻轻摇头,不以为意。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九牛一毛。


        

两人聊了很久,赵燕才离开,出门还不忘了说几句坏话:“你可当心点那家伙,别被他给套了,万一他在你身边蛰伏这么多年,是为了榨取你的财产呢?”


        

“我知道了。”江如画把她送出门。


        

家中,重归安静。


        

不久,房门被推开,一股饭香味飘了进来。


        

江如画已经换上了家居裙,长发随意披散在背后,身姿优美,肌肤雪白。


        

她弯着身子,将热好的饭菜放在易天面前:“不管怎样,你我终究相处了五年,有共同的孩子和家庭……”


        

她吸了一口气,身躯微抖:“算了,不说了。吃了饭去把欣欣接回来,我还有事要处理。”


        

饭菜热气腾腾。


        

易天的心中,也流入一股暖流。


        

她还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


        

五年以来,一直如此,嘴上嫌弃,但从来没有想过把自己逐出家门。


        

易天一伸手,抓住了对方的小手:“如画,相信我!”


        

江如画身躯一颤,随后迅速将手抽开,冷冷的看了易天一眼:“你认为,你还有值得让我信任的地方吗?”


        

易天愣住了,内心有些复杂,不知是否应当全盘托出。


        

不行!


        

我得改变她的心,才能留住一切!


        

易天如此想的时候,江如画已走到门口,再次停下脚步。


        

“易天,你思考一下,怎么说服欣欣,让她不难过。”


        

“然后,离开这个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