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21章 你也可以说,是她的男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转头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曾伟的手:“别管他了,我们走!”


        

曾伟满脸笑容,缓缓退去。


        

“感情你在哪都受鄙视?”


        

吴寇照更不屑了:“如画,我们走吧。”


        

江如画未搭理他,而是拉了易天一把:“有机会,再好好跟我解释一下。”


        

她的声音很柔和,江如画总是这样,当看到易天被孤立,内心便不忍,情不自禁的关怀他。


        

吴寇照脸微沉:“如画,怕是没那个机会了吧?”


        

江如画依旧没搭理他。


        

吴寇照很气愤:这个废物有什么好的?


        

不行,我得好好表现一番,击破他们五年的感情!


        

吴寇照一狠心,打算今天出一顿血,带着两人进入包厢之后,大手一挥:“服务员上菜,把你们最好的菜和酒都呈上来!”


        

苗红玉一听立马拍巴掌,笑眯眯的道:“年轻人,有出息就是好,出来花钱不必扣扣索索的。”


        

她瞥了易天一眼,阴阳怪气道:“易天啊,既然你也能拿出八百万来,按道理不应该没钱才是。以后,别这么小气了,知道吗?”


        

易天淡笑:“好。”


        

江如画皱眉:“这样浪费,没必要吧?”


        

吴寇照一听,不在意的摆手:“一点小钱,对于我而言,不算什么。”


        

此刻,江如画也颇为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你现在的资金,有这么宽裕吗?”


        

关注点终于到了自己身上,吴寇照大喜,对自己的事业一番吹嘘:“别的不说,我身上的现金流,都能拿出来几千万。”


        

“至于接过的家里企业,现在年营业额都以亿为单位了。”


        

一码归一码,对于吴寇照现在的财力,江如画还是很吃惊,点点头道:“那你现在,很不错了。”


        

闻言,吴寇照大喜过望,对呈菜的服务员道:“记住,酒一定要最好的!一人点一瓶,开了再给我端上来。”


        

服务员笑着点头,道:“先生,我们这边最好的酒价格比较高,您需要先了解一下吗?”


        

“不用!”


        

吴寇照满不在乎:“我不差钱!”


        

“您真的……”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吴寇照一拍桌子,摆出老板威风:“在我面前,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只管上就是了!”


        

另一处,曾伟将易雅和众多朋友安置在包厢,而他自己则去请所谓的大人物了。


        

他敲开了一个豪华包厢的门,里面坐着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的中年男子,手里还搂着两个小模。


        

“金哥!”


        

曾伟立马恭敬的喊道,顺势拿出一个红包,放在了桌上。


        

刘金低头看了一眼,笑着手下:“难得兄弟有空来这玩,有什么需要和帮忙的地方,找老哥我就是了。”


        

“这里是老哥我的地盘,没什么问题,是我解决不了的。”


        

“多谢金哥!”


        

曾伟立马点头,又递上一根烟:“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竟然看到赵琛在门口,这是怎么回事?”


        

一听赵琛的名字,刘金立马坐直了。


        

“琛哥他偶尔出来视察,一般来说,酒店大小事物,都是交给我来办的。”


        

“这么说来,金哥您取代琛哥,也是迟早的事情啊。”曾伟笑着道。


        

“这话不要乱讲!”


        

刘金脸色一板,道:“成爷不插手,这里琛哥说了算,只有琛哥护着,我才能吃开一口饭。你小子要是乱说,搞不好会把我害了,懂吗?”


        

没想到刘金这么大反应,曾伟连忙道歉。


        

气氛,似乎有些冷了下来。


        

原本,刘金打算赏脸去见见曾伟的朋友,给他长长面子。


        

如今,没那兴趣了。


        

摆了摆手,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退下去吧。”


        

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马屁拍在马腿上,曾伟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而后,脑筋急转,道:“金哥,其实我过来找您,是有一份大礼要奉上。”


        

“哦?”刘金一抬眼:“说来听听。”


        

做他这一行的,有孝敬不收,那是傻子!


        

曾伟家之前和江如画有合作,还留了她的照片,当下翻出来给刘金看。


        

“金哥您看这个,够意思不?”


        

照片中,江如画一身韩式职业装,肌肤雪白,长发盘起,身材凹凸有致,成熟而有风情。


        

看得刘金眼睛立马直了。


        

“这女人,现在就在酒店,她那个男人,是出了名的窝囊废……”


        

“不过她现在重新找了一个,那小子在金哥您面前,也算不了什么。”


        

刘金笑了,一拍曾伟的肩膀:“兄弟,能用自己老婆勾搭上我,难道不是他的福分?”


        

曾伟一愣,随后笑着点头:“金哥您说的是,说的是!”


        

“兄弟。”


        

刘金起身,凑到曾伟耳边:“我看得出来,你对这女人有意思。待会老哥把她灌倒,咱们一起乐乐。”


        

曾伟一听,眼睛立马亮了起来,连连点头。


        

“但你那小女朋友,也带过来?”


        

曾伟脸色一僵。


        

“怎么,你舍不得?”刘金眼睛眯起。


        

“没有!”


        

曾伟立马摇头,苦着脸道:“他吗的,问题是那丫头给老子装纯,现在也没吃到嘴里来。”


        

刘金大笑,道:“今天在这灌醉了,还不是手到擒来?你放心,在我这什么事我都能给你遮下来!”


        

刘金挥手,让曾伟先去搞定易雅,他马上就动身。


        

“好!”


        

曾伟一脸兴奋的回去,易雅在门口等他:“阿伟,你刚才去哪了?”


        

“跟那个大人物,说两句话。”曾伟笑着道。


        

易雅咬着红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曾伟发问:“小雅,你这是怎么了?”


        

易雅犹豫了一会儿,道:“阿伟,我想请你帮个忙。”


        

“说嘛,你和我之间,还要客气什么。”曾伟笑着搂住了对方的腰。


        

易雅脸微微一红:“易天虽然讨厌,但他毕竟算是我的家人,我不想看到他流落街头,希望你能帮他安排一个工作。”


        

听到这话,曾伟眼中的笑意微微一凝,化作一抹愤怒。


        

难道,真让自己身边人说中了,易雅对易天还有意思?


        

曾伟正想拒绝,转念一想把易天支开,正好给刘金创造机会。


        

所以,答应了。


        

“阿伟你真好!”


        

易雅欢喜不已,立即找父亲要来易天的电话,拨了过去:“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易天皱了皱眉,正想着如何拒绝,江如画却开口:“是不是有事?有事的话,你先去忙吧。”


        

苗红玉一直帮着吴寇照踩易天,这让江如画心里很过意不去。


        

易天暂时离开,也是好事。


        

“我离开一会儿,马上回来。”易天笑着起身。


        

“谁在乎!”苗红玉切了一声。


        

易天刚离开不久,门被再次推开。


        

“谁让你进来的!?”


        

吴寇照认为是易天,下意识的吼了一嗓子。


        

“怎么,我的地盘,进来还要跟你通报吗?”


        

这时,冷笑声传来,一脸凶悍的刘金走了进来。


        

门口,还站了一群人。


        

吴寇照微微吃惊,语气软了不少:“不知这位先生是谁,我们正在家宴呢。”


        

“先把门关上。”


        

刘金靠在椅子上,挥了挥手。


        

有人关上了门,里面还站在两个。


        

西装墨镜,背负双手,俨然一副保镖派头,看得几人心跳加速。


        

这,绝对的大人物啊!


        

刘金一咧嘴,盯着吴寇照道:“刘金,这家金陵明珠,现在就是我负责震场的。”


        

吴寇照一哆嗦,正想道歉。


        

刘金抬起胡萝卜一般的手指,指了指江如画:“你也可以说,是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