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22章 废物,你敢吓唬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江如画父母一听,傻眼了。


        

自己女儿,还勾搭上了这么一个大佬?


        

苗红玉既震惊,又欣喜,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女儿。


        

江如画气红了脸,道:“你胡说什么,我压根不认识你。”


        

“呵呵,小女人还有点脾气。”刘金并不在乎。


        

在他眼里,女人就是个乐子,直接拿下不就是了?


        

江如画,他稍微调查了一下,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公司,现在还面临着资金周转的危机。


        

拿下她,小菜一碟。


        

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他盯着吴寇照:“你跟她,什么关系?”


        

吴寇照脸色发白,桌子底下的腿在抖,陪着笑容道:“大哥你好,我跟她马上结婚。”


        

“哦?你就是那个窝囊废?”


        

“不是不是,我才不是窝囊废!”


        

吴寇照立马摇头,道:“窝囊废叫易天,是如画现在的老公,今天过来,是为了商量他们离婚,再和我结婚的事情。”


        

刘金噗呲一声乐了,摆了摆大手:“这样的事,我不想干涉。但我现在,想把她带走,你有意见吗?”


        

啪嗒!


        

那手指,敲在桌子上,桌面上的酒都抖了抖。


        

江如画的父母反应了过来:这个家伙,是来抢人的!


        

“这怎么能行!”


        

到是江天开口,他有些不忿:“我女儿是正当人家,又不是出来卖的,寇照你快拒绝。”


        

“呵呵,你的话,不算数。”


        

刘金摇摇头,两手按着桌子,像是一头老虎般逼了过去,和吴寇照对视:“告诉我,你是阻拦,还是答应?”


        

一个没什么背景的老头,他才不放在眼里。


        

如果这个颇有点小钱的小子敢阻拦,还是先解决了吧。


        

江天目视吴寇照,急道:“寇照,你也不是普通人,没必要怕他。如画马上就是你的老婆了,你可得保护好她!”


        

“这个……”


        

吴寇照满头冷汗,最后嘴角一扯:“我还不是她男人,现在没权力干涉的,您应该去找易天!”


        

一句话,撇了个干净。


        

这件事,和我无关。


        

江天气的大叫:“寇照你怎么能这样!”


        

苗红玉则被吓得脸色苍白,不敢说话。


        

“如果我们结婚了,我不会答应的!”吴寇照挺了挺胸膛。


        

刘金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他胸口,差点把吴寇照震的吐血:“小子还挺机灵,行,老子今天心情好,不拆你的台!”


        

刘金心里,也满是鄙视。


        

一伸手,冲着江如画的肩膀搭了过去。


        

江如画迅速躲了过去,怒斥道:“你不要太放肆了!”


        

刘金皱眉,道:“我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不喜欢对女人动粗。难道你认为,你可以抵抗得了吗?”


        

“我知道你的情况,乖乖陪我,或许我心情一好,什么问题都给你解决了。”


        

“至于你离婚嫁人的问题,我也不会干涉,我只是纯粹的想玩玩你罢了。”


        

“不要脸!”


        

江如画气的娇躯发抖,道:“我是有老公的人,你不要乱来!”


        

“老公?那个废物?”


        

刘金大笑,一脸揶揄:“那你倒是把他叫过来,给你出头啊。我到想看看,那个废物能不能护住自己的女人。”


        

江如画别无他法,拿出手机,抱着一点最后的希望。


        

“如画,你叫那个废物来有什么用!”


        

苗红玉哼了一声,又畏惧的看了刘金一眼:“倒不如陪他一次,又不会少块肉……”


        

吴寇照面色难看,决心把易天拉下水,道:“按道理,现在你的老公还是易天,应该让他来解决。”


        

“如果他坐视你被人带走,那是他无能!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你闭嘴!”


        

江如画听着都恶心,道:“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脸开口,不过我跟你没有关系,不需要你来保护。”


        

她深吸一口气,道:“我相信,易天可以的!”


        

上次,徐傲虎的事,易天创造了奇迹……


        

吴寇照气乐了,道:“就凭他?一无所有的流浪汉,这辈子赚的钱都不够我这顿饭?他凭什么,跟我比?”


        

江如画没理他,拨通了易天的电话!


        

此刻,另一个包厢中。


        

“易天,如果你重新认识自己,脚踏实地,为自己的鲁莽道歉。阿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他一定会给你一次机会的!”


        

易雅抓紧了曾伟的手,目光中带着一抹祈求:“阿伟,是吗?”


        

曾伟嘴角笑意渐浓:或许,可以以此为条件,逼易雅就范!


        

而后,带着她去陪刘金玩,录下视频,以后不是想睡就能睡?


        

“是的,毕竟大家都是亲戚。”


        

曾伟翘起二郎腿,点了一支烟,斜瞥了易天一眼:“你需要知道,你这碗软饭,马上就吃不成了。”


        

“除了依靠我,你很难活下去。”


        

易天突然笑了,眼神淡漠的与之对视:“我对小雅有耐心,因为我们是家人。但这当中,不包括你。”


        

“如果你再得寸进尺,在我面前嘚瑟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吃吃苦头。”


        

“另外,我奉劝你一句,早日离开小雅。”


        

“要是让我知道,你动用一些不好的手段,你会后悔莫及!”


        

易天早年商场博弈,白手起家;而后鏖战疆场,斗智斗勇那是日常活动。


        

曾伟是什么货色,他能看不出来?


        

“易天!”


        

易雅要气疯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这个疯子!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不吹牛就会死吗!?”


        

“上次高利贷都找到家里来了,要不是阿伟出面,你怎么收场?”


        

“他不和你计较,真心帮你,你还说这话,你太让我失望了!”


        

易天摇头:“那晚上几个人,确实是因为我找上你,但都是我亲手解决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另外,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惨!”


        

“离开的这八年,我经历了很多,说句不客气的话,也早已走到了你们不敢想象的高度。”


        

“有些事,只是不想和你们计较罢了。”


        

“呦,吃软饭还吃出成就感来了?”曾伟讽刺。


        

易天眸子,陡然一寒,刹那的冷芒,让曾伟觉得后脑勺都要冻僵了。


        

“在我头上过嘴瘾,所付出的代价,或许你承受不起!”易天冷声道。


        

曾伟恼怒不已,自己竟然被这家伙给吓住了,把烟头冲着易天脸上丢了过去:“废物,你还敢吓唬我?”


        

易天一弹指,烟头飞了出去,豁然起身。


        

“你要干嘛,你还想动手吗?”


        

曾伟不屑冷笑,道:“我这么多朋友,一人一拳都能揍死你!”


        

易雅满脸失望,道:“易天,你要找死的话,我不会给你求情!”


        

“想让我死的人太多了,但从来没有人能做到。这样的小角色,更是差远了。”


        

易天目光彻底冷了下来,一手探出。


        

滴滴!


        

手机响起。


        

易天接了起来。


        

“易天,快来……救我!”


        

这是第一次,江如画向他求救。


        

易天面色一变,道:“我马上回来!”


        

说完,匆匆挂了电话,转身就往外走去。


        

包厢里众人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好一个金蝉脱壳。”


        

“演的跟真的似得。”


        

“不过这小子确实聪明,装了狠再跑,有点意思啊。”


        

易雅脸红,为有这样的亲人,感到羞耻!


        

你没本事就算了,还非得撂几句狠话,再假装接个电话跑,当别人是傻子看不出来吗?


        

“要不,去看看戏?”


        

易雅犹豫一会儿,点头道:“那就彻底揭穿他,看他何时能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