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56章 准备一份大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兆日缩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内心是惊涛骇浪。


        

刘恭则立马给自己父亲刘博拨去了电话。


        

他就在附近,并没有撂什么不切实际的狠话,而是说马上过来。


        

这时,周兆日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来自皇城集团!


        

皇城集团,看似是一个公司,其实在两道上都能量巨大,足以庇护他们在全国的生意!


        

这一次打电话来的,是东南区域的负责人:李正祥。


        

周兆日咧了咧嘴,心中多了一抹底气,将手机拿到易天面前:“这位先生,皇城集团来电。”


        

“你还敢报信!?”林虎眼神一凛,抬脚就要踹过去。


        

他跟赵琛不同,对易天的实力已是百分百信任。


        

要做狗,那就得敢咬敢上,而不是躲在后头,畏畏缩缩,万事盘算利益得失。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里有监控,出了事我解决不了,有专门人员负责上报。”周兆日连忙说道。


        

即便他相信后台能解决面前的人,但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能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易天拿过手机,同时冷冷的瞥了刘恭一眼:“喝!”


        

林虎直接上手,给他灌酒,刘恭眼泪都出来了。


        

“听声音,似乎年纪不大,就敢在皇城会所闹事,阁下胆色过人。”


        

那边,声音不急不缓:“交代一下,什么事,你家长是哪个?”


        

易天冷笑:“你还没资格知道!”


        

“嗯?小孩子还想躲着?”李正祥嗤笑一声,道:“我是李正祥,整个东南区域都是我负责的,要查到你的身份,易如反掌。”


        

敢在皇城会所闹事,且让周兆日无法收场,家里背景应该不小。


        

但对于整个皇城集团而言,不算什么。


        

“小朋友,如果你再不诚实一点的话,惹叔叔生气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哦。”


        

“能有多严重,我到颇为好奇。”


        

“比如~”李正祥沉吟一阵,笑道:“你老婆孩子什么的,把不准就得出点事。”


        

唰!


        

易天的眼神立马冷了下来,身上冒起彻骨杀意。


        

江如画出事,他原本就是极其愤怒的。


        

这家伙,还敢以此事威胁自己?


        

啪!


        

他将手机丢下,吩咐道:“白樱,查一下李正祥,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


        

电话的另一头,坐在红木椅子上的李正祥眉头一皱:“好小子,敢挂我电话!”


        

“这么不把皇城会所放在眼里,调查一下,不用留了。”


        

“是。”


        

身边一个身姿曼妙的秘书立即点头。


        

周兆日一言不发,内心却冷笑不已。


        

敢在皇城集团面前装笔,这家伙死定了!


        

而刘恭,则痛苦的大叫起来。


        

烈酒灌肠,已经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鼻涕和眼泪流的满脸都是。


        

“喝!”


        

林虎没有留情,每过一分钟便给他灌了一杯下去。


        

终于,门被推开。


        

“我的儿啊!”


        

一个身穿旗袍的美貌夫人扑了进来,一把抱住了刘恭,哭的满脸是泪。


        

“妈……”刘恭哇的一口,吐出血来。


        

酒精中毒,已经穿胃了:“给我……报仇!”


        

李倩华咬牙切齿,盯着易天:“好你个贱东西,敢对我儿子动手,我看你是全家活的不耐烦了!”


        

啪!


        

白樱一巴掌就扇了上去:“再出口不逊,都别想走!”


        

“你敢打我?”李倩华捂着脸庞,眼中有一抹难以置信的疯狂:“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个小妖精还敢打我,老娘叫人灭了你!”


        

“好了!”


        

就在这时,刘博走了进来。


        

他身材不算很高,五十岁左右的年纪,目光颇为阴沉,眼中压抑着怒色。


        

眼神非常有力,迅速的扫过了场中每一个人。


        

其中,在林虎和赵琛脸上停留的时间,最长。


        

“我是刘家的刘博,今天的事,还望阁下给出一个解释。”刘博站在易天面前,条理清晰的问道。


        

“你还跟他费什么话,叫人过来就是了!”李倩华哭着道。


        

“你知道什么,给我闭嘴!”刘博喝道。


        

对方用枪了,且打伤了这么多人,颇有亡命徒的意思。


        

哪个有身份的人,会跟亡命徒面对面过不去?


        

“看样子还讲点理。”林虎哼了一声。


        

“别太天真。”易天冷冷道:“你的儿子比我妻子喝酒,并且图谋不轨,他还能活到现在,已经是我留情了。”


        

“我儿子看的上你老婆,那是你的荣幸!”李倩华叫嚣道。


        

啪!


        

刘博一巴掌扇了过去,将她打蒙了。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如此说来,确实是我儿子有错在先。但问一句,你的妻子损失没有?”


        

易天眼中杀意一闪:“若有的话,你刘家已经不存在了。”


        

刘博拳头一紧,心头冷笑:好小子,说话真够狂的!


        

“幸好错事未曾酿成,我儿子也受到了惩罚,我们可以走了?”


        

“教子无方,不应道歉?你的儿子,做的也不够!”


        

刘博最终服软,亲自向易天道歉,逼着吐血的刘恭,给江如画磕头!


        

易天让人拍了下来,让刘家少爷,颜面扫地!


        

李倩华咬牙切齿,但还是被丈夫给拖走了。


        

至于周兆日则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冷冷的看着这群人离开。


        

其他人则吓疯了,江如画俱乐部几个老相识不住的发抖。


        

他们也觊觎江如画,还好没有贼胆,只是给叶高捧捧场罢了。


        

就在他们暗自庆幸的时候,赵琛去而复返,带着人把他们给抓了。


        

易天第一时间把江如画送去了医院,打电话让赵燕过来,帮忙一起照顾。


        

好在江如画酒量不错,洗胃及时,问题并不算很严重。


        

“那个刘博,只怕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白樱说道。


        

林虎皱了皱眉,道:“我看他服软挺利索的,应该是知道一点易先生的厉害。”


        

“那是你站在已知的层面上。”易天摇头,旋即冷哼一声:“不过他要是敢来找死,我不介意送他一趟!”


        

刘恭同样被送进了医院。


        

李倩华闹了起来,抓着刘博不撒手:“你个没用的东西,被人欺负了还打老娘。”


        

“别闹了!”刘恭瞪了她一眼,怒道:“你以为老子愿意低头?但当时那种情形,我要是摆出刘家的力量,更会逼得他狗急跳墙!”


        

“现在小恭已经安全,也该报仇了!”刘恭目光一冷,立即挥手招来保镖:“去,把那人的底细,给我摸清楚了!”


        

“是!”


        

青玉集团办公室内。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苏青玉冷冷一笑,看向徐傲龙:“同时得罪了皇城和刘家两个大势力,我要是不加以利用,怎么对得起易天如此热情的找麻烦呢?”


        

“刘博商人本性,虽然吃了亏,但了解到易天的底细之后,怕是会就此罢了。”徐傲龙摇头道。


        

“他儿子受了伤躺躺医院,这口气他是咽的下去,但要是他儿子死了呢?”


        

红唇轻挑,苏青玉笑着问道。


        

“虽然酒精中毒了,但抢救回来的问题应该不大。”徐傲龙摇头。


        

啪!


        

苏青玉站了起来,曼妙的身姿看得徐傲龙直吞口水。


        

“人命是很脆弱的。”


        

“有时候,你要他死,他就得死!”


        

“我的意思,你懂吗?”


        

徐傲龙浑身一激灵,看着自己未过门的弟妹,内心竟有些畏惧。


        

这个女人,果然够狠!


        

“眼光放长远一点,易天已经露出了獠牙,不弄死他,我们迟早得被他害惨!”


        

“我知道了,马上去办。”徐傲龙起身。


        

苏青玉一伸手抓起西装外套,披在香肩上。


        

“你马上行动,我也去给易天,准备一份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