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62章 不想全家死光,就乖乖上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老婆和女儿又吵了起来,易山头都大了。


        

“还不走,赖在这干嘛?”曾伟翘着二郎腿,一脸揶揄的盯着易天:“你脸皮挺厚的,要我早走了。”


        

“你说什么呢你!”易山大怒,道:“他是我儿子!”


        

“你个死瘸子,吼谁呢吼!”林秀兰一把拉过易山,道:“你要是敢赶我女婿,我就跟你拼命!”


        

闻言,曾伟愈发得意了,笑吟吟道:“识相的,还是快点走,何必在这里自取其辱呢?”


        

易天来到曾伟二人面前:“好自为之,要是让我知道你对我家人下手,定无饶恕!”


        

“易!天!”易雅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吼了出来,气的手在发抖:“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易天摇了摇头,就此离去。


        

曾伟冷哼一声:“还敢威胁我?不是看在你们面子上,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曾伟你消消气,不要跟他一般计较。”林秀兰一脸赔笑的走了过来,道:“这贱小子,下次再敢进门,我腿都打断他的!”


        

曾伟点头,深为满意,开口邀请几人去外面用餐,遭到易山拒绝。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要去你们去!”易山怒气腾腾。


        

林秀兰又跟他的吵了起来,易雅兴致全无,摇头道:“算了,有机会再去吧。”


        

“要不我们去?”曾伟眼神一动。


        

他不想放过任何跟易雅独处的机会,或许只差一个机会,自己就能推到这个女人!


        

“我想休息一会儿,晚点吧。”易雅婉拒。


        

曾伟眼神一沉,笑着起身告辞。


        

“该死的易天,碰上你准没好事!”


        

座驾刚离开小区,便被拦住。


        

“谁他吗没长眼,老子的车也敢拦!”曾伟大吼。


        

本就一肚子气,还有刁民敢拦自己车?


        

这小区里住的什么人曾伟很清楚,在他眼里都是穷比!


        

眼前这车,也不过是一辆——我去,迈巴赫!?


        

曾伟愣住了。


        

车门推开,一个青年男子从中走了出来,轻轻一笑:“偌大金陵,敢这样骂我徐傲龙的人,也不多了。”


        

“徐傲龙!”曾伟浑身一激灵,腿都发软,就差给跪下了。


        

“先带走。”


        

后座中,曾伟浑身直抖,十分不安?


        

“怕了?”徐傲龙轻笑,道:“用不着害怕,我也懒得跟你废口舌。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好处少不了你的。”


        

“但要是你不识相的话……”


        

徐傲龙眼睛微微眯起,危险无比。


        

曾伟一激灵,道:“徐少吩咐,我绝对照办!”


        

徐傲龙要捏死自己,不是比弄死一只蚂蚁还轻松?


        

“很好。”


        

随后,两人分开,徐傲龙驱车前往苏青玉办公室。


        

在苏青玉的办公室,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坐在沙发上,伸手挖着耳朵,一脸不羁之色。


        

盯着苏青玉的眼神,同样很大胆。


        

“顾先生来了!”


        

见此人,徐傲龙却是立马低头,态度非常客气,眼中更有一抹忌惮之色。


        

顾文龙,金陵招牌杀手,是一条独行狼,无惧任何大势力。


        

他有句名言,叫做唯有你出不起的价,没有我摘不了的头!


        

“这是他的资料。”苏青玉拿出一张纸,丢在了顾文龙面前:“在我们得手之后,你就马上采取行动,他不会反抗。”


        

“你需要确保的唯有一件事,那就是彻底控制住他,避免他逃脱你的掌控。”


        

“在我手中,反抗有用吗?”顾文龙轻轻一笑,收回了在对方身上徘徊许久的目光,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百万?”徐傲龙问道。


        

“开什么玩笑。”顾文龙嘴一咧:“三千万!”


        

“这……”徐傲龙皱眉,道:“他不会反抗,这个价格是不是要的高了点?”


        

“能让艳冠金陵的苏小姐亲自开口,他值这个价。”顾文龙笑了笑,道:“当然,如果苏小姐愿意以其他方式付款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三千万而已,给他。”苏青玉摆手。


        

之前赔给刘家的,就一个亿了!


        

她有些心疼,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


        

现金流的损失,对于正在发展的苏家而言,影响不小。


        

晚上,曾伟再费尽一番口舌之后,终于把易雅三人给约了出来,在一家酒店用饭。


        

到了酒店门口,易山依旧板着一张脸。


        

“你再摆脸色,小心老娘对你不客气!”林秀兰气的直翻白眼,道:“有你这么不知好歹的吗?曾伟好心请我们出来吃饭,你还一副死样。”


        

“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易山道。


        

“那您看易天就顺眼了是吗?”一道冷漠的声音,让易山心头一惊。


        

侧头时,发现易雅紧咬红唇,美目中带着泪光,有些委屈的看着易山:“爸,我才是您的亲生女儿!难道我就一定要等着易天吗,为什么我不能有自己的幸福!?”


        

看到女儿这个样子,易山心软了:“小雅,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爸总觉得,曾伟这人不靠谱。”


        

“他不靠谱?他不靠谱易天又能靠谱到哪去!?”易雅冷笑,道:“论起学历,曾伟比易天不知强了多少!”


        

“论起人品,易天曾经做过什么事,您又不是不知道!”


        

“论起对我的好,曾伟宠我爱我,而易天曾为了苏青玉,抛弃过我!”


        

一番话,彻底让易山沉默。


        

稍许,他重重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尽量克制自己的脾气。”


        

“开窍就好!”林秀兰哼了一声,道:“老东西,女儿替你钓了个金龟婿还不开心,真是没脑子!”


        

看到父亲终于改变了态度,易雅心情也是好了不少,道:“我相信,曾伟一定会给我一个幸福的生活!”


        

他们来到了包厢门口,轻轻敲门。


        

“快进来。”曾伟热情的开门。


        

三人一走入包厢,门就被曾伟砰的一声关上了。


        

包厢之内,站满了身穿黑衣的男子,冷冷的盯着三人。


        

“阿伟,他们是谁啊?”易雅皱眉。


        

林秀兰也是一惊,随后眉开眼笑的道:“阿伟,这不会是你的保镖吧?咱们自家人吃个饭,用不着啊。”


        

说着,伸手就来拉曾伟的衣服。


        

啪!


        

曾伟一把将她的手打开,一脸嫌弃:“老女人,别碰我!”


        

“阿伟,你说什么!”易雅怒问道。


        

啪!


        

这一次,巴掌落在她的脸上:“老子说什么,需要向你启禀?”


        

“告诉你易雅,老子为了睡你花了这么多心思,整天跟我装纯,今天我看你往哪跑!”


        

说着,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往桌子上丢去。


        

“啊!”


        

易雅尖叫,内心在一刹那崩塌。


        

那个温暖的曾伟,眨眼就化作了恶魔,让她惊恐不已,眼泪断珠似得落下。


        

“畜生,你放开小雅!”易山暴怒,直接冲了上来。


        

曾伟反手就是一巴掌:“老东西,就你还敢给我摆脸色?”


        

“阿伟,阿伟你怎么了……”


        

林秀兰脸色发白,这个金龟婿,让她有些看不懂了。


        

一个黑衣男子大步走来,一把扯住了她的头发,往一边拖去。


        

“啊!”林秀兰大叫,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


        

“易帅,易雅带着您的父母离开了小区,去了阳山酒店。”白樱来电。


        

“派人跟上去。”易天吩咐道。


        

嗤!


        

就在这时,一辆车横冲直撞而来,在他身边停住。


        

车门打开,一把枪抵住了他后脑勺。


        

“不想全家死光,就乖乖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