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66章 那你,还等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雅三人被送走之后,这里也差不多被清扫干净。


        

徐傲龙带来的人,都被带走。


        

整个酒店的消息,也被封锁,几乎和外界断绝,就连网络都不通了。


        

这时,一辆奔驰停在了酒店楼下,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走了下来,一脸怒色:“我到要看看,是谁那么大的狗胆,连我曾龙的儿子都敢动!”


        

“少爷应该没事吧?”身边的保镖问道。


        

“没事,说是杀个人就能保住自己的命。”曾龙摇头,脸上的胖肉一抽:“一条人命罢了,能值几个钱?六十万,还是一百万?大不了赔了就是了!”


        

“到是背后那小子,我非得把他大卸八块不可!”


        

走入酒店,并未看到森严把守,一切如常。


        

曾龙愈发肯定,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动了自己儿子!


        

在服务员带领之下,一脚踹开包厢大门:“谁动了我儿子,给我滚出来!”


        

包厢之内,唯有四道人影。


        

易天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婀娜多姿的白樱正在给他剥着香蕉。


        

徐傲龙躺在那生死不知,满脸是血的曾伟跪在那瑟瑟发抖。


        

曾龙大步走来,一把将自己儿子扶起:“阿伟,你没事吧,爸来帮你了!”


        

曾伟两股战战,地上已是一滩水迹。


        

“真没出息!”曾龙恨恨的说了一句,让人扶住了曾伟,来到易天面前,手几乎要指到他脸上:“你小子,打算怎么交代这事?”


        

“我?”易天摇头一笑,道:“你儿子废了个人,都快没气了,你最好关注一下。免得麻烦上身,应付不了。”


        

“笑话,我曾龙是什么人,别说我儿子是被你逼着动手杀的人,就是真杀个把子人,那又如何!?”曾龙一挺胸膛。


        

易天嘴角,勾起一抹嘲弄之色:“知道曾龙老板了得,所以特意给徐傲龙留了一口气,为你准备的。”


        

他抬起手来,白樱立马递上一把染血的刀。


        

“你儿子用过的,现在给你,去割了他的头,你们父子就安全了。”


        

“艹,你他吗算老几,敢指挥老子!?”曾龙怒了,抡起巴掌冲着易天脸上就扇了过去。


        

咔擦!


        

白影一闪,他的胳膊已被折断,疼的发出惨嚎。


        

身后保镖一拥而上,被白樱三下五除二放倒在地,脆弱的像是一群小鸡。


        

门口,走入四个黑衣大汉,以标准的姿势端着微冲,面色肃穆庄严。


        

曾龙瞬间怂了。


        

“去,验证一番你的胆量。”易天将刀递给曾龙,笑着道:“你可是曾龙,何等威风,杀个人而已,算什么?”


        

为了活命,曾龙抓住了刀。


        

“爸,他是徐傲龙……徐家的徐傲龙啊!”冷静下来之后的曾伟,却知道了当中的恐怖。


        

颤抖着声音,提醒着自己的父亲。


        

之前,叫嚣着杀人不算什么的曾龙,吓得刀都掉了,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怎么,不敢下手了?”易天失望摇头,道:“你在电话那边吩咐你儿子的时候,叫唤的可欢了。他遵从你的命令,已经把徐傲龙给废了。”


        

“什么!”曾龙一听,差点吓晕过去。


        

自己两父子,废了徐傲龙?


        

那这偌大金陵,还有自己二人藏身之地吗?


        

“机会给过你,既然不敢动手,那人我就带走了。”易天摆手。


        

白樱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冰水,直接泼在了徐傲龙头上。


        

“啊!”


        

惨叫声中,徐傲龙再度醒来,被拖了出去。


        

“没勇气、没能力,就别到处看不起人,脚踏实地不好吗?”


        

易天回头看了一眼父子两人,眼神一冷:“而且,敢对我的家人心存不轨,你们,死有余辜!”


        

砰!


        

包厢的门关上,父子两彻底瘫了。


        

“逃,我们得赶紧逃……”曾龙哆哆嗦嗦的拿出了手机,打算吩咐下去。


        

这里,信号都被中断!


        

曾龙要疯了,一把抓起自己的儿子,吼道:“他是谁,你为什么会惹到他,告诉我!”


        

“爸……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厉害啊。”曾伟彻底崩溃,大哭起来。


        

白樱在门外听着,一声冷哼:“活该!”


        

这父子二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曾伟为了得到女人的身体,无所不用其极,在易雅之前,被他糟蹋的女人已经有几十个了。


        

至于曾龙,养子不教,自身劣迹斑斑,优胜其子。


        

“会有人解决他们的。”易天将徐傲龙提起:“我想,你知道苏青玉在哪。”


        

夜色朦胧,正是找美女谈话的,最佳时刻。


        

芳怡别苑,是苏青玉在徐家旁的一处别墅。


        

浴缸中,一道雪白的影子坐在水中。


        

水波荡漾,在润滑的肌肤上荡起一层层涟漪。


        

苏青玉手抵着眉头,沉思许久,终是找不到这一次计划的漏洞。


        

“易天,你比我想象的要棘手。”


        

“但终究,还是没能走脱我的手心。”


        

她轻笑一声,捧起水浇在身上,媚眼半眯:“你在外待着不好吗?干嘛非得回到金陵,送了这条好不容易捡来的命呢?”


        

“回到金陵,不是为了你吗?”


        

门突然被推开,一道人影,突兀的立在那。


        

脸上,挂着些许戏虐的笑。


        

“易天!”


        

笑容瞬间隐去,苏青玉美目一缩,同时双手护住了要害部位。


        

因为紧张,那雪白的肌肤,微微颤着。


        

“又是第一次见面了,至于这么大声么?”易天轻笑,道:“你是怕隔壁的徐家听不见?不过听到亦无妨,我既然赶来,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此外,还给你准备了一个大礼。”


        

一伸手,将门外的人提了进来,丢入浴缸。


        

砰!


        

水花溅起,带着血迹。


        

徐傲龙的惨叫声,已非常微弱,急需治疗,稳住状况。


        

苏青玉吃惊,但终不是寻常女子,未曾尖叫,而是果断走出浴缸。


        

那象牙一般的身子,就如此坦诚在易天面前。


        

一双光滑玉足,点在地板之上,轻轻往后退着,拽起旁边浴袍,将躯体裹住。


        

美目冰冷,内心亦惊起波涛,脑海中急速运转,思索着如何应对。


        

思来想去,苏青玉没有任何脱身之法。


        

她见识过易天的身手,自己留在别墅的几个人根本对付不了他。


        

唯有依靠言语拖延,等到徐家前来救援!


        

“你又一次让我意外。”她缓缓往后退着。


        

而男人,进逼而来。


        

“但深夜来找我,是不是太突兀了?”手捏紧了浴袍,苏青玉心跳加速。


        

这个场面,显然是杀机被瓦解。


        

而易天找上门,直接动手的概率,极高!


        

“突兀的是你,我以为你有点底线,不会去动我的家人。”易天摇头,叹道:“但你,太让我失望了!”


        

下一刻,如风而至。


        

男人带起的热风,吹得刘海飘扬不止。


        

那颗跳动的芳心,猛然提到了最高!


        

两者之间的距离,不过一拳而已。


        

苏青玉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眯了眯媚眼:“易天,其实我们之间的矛盾,并非不可化解。如果你心怀怨恨,我可以让你在我的身上,好好发泄一番……”


        

“是吗?”


        

易天嘴角勾起,一伸手抓住浴袍一角,猛地一扯。


        

哗啦!


        

“啊!”


        

纵然心智再超凡,此刻也忍不住尖声喊出。


        

易天手抓着浴袍,眼神冷冷的扫着面前的躯体,揶揄一笑:“那你,还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