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68章 那可就难说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天先冲了个澡,洗去那一身血腥味之后,才敢回家。


        

到家之后,已是很晚,小欣欣早已入睡,客厅的灯还开着。


        

赵燕的车,也已不在。


        

拿出手机,才看到她发来的消息:“如画醒了,让我先回去。”


        

易天推开门时,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夜宵。


        

“回来了。”


        

江如画抬了抬眸子,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盛好了两碗粥放在桌子上。


        

“这么晚了,吃点东西再休息吧。”


        

前所未有的温暖之感,让易天稍有些疲惫的心,瞬间舒服了起来。


        

“嘿嘿,多谢老婆!”


        

易天伸手端过了粥碗,内心觉得颇为奇怪。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自己这么晚回来,江如画怎么只字不提?


        

“别乱喊……”江如画瞥了他一眼,脸有些红,声音很小,远不如以前那般凶神恶煞。


        

两人坐在桌前喝着粥,一句话都没说,但气氛却分外的融洽。


        

易天一直盯着江如画,脸上嘿嘿笑着。


        

这模样,跟刚才杀伐果断的他,根本不像同一个人。


        

“一个劲傻笑什么!”江如画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今天醉了一天,公司里还有好多事,明天我得早起,记得送欣欣去上学。”


        

“好的老婆!”易天点头如捣蒜,又道:“身体才刚好,不休息一会儿吗?”


        

“哪里有时间。”江如画放下碗,叹道:“前段时间公司受挫,我打算做大一些,这样抗风险能力也更强,做出自己的品牌。”


        

“商务部门已经联系好了代言人,明天就跟那边见面了。”


        

说着,她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痛:“那边还跟我卖关子,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


        

“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叫我。”易天面带笑容,开始收拾碗筷。


        

“嗯……”江如画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问,默默的回到了房间里。


        

易天洗着碗,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担心。


        

江如画不是傻子,肯定发现了自己的不同。


        

“没事,接受我只是时间问题。”易天笑着道。


        

推开房门的时候,一个枕头丢了过来:“说过的话要算数,你还得出去住!”


        

“老婆,不用这么无情吧,昨天我们也在一起啊。”


        

“那是我晕过去了!”江如画侧过身。


        

易天也只是嘴上抗拒,哪里敢反抗,乖乖的出门往自己买的大别墅去了。


        

床上,江如画许久未曾入眠,一双美丽的眸子在黑夜里闪着光。


        

“易天,你还是以前的易天吗……”


        

这个男人,给自己前所未有的温暖。


        

他像极了自己少女岁月所憧憬的那样,神秘而强大,在背后默默的保护着自己,总在关键时刻出现。


        

理想到江如画不敢相信!


        

但醉酒之时,他的怀抱,却是那么的温暖。


        

“如果他不是易天了呢?”


        

骤然,江如画浑身一颤,一把捏住了女儿的手,脸色发白。


        

过往一幕幕,犹如电影般从她面前闪过。


        

易天跟着自己五年了,五年来他都是个窝囊废,在家受欺负,出门同样受欺负。


        

但现在的易天,跟以前——除了长相之外,江如画看不到任何共同点!


        

江如画身上,涌起一股凉意。


        

纵然这个男人对自己再好,如果他不是易天,那自己真正的老公,又去了哪里?


        

深夜,种种杂乱的念头诞生,让她不安,心里乱成一团。


        

她立马爬了起来,走向客厅。


        

四处窗户被锁的死死的,没有任何缝隙,大门也锁上了。


        

看得出来,男人走的时候很细心,担心家里会出什么事。


        

餐桌早已擦过,厨房里也干净无比,顺带连地都给拖了。


        

那股凉意迅速退去。


        

“不对,在家里,他还是个窝囊样子,对我言听计从的。”


        

“如果不是易天,用得着这样吗?”


        

凭借易天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要睡自己,自己还能反抗不成?


        

念及此,江如画脸红的不像话,跺了跺脚:“哎呀,不想了,暂时就让他住在外面吧!”


        

江如画翻出手机,虽然知道易天不缺钱,但还是给他转了一笔过去:“找个好点的酒店!”


        

“谢谢老婆。”易天笑了,问道:“明天要我陪你去公司吗?”


        

以往,易天不是没去过江如画公司。


        

但引来的是阵阵嘲笑之声,所以江如画后来禁止易天前去。


        

这一次,她心中一动:“送了欣欣上学之后,你自己来吧。”


        

“好!”


        

就在这时,金陵晚间爆出一则新闻。


        

“十分钟前,富商曾龙亲手将自己的儿子曾伟从高楼推下,当场摔死!”


        

曾龙,在偌大金陵,只能算是一个小角色。


        

但这下,算是出了一波名。


        

车开到别墅门口,易天就看到一抹身影俏生生的站在自家门口。


        

两手交叉,小脚不安的跺着地面,看样子在这里等待许久了。


        

“易先生!”


        

车刚停下来,魏静便走了过来,有些腼腆和不好意思:“我为之前的冒犯,向您道歉!”


        

易天没多大兴趣,道:“不必了,夜已深,我要休息,你回去吧。”


        

“易先生!”


        

魏静直接跟了进来,看样子有些急切。


        

易天皱眉,道:“魏小姐,深更半夜,又是孤男寡女,我怕落人口舌。”


        

玉手一紧,魏静一阵挫败感。


        

自己是魏家小姐,又姿色过人,金陵不知道多少男人想要和自己独处。


        

这家伙到好,还在这假正经。


        

“没事的,我不要紧……”她连忙摇头。


        

易天乐了:“你不要紧,我要紧!我可是有妇之夫,若是被我妻子知道,那可没好果子吃。”


        

魏静一听美目都瞪圆了,一张小脸通红:“你……你要是真的在乎名声,会经常换女人带回家吗?”


        

这家伙武力确实了得,但太过虚伪!


        

魏静心中对他转好的印象,又打了一个折扣。


        

“我没必要跟你解释,请回吧!”易天直接赶人。


        

“哎哎!”


        

想起爷爷吩咐的任务,魏静再次厚着脸皮开口:“易先生,我想请您去吃个夜宵。”


        

“不用了,我刚跟我老婆吃过了。”


        

砰的一声,易天把门关上了。


        

“易先生!”魏静气的直翻白眼,道:“您和刘家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爷爷说想和您见一面,完美解决这个麻烦。”


        

“在我眼里,刘家还不配称之为麻烦!”


        

屋内,传出易天不屑的声音。


        

魏静深吸一口气,胸脯拔起,又落下。


        

“虚伪!”


        

就算自己比不上那个白樱,难道还会比那晚的女人差了?


        

这家伙今天一个人回来的,怎么还会拒绝自己这样一个美女呢?


        

魏静想不明白,唯一的解释,就是易天虚伪,为了在她们面前维护武道高人的形象。


        

“爷爷为他操什么心,让刘家试试他的深浅不正好吗?”魏静恨恨的想着。


        

第二天,送完女儿之后,易天直接赶去江如画的服装公司。


        

刚进大门,他就被拦住了。


        

“你来干嘛?”拦住他的前台小妹,一脸不屑的看了一眼易天。


        

几个来来往往的公司员工,在看到易天的时候,也是嘲笑着摇头。


        

江如画人美又有能力,公司不知道多少男人暗恋她,却摊上这么一个废物男人,真是可悲。


        

“我来我老婆公司,还需要向你通报吗?”易天眼神一冷。


        

前台被他看的心里一缩,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冷笑道:“装笔给谁看呢?江总早就交代过了,不准你进公司!”


        

说着,她哼了一声:“而且,这公司以后还是不是你老婆的,那可就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