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75章 美人昭雪,血染玫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昭雪,金领人士,国际顶尖杀手中的独行侠。”


        

“六年前,她在非洲执行任务时失手,当地雇佣军围剿一个月才成功将其抓获,后被一东方军中大人物所救。”


        

“自此金盆洗手,极少做事,偶尔出手,也是针对罪大恶极之辈。”


        

刘文远陈述着,随后冷冷一笑:“她的大名,我想你应该听过。”


        

“一个早已消失的人,您是从哪得知她的消息的!?”苏青玉眼中惊芒一闪。


        

金陵自古风流,人才辈出。


        

这个红昭雪,可以说是金陵走出去的第一杀手!


        

最开始于国内走动,人称血色玫瑰,双手沾染血腥无数,当中甚至包括许多武道界泰斗人物和商业巨擘!


        

接着步入世界舞台,单是死在她手中的顶级毒枭,就有三个。


        

“她恰好落榻在我家的酒店,至于如何说动她,那就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了。”


        

随后,刘文远挂断电话。


        

苏青玉面容一冷,冲着秘书勾了勾手指:“去,把易天杀的人,做成一个文档,我马上就要用。”


        

易天回到金陵,手上人命可不少。


        

至于正邪如何,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


        

酒店的高级套房内,一双雪白的手按下那厚厚的一叠资料。


        

“我厌倦了,所以回到故乡。”


        

“这一次,就算为家乡清除污渍,下次不要再找我了。”


        

闻言,苏青玉笑颜如花,伸出玉手:“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最好不要再做任何交易。”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来到窗边,目光有些迷茫:“我曾追寻那人,却没有任何踪迹,在外迷茫六年,也是时候该放下了。”


        

苏青玉目光一动:“能救下你的人,一定相当出色。”


        

美人小嘴一勾,轻笑着道:“人间只此一人。”


        

苏青玉一惊,随后起身,有些羡慕的看着对方那妖娆的身段,放下一张支票后,转身离去。


        

酒店楼下,一辆劳斯莱斯早已等待。


        

“您怎么来了?”看到徐厚恩,苏青玉有些惊讶。


        

“这事能成吗?”徐厚恩皱眉,道:“实在不行,完全可以等敖奎派人过来,不必急于一时。”


        

“敖奎很忙,能为他分担一些,是我这个做妻子的责任。”苏青玉浅浅一笑,交给徐厚恩一张名片:“这个人,或许您有所耳闻。”


        

“血玫瑰红昭雪!”徐厚恩大惊。


        

职业杀手,确实只是略有耳闻。


        

因为对方层次太高,一般懒得对自己这个层面的人下手,杀的都在上头,所以名声缥缈。


        

不过那是以前了,现在自己有了个出息的儿子和儿媳,身份自然水涨船高。


        

“敖奎能有你,那是他的福气!”徐厚恩哈哈大笑,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易天正在挑选形象代言人,我去给他送个最完美的。”苏青玉妩媚一笑:“您说,他会感谢我吗?”


        

“这个惊喜,一定会让他措不及防,哈哈哈!”


        

易天在公司挑的累了,干脆回到自己的别墅,让白樱负责将人分批送来。


        

不时有美女登门,有的是小三线,有的则是学院刚走出来的。


        

每半小时或一小时来几个,易天却依旧摇头,颇为头痛的揉着太阳穴:“为难!”


        

选美,原来也是个苦差事。


        

不远处一座别墅窗前,一人抱着胳膊,满脸愤怒之色。


        

“这个人渣,还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演戏,结果今天玩起了多人运动。”


        

“真恶心!”


        

魏静满脸厌恶之色,恨恨道:“这样的人渣,根本不值得我们拉拢。”


        

说着,她就拨通了魏武德的电话:“爷爷,他不值得我们投资,这段关系就不用想着去修复了……”


        

“年少风流嘛,这是正常的。”魏武德老眼亮了起来,道:“就怕他无所爱好,既然他喜欢美女,一切都好办。”


        

“爷爷!”


        

“你听我的,不会错,我稍后就过来。”


        

挂断电话的魏静愈发气愤。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一人走了进来。


        

“秦力?”魏静颇为讶异:“你来这里干嘛?”


        

“魏静表妹。”秦力虽如此称呼,但态度非常客气。


        

他和魏家只是表亲罢了,依靠魏家的关系在金陵天娱混的不错,可不敢造次。


        

“我被人开了。”


        

“什么!”魏静一惊,旋即勃然大怒:“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连我魏家的面子都拂了?”


        

“你先等等,爷爷马上过来,敢挑衅我魏家,岂能罢休!”


        

在魏家投资的企业中,直接踢了魏家的人,这不是给他们上眼药吗?


        

这件事,还必须交给老爷子来处理。


        

秦力一听,登时大喜。


        

借口上厕所时,他一个电话打回了金陵天娱总经理办公室:“白总,魏家已经打算出面了,您告诉那位,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白樱翻了了白眼:“你是在威胁我们吗?”


        

有魏家撑腰,秦力腰杆子直了起来,哼了一声:“有些事,不必要说的太透彻。把事情闹得太僵,我怕金陵无你们二位立足之地!”


        

有钱有如何,还能斗得过魏家这种金陵一霸吗?


        

啪嗒!


        

白樱根本懒得废话,直接挂了。


        

秦力冷冷发笑:“既然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魏家老爷子,能不惊动还是最好的。


        

毕竟人情这个东西,用多了就不好使了。


        

魏家让自己去金陵天娱,也是给他们做事,而不是找麻烦。


        

魏武德到了,听完秦力的讲述之后,脸色也沉了下去。


        

“既然来金陵发展,却如此不讲规矩,实在说不过去,他完全未将我魏家放在眼里!”


        

“只是我到不知,那人到底是谁?”


        

魏静咬牙切齿,道:“是谁都不能放过,太可恨了!”


        

“他叫易天。”秦力说道。


        

唰!


        

爷孙两人,脸色瞬间就变了。


        

难道,只是凑巧同名?


        

“总经理白樱,是他的手下,那女人……”秦力大概形容了一番。


        

两人眼神彻底变了。


        

啪!


        

魏静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呼呼的道:“这个家伙还真是个蹬鼻子上脸的主,咱们等会就去找他!”


        

秦力眼神一动。


        

看这样子,易天很早就招惹到魏家了?


        

心里乐开了花。


        

魏武德压了压手,脸色阴沉:“等那边消停之后,再随我过去。”


        

一直到晚上,进进出出的美女,才算停了下来。


        

“老婆,下午欣欣你接我一下,我暂时不回来了。”易天给将江如画拨过去电话。


        

“那么急干嘛?”江如画嗔了一句,心里微微有些暖。


        

“这事能不急吗?”易天嘿嘿一笑,道:“你别忘了,之前答应给我的奖励。”


        

江如画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咬着银牙道:“原来是这样,你个坏胚!”


        

晚饭后,易天正在用茶。


        

一道红色的人影,走入庭院之中。


        

“听说你这里,在选美?”


        

“专业一点,是找代言人。”易天低着头喝茶,已有些麻木了。


        

门口莲步缓缓,女子一身火红长裙,开衩极高,美腿上裹着红色长筒丝袜,在上方露出一截雪白的腿。


        

脚下踩着红色高跟,艳丽无双。


        

双眼狭长,眼影红而妖媚,小嘴如樱桃,红润动人。


        

浑身肌肤如雪,于一身红中映衬的更白,白的撩人。


        

细腰如蜂,翘臀挺立,双腿长而丰润,身材不算特高,但比例却出奇的好。


        

袅袅而至,手持一把红伞,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惊人的美感。


        

红昭雪立在门前,鼻子微动,旋即摇头。


        

屋子里满是女人的香气未散,而且驳杂无比。


        

显然,今天这里来了一群女人。


        

面前这人,也附和苏青玉所言,是个十足的有钱人渣。


        

“我是来应聘的。”


        

说着,她将红伞放下,似红光一闪,人便走了过来。


        

易天还在喝茶,正要抬头,一道逼人的香气迎面而来,让他心中一凛。


        

好强!


        

一条美腿抬起,直接踩在沙发顶部,压住了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