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84章 诸位来找我,是要算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搞什么鬼?”


        

没有让众人等太久,不一会儿,白樱押着两人走了过来。


        

“白老板,吴老板!”


        

这两张脸,于众人而言,并不陌生。


        

一个是这次慈善宴会的主持者,另外一个则是凤凰楼的老板!


        

刘文远眼睛猛地一缩,当即站了起来:“这是干嘛?”


        

易天轻轻摩挲着手中的酒杯,淡笑道:“我想你们误会了,我说的二十亿,是我之前砸出去的二十亿。”


        

刘文远冷哼一声:“易天,钱是你自己拿出来的,现在出完风头又后悔了?”


        

“把吴老板都给带来了,看样子还是打算来强的?”高超捏了捏拳头,狞笑道:“你看看这形势,来强的,你玩的过我们吗?”


        

“放人!”


        

“然后乖乖解决这件事,否则我们可不会跟你客气!”


        

一群人,盛气凌人。


        

“不要着急,我说过,麻烦一个个解决。”易天轻笑,道:“等我解决完了要事,你要钱还是要赔礼道歉,我都满足你们,如何?”


        

众人不太相信,但还是耐着性子,打算看一会儿。


        

“跪下!”白樱一抬腿,踢在两个老板后膝弯上。


        

两人脸色发白,不敢有丝毫忤逆,麻溜的跪了下去。


        

他们在被找上的时候,已知道,对方是自己绝对惹不起的人!


        

刘文远脸色颇不自然了,喝道:“易天,你到底想搞什么鬼?”


        

“两位老板快起来,有我们这么多人在,凭他一人,还撒不了野!”


        

然而,两人如未曾闻。


        

易天笑了:“刘文远,你太高估自己了,还是乖乖坐下,听我和你算这笔账吧。”


        

“说!”白樱喝道。


        

主持拍卖的吴老板低下了头,道:“竞价的时候,刘文远派人来和我们做出约定,他会一直抬价,如果东西被对方拍走,他要拿走一半的成交价。”


        

“剩下的,我和凤凰楼对半分。”


        

对于这样的提议,凤凰楼和拍卖方无疑是百分百答应的。


        

毕竟如果没有刘文远的话,那条五十万的项链,哪里能拍出这样的天价?


        

“吴老板!”刘文远脸色难看,反驳道:“这样的话,可乱说不得。”


        

这样的事,其他人心里自也知道一些。


        

但彼此心照不宣,和当众爆出真料,完全是两码子事。


        

吴老板眼神一狠,直接把刘文远给卖了:“刘家主,您也不要为难我了。你们神仙斗法,我可参与不起。”


        

“您用不着狡辩,二十亿现金到账的时候,已经转给你了。”


        

“十亿巨额资金流动,一查便知!”


        

“觉悟不低。”易天点头赞赏,道:“让他们两个起来,给一次机会。”


        

两人惊喜而起,冲着易天连连弯腰:“多谢先生,多谢先生!”


        

来的那群人面面相觑,眼中有惊色。


        

这家伙到底是谁,这两个可不是什么小老板,为何这般畏惧于他?


        

“我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易天眼神冰冷,看着刘文远:“卖方、拍卖方、出价方三方配合,恶意抬价,按照规矩,这钱得如何处置?”


        

“我们愿意如数奉还!”吴老板和白老板连忙道。


        

那笔钱让人心动,但也要有命才行!


        

才到手不到一分钟,荷枪实弹的人便冲了起来,这玩个屁!


        

面前这人要对付自己等人,那就是降维打击,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刘文远紧捏着手,脑门上青筋暴起。


        

那可是十个亿!


        

这么一大笔利益,足以让他和一些大势力翻脸,要拱手还回去,如何可能?


        

但这件事,于法于理,都站不脚。


        

“还你就是了!”他冷哼一声,也等同于承认了,当场将钱转了回来。


        

李嘉看着可惜不已,眼中也满是贪婪。


        

“这就够了吗?”易天冷笑。


        

“你还想怎样!?”


        

“这个主意是你出的,偷了东西的贼,总要受到惩罚吧。”易天抬起一只手。


        

白樱会意,从极细的腰肢上,抽出一把短刀来,放在桌上,并对两位老板说道:“小偷偷东西,就得剁下五指,至于是剁你们的,还是剁刘文远的,就由着你们自己了。”


        

众人皆是一缩。


        

“你敢!”刘文远怒吼,脸色终于变了。


        

吴老板咬牙,一把抓住了刀:“刘家主,对不住了,这事是你拖我们下水的!”


        

刘家来的保镖自然拦着,然而这里是吴老板的场子,人还是更多一些。


        

白老板也走了过来,一把按住了刘文远那老头。


        

“放开我爷爷!”刘泰大吼,一脸怒意:“你们两个敢冒犯刘家之主,不想活了吗?”


        

“两位!”刘文远眼皮子直哆嗦,道:“何必怕他,现在投靠于我,我会帮你们对付他,发生的一切,都可以不计较!”


        

堂堂刘家之主,要是让人当众剁了手指,何其丢人!?


        

“抱歉!”


        

吴老板怕刘家的报复,但相对而言,他还是更怕易天。


        

噗!


        

“啊!”


        

须臾,五根手指,被切了下来。


        

刘文远疼的五官抽搐,惨相大出,看的那些要找麻烦的人脸色微白。


        

一时间,报复的念头,全没了。


        

刘文远拿了钱都被剁手,那自己等人……不敢想!


        

魏静立在易天身边,一颗芳心砰砰直跳。


        

就是她魏家,也不敢这样对刘文远啊。


        

唐江已吓得说不出话来。


        

“易天!”刘文远舌头都差点咬断,扭曲着五官吼道:“我刘家,跟你不死不休!”


        

“当然,事情要休,哪有这么容易?”易天笑道。


        

“卧槽,这还不够!?”围观的人炸开了锅。


        

难不成,他还打算要了刘文远的命不成


        

到那时,势必引来整个刘家上下的疯狂反扑。


        

在经济上不顾代价的狙击,在黑暗中无休无止的暗杀,无论谁都会为之头痛。


        

“让开!”


        

赵琛带着一行人,押着一个身缠绷带的人走来。


        

见到此人,刘文远和刘泰同时一震。


        

狙击手!


        

“在如画公司执行枪击暗杀,而后又在刘家门口驱逐林虎,听说你为此深为得意?”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易天端起酒杯,将酒水倒在刘文远那只手上。


        

“啊!!!”


        

于众人面前,刘文远的惨叫声,是那般渗人。


        

刘家之主被搞成这样,其他人都看得心底发颤。


        

“说罢,是谁指使你干的?”易天冷瞥了那狙击手一眼,道:“说了,你活命。”


        

“不说,你就替幕后之人去死!”


        

染血的刀,再度被拍在桌上。


        

那叮的一声颤响,听得人们皆是一震。


        

刘文远和刘泰两个,被按在刀面前,满头是汗。


        

原先一脸得意的高超,笑不出来了。


        

想要逃走,发现脚都在打摆子。


        

狙击手眼中满是畏惧,看了刘泰一眼,咬着牙道:“刘泰少爷,你别怪我,我也是为了活命!”


        

“指使我做的人,是刘泰!”


        

易天嘴角挑起一抹冰冷的弧度:“那就送刘泰上路吧。”


        

杀人之心,不可留!


        

刘泰一激灵,差点当场就尿了出来。


        

急中生智,一伸手指着刘文远:“是我爷爷……”


        

啪!


        

这时,刘文远一把抓起刀,老眼中狠光一闪,冲着刘泰咽喉刺了过来


        

噗呲!


        

刘泰根本没想到自己爷爷会突然对自己下手,登时两眼瞪圆,血水滚滚:“你……你……”


        

周围的人,皆是一声惊呼,同时往后退去。


        

刘文远脸色发白,眼眶通红:“我让你好好做人,你非是不听,还去做这样伤天害理的勾当。”


        

“我也只能,大义灭亲了!”


        

啪啪!


        

易天鼓掌,缓缓起身:“刘家主,你这大义灭孙的风骨,比起我做慈善可是气魄多了。易某,深为佩服啊。”


        

“既然和刘家的账已算清,我也不好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


        

易天笑着起身,目光一扫众人:“听说,诸位来找我,是要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