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122章 取他头颅,前来复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点意思。”易天轻轻点头:“但有件事,你搞错了。”


        

“嗯?”


        

“投靠我,不是帮我对付苏青玉,而是帮你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易天放下茶杯,道:“不是谁,都有巴结我的机会。”


        

“也不是谁,在站到对立面之后,依然有活命的机会!”


        

这句话,听得李青山脖子直冒凉意。


        

他可是清楚的很,易天有多大能耐!


        

柳青山一愣,而后哈哈大笑,满脸不屑:“第一次!”


        

“这是第一次有人在我柳青山面前,口出如此狂言!”


        

“起先,我抱着半分怀疑,而我现在万分确定,你就是一个骗子。”


        

“在我的认知中,还不存在有这样的大人物,敢说出这番话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真的生意人,谈利润都是百分之几十;而一开口就是翻几十倍的,只有传销骗子!


        

往往骗子开口,都是往大了说,先将对方震住。


        

“青山,没想到你还会被这种人忽悠了。”


        

柳山河失望摇头,道:“你我兄弟一场,今日我替你揭穿他,以后莫要再犯这样的糊涂事了!”


        

“山河!”


        

不等李青山阻止,柳山河拔出了配枪,对准了易天的脑门。


        

咔擦!


        

手在扳机上一按,却是一声空响。


        

“用枪对着我。”


        

“想死?”


        

易天眼中,冷芒一闪。


        

柳山河左右两个保镖迅速动作,纷纷抽出枪来。


        

咔擦!


        

同样是空响。


        

仔细一看,不知何时,弹夹已摆在了易天面前,甚至一颗颗子弹,都被剥了出来!


        

神乎其技。


        

三人呼吸,都为之一顿。


        

“身手果然不错!”


        

柳山河眼睛一缩,喝道:“铁托,进来!”


        

砰!


        

如同铁塔一般的人走了进来,半句废话都没有,蒲扇似得巴掌冲着易天脑袋压了下去。


        

“不知死活!”


        

易天抬手,两指啮合,如苍鹰出击,在对方手心猛地一落。


        

庞大的身躯,当即后退,粗壮的手臂一扭,当中有骨裂之声传出。


        

砰!


        

人影,直接跌落在大门之外,一个翻滚,尚未起身。


        

一个照面,秒杀。


        

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柳山河深吸一口气,面色变得凝重无比:“如此武力,确实实为罕见,足以藐视金陵众多高手。”


        

“但行走在这个社会中,不是单凭……”


        

就在这时,身后声音响起,有人走来,让柳山河眉头一沉,怒喝道:“滚出去,还来丢人现眼!?”


        

噗通!


        

门槛边,两道人影直接跪了下来,低着头道:“还请先生不计前嫌,原谅我等先前冒犯。”


        

“嗯?!”


        

柳山河和李青山都是一惊。


        

不是铁托,而且这声音听着,颇为熟悉。


        

猛然转头间,瞳孔爆缩。


        

“虎爷!”


        

李青山大惊失色。


        

难道闻天虎也知道了?


        

而且看这架势,似乎得罪了易天啊……


        

而柳山河脑海之中,却是一声轰鸣,头颅都要炸开了。


        

闻天虎,跪在易天家门口,这……


        

想到之前自己的挑衅,顿出一身冷汗。


        

“嗯?”


        

闻天虎也是一愣,当看到两个熟人时,无比尴尬。


        

之所以挑选深夜过来,一是和公孙圣打过招呼了,第二则是为了防止被外人看见。


        

结果,还被两个会长看见,这让他无地自容!


        

“两位怎么也会在此?”他忍不住发问。


        

易天目光平静,自顾自的斟茶。


        

奇怪的是,他面前摆着两个茶壶,一黑一白。


        

似别有深意。


        

“看来虎爷也知道了。”李青山一笑,道:“我带山河过来,正是拜见易天先生。”


        

“易天先生……易天!?”闻天虎目光一变,猛然起身:“你们是说,他是易天!?”


        

“虎爷不知?”李青山一脸讶异。


        

柳山河恐惧稍退,目路疑惑之光:莫非有什么误会?


        

“不知!”闻天虎摇头,眼神凌厉。


        

当中,甚至暗藏着一抹怒色。


        

易天是自己要对付的人,难道他暗中找上公孙圣,并与之联合,来强迫自己低头?


        

那样的话……


        

拳头收紧,咯吱作响。


        

“那虎爷为何……”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们,我身患顽疾,唯有神医公孙圣能救。柳丽不小心冒犯此人和神医,所以神医让我登门下跪,方施以援手。”


        

“但我根本不知道,柳丽所开罪的人便是易天。”


        

“看来这当中,别有深意!”


        

闻天虎一步踏出,熊熊气势,压入客厅之中。


        

双手傲然于后,声音冷彻无比:“公孙神医,你是否要给我一个解释?”


        

“需要吗?”公孙圣在后,缓缓而来,面带笑意:“不说他是易先生,你也得下跪;说他是易先生,你更得下跪!”


        

言语间,他已从闻天虎身边走过。


        

饱含威严和杀意的虎目一转,盯上了公孙圣。


        

公孙圣似若未觉,负手而过:“我不原谅你,你会在两年之内死去。”


        

“但易先生若不原谅你,你——马上就得死!”


        

三人,皆是一震。


        

除了李青山深为认可之外,其他两人皆动了怒意。


        

柳丽就要发作,却被闻天虎拦住:“先看看!”


        

公孙圣走到易天面前,拱手道:“易先生,他们出言不逊,所以我让他登门道歉。”


        

“神医有心了。”易天一笑,提起白色茶壶倒茶,笑道:“只是有些人,似乎并不知趣。”


        

公孙圣深以为然,看向门口:“虎爷,性命就在自己手中,好好把握。”


        

闻天虎眉头急跳,压着怒火道:“公孙神医,我是求您救命,但你借机发难,让我向一个小辈敌人低头,是不是太过分了?”


        

“发难?小辈?”闻言,公孙圣冷笑不止:“好没眼的东西,老头子我这就是救你的命!你还敢说我发难?”


        

“虎爷不必听他胡扯,拉拢个医生就要压服我们金陵,怕是痴人说梦!”柳山河怒哼一声,道:“这小子除了武力之外,骗术十分了得,李会长便被他忽悠了。”


        

“说什么陈坤逃到南亚,十分钟之内便被他的人拿下,隔空求饶,奔赴金陵赴死,说的跟真的一样。”


        

“但我看来,这一切皆是圈套,或许陈坤都在配合他演戏,为的便是压住我们!”


        

如此一来,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陈坤被他买通,所以南方银行的压制会突然取消。


        

这家伙,再借此狐假虎威,震住了李青山,又想借助李青山和公孙圣演戏,吓住自己两人。


        

两人目光交替,同时点头,眼神极为冰冷。


        

他们宁愿相信这是一场局,也不相信这么一个年轻人,有那般通天能耐。


        

“幼稚。”易天摇头。


        

这时,门口再度停下一辆车,几道人影匆匆走来,一人低着头高举着双手,走在最前头。


        

来到门口,根本不敢踏入,直接下跪。


        

“南亚山龙雇佣军军头陈龙,拜见易先生!”


        

“陈坤尸体已经处理,取他头颅,来此复命。”


        

“还请易先生过目!”


        

说完,盒子打开,一颗人头滚了出来。


        

睁着眼,张着嘴,一脸痛苦和懊悔。


        

可不是闻天虎三人熟悉无比的,金陵财神爷陈坤吗?


        

“这……”


        

闻天虎和柳山河齐齐一颤,遍体生寒。